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島上在相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七十一章 島上在相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黑暗的廊道之中薑亦凡終於在前方看到了一抹光明。

此刻的薑亦凡在看到了這抹光亮後他的臉上終於漏出瞭如釋重負的表情。

反手收起了地圖之後薑亦凡提起全速的朝著光亮處衝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在黑暗中一抹紅芒閃過,在紅芒出現的瞬間薑亦凡原本前衝的身子猛然一頓然後迅速的朝著旁邊的躲去。

這一幕紅芒與薑亦凡擦身而過然後就看到黑暗中六點紅色的忽然閃過,然後在次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被偷襲的薑亦凡看著抬起了自己被抓破的衣袖皺眉暗道:“剛纔一閃而過的六隻紅點,如果他冇看錯的話這裡居然有一隻六目炎龍,而且看著個頭應該是一隻馬上便要步入成年期的幼獸。”

想到這裡薑亦凡嘿嘿一笑道:“難不成這隻是之前跟雲真在火山洞口遇到的那隻?”

這時候隻見黑暗中在此刻在赤傳來了沙沙沙的摩擦聲。

聽到聲音的薑亦凡想到這隻六目炎龍心翻到升起獵奇的心思。

之前他在成基後期的時候他與這畜生就鬥過一回,雖然當時他如果動用全部底牌的話也許能跟著畜生走上幾個來回。但是明細還是強不過這個畜生。

而現如今他在山崖處踏入道了化丹期以後,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要比隻第一回跟他這六目炎龍碰麵的時候強上很多,但是具體強多少正好拿這隻畜生試驗一下。

而此刻暗處的六目炎龍看到忽然站在對麵的這人冇有了動作,也是愣了一下然後隻見六隻血紅的眼睛中凶芒一閃後,巨大的身猛然朝著對麵的人撲了上去。

對麵的薑亦凡看到了撲上來的炎龍臉上就是一笑,因為此刻在他的眼裡的這個速度的攻擊幾乎就等於有人在用慢動作在攻擊他冇什麼區彆。

而這時候一擊撲空的六目炎龍身子就是一扭然後後那隻粗壯的尾巴瞬間朝著薑亦凡的頭部掃去。

看著帶著勁風掃來的尾吧薑亦凡隻是抬手單手便將掃來尾巴擋了下來。

擋下這一擊之後他更是上前一大步朝著六目炎龍的屁股抬腳就是一踢。

而此刻的六目炎龍壓根就冇想到這小子居然能接下自己的這一擊掃尾,故而它便十分自信的冇有留出任何後招。

可是誰承想到才幾天不見這小子的身體居然強橫道聊這種地步,不僅單手就接下了他基本全力一擊的橫掃,然後居然更能憑藉掩護上前踢了自己這一腳。

而此刻踢出一腳的薑亦凡也冇想到他這一腳居然如此威力,原本隻是想好好玩玩的,冇想到這一腳給六目炎龍踢了個踉蹌。

被踢了個踉蹌的六目炎龍在這一刻徹底憤怒了,隻見它的身上此刻出現了黃色的光華,然後朝著薑亦凡猛讓衝了過去。

看到此刻已經憤怒的六目炎龍後薑亦凡也終於漸漸收起了玩的心思,打算正麵與這畜生好好的分個高下。

漆黑的山洞之中隨著一道黃光的閃過,刹那間見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然後此刻整個山洞被這一人一獸撞的都顫抖了起來。

而此刻山洞的顫抖還冇有結束第二下劇烈的撞擊聲在此響起,然後便是第三、第四、第五下就這樣在第八下後山洞之中終於安靜了下來。

這時候滿身赤金色環繞的六目炎龍的六隻眼睛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死死的盯著眼前這位修為,雖然他可以感覺到此人現在已經踏入化丹期,但是即便是化丹期也不應該像現在這般強悍吧。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抬手看了看自己雙臂然後居然嘿嘿嘿大笑了起來,這笑聲中帶著一抹暢快。

而對麵的六目炎龍聽到這笑聲後心下居然生出了一抹悔意,原本他隻是在這山底洞穴中修煉著,無意間感覺到了外麵有一絲熟悉的氣息閃過故而它纔出來看看,但是當他看到了薑亦凡後它的腦中便回憶起來了那天他與一位高手在火山口追著自己打的場麵。

身為這一片妖獸中的王者他怎麼肯以容忍的了這事情,但是那個追殺自己的修士實在是太過恐怖自己怕是在修煉扇幾百上千年也不一定能打過此人,被打跑後他也就釋然了許多。

但是今天在自己的地盤上他居然遇到了落單的這小子,啊這仇必須全部都記在他的身上,故而它才悄然跟了薑亦凡一路,但是此刻它真的有點後悔了。

心下打了退堂鼓的六目炎龍在薑亦凡大笑的時候身子便在一點點的往著山洞暗處退著,而它這舉動早就被薑亦凡看在了眼中,隻見他的身後黑白太極圖一閃而出,下一秒他便出現在了六目炎龍的麵前。

如此的快的速度此刻就連薑亦凡自己都是一愣,而此刻還在慢慢後退的六目炎龍眼前一花便方看到了這個煞星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龐大的身子猛的就是一個趔趄然後扭頭就要往山洞深處跑去。

此刻回過神來的薑亦凡體內的那枚子母丹上彩光一閃,而後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覆蓋了薑亦凡的全身。

看著眼前飛速逃遁的六目炎龍薑亦凡的嘴角漏出了一抹微笑,然後隻見他的身後的太極圖猛的一亮讓後他的整個人既然忽然消失在了原地,而下一秒他便出現在了炎龍的正上方。

這時候隻見薑亦凡的左手上忽然冒出一團赤色的火焰,這火焰在出現後瞬間便包裹住了他的半邊的手臂。

然後薑亦凡看著手臂上的赤色火焰後便抬手對著六目炎龍的背脊就是一擊直拳打出。

這一刻隻見帶著赤色火焰的一拳朝著炎龍背脊打去,拳頭未到的時候炎龍背脊的皮膚之上便出現了一個拳印,然後就聽到哢吧的一聲脆響。

原本還在逃跑的炎龍被這一拳打的癱倒在了地上,而此刻薑亦凡的身子也順勢落在了六目炎龍的背上。

就在這個時候老龍玉冥的聲音忽然響起然後看來看薑亦凡身下的六目炎龍在看看了薑亦凡吃驚的說道:“挖槽,小子這是你一個人乾的?”

薑亦凡微笑道:“是啊,你個老小子出來的真是時候啊,我這麵都打完了你出來直接撿現成的啊!”

老龍玉冥擺手道:“說什麼呢!我剛纔不是研究龍屍呢嘛!”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怎麼樣研究的如何?”

玉冥歎氣道:“目前還在研究等有了確定的結論我在給你講吧,哎!你彆打岔啊你小子現在都能自己單挑化丹後期的炎龍了冇看出來啊!對了你小子化成的是什麼丹?”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問話後撓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啊!當時你還在外麵逍遙快活而我且被困在山崖參悟了三百年的金色文字,好像在我最後的彌留之際我才突破了成基進入了化丹。”

老龍玉冥聽著薑亦凡輕描淡寫的說著成基道化丹的過程此刻臉上的表情越發不自然起來,然後低頭看了看薑亦凡丹田中的那顆藍色的道丹跟他旁邊拿兩顆圍著它轉悠的一赤一白兩顆小球。

老龍也是歎氣道:“從外麵上看你結成的是最普通不過的藍丹,雖然有伴生元素但是這也是跟你練習的太陰太陽兩部古經有著莫大的關係。但是看你現在的雖然隻是化丹中期的境界,但是就憑你能一拳撂倒這頭炎龍,我敢說在納嬰之下你基本都可以橫著走。”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我現在也感覺自己的身上充滿了用不完的力量,而且我感覺這份力量現在還隻是萌芽我需要慢慢的開發他。”

老龍玉冥點頭道:“行吧!現在也是該乾點正事了,你先講著六目炎龍的弄死,然後我告訴你這畜生身上都有什麼寶貝。”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一臉淫笑的老龍後纔想起來自己身下還有這麼個大玩意呢。

說著他一抬叫便躍下了炎龍的脊背,此刻真如玉冥說的這隻六目炎龍雖然被薑亦凡一拳打斷了背脊但是以他這強大的生存的能力到現在居然還冇有死去,但是因為脊柱斷裂的原因讓他無法移動了半分而已。

而此刻的薑亦凡來到了這有炎龍的麵前歎氣道:“第一回確實是我的錯我打了你,我承認。但是這回可不能怪我啊!我好好的走我的路而你卻偷襲我,最後我也是為了自保纔出了狠手,我想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說完這番話的薑亦凡更是抬手在炎龍的頭上拍了拍。

而這一刻的炎龍眼睛中充滿了驚恐與害怕,他萬萬冇到眼前之人居然能如此淡定的說出這麼冠冕堂皇的話來,自保彆開玩笑了,大哥自己都TMD被打殘了好吧,你這還叫自保?

隨後薑亦凡看著炎龍對著自己隻是冷哼了一下後便閉上了雙眼。

這一時候看到已經一心求死的炎龍薑亦凡反手拿出了把柄藍色飛劍,然後隻見藍光一閃下一秒整個山洞隻中便被一股血腥的氣息所包圍。

那麵薑亦凡在與六目炎龍爭鬥是時候,隻見天原本衝向天際的五道白光忽然順便消失在了大海之上。

這一幕的發生讓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驚,然後隻看到在海麵上的雲朵裡,白光一閃隨後著五個光球便朝著四麵八方激射而出。

這一刻馬上便有修士想尾隨而出看看著白色光球的去向,可是這光球在僅僅的數吸間便消失在天際,這也讓有次想法的修士也紛紛打消了這個念頭。

隨著海麵上光柱的消失,飛行在上空的三家的人也開始慢慢分散了開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在海麵之下一團龐大的黑色陰影忽然顯化而出,這時候有眼尖的修士看到了海麵下麵的黑乎乎的東西後紛紛提醒身邊的同伴。

而就在這一刻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忽然猛的一陣閃爍,隨著閃爍天空之中忽然烏雲密佈,在這片黑影的上方碗口粗細的雷霆在空中遊走著,這一幕的出現把還在空中旁觀的修士們下嚇的馬上架起遁光朝著外麵死命的逃去。

但是即便如此有些逃的慢的修士被這天空中雷霆集中瞬間便成為了飛灰飄散在了這天地隻見。

而此刻身在葬令之地中的郭京浩與趙清風此刻一也察覺出了不對,他們二人也紛紛加快了逃走的速度,瞬息隻見他們便看到了葬龍之地正門。

此刻的二人都運轉起了全速直接衝著正門飛去,然而就在這時葬龍之地內忽然劇烈的搖擺了起來,原本打開的正門此刻也隨著山洞的搖擺一點一點的閉合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郭京浩此刻額頭居然留下了汗水,而這時候飛咋前麵的趙清風也是雙眼猛的一眯。然後隻見他單手劍指頭一點,其身後馬上幻化出數柄飛劍,在這些飛劍的加持之下他的人忽然變成一條青光朝著石門外衝去。

而此刻的郭京浩看到了這一幕後心下輕歎了一聲,因為此刻他已經是自己的最快速度,現在是不可能像趙清風一般接住了兵器在此提速,而如果按照他這個速度繼續飛行的吧十有**會輩關在這葬龍之地內。

然而就在這時候化成青光的趙清風在飛到石門裂縫處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身子,然後手中劍訣一起隻見一道火紅的劍光飛出後居然卡在了石門的中間。

隨後趙清風對著郭京浩喊道:“郭兄速度,我隻能堅持數吸,你要快!”

這時候的郭京浩冇想到在這最後的關頭趙清風會擋住大門救下自己,但是在生與死的麵前,郭京浩還是選擇的生,隻見他咬牙觸動全身的元氣嘴裡更是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怒吼。

下一瞬隻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兩扇巨大的石門終究是合併道了一起。

就在大門關閉的瞬間,海麵之下的那團黑影忽然發出了七彩之光然,這光照的所有人都睜不開雙眼,當彩光消失之後,眾人赫然的發現此刻海麵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一個口深不見底的大洞,這大洞就如同直通九幽深淵的大門一般,而四周的海水在此刻也如同鯨吞一般的朝著此處深淵中猛灌這海水。

此刻齊、趙。郭家的修士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親眼目睹瞭如此駭人的場麵每個人脊背都一片發涼,這已經超出一個人類可以理解的範疇。

而此刻在湍急的海水之中一道青光忽然衝出,郭家之人看到青光上的人後都紛紛鞠躬道:“拜見三長老!”

而趙家的人看到青光上的趙清風後也都上前失禮道:“風長老您出來了!”

此刻隻見一柄紅色飛劍之上,趙清風正攙扶這郭京浩看著身前的眾人。

郭京浩抬眼看了一下眼前的人後便開口道:“走我們撤回島上。”然後趙清風便驅使這遁光朝著碧霄群島飛去。

而此刻在場的郭趙倆家的人互相看了一眼後也都紛紛跟著二人退了下去。

此刻齊家這一方的人還在苦苦的等待著自己家的老祖,可是他們不知道自己家的老祖此刻早已經在了千裡之外。

流放著礦工的小島之上,一團白光忽然落到了沙灘之上,被流放在此地的礦工們經過了這些日子的優勝劣汰之後,原本的幾十人現在隻剩下了十幾個,雖然每星期都有有人給他們送上一些吃喝,但是在這荒郊野外裡,慢慢的階級便劃分了出來,有人吃的膘肥體壯,而有人則是餓的骨瘦如柴。

白光散去隻見一身紅袍的紅殺女此刻出現在了沙灘之上,這一刻昏睡的她懷中緊緊抱著一柄紅色的長劍。

顯然這道白光也驚動了不遠處剩下的礦工們,隻見一位光頭大漢吩咐腳邊的一位瘦子道:“你去看看那麵是什麼東西?”

那位瘦的皮包骨的小個子男子被光頭男子抬起一腳踢了個跟鬥,但是他還是滿臉堆笑的連忙起身道:“好的爺爺我這就去看看!”

說著隻見皮包骨的男子便晃晃悠悠的朝著沙灘處的白光跑去。想來是因為長時間的饑餓隻見他跑兩步便摔一個跟鬥,就這樣大約一炷香後那個皮報複的男子終於氣喘籲籲的回來道:“回稟爺爺沙灘上不知道何時多出來個女子,而且~而且~”

上麵飛光頭男子看著下麵上氣不接下氣的皮包骨嘴裡說了好幾個而且後便大罵道:“而且你媽個蛋,快點說而且什麼?”

皮包骨男子終於到上了這口氣說道:“而且那女的好像就是之前給我們放逐道這裡的那個女魔頭。”

在場的十幾個人聽到這話後神情都是一愣,然後大家腦中都回憶起來之前那個一身紅衣服殺人不咋眼的女魔頭。

聽到皮包骨說的話後,就連上麵的光頭臉上都是一顫,然後在此開口問道:“你冇看錯嗎?”

皮包骨的男子狂點頭道:“放心爺爺那女魔王就是化成灰我都忘不了啊。”

聽到這話後木屋內瞬間變的安靜了下來,此刻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好一會後光頭男子說道:“排骨你剛纔說那女魔頭躺在沙灘上?”

被叫做排骨的皮包骨男子點頭道:“嗯我雖然隻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但是她確實是躺在沙灘上一動不動,而去我還能依稀的看到她的懷裡抱著一柄紅色的長劍。”

光頭男子聽到長劍後抬手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道;“走我們去參拜一下這個活閻王。”

說著他站起身子帶頭朝著外麵走去。

看到這裡的頭目已經帶頭去了木屋能剩下十幾個人也紛紛的跟著光頭男走出了屋子。

木屋離沙灘並吧算太遠,十幾個人走了一會便看到那一抹如紅霞般的紅衣。

看到這一幕後帶頭的光頭男腳下就是一軟噗通的一聲跪在了地沙灘上。然後離老遠便對著紅殺女拜道;“我們不知道是您老人到了,還請問您老人有什麼吩咐嗎?我們都按照你的吩咐在這裡自力更生。”

說完這些話後光頭髮現不遠處的女魔頭就好像冇有聽到他說話一般。

這時候光頭心下就是一慌然後暗道:“這女魔頭難道是在此地睡覺?如果我們就這樣將其叫醒的話不知道她會不會一個心情不好便將我們僅剩下的這十幾人全都殺了。”

想到這裡後光頭大漢對著身後的幾人擺了擺手道:“這女魔頭正在睡覺,我們先退回去千萬彆弄出大聲音吵醒她,不然我們都的死明白了嗎?”

身後的十幾個人都紛紛點頭然後就這樣十幾個人飛快的撤退了回去。

回到了木屋的光頭男子還是有些不放心便踢了排骨一腳道:“你小子出去看好女魔頭,如果有異動第一時間通知我們。”說著在旁邊的餐盤上拿出一隻兔腿丟給了排骨。

一腳一星期冇吃過揉的排骨看到了丟給了自己的兔腿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爺爺放心我一定好好的盯著。”說著便將兔腿放到了懷裡然後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

此刻火山口處,一身白衣的雲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然後坐起身子環顧了一下四周。

當他看到火山口的時候臉上才漏出了一抹笑容,而這個時候隻見火山口處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而這時候的雲真發現有人的時候他的身子猛的一彈便站了起來,而這時候火山口處的身影卻忽然開口道:“彆緊張我是我師傅!”

雲真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後笑道;“你小子可以啊!居然醒的比我還早?”

此刻已經處理完了六目炎龍的薑亦凡正笑嗬嗬對著雲真說道:“師傅啊這你可就說錯了!我可不是傳送出來,我可是憑本事自己跑出來的。”

聽到了這話的雲真就是一愣然後說道:“你冇有被傳送出來?”

薑亦凡點頭道:“嗯我瞪上祭壇後,便被帶到了一處山崖的旁邊,我在山崖之上靜坐苦思了三百年在油儘燈枯的時候才碰巧破解了封術。”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輕描淡寫的說出此話他的眼中不自覺的流露出了一絲不忍然後說道;“這三百年你受苦了。”

薑亦凡忽然聽到雲真說出這話後他也是一愣然後襬手道:“在幻境中師傅纔是受苦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