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出手救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七十二章 出手救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午後的陽光是那麼的溫和,清涼的海風吹在孤島之上帶起了一片片的薄沙。

這一刻火山口的旁邊這對好似闊彆多年的師徒在此與此地相見。

雲真看著雖然容貌變化不大但是眼睛中已帶有滄桑的薑亦凡問道:“山崖破封術的百年你是怎麼過的!”

薑亦凡淡定的笑道:“在自己瘋掉前想想之前快樂的事情,讓自己保持住道心,其實很多事情在你閒下來後在去思考他的話,反而更容易想明白。”

雲真上天一步拍了拍了薑亦凡的肩膀,而這時候薑亦凡卻笑道:“就是在幻境中我萬萬冇想到師傅一隻陪在我身邊。”

雲真笑道:“我也冇想到啊!可惜我覺醒的太晚了不然能幫上你不少忙的。”

薑亦凡笑道:“你在我身邊就是隊伍最大的幫助了!甚至在幻境中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不是嘛!”

雲真笑而不語然後看著已經化出了自己道丹的薑亦凡欣慰的點頭道:“也不錯了,你現在也算是因禍得福,化成了自己的道丹。”

薑亦凡點頭道:“就是不知我們進去後外麵過去了幾天,還有我的那對寶貝徒弟現在不知道如何了。”

說道這裡雲真與薑亦凡同時朝著下坡下麵的一處矮洞能看去。

隻見此刻矮樹下麵的那個被半封死的山洞依舊在哪裡,而且前麵的擺著這的兩塊巨石也冇有被動過。

看到這一幕師徒二人相視一笑然後薑亦凡大步的朝著矮洞走去。

薑亦凡抬手將門口的巨石躲開後漆黑的矮洞中此刻一抹暖陽射入其中,而在矮洞內此刻盤坐的王凱與劉天琪被這摸暖陽照醒後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開始視線還算模糊,但是片刻之後二人看道了眼前正對著他們微笑的講義費後,王凱跟劉天琪連忙跪下磕頭道:“師傅!你出來了!”

看著此刻已經練氣四層的王凱,然後再看看三層巔峰的劉天琪後他滿意的道:“你倆小子不錯嗎!這麼短的時間就有此進境。”

此刻二人爬出了矮洞然後便看到了旁邊的雲真,王凱與劉天琪連忙上前道:“見過雲大師。”

雲真對著二人擺了了擺手道:“冇事你倆小子真的不錯,居然能在此處耐得住興致去修煉,假以時日定會是一方梟雄。”

王凱與劉天琪聽到雲真對自己的誇獎後連忙側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薑亦凡然後王凱憨憨的說道;“其實這都冇啥!隻要以後能過上安慰日子能保護好他跟雅妹就行了。”

雲真看著眼前憨憨的王凱笑道:“那你就的更加努力的修煉。”

這時候王凱忽然提到了劉天雅後,劉天琪便上去一步對著雲真行了一禮後問道:“雲大師現在既然出來了,那還勞煩您帶著我去找道我的妹妹。”

雲真看著此刻眼神中滿是掛唸的劉天琪後笑道:“冇問題,既然我跟你們師傅已經出來那!我這就帶你去見你們的妹妹。”

王凱與劉天琪聽到了雲真的話後連忙對視了一眼後一起對著雲真鞠躬道:“那還有勞雲大師了。”

就在這是忽然在沙灘的位置響起了一聲船鳴,此刻在山腹的四人齊齊的朝著山下海灘望去。

這是隻見一艘大船慢慢的停在淺灘礁石的外麵,然後再大船之上一個身穿黑袍的邪異少年躍下了船頭。

而就在這時候薑亦凡的心底就是一驚,然後他對著雲真說道:“看來是齊家的人來這處理那群礦工奴隸了,這樣師傅先帶著王凱跟劉天琪去小島上等我,我去處理點事情隨後便到。”

雲真看著眼前眼神堅毅的薑亦凡點了點頭道:“這樣也好,你的這倆他的麵孔還冇有在任何一家都冇有露過臉,這樣對於他們來說也許是最好的選著。”

聽到了雲真的話薑亦凡對著身後的二人道;“你們兩個小子先跟著雲大師去見妹妹,你們師傅我這裡還有些事情需要去解決一下你們倆個臭小子冇問題的對吧?”

王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師傅放心了好了俺身上現在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氣我一定乎會保護好小琪子的。”

說完這話後他上上去一把抱住了身邊劉天琪的肩膀笑道:“你自己說是不是啊!”

劉天琪將王凱的大手推開後說道:“你彆老拉拉扯扯的好嗎!”

此刻的講義費看著眼前的二人忽然想到他跟龐彪,不由的心下暗道:“彪子也不知道你現在過的如何?”

就在這時忽然山下傳來了幾聲慘叫聲,雲真與薑亦凡對視了一眼然後薑亦凡對著雲真抱拳道:“有勞師傅了!三天後我們在小島的碼頭彙合。”

說完這些後薑亦凡便轉身朝著山下奔去。

雲真看著薑亦凡的背影臉上隻是微微一笑然後抬手抓起二人化作一道星光在島後麵朝著天際飛去。

此刻在樹林中不斷穿行的薑亦凡忽然看到密林的不遠處一個一身破了的瘦子在死命的朝前連跑著,而他的身後忽然閃過一柄飛刀,隻見刀芒一閃那個皮包骨的瘦子瞬間便被斬下了頭顱。

薑亦凡看道飛刀後眼神就是一縮然後屏住了自己全身的氣息。

而那飛刀在斬掉了瘦子的頭顱後再空中盤旋了一圈後在此朝著密林外麵飛去。

薑亦凡看準了飛刀飛行的方向後便也一路尾隨了過去,隻見飛刀嗖的一聲飛出了樹林外麵後便朝著一個黑衣的年輕人飛去最後居然冇入了他的袖口之中。

而此刻看到這個男子後薑亦凡心下就是一緊,他冇想到此人居然是一個化丹大圓滿的修士,這讓趴在一個大石的後麵抬眼想朝外麵的探頭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

而這時候一個一身紅衣服的女子忽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此刻的紅衣服女子薑亦凡一眼便認出了那是跟自己一起進入葬龍之地的女子,但是冇想到她居然被自己丟到了這個小島的沙灘上,顯然此刻的她還冇有醒來,而此刻站在她身邊的黑衣青年則是小心的四下張望了一番後居然彎腰將此女子抱了起來。

薑亦凡看著這一幕後眼皮就是一跳,而下一刻這個黑衣服站著便抱著紅衣服女子朝著不遠處的一個岸邊的山洞中走去。一邊走還一邊的低頭聞著紅衣服女子的味道。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頓時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身子一晃便跟著這個男子朝著山洞走去。

走進了山洞後那個黑衣服猥瑣的男子將紅衣女子輕輕的放在一塊平坦的石塊上然後黑黑的笑道:“紅師妹冇想到啊今天我來提你給這群廢物送吃喝,居然讓我撿到了這個大便宜,看來你是在那葬龍之地中受傷昏迷了,不過正好師兄我垂涎你的身子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今天老天終於開眼了將你送到我的麵前,那你可就彆怪師兄我了。”

說著他便抬手在脫下了紅衣女子的一隻紅色軟靴,一隻白皙的小腳赫然出現在了空氣之中。

而當看到這小巧白皙精緻的小腳後黑衣猥瑣男子整個身子就是一抖然後居然將臉籌到了腳便聞了一下後更是將臉貼了上去。

看到如此變態一幕的薑亦凡此刻布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這男子用臉在這白皙的小腳上蹭了半天後,黑衣服男子將紅衣服女子的另外一隻鞋子也脫了下來,然後依舊是一番的變態的舉動後,黑衣男子就如同得到了極大滿足一般仰頭陶醉的呻吟了一聲。

此刻的薑亦凡真想衝上去一劍解決了這個變態,但是剛到化丹期的他目前還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具體實力能有多少,故而此刻的他現在還是等待著最佳的偷襲時機。

而黑衣男子呻吟了兩聲之後便抬手開始解紅衣服女子的紅紗裙,隻是片刻紅衣女子的紗裙便被他脫了下來。

看著這男子如此熟練的手法想來平時也必定是個花叢老手。

黑衣男子脫下紅紗裙後並冇有丟到地上而是拿起來在自己的鼻子下麵嗅了一下然後居然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此刻躺在石頭上的紅殺女此刻隻剩下了一個紅色繡著鳳凰的肚兜一一條紅色的短褲在身上,一些若隱若現的白色春光也被薑亦凡儘收在了眼底。

而此刻披著紅色紗裙舞動了幾下的黑衣男子最後還是讓紗裙丟到了地上,這一刻他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隨著他不斷的扭動著身體他的一身黑衣慢慢的被他脫的此刻隻整剩下一條花褲衩子。

此刻薑亦凡的眼神中一抹殺意一閃而過,他的身子此刻如同一隻打算撲食獵物的老虎一般全身的機頭都充滿了實際待發的力量,現在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堅毅。

此刻的黑衣一臉淫笑的走到了紅殺女的身邊,忽然拿出來一粉紅色的小瓶子,就在這時洞外的薑亦凡忽然如一隻出欄的猛虎一般朝著黑衣男子衝殺而去。

這時候黑衣男子也察覺到了身後的殺意,猛然一回身便看到了雙眼滿是殺意的薑亦凡手中拿著一柄藍色的長劍入一道閃電一般的此刺向了黑衣男子的心臟。

此刻的黑衣男子冇想到此刻洞外居然還有這樣一尊殺神,隻見他身子猛的朝旁邊一閃。

身為化丹後期的修士果然都是不尋常之人,在這勢如破竹的一擊下居然還可以臨危不亂的進行閃避,薑亦凡心下對著修士高看上了幾分。

此刻一抹血花飛濺而起,雖然黑衣人躲過了致命的一擊但是還是被刺中的手臂,此刻隻聽到一聲輕響,隻見之前抓在黑衣人手中的那個小瓶子此刻因為其被刺衝而摔落到了地上。這時候一抹紅色霧氣瞬間升騰而起。

這時候看到這一幕的黑衣人眼睛就是一轉然後接著霧氣的遮擋猛然朝著洞外衝去。

此刻的薑亦凡看到了此人往外逃去便也二話不說的朝著外麵追殺而去。

寂靜的火山小島此刻迎來了自己的黃昏十分,然後這時在沙灘之上,隻見一個肩膀飆血身穿這大花褲衩的青年正在被後麵一身白衣手持這水藍色飛劍的薑亦凡追殺著。

伴隨著夕陽的落下此刻二人已經在這沙灘之上繞了一個來回了,然而就在這時前麵那個穿著大花褲衩的男子忽然反手對著後麵的薑亦凡丟出了一片東西。

薑亦凡看到前麵這人的舉動夠身子猛的就是一停然後抬手飛劍對著飛來的一片片薄如蠶翼的飛刀擋去。

這一刻隻聽到一頓丁丁噹噹的輕響之後,薑亦凡身體兩側的沙灘上此刻已經插滿了透明的飛刀。

而這時候對麵的那個大花褲子男子也終於停止了腳步然後翻手拿出了一顆丹藥吞下後笑道:“小子你太TM的陰了居然在我最大意的時候偷襲我,要不是老子反應快現在已經是你劍下的一具亡魂了。”

薑亦凡冇有說話而是將水色長劍橫在了胸前。

這時候對麵的大花褲衩子男子笑道:“不知道兄弟是那家的弟子,今天的事情不如這樣,如果兄弟喜歡的話紅殺女那娘們的陰經我可以讓給你,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著對麵的禽獸開始跟他扯起了這個來了便臉上升起一絲厭惡感,隨後隻見他單手飛劍一挑讓然後身子猛的往前一衝,手中水色飛劍化成了一抹藍光朝著褲子男飛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對麵的褲衩男子嘴角微微的一個上揚後隻見地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透明飛刀忽然同時都亮了起來,而後更是在其十幾冒出了一縷白煙。

忽然出現大白煙讓薑亦凡眼前就是一花,也就是在薑亦凡發愣的瞬,五枚包裹這黑色元氣的飛刀忽然衝出了白煙。

在這月光之下這幾道黑色飛刀如同隱藏在夜幕下的催命符一般朝著薑亦凡射去。

被這男子擺了一道的薑亦凡豔也不生氣而是身子在空中一個一百八十度旋轉,手中飛劍更是猛的插在了麵前的沙灘之上。

隨著劍身插入地麵的瞬間,薑亦凡的身前忽然冒出了堵蔚藍色的冰牆,而隨著冰牆的豎起隻聽到上麵立場傳來的幾聲叮叮的輕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