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春宵一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七十三章 春宵一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色火山小島沙灘之上。

隨著一聲聲叮叮噹噹的是撞擊聲過後,隻見此刻二人中間的冰牆之上五柄閃著黑光的飛刀此刻正深深的插入了冰牆之中。

而躲在冰牆後麵的薑亦凡此刻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因為剛纔的攻擊如果不是他的話換成任何一化丹後期修士怕是也要飲恨在這精細的佈局之中。

而此刻對麵穿著一條大花褲衩的男子則是眉頭一皺罵道:“挖槽!小子可以啊這你能擋住,看來老子的跟你動用點真格的了。”

話音未落隻見地麵上的早先被花褲衩男子看似胡亂摔出的透明飛刀此刻居然發出了嗡嗡的響聲。

隨著響聲一起薑亦凡頓覺不妙,隻見他的身後太極圖猛然顯化而出,而下一瞬隻見地麵上所有的透明飛刀在這一刻居然好像可以感知道薑亦凡的位置一般忽然從四麵八方朝著他的身上射去。

而這時站在不遠處的花褲衩男子則是滿臉微笑道:“居然敢被我的影月刀陣圍在其中,我不知道該說你是傻逼呢?還是說你小子太過自大呢?”

此話一出花褲衩男子便轉身打算朝著紅殺女的呆著的山洞走去。

而就在這時他隻覺得自己後背有一陣海風吹過,然後便是一陣刺骨的寒意帶著輕柔的風劃向了他的脖子。

這一刻他全身的汗毛瞬間豎了起來,當他大腦控製這身下要往前躲避的時候,隻見在其身後一個後揹帶一輪太極圖的講義費此刻時手中的水藍色長劍的劍鋒已經劈道了男子的後脖頸處。

隨後隻見一顆帶著滿臉不可思議表情的人頭高高的飛起然後掉落在沙灘之上,估計直到死這個花褲衩男子都冇搞明白為什麼原本必死的薑亦凡是如何躲過那足有三百多片透明刀陣的,不止如此最後他更是能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背後一劍將自己斬殺與此。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看著那句穿著花褲衩的屋頭屍體死的不能再死後,也是長出了一口氣暗道:“如果不是在身後太極圖的短暫瞬移的話恐怕自己今天晚上怕是真的要在這陰溝裡翻船。”

在看了一眼屍體後他便抬手彈出了兩團紫色的火焰將這屍體與人頭否焚燒了個乾淨然後他便朝著紅衣服女子所在的山洞走去。

來到山洞的洞口處,隻見山洞的粉色的煙霧已經被海風吹散,但是這股香氣卻還是聚而不散。

薑亦凡走進山洞看到此刻依然在昏迷的紅衣女子後他抬手將那件被那個變態嗅過不知道多少便的紅紗裙拿了淒然然後上去一步蓋在了女子的身上。

而當此刻薑亦凡剛將衣服蓋在其身上的瞬間,隻見一隻白皙的胳膊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後此刻一個道身影忽然撲到了薑亦凡的身上,這一幕嚇的薑亦凡就是一哆嗦然後連忙朝著懷中的看去。

隻見此刻身前發紅髮燙的紅殺女正用一張俏臉貼在薑亦凡的胸口摸索著。此刻洞中雖然漆黑無比但是此刻紅殺女的臉上卻是紅的異常的厲害。

看到這一刻的薑亦凡暗叫一聲不好,想來定是剛纔那個花褲衩男子手中拿的是某種催情的藥,而被自己這一劍之後掉在地上,而當時自己二人迅速的逃出了山洞冇有吸入過多,而這山洞中昏迷的紅殺女則是吸了痛痛快快。

之前一直冇人到來她還冇被刺激,而此刻自己走了進來,還給他蓋上衣服這一來她便馬上嗅到了男性的氣息,故而她在本能驅使下一把便跳入薑亦凡的懷中。

雖然想到此處關鍵但是此刻懷中真的抱著一個渾身滾燙的美女,想來天下冇有幾個男子會剋製的主自己原始的本能與身為雄性生物對**的衝動。

而此時隨著懷中女子不斷摩擦後她已經慢慢的抬頭開始親想了薑亦凡的脖子。

之前有些被嚇呆的薑亦凡在被一對朱唇親到了脖子的瞬間他居然下意識的將紅殺女朝著旁邊的石頭上丟去。

而此刻被徹底跳起了藥勁的紅殺女身子在空中一個翻身然後如一隻獵豹一般在此撲向了薑亦凡。

而此刻被親了一下的薑亦凡明顯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之前在古墓中自己曾經感受過那段為人夫的生活,但是那隻是一場黃粱一夢,但是現在如今這個女子卻是真真實實。

而此刻就在他慌神的功夫甩掉了紅紗裙的紅殺女此刻已經撲到了他的背上。

忽然後背傳來了一股軟綿綿的感覺的薑亦凡反身一抓便將紅殺女從後門來了個過肩摔。

下一秒紅殺女便被重重的摔在了沙灘之上,但是她的手卻還是死死的抓著薑亦凡的手腕,就在她被摔的瞬間紅殺女身子猛的一挺然後整個人在此給薑亦凡撲了個滿懷,隨後一下秒一張火熱的朱唇便貼在薑亦凡的脖子上。

就這樣二人在這狹小的空中肉搏了足有一炷香後,此刻已經滿天大漢的薑亦凡幾次想逃出洞去但是都被此刻的紅殺女給逼了回來。

然而就在此刻薑亦凡忽然感覺丹田出忽然竄出了一股邪火。這股邪火一出薑亦凡的臉色就是一變心下暗罵道:“挖槽不好!。”

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道:“挖槽!這是什麼情況我隻是研究了一會龍屍而已,你這咋還中毒了?”

這時候薑亦凡的臉上也慢慢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紅暈,但是此刻的他並不像是紅殺女般吸入了太多無法控製,他估計著自己回來的時候雖然粉霧散了,但是因為灑的太多藥並冇有完全揮發掉,而自己與這紅殺女剛纔在這山洞中一頓肉搏之後,自己也吸入了大量這種催情藥劑。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馬上就地便盤膝打坐了起來,隨著他的坐下體內的兩種古經便被齊運轉了起來,而此刻紅殺女看到盤膝而坐的薑亦凡後便如一隻美女蛇般馬上纏繞上了他的身子,然後將滾燙的小手伸進了薑亦凡的衣服裡麵。

此刻雖然運轉起來兩本古經,但是其體內的邪火依舊無法被壓製,因為這股邪火是身為人的本能反應,任憑古經在高絕也不能滅殺人性。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臉色終於漏出了焦急之色對著玉冥吼道:“死龍趕緊想想辦法!看什麼呢?”

老龍嘿嘿笑道:“你中的這可是春藥啊!而且據我看來你身上這丫頭中的比你還要深的多,怕是早就**占滿了仙台,而你小子也是冇少吸了!現在這樣的除非你講她殺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道:“挖槽!你這是什麼主意啊!你個死龍能不能想點靠譜的辦法啊!”

玉冥嘿嘿笑道:“世上毒藥隻有這春藥是不要可解的!也是不需要解的!除非你是那西漠古僧早已看破了世間的一切紅塵,不然隻要你心裡仍然有情的種子在,就是大帝仙君來了也的沉淪。”

然而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那隻在自己胸口遊走的小手忽然朝著自己的小腹伸去,這一下嚇的他盤膝的身子就是一抖。

而此刻的老龍看到這一幕後嘿嘿笑道:“小子我看你的元陽之身今天晚上就要交代在這裡了,行了我也不打擾你的春秋一度了,小子好好享受成為男人的過程吧。”

說著老龍玉冥便一臉壞笑的消失在了薑亦凡體內。

而此刻隨著不斷下移的的小手,薑亦凡由腹部衝上來的邪火好似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瞬間便壯大了幾十倍不止,而且此刻已經直逼薑亦凡的靈思仙台而去。

哪裡是薑亦凡最後的一絲理智高低,他雖然還是可以固守本心,但是他臉上的那一抹殷紅已經證明瞭他此刻的心境,終於在那隻滾燙的小手觸碰道了薑亦凡丹田氣海的瞬間,那股邪火如同一頭怒龍一般衝破了薑亦凡神識仙台的大門。

這一刻隻見盤膝而坐的薑亦凡忽然猛的一把將隻穿著一個肚兜跟短褲的美女一把抱起,然後他底下頭去深深的親在了這個絕世美女的香唇之上。

隨著二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後,所有的一切便都已經水到渠成。

深夜的海島山洞之中本著原始本能的二人在春藥的刺激下在不停的覆雨翻雲著!顛龍倒鳳之間紅殺女那一聲聲嬌歎聲時不時的在洞中傳出,給這冰冷的夜都披上一層春色的沙。

海島上的太陽從海平麵之上慢慢的爬了上來,隨著退潮後,啥染上的螃蟹也都紛紛爬出了洞穴開始在沙土中尋找食物。

此刻忽然一片黑雲壓下,之間一隻海鳥忽然俯衝下來一口叼住了正在覓食的螃蟹,然後朝著不遠處的暗礁區飛去。

這時候在沙灘旁邊的山洞,被海風吹醒的薑亦凡慢慢的睜開了雙眼,此刻的他感覺一抹淡淡的香氣飄入了自己的鼻子中,這讓他下意識的朝著身邊看去,隻見此刻他的鼻下正飄著一縷烏黑的長髮,那股香氣便是這頭上散發而出的,抬手輕輕撥開頭髮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自己的懷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蠕動了一下,他慢慢的低頭朝著懷裡看去。

隻見此刻一張絕美的臉孔正依偎在自己的懷裡熟睡著。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臉色就是一抽然後慢慢的退出了女子的懷中。

然後他站起了身子抻了個大大的懶腰,懶腰隻抻道一半他便感覺腰腿就是一抖,這時候他才發現此刻的自己居然是全裸著身子,但是此刻痠痛的後腰讓他忽然用手扶了一下旁邊的牆壁後朝著他身旁看去。

隻見此刻隨著陽光的照射在他的眼前一張白皙完美的女子嬌軀赫然出現在了自己眼前,這具身體上麵冇有一絲的贅肉,前身白皙的如同羊脂美玉一般,看到這薑亦凡忽然感覺自己的心下就是一晃然後居然在此有了男子原始的衝動。

這一幕嚇的他連忙開始找了一件衣服將這具身體蓋住。

這時候薑亦凡終於扶著牆慢慢坐到一旁的石頭上,然後皺眉回憶昨天一夜的激情後歎氣道:“這男女之事真的太消耗陽氣了,搞得老子今天腰痠背痛的。”

休息了一會的他終於站直了身子,然後開始在地上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了起來穿上,穿戴好了以後薑亦凡看著此刻還在熟睡的紅殺女暗道:“想來昨天這一夜她也是累壞了,哎我現在是該直接抽身而走呢?還是等她醒了以後跟她解釋一下事情的緣由呢!在怎麼說這個也算是你情我願!而且自己也是為了救她。”

就在這是外麵忽然傳來零星的腳步聲。

聽到了腳步聲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便邁步走出了山洞,而此刻隻見不遠處十幾個人在一個光頭漢子的帶領下正朝著這麵走來。

薑亦凡一眼便認出了帶頭漢子是地下的一個礦工。

而此刻對麵的十幾人也發現了此刻數百米開外的薑亦凡,他們雖然冇有薑亦凡的眼力,但是這都不中重要隻要是人便行。

昨天那個黑衣男子給他們送吃的的時候,排骨為了邀功便將紅衣服女子的事情稟告給了男子,而男子聽到這話後便真的打賞給了排骨一袋金葉子,然後更是讓他帶著自己去看看。

拿到獎勵的排骨將金葉子謹慎的收好後便帶著黑衣服男子去了紅殺女的位置,而這一去二人就再也冇回來。

之前帶頭的那個光頭男子看到金葉子後便對著排骨起了殺心,但是這一宿這小子都冇回來,光頭便擔心這小子是不是怕自己的覬覦他的金子自己跑到彆的地方躲著去了。

於是今天一大早光頭男子便將眾人喊了起來,在大家的一頓商議下便將這排骨定成了死人,而那些金葉子怎麼分大家都已定好了,完事之後這十幾個人便浩浩蕩蕩的來此地尋人。

此刻的講義費衣服光鮮長髮披肩仙風道骨,已經不在是之前那個地下挖礦時候的樣子。

這十幾個人在看清了薑亦凡的樣子後居然冇有一人認出他,而此時薑亦凡也並不想與這群人敘舊而開口道:“你們就是那群礦工?”

聽到這話的眾人互相看來一眼後便上前跪拜道:“小人們見過仙長。不知道仙長有何吩咐。”

薑亦凡擺手道:“冇什麼事情,昨天我師弟來給你送吃的,後便冇有回去,我是來尋他的,你們這是要乾什麼去?”

聽到這話後帶頭的光頭男子心下就是一慌然後開口道:“我們這是去前麵尋找一些這些天的吃食。”

薑亦凡看了看這個光頭道:“昨天我師弟不是給了你們帶來不少吃食嗎?怎麼的不夠你們吃嗎?”

光頭男連忙道:“不是!夠!必須夠我們吃,我們這不也是習慣了嗎,既然您來了你們我就先回去了。”

說著光頭男轉身就要走,這時候薑亦凡冷哼了一聲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快說。”

被這一聲冷哼震懾的光頭眾人便連忙齊齊的跪下,然後光頭便將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薑亦凡,隨後還說道:“他們隻是覬覦金子,而他師弟黑衣男子他們是真的不知道。”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幾人後便揮手道;“行了你們走吧。”

光頭男子看到薑亦凡放他們離開便連忙灰溜溜的朝著來的方向跑去。

薑亦凡看著跑掉的幾人眉頭一皺道:“看來昨天殺那個人不好辦啊。”

想著想著讓便朝著山洞走去,當他走到洞口的時候忽然發現之前睡在地上的人不見了,而此刻一道紅芒閃過隻見一把冰冷的劍此刻正抵在了他的喉嚨處。

而昨天晚上與他魚水之歡的那個女子此刻在場穿上了那一襲紅衣,帶著紅色的麵紗。還有的就是手中冒著寒芒的長劍。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笑道:“你醒了啊!”

紅殺女眼中帶著怒火道:“你個淫賊居然趁著我昏迷的時候對我乾了苟且之事,我今天就要殺了你以正我的清白。”

薑亦凡連忙抬起雙手道:“姑娘你這可就願望好人了,昨天我是發現有一位手持飛到的黑色衣服男子將你抱道了此處想要玷汙你的身子,雖然他是化丹後期,但是我依然偷襲了他,最後更是將其斬殺。”

紅殺女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眉頭就是要一皺道:“你該怎麼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

隻見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兩柄飛刀,一柄是黑色的,一柄則是透明的。

紅殺女看到飛刀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說道:“你居然能在徐達的手中活下來,而且還將其反殺了?”

薑亦凡笑道:“估計這小子也是一時大意了吧被我偷襲成功傷了手臂,但是他之前拿著的一個小瓶子卻因為我的偷襲掉落在在了地上,不信你可以去看看。”

紅衣女子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便朝著石台旁邊瓶子的碎屑看去,更是然後一抓將一塊大一些的瓶子拿到手中看了一下,隨後她的臉上便漏出了難看之色。

看到這個表情的薑亦凡問道:“看我冇騙你把!其實我是救了你。”

紅殺女陰鬱的扭頭看向了薑亦凡然後問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希望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不然我就現在就殺了你。”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開口道:“放心,我不是那麼提上褲子就不認的人的,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聽到這話的紅殺女抬起手就是一劍劈下,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往旁邊一躲然後隻見劈下一劍居然將旁邊的巨石劈成了兩半,看到這一幕的他連忙朝著洞外逃去。

而此刻的紅殺女則是抬腳就跟衝上去繼續劈出一劍,開始在邁出了冇兩步後便兩腿一軟一個踉蹌摔在了洞口。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就想回去將其扶起來,可是看到此刻正惡狠狠看著自己的紅殺女後便站在了她的身前。

而紅殺女則是慢慢站起後小心的走回了山洞內,而此刻的薑亦凡也跟著他走了進來。

看著臉色不好看的紅殺女薑亦凡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也不知道在哪裡說起便開到:“是不是我昨天晚上太用力了,給你弄疼了。”

此話一出隻見一柄紅色長劍嗖的一聲衝著薑亦凡的丟去。

看道丟向隻見的飛劍薑亦連忙閃身躲開,然後躲到了洞外對著裡麵說道:“我就在外麵等著你,你有事叫我。”

隻聽到洞內響起了紅殺女憤怒的聲音道:“滾!”

隨後便是一塊大石頭精準無比的砸在了薑亦凡露頭的地方。

躲過了石頭的薑亦凡歎氣道:“女人真的好難搞!”

此刻玉冥的聲音響起笑道:“哈哈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我老龍真的太高興了!哈哈哈哈!該!你真TM的是活該!”

薑亦凡看這此刻幸災樂禍的老龍玉冥道:“你就笑吧你等有你哭的一天。”

老龍嘿嘿道:“我哭我樂意!而且我現在不會哭!還有你小子現在變了啊,不久是一個女人嘛,居然就讓你變成這個樣子你啊真完犢子!”

薑亦凡隨便找個石頭坐下後歎氣道:“你不懂我現在心裡是個什麼感覺。愧疚談不上,虧欠不至於,反正很複雜。”

老龍哼了一聲後說道:“我看你就賤!告訴你男人不能當舔狗知道嗎,要不讓我鄙視你一輩子。”

薑亦凡笑罵道:“咋地這麼說你現在就看的起我了?”

老龍想來想到:“也是現在我也冇看的氣你個臭小子。”

在薑亦凡與玉冥扯淡間很快哦便到了正午十分。

這時候在洞外盤膝打坐的薑亦凡忽然聽到了洞內有動靜便,隻見他站起身子朝著洞內看去,隻見一身紅衣服的紅殺女此刻走了出來然後單手一點隻見那柄紅色長劍嗖的一聲飛到了她的手中。

薑亦凡開口問道:“既然已經離開了你現在就回齊家嗎?”

紅殺女看著薑亦凡一眼然後說道:“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底細你到底是那家的?”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苦笑道:“我隻是這片海域的過客而已,誰讓我現在還隻是默默無聞的小人物,但是不久後你便會在萬人口中聽到我薑亦凡的名字了。”

紅殺女撇了一眼他後說道:“你走吧!我希望以後在也不會看到你!而且你記住我們倆昨天的事情如果被第三個人知道了就算你是誰我都必將取了你項上人頭。”

說完隻見她便化成一道紅芒朝著空中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