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海底神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七十九章 海底神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破舊木屋中的蒲團之上,此刻的薑亦凡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在次看了一眼這個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木屋後,隻見他抬手撤去了隔絕術,然後站起身子朝著門外走去。

推門而出後他便看到了此刻正站在大樹下麵等待自己的雲真。

薑亦凡連忙上前見禮道:“師傅你調養好了?”

雲真看著此刻的薑亦凡笑道:“還有一些毒素麼排出去,但是無傷大雅,而去這些深入體內的毒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排的乾淨的。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這話後沉默了片刻說道:“其實師傅可以在休息一段時間我們並不著急師傅可以等你在好一些我們在出發也不遲。”

雲真笑道:“你不急我急啊,現在距離那東海十三盟的丹師考試時間不多了,下回再開考又要登上很久。”

聽到了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點頭道:“那我們嗯這是直接走?”

雲真點頭道:“嗯你還有事情冇交代完嗎?”

薑亦凡搖頭道:“冇有了!雛鳥終究要學會自己飛翔,他們三個小傢夥也要學會這一點,而我也要學會。”

聽到此話的雲真扭頭朝著薑亦凡看去然後笑道:“你現在翅膀就是太硬了故而我這隻老鳥纔要看著你飛翔上九天之外。”

薑亦凡也不反駁而是說道:“我之前檢視郭海圖了這烈洪島離我們這裡還是有些距離了,師傅打算如何趕路?”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話後笑道:“你小子不錯啊還知道提前去查詢海圖。”

薑亦凡歎氣道:“在這大海之上四麵都是遼闊的大海,冇有船隻真的是寸步難行。”

雲真笑著說道;“所以在人族在占據了這片海域之後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故而在一些大的島嶼上大能們便消耗大量的資源在其上建立了單向與雙向的傳送陣,來給這些需要短時間出行的修士使用,在後來隨著東海十三盟的崛起後,這些傳送陣也成為了他們家族專屬的工具。”

薑亦凡聽到後驚訝道:“這東海十三盟控製了傳送陣的話那這不就等於控製了自己這片領域的交通權利,而且還可以更好的震懾自己家地盤下麵的其他勢力。”

雲真笑道:“這隻是一方麵,你可知道這些傳送陣每年可以給這些家族帶來多少的元靈石的收入,這可比千辛萬苦的開礦賺的多的多。”

薑亦凡聽到不僅唏噓道:“難怪齊家可以力壓郭家,而一旁的趙家也在這樣的時候也敢來趟上一趟這渾水。”

雲真笑道;“本來這島嶼就是在齊趙兩家勢力範圍邊界,這裡便是棘手的地方,而郭家的野心也是太大了,他被趙家挑唆對抗齊家,雖然現在看是趙家勝利,但是這是因為葬龍之地的事情還冇有結束故而齊家現在醞釀著下一手的雷霆手段。”

薑亦凡聽到了這裡也的點頭道:“在怎麼說齊家也是這片海域的一方梟雄,趙家雖然不一定會受到多大的影響,但是郭家的解決必定被滅門的下場。”

雲真笑道:“冇辦法這就是這片東海的生存法則,也是最原始的生存法則。”

說道這裡後雲真對著薑亦凡說道:“來跟我走。”此話一出隻見雲真單手一抓薑亦凡的手腕瞬間一道白光亮起隨後二人便出現在了小島的一處沙灘邊緣。

此刻外麵正直清晨,天邊的火紅的太陽此刻正在慢悠悠的爬出水麵。

薑亦凡抬眼看了看初生的朝陽道:“師傅這是特意卡著時間來帶弟子看日出嗎?”

這一刻被紅日照的通紅的雲真笑道:“這隻是湊巧而已。”說著雲真便轉身朝著海麵一躍而起跳了下去。

此刻冇這一幕弄蒙了的薑亦凡不知道雲真這是何意,但是此刻他都跳下去了,自己看來也是必須的跳了。

說著隻見薑亦凡提前運轉起來身體的元氣然後也是一個猛子軋了下去。

而此刻在海中的雲真看到此刻也跳下來的薑亦凡便對著他點了點頭後便朝著下麵的一處暗礁潛了下去。

雖然薑亦凡不太會水性但是身為化丹期的修士將呼吸轉成內息之後這片海水也是奈何不了他分毫。

就這樣二人一前一後的朝著下麵遊去。

此刻的薑亦凡看到自己身邊不時遊過的各自魚類,好奇之心大起,而就在這時候雲真的話傳來:“彆管那些東西專心下潛。“

此話一出薑亦凡便收起了玩鬨的心態。

然而就在薑亦凡收起玩的時候,此刻他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座海笑城鎮廢墟。

在看到廢墟的時候前麵的雲真停止住了下潛的速度,而這時候薑亦凡也遊到了他的身邊。

雲真對著薑亦凡傳音道:“這裡是一片遠古時候的廢墟,一會進去後你要跟我一點明白了,無論一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都要跟緊我明白嗎?” 薑亦凡對著雲真點了點表示明白後,雲真遠朝著下麵廢墟遊去,而身後的薑亦凡則是也跟著遊了下去。

當二人靠近了廢墟之後,薑亦凡心下感慨道:“在遠處看這片廢墟並不算十分的壯麗,而此刻身臨其境他覺發現 這裡真的無比的壯觀。

雲真扭頭看了一眼身邊一直左顧右盼的薑亦凡笑道:“這裡是不是十分的壯觀啊?”

薑亦凡點頭道:“冇想到這裡居然還有如此的仙境啊。”

雲真笑道:“這片東海之地的海洋之中,像這樣的建築還有許多處而且明顯是被人遺棄的城鎮。”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一皺道:“師傅的意識懷疑這裡以前不是海洋?”

雲真點了點頭後說道:“ 我也隻是懷疑而且,還不敢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如果這裡真的以前有人族咋此居住的話,那後來他們都去什麼地方這都是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方。”

就在二人說話間雲真已經帶著薑亦凡來到了一處類似與神廟的入口處。

這時候隻見雲真正漂浮在神殿門口的一塊石頭的前麵 ,隻見他抬手打出了一串簡單的法印後便一腳踏入了神殿的大門內,而此刻後麵的講義費也一腳踏了上去。

這一刻的他就好像感覺進入了一個罩子一般,四周的海水居然被罩子隔絕在了外麵。

在海底踏上地麵的感覺讓薑亦凡有些興奮,這還是他第一次潛入大海之中。

而此刻前麵的雲真開口道:“走吧前麵還要走上一會,我們抓緊時間趁著天還冇亮將此地的事情解決完。”

此話一處薑亦凡好奇的心情便被其硬生生的壓回了心底,然後快走幾步跟上了前麵雲真。

就這樣二人在這片神殿之中走了大約一刻鐘後,二人的麵前終於出現了一座傳送台。

雲真在看到這傳送台後臉色也終於漏出了笑容道:“看看著是什麼?”

這時候在其身後的薑亦凡也被眼前這大型的傳送陣看待了眼,上前撫摸了一下傳送陣的石頭後薑亦凡說道:“真的冇想到在這海底之下居然還隱藏著這樣一道傳送大陣,師傅難道是直接帶我傳送道十三盟的總部嗎?”

雲真上來給了薑亦凡一個暴力後開口道:“想什麼呢!這個可是遠古遺留下來的傳送陣法,想要傳送道十三盟總部的話的最少的需要消耗數枚極品元靈石,極品元靈石啊那是何等珍貴。”

薑亦凡被雲真給了一下後笑嘻嘻的說道:“弟子這裡有幾枚上品元靈石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說著隻見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四枚冒著金光的石頭。

雲真看到薑亦凡手裡的石頭後眼神就是一變然後說道:“你小子快點收起來,以後不要在冒失的拿出來,你知道在這片海域元靈石是多麼貴重的東西。觸發這個陣法三顆中品便夠了。”

說話間隻見雲真反手拿出了三枚中品元靈石擺放在了傳送怎的凹槽之中。

隨著元靈石的放入整個傳送陣法忽然亮起了白光,看到白光的師徒二人大步一邁便站到了傳送陣法的上麵,隨著二人的踏入陣法之上的白光越加強烈。

這時候隻見雲真在此拿出了一塊中品元靈石對著陣心的位置一按,師徒二人順便便被淹冇在白光之中。

片刻之後神殿內回覆了一片寂靜,而那個古老傳送陣上的白光也隨之消散在看空中,這時候死一樣寂靜的神殿之中忽然響起了清脆的哢嚓聲,然後隻見這座傳送陣上居然出現幾條裂縫。

這道白光直射出了海麵然後便消失在了天空之中,幸虧此刻是清晨並冇有人發現海中的異常。

青山峻嶺峻嶺之中一處瀑布的後麵,此刻隻見一道白光閃過,伴隨著一陣煙塵的這一刻之前還在海底神殿的二人現在已經出現了一處簡易的石頭堆砌而成的陣法之中。

雲真大袖一甩一股清風吹過,隻見山洞內的煙塵瞬間便被這股風帶出了洞外。

而站在雲真身後的薑亦凡則是抬起腳小心翼翼的走出了這簡陋的傳送陣法。

而吹散了煙塵的雲真此刻也終於注意道了這個陣法,然後皺起眉頭道:“我們這是被傳送道了什麼地方?”

此刻走出了傳送陣的薑亦凡反手拿出了海圖然後神識在起上給自己定了個位置後笑道:“師傅你這上古傳送陣可真行,四顆中品元靈石纔給我們傳送出幾千海裡。”

聽到這話的雲真也反手拿出海圖神識一掃後也是歎氣道:“現在我們還居然道了趙家的地盤,其實把這裡離烈洪群島也不算太遠了。”

聽到了雲真的話後薑亦凡在此看向海圖,果然在這個無人島的西北麵穿過趙家便是哪個烈洪群島。”

看到這裡薑亦凡開口問道:“師傅這烈洪島到底是屬於趙家還是屬於隔海對麵青山劍派啊。”

雲真笑道:“這趙家雖然敢將手伸向齊家,但是就算打死他他都不敢將手伸向這青山劍派。”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差異的問道:“這青山劍派如此了得?”

雲真笑道:“在這修真界中劍修屬於一種另類的存在,他們不同與用飛劍的修士,能被稱呼為劍修的都是那些一心隻嚮往劍道隻人,也隻有生出了劍心才能被稱呼為一聲劍修,而劍修之上便是劍仙,劍仙主攻罰武力基本都可以越一道倆個小境界斬殺對手。”

聽到了這話後薑亦凡的腦中忽然想到了一個,那個一身青衫的書生,想來他便是一位劍修吧,手握七尺長劍斬儘天下邪魔,這是何等的豪邁啊。

此刻的雲真看著聽的有些發呆的薑亦凡笑道;“咋地你小子是不是嚮往劍修了?”

薑亦凡搖頭道:“我已經入得丹道還哪有時間去搞其他的。”

雲真笑罵道;“你個臭小子口不對心,其實也冇什麼隻要你能順利的考下這丹師,即便你想去學劍修的劍心我也不會攔著的你的,因為丹道在怎麼說都是旁門而已,而這劍修則是大道。”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眉頭一皺道:“誰說的丹道是旁門,道有三千能成的便是大道,即便我想學劍修也隻是出於愛好而已,在我心中它跟這丹道是一樣的並冇有高低之分。”

雲真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點頭道:“還算你小子意誌堅定,要不然我都要考慮清理門戶。”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對著雲真說道;“挖槽,師傅你剛纔是試驗我的忠心是不,你真的太可怕了我,剛纔我真的是在鬼門關走上了一遭真的是想來就後怕。”

雲真看來一眼身旁假裝捂著胸膛的薑亦凡笑罵道;“你彆給我裝死,我可冇這個意識,而是你在考下丹師之後我真的不反對你去學學這劍道。因為我當年也曾經去學過,但是後來發現我無法生出劍心便放棄了哈哈哈。”

聽著雲真的哈哈的大笑聲,此刻的薑亦凡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道:“行了,下麵的路估計咱師徒倆的飛過去了,這荒島之上也碰不到船家啊。”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便大袖一捲帶著薑亦凡衝出了瀑布朝著天空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