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八十章 穿越邊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八十章 穿越邊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寂靜的夜空之中繁星如一顆顆璀璨的寶石一樣掛滿了天際,深沉蔚藍的大海之上一摸流星在海麵上急速劃過帶起了陣陣浪花。

此刻的一個小島之上隻見一抹星光悄然的飄落道了海灘旁邊的礁石之上。

星光散去雲真與薑亦凡的師徒二人的身影慢慢的顯化了出來,此刻的薑亦凡四下檢視一下說道:“看來這裡隻是一個小島,師傅為什麼要停在這裡,前麵再有不到半天就是烈洪群島的海域了。”

雲真扭頭看了一眼薑亦凡笑道:“這裡是離青山劍派海域最近的一個島嶼了,我們雖然可以直接飛到烈洪群島但是那就必須要越過趙家與青山劍派的邊界。”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哦了一聲後便點頭道:“看來這每一方勢力都會自己的邊界很是在乎啊。”

雲真笑道:“雖然這大海之上不能如同陸地築起高牆防禦,也不能時刻的讓人看守,故而這便成為了東海各大勢力最薄弱的地方,想當年在這邊界上的爭端與摩擦更是異常的頻繁而且隨著治安越來越差這些地方便海盜橫行,同時躲避兩家的追捕甚至有的大型海盜團在三方勢力之間遊走徘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笑道:“這確實是個大問題,所以後來便有一位驚世奇才研究出來了一種感應法陣,隻要在島嶼之上佈置上法陣便可以將自己家的邊界形成一張偵測網。”

薑亦凡聽到這話思考了一會後說道:“那這樣隻可以起到偵測的作用並不能防止穿行在兩家邊界的船隻啊。”

雲真笑道:“所以這十三家便聯盟中做出了規定,如果有越界被髮現的雙方均可以執行處置權,甚至在闖入其他家族領域的後對方可以無數一切進行滅殺。”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的臉色就是一凝道:“這未免太狠了,雖然這樣可以有效的防治一些海盜,但是這對商船來說就比較致命了。”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笑道:“短途的商船基本都是在各自領域內進行貨物的倒賣,而遠途的商船上必定都有十三盟發放的通商令牌,隻要有了這令牌便可以在各自家族領土之中隨意的出入,因為這些商船大都是十三盟自己家族或者門派的商隊。在就是修士飛躍各家的邊界了,如果是私自飛躍的話必定會輩對麵家族或者門派當成間諜抓住。但是有一類人則是可以隨意穿行在這片海域之上的。”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說道:“十三盟的人?”

雲真搖頭道:“即便是十三盟在冇有令牌的前提下也不行,隻有十三盟長老纔可以有這樣的特權。”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笑道:“我冇記錯的話師傅你便是十三盟的一位長老吧!”

雲真笑道:“那都是之前了,而且我也不想讓人自己我的位置,穿越過屏障的瞬間你的資訊就會被倆家的人知道,我可不想讓人知道我雲真去了什麼地方。”

薑亦凡點頭道:“那我們該如何過去呢?”

雲真就地盤膝而坐然後說道:“明天我們一早便去碼頭,搭載過界船便可以了,每個邊界小島上都會有各自家族的人的在島上設立一些過界處一樣的地方,這樣隻要你繳納一些銀兩或者元靈石與妖丹便可以安穩的通關。”

看到雲真盤膝打坐的薑亦凡也跟著他盤坐在一旁後說道:“師傅想的可真是周到啊。”

雲真閉起雙眼道:“趕了一天的路了你也休息休息等到明天中午十分我們倆便去這邊界的碼頭換取道了過界信符便可以乘船到多麵青山劍派的地域了。”

說完這些話後雲真便不在多話,而是運轉功法回覆起了帶著薑亦凡飛行一天的消耗。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天明。

太陽東昇照亮了這座小島,小島雖然不大但是上麵的人卻不少,身為一個通關小島,想要穿行在這片海洋之上便必須要在這裡更換信符不然將背視為偷渡輕的會被遣返重的怕就的要一命嗚呼了。

一個堪比中型的碼頭之上,這時候正有兩艘商船靠港。

船隻靠港之後船上的水手便紛紛下船登島,有的人是為了更好的調整休息,有的人是為了采購補給,但是大多數人則是為了消遣一番解解悶,因為在大海之上有時候數月都看到一個島嶼,這便讓這群水手感覺枯燥的很。故而到了一個島嶼除去一小部分執勤的水手外,大部分的水手便都會去玩上一天甚至幾天。

故而這座小島之上的娛樂業也是十分的發達,什麼賭場,酒樓,青樓應有儘有,反倒的是 一些補給的鋪子島上卻隻有一家,彆看隻有一家但是在這裡你能采購道你需要的所有東西,因為這家鋪子基本都是當地家族開設的。

日上三竿後雲真慢慢的睜開雙眼,然後站起了身子,這時候感覺了一絲異常的薑亦凡也睜開了眼睛然後笑道:“師傅我們需要帶上麵具嗎?”

雲真笑道:“我帶上便可以了,至於你的話帶不帶都可以。”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確實!我這麵孔真的是生的不能在生了。”

說話間隻見雲真將那張麪皮扣道了臉上後有仔細的整理的一番,此刻白髮的雲真瞬間變成了那箇中年漢子。

薑亦凡雖然已經不是第一回看到帶上麪皮了但是還是會被這精巧的設計歎爲觀止,帶好了的雲真開口道:“現在我便是你大哥叫雲一,而你是我的弟弟叫雲凡,冇問題吧。”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對著雲真失禮了道:“大哥請。”

雲真對著他瞪了一眼然後帶著薑亦凡朝著島上小鎮飛去。

片刻之後雲真無聲無息的帶著薑亦凡降落到了一處後巷之中,然後雲真吩咐道:“這裡龍蛇混雜切記不要亂頭,遇到事情要懂得隱忍懂了嗎?”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對著雲真說道;“明白了大哥!”

說著二人便從後巷中走出混雜在了人群之中朝著港口處走去。

薑亦凡看著這座另類的城鎮心下暗道:“冇想到一個小島之上居然可以建成這樣一座熱鬨的小鎮,雖然這裡連大城的一條街道大,但是光賭場就有四五家,而且每一家還都是人頭傳動,看樣子生意好得不得了。”

正在四下張望的他忽然看到在碼頭旁邊的一處類似與宮殿的建築,在看到這建築後他好奇的朝著雲真問道:“大哥看哪裡是什麼地方?”

雲真則是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看到了宮殿然後笑道:“哪裡是趙家的商號,估計在這座小島上停靠的所有的船隻的供給都需要在這裡進行購買,當然這裡也會收購一些珍貴的東西。”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也是點了點頭,說話間師徒二人便已經來到了港口接待處,走進大廳之後,雲真便帶著薑亦凡走道了一處視窗然後對著裡麵一位老頭說道:“您好!我們要領取兩張過界的令符。”

老頭抬眼看了二人一眼後說道:“一個靈符三兩紋銀,兩個人六兩。”說完之後老人便自顧自的忙彆的去了。

而這時候抬手直接丟下了一定銀子後笑道:“這些多的便孝敬您老了,我們兄弟二這就要走,還麻煩您老快一些。”

這老頭看了一眼銀元寶後臉色忽然浮現出了一絲笑意然後說道:“那你們倆在這稍等片刻吧!千萬不要走遠啊。”

雲真聽到這話後連忙道謝道:“有勞老人家了。”

冇等雲真的話說完隻見那個老人便將轉身朝著後麵走去,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扭頭看了雲真一眼後便也不在多問而是靜靜的站在這裡等待著老頭回來。 就在這時候一個粉色衣服的青年手中拿著一把摺扇走了進來。

此人一進來便吸引了此刻大廳之中所有的眼球,而這時候一箇中年人馬上跑出來對著這個粉衣青年諂媚的跑了過去,然後滿臉堆笑的問道:“趙公子今天怎麼有空來我們這偏遠的邊境小鎮,真的是讓我們小鎮碰壁生輝啊。”

那粉色衣服趙公子一屁股坐在了大廳的主座上坐下,而此刻隨著他進來在其身後兩名修士也隨之走了進來,然後筆直的站在了趙公子的身後。

此刻在大廳角落的雲真與薑亦凡看到了這麵一眼後便冇多過問,而這時候趙公子忽然說道:“我下午要去過道那麵一趟,你們現在便給我拿出幾張什麼文符來聽到冇?”

聽到這話的中年人馬上說道:“還請趙公子喝上一口上好的茶,我這馬上便是給公子弄令符。”

說完這話後中年男子直接朝著後麵跑去,而聽到這話的趙公子則是拿起茶碗輕輕的抿了一口,然後張嘴全部吐了出去後罵道:“這是人喝的茶嗎!真難喝。”

正好這時候吩咐下去的中年男轉身趕了回來,當看到噴了一地的趙公子後連忙上前給用衣袖給他擦茶水。

就在這時隻見麵臉怒容的趙公子直接一腳踢在了中年男子的肚子上罵道:“你這麼臟的手還敢來擦我的身子,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這一腳力道極大那箇中年男子被這一腳跳的倒飛出去足有一米遠。

而此刻踉踉蹌蹌站起了身子的中年後便吐了一口血,但是此刻的他的臉上依舊待著一臉笑容道:“對不起趙公子是我將公子的衣服弄臟了,小人這裡有一些銀兩還望笑納就算我對公子的賠償。”

說著隻見這中年都未來得及的擦去嘴角的血跡便在懷裡拿出了幾張銀票後恭恭敬敬的遞給道了趙公子的麵前。

看到銀票之後趙公子那張嚴肅的臉上才漏出了一絲笑容,然後開口道:“行了這些銀票估計也就勉強夠我在換一身衣服,對了令符呢,這麼久了還冇弄完啊?”

中年人看到了趙公子的臉上漏出了笑容後,纔敢抬手擦去了嘴角的一抹血跡。

當聽到催促令符的事變說道:“後麵在為三位弄馬上便弄完。”

而這時候一個青年手中拿著一枚令符從後麵走了出來,然後將令符教給了一位麻布青年。

這麻布青年拿到令符後便低著青年道謝了一句後便要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而就在這時那個趙公子忽然喊道;“ 那小子你停下。”

此話一處剛要邁步走出大門的麻布青年抬起的腳居然停在了半空中,然後戰戰兢兢的將腳落道地後轉過身子看向了趙公子。

趙公子看到這個轉過了身子後笑道:“你看看著不就有現成的令符嗎!我們還在等到什麼時候。”

此話一出隻見他身後的一個修士身子就是一晃然後便傳來麻布青年的一聲慘叫隨後麻布青年便被丟出了門外,然後那個修士直接將令符拿到了趙公子的麵前。

而這時候之前給雲真與薑亦凡去弄令符的老頭此刻也在後麵的屋子中走了出來,讓後就要講兩份令符教給雲真與薑亦凡。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隻見之前未出手的那個修士在看了薑亦凡與雲真一眼後便開口道:“識相的就交出來,不然對你們來說不好。”

此話一處就見此人已經走向了雲真與薑亦凡。

這一刻的師徒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後薑亦凡便上前一步道:“這是我們定製令符,我想我們冇必要交給幾位,而且我們也並不想惹事端。”

就在這時隻見在後麵跑出來一個青年手裡拿了三枚令符教給了那箇中年人。

而此刻的中年看著已經過去找彆人討要的那個修士便連忙將三枚令符遞給了趙公子道:“公子您的專用令符弄好了,還請公子息怒。”

這一刻那個修士看到已經有令符了便回頭對著薑亦凡與雲真笑道:“算你們命好,不要在讓我看到你們,不然我會忍不住的。”

說完這話的修士眼神中充滿了殺意的看了二人一眼,這一眼看的薑亦凡就是一皺眉,而此刻的雲真則是拉了一下的身子傳音道;“我們有正事呢不要跟著養氣期的小修一般見識。”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心下壓了怒氣然後便跟著雲真轉身朝外麵走去,而此刻那個趙公子也站起身子拿起了銀票跟令牌後也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屋子。

隨著趙公子的離開辦事處才從高壓下恢複了過來。

那中年人在看到人走了之後對著地麵呸了一聲後便扶著胸口朝著後麵走去。

此刻拿到了令符的師徒二人直接買了兩張過界的船票,然後便登上一艘不大的客船。

隨著起錨的轟鳴聲後小船漸漸駛離了小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