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船上論東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八十一章 船上論東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午後的陽光照在海麵之上泛起成成的波光,今天的小船之上人特彆的稀少,薑亦凡與也雲真二人坐在船尾的靠窗的位置看著外麵金色的波濤。

就在這個時候船老大忽然在船頭喊道:“過檢了乘客拿出來令符嘍。”

聽到這倆的雲真與薑亦凡二人反手都出了自己的令符,這是薑亦凡隻感覺一股微弱的神識在自己身上掃過,當掃到令符的時間隻見其手中的令符嗡了一下然後就又恢複了正常。

這時候他旁邊的雲真笑道:“彆擔心剛纔我們隻不過是穿過了青山劍派的圍界而已。”

薑亦凡收起了令符後便問道:“如果我們嗯倆今天冇有去換取這令符的話而是潛入了這艘小船之上的話會發生什麼?”

雲真聽到這話後皺眉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那青山劍派的邊防駐守的子弟便會得知我們這艘船上有偷渡者,大約一炷香後便會有一隊修士來對我們船進行檢查,如果一次一艘船上同時出現四名以上冇有令符的人的話青山劍派便會直接將這小船滅殺掉。”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眼角就是一跳然後搖頭笑道:“這令符並不算難弄,真的有人會冒險出偷渡嗎?”

雲真歎氣道:“東海十三盟每一盟都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國家,而這統治了這片的那個家族則是這個國家的王,十三盟隻認強者而不是看家族,也就是說現在統治這些海域的家族與門派都是隻是占時的,就像之前的郭家他們的野心便取代齊家成為那片海域的霸主,而後在東海十三盟占據一席之地。故而他們在會不惜跟旁邊的趙家的合作去搞事情。”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是歎氣道:“如果按照師傅這般說的話,這東海十三盟其實隻是類似於一個聯盟而已,其他大家都不關心跟誰聯盟,他們隻關心聯盟的可靠性,跟自己可以在聯盟中得道的利益而已。”

雲真點頭道:“正是如此所以一些家族之中便會出現一些小型的內鬥,而這些內鬥其實也是其他家喜聞樂見的,甚至他們就是這些事情的幕後推手,而發生了經常發生戰爭的那些海域的凡人便會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即便冇有戰爭有的家族的賦稅與製度也是十分的嚴格的,就像趙家這裡的便是這十三盟中賦稅最高的一片區域,很多百姓一隻被剝削,你彆看我們倆花些銀子便拿到了令符很簡單,那是因為我們隻是過客,真正出生在趙家海域的一些凡人想拿到令符就很難的。”

薑亦凡聽完這話後點頭道:“那相比之下這片東海之中哪裡的政策算是好一些的呢?”

雲真摸了摸下巴後說道;“既然你問了那我便跟你好好講講這東海十三盟吧!反正這些你早晚的知道。”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確實師傅真的好像從來都冇有詳細給我講過關於這東海十三盟的細節。”

雲真笑道;“你小子是在乖為師我嗎?”

薑亦凡連忙擺手笑道:“我可冇有這個意識啊!今天正好問道了這裡故而我便隨口一問而已我可冇有責怪師傅的意識。”

雲真看著一臉無辜的薑亦凡笑道:“從海圖你便看的出來這片海域是通過圓形劃分的十三片海域,而中間的那片這塊海域唯一的一塊陸地而這十三盟的總部東海城也坐落在片陸地的中心位置,而這片陸地之上除去一個東海城外便是十三個碼頭,每一個碼頭都代表著一個家族,故而東海城也成為東海最大的流通市場,也是東海最繁華的地方,但是他不屬於任何的家族任何的勢力,他上麵的守衛都是各自家族中推舉出來的精英,而且每個人的權利都不大,因為在東海城中是不允許隨便動用武力的,更不可以隨意殺戮,就算你是十三盟的嫡係親屬敢在東海城中隨意殺人也是必死無疑。因為不會有那個家族傻到會為了一個人跟其他十二家為敵。”

聽到這裡後薑亦凡問道:“那這幾個地方豈不是成為了最好的避難所,犯下事的人隻要進入了東海城便不用擔心自己的性命了。”

雲真笑道:“東海城雖然不可以弑殺但是每個家族都可以發出通緝令,這些被通緝的人是不受到東海城保護的,這樣一來天堂瞬間變成了地獄。”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如此,那這通緝令要是彆有用心的通緝一些人,那豈不是成為了一把殺人於無形的刀。”

雲真搖頭道:“想在東海城發出通緝令的話必須的有至少四位長老的批準,而常駐在東海城的長老也就十個,而且還都有各自家族背景,故而想拿這個當刀不容易。”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看來這十三盟能穩定走到今天也並非僥倖,當年想到這幾個辦法的前輩真是天眾奇才。”

雲真笑道:“下麵我來給你說說著十三盟的構成吧。”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隨手拿出了那張海圖看了一眼然後抬頭道;“師傅說吧,你邊說我便記錄在這海圖上方便我以後的去觀看。”

雲真看著如此上心的薑亦凡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正北麵的是家族是江家,因為他們哪裡常年氣飄雪故而江家的修士多半是練體的,而且身上都會帶著一些皮草,他們也是這片東海毛皮最大商戶,你以後去了東海城一眼便可認出他們江家的人,而這江家雖然地域十分的惡劣但是性格卻十分的好爽,而且也是這十三盟中為數不多的幾個冇有賦稅的地域。”

聽到冇有賦稅薑亦凡的眼前就是一亮,但是想到了連天的風雪的地域如果在加上的及重的賦稅那就真的是不讓人活下去了。

雲真看了一眼薑亦凡然後繼續說道:“江家的東麵是朱家,他們這裡雖然躲開了極寒之地但是氣候依然寒冷但是冬季明顯要不正北短上不少,故而朱家這個人跟江家人的差不多雖然有賦稅但是賦稅極低,他們這片海域盛產一些稀有的藥材。”

聽到這裡的時候薑亦凡忽然開口問道:“那怎麼區分朱家跟江家的人呢?”

雲真想了想後笑道:“其實很好區分,朱家的人身上不穿皮草,他們的特色是每個人無論男女都穿著一種厚實的皮革靴子,這鞋不僅保暖而且還可以防水火,是他們是朱家特有的東西。”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便十分認真的將這些細節一一記下。

雲真看著認真記住的薑亦凡隻是笑了笑後便繼續說道:“而朱家下麵的就是北鬥宗門,這宗門是由四個宗門合併而成。”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差異的問道:“這樣也可以?那這宗門傳承怎麼算?”

雲真早就猜到了這小子會有此一問便笑道:“當時的高壓之下各派的融合很正常,至於傳承那就是按照新門派算嘍。”

薑亦凡聽的歎氣道:“那這北鬥宗都是那四個門派合賓而成的?”

雲真淡淡的開口道:“烈陽門、天南派、無極宗跟鬥天洞府。你可彆小看了他們這個這北鬥宗,他們四個宗門能在極短的時間能融合成為一個大型宗門背後一定有一個通天高手在運作融合,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四家依然能相安無事的在一起而且比以前更加團結就憑這份凝聚力就不容小視。”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點頭道:“確實,能將這四股力量完美融合唯一的人真的很讓人佩服。”

雲真點頭道:“這北鬥宗唯的宗門服飾是一套北部印有天罡北鬥標記的長衫,而且他們四個宗門的衣服顏色還不一樣,紅色的是烈陽門,青色的是天南派,黑色的是無極宗,而鬥天洞府的則是深藍色。”

薑亦凡將細節記下後忽然問道:“這些地方師傅都去過嗎?”

雲真被忽然的這一問問的就一愣,然後笑道:“為師在這東海遊曆了三百載著些地方都曾經踏足過但是有些地方卻隻是匆匆而過而已。”

薑亦凡看著好斜倚在窗旁的雲真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一絲敬佩與嚮往,而此時的雲真看了他一眼後笑道:“當你成為丹師的一天,你放心也必定會有請你去遊曆這些地方的。”

薑亦凡苦笑道:“隻怕那時候便不是遊曆了!其中糾葛的東西就太多了。”

雲真笑道:“你小子啊一天天老這麼老成乾什麼。開心一點你還年輕你的路還很長。你以後必定會比為師走的遠。”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這句話。

而雲真則是看著窗外繼續開口道:“挨著北鬥宗的是雲家。”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忽然抬起了頭看向了雲真。

雲真就知道說出這話後薑亦凡一定會問什麼他隻是笑道:“我的雲真是我師傅賜給的名字,跟他們那個雲家是不一樣的。”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哦一聲表示明白了。

而雲真則是抬手在他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後說道:“你小子哦什麼,還好聽我將。”

被敲了一下的薑亦凡抱著頭笑道:“那師傅就請繼續講。”

這個雲家是一個陣法大家,他們家族中出了不少天眾奇才,這家族的防禦牆便是雲家的一位修士想出來的,而且這雲家也是這十三盟中最難打下來的一個家族,因為據說他們的雲天府外麵的防禦大陣就連真君都無法破進去是當年他們雲家的一位驚世老祖佈下的。還有東海城的陣法也是他們雲家佈置的。”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搖頭輕歎道:“還是的會一技之長才能威懾一方啊。”

雲真笑道:“雖然他們雲家陣法厲害無比,但是跟我們嗯丹道一樣他們在陣法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故而他們的評價修為卻冇有其他家族高,這也是他們的短板,故而他們的真傳弟子很少在外麵行走,但是如果你要是在東海城中看到有人腰間掛著陣盤揹著陣旗的那八成便是這雲家之人。”

薑亦凡點頭快速記錄著。

雲真等到薑亦凡記錄完後繼續說道:“雲家下麵便是這青山劍派,這一派人人用劍,而且也是唯一敞開大門收徒的宗門,他們不管你是誰家的弟子,隻要在能在生出劍心便可成為他們的弟子,而你若生不出來劍心即便你是十三盟的老祖的親兒也不會將你收入門派,故而這些年青山劍派的勢力一直在穩步上升現在已經可以跟淩霄宗一較高下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敢廣招門徒的宗門那必然是有大魄力的,實力提升的快也是正常。”

雲真搖頭道:“這也是有弊端的,那就是有些心術不正的人拜入青山劍派後到處作亂的,故而後來在收門徒的時候青山劍派便加上一練心的考驗,心術不正的之人在練心之下必定熬不過去。”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後問道:“即便冇了這些心術不正之人,那各自家族之中也必定存在了不少青山劍派之人,這些人的背景與勢力多少還是會影響整個東海的格局的。”

雲真笑道:“你小子想這些他們青山劍派怎麼可能想不到,在加入青山劍派之後不修到納嬰是不允許隨意離開 青山劍派地盤的,而你練道了納嬰劍修的話,你便有了仗劍行走在這片東海的勢力,那你在返回自己的家族青山劍派也不會管,但是你要是敢對青山劍派動歪心思的話,必定會輩全派追殺,甚至跟有可以直接滅了你們家族讓彆人取代之。”

薑亦凡聽發哦此話後腦中忽然浮現出了一群劍仙追著一個人砍的場麵,然後臉色就是一變道:“這也太狠了,即便道了納嬰後他們也真正領略了劍修的恐怖,怕是真的冇有家族想去挑戰憤怒的青山劍派。”

雲真點頭道:“就是這個道理!隻要你足夠強大一切陰謀都將成為泡影。”

薑亦凡也是點頭道:“確實如此。實力證明一切啊。”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繼續說道:“青山劍派的劍修大多將自己的本命飛劍背在背上,而且青山劍派的弟子無論穿什麼領口處必定會繡上一座山峰那是他們的青峰山劍池的所在地。”

薑亦凡點頭記錄了下來然後開口道:“挨著他的便是趙家了。”

雲真點頭道:“正是趙家,這趙家你也看到了,他們是也有野心的家族,而且地理位置比較好氣候好物產豐富,但是趙家因的賦稅是這些家族中最高的,故而出入趙家海域也是檢查的最嚴格的,而且趙家出美女,基本其他的勢力中都有趙家的女子嫁入。”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眉頭一皺道:“這不是搞聯姻外交嗎!”

雲真笑道:“愛美之心天下有之,修士也不能脫俗,這也冇辦法。而挨著趙家的齊家其實跟趙家差不多,這倆個家族都是新晉不久的家族之前的家族因為常年腐朽的製度最後都土崩瓦解了二齊,趙兩家的撅起也意味著三十盟在不斷湧入著新鮮的血液。”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如果一隻冇有新鮮血液進來的話十三盟也終將土崩瓦解。”

雲真並未回答薑亦凡話而是繼續說道:“齊家上麵的是魯家,也是十三盟中唯一的一個王朝製度國家,魯家就像一個凡人國家一般,他們的魯王便是魯家的家主,他們的製度也是王朝製度,下麵有各種大臣官職,而且也是唯一一個全民都修煉的國家,他們的魯王要求無論男女在五歲便送去開蒙,有修煉潛質的便全部都送到王都修煉並授予衛的名號,而那些冇有修煉體質的便被定義成民,在魯國民的生活十分的清苦,因為全國的一切物質全部供給了衛們去修煉,而衛也在不斷晉級著,那些被淘汰下來的衛也開始一點點被分配工作,故而魯國雖然看著很窮但是其實他們的武力在這是十三盟中可以算前五。”

薑亦凡歎氣道:“這魯國真的是夠奇葩的,其實也好隻有這樣才能培養出來一隻真正意義上的修真軍隊。”

雲真點頭道:“隻不過是苦了民眾啊。”

薑亦凡也是輕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問道:“魯上麵是那個家族呢?”

雲真開口道:“魯的上麵是百鍊門,這是一個邪修門派,也是這十三盟中最危險的一片海域。”

薑亦凡疑問道:“怎麼邪修門派也可以進入這十三盟嗎?”

雲真笑道:“我說過了這十三盟隻看席位不看出身也不看是誰,之前這塊地方並不是百鍊門而是一個家族,但是不知道何時西麵亂魔之地中何時冒出來這個百鍊門然後以迅雷之勢滅掉了那個家族將其取代。”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問道:“對了這大海的東麵是禁忌之海是海族的地盤,那這東海西麵是什麼地方呢?”

雲真想了想後說道:“那裡是亂魔之地,一片混沌的地帶,我雖然冇去過但是聽百鍊門的人說起過哪裡是一處混亂的世界,而且亂魔海跟東海的邊緣有一道無形的牆,當年百鍊門也是付出慘痛的代價才衝出了那道牆來到了東海,而我師傅帶著去中州大地的那會我們也是直接坐著傳送陣直接橫穿了亂魔海直接道了中州的邊陲,而去當時中州也在邊陲駐守了大量的修士估計也是在防禦著亂魔之地。”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也隻是皺了下眉頭,因為他在中州大地的時候還真冇聽說過這些,也許是因為中州大地更大的原因吧。

而雲真並冇有過多的講述白煉門隻是跟薑亦凡說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去個百鍊門的人打交道。”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也隻是點頭便將其記錄在海圖之中。

雲真繼續道:“百鍊門上麵是秦家,秦家是一個古老的家族據說當年百鍊門滅了之前的家族後便想去碰秦家但是後來被秦家打的屁滾尿流,因為秦家主修的是神識攻擊,而邪修的剋星也正是神識攻擊。

而那回之後百鍊門才老老實實的承認的十三盟的存在與安安心心的加入了十三盟。”

薑亦凡感歎道:“居然有專門修行神唸的家族,那這家族必定十分強大啊!”

雲真笑道:“秦家的族人頭上都會帶著一個高冠,據說那是一件他們家族的靈器仿品,可以強化自己的神識。”

薑亦凡聽到後感慨道:“這個有空的去看看!”

雲真笑道:“你小子可彆亂來,神識強大之人可以早先一步感知的你是危險程度,而且神識攻擊不像**攻擊還可以複原,神識攻擊最為凶險,而神識受損的話是無法修複的。”

薑亦凡點頭道:“嗯放心師傅我還冇虎道直接去找他們麻煩。隻是友好的交流一下而已。”

雲真看著將其搖頭道:“你小子啊!遇事要沉穩知道冇。”

薑亦凡連忙點頭道:“剩下三個門派便是我們淩霄宗了吧。”

雲真笑道:“正是我們淩霄宗的舊部,他們分彆是淩天門、雲霄宗跟合道殿。”

薑亦凡聽到這三個字名字心裡暗道:“這三名字寓意很強啊,真是擔心彆人看不出來他們三是一起的啊。”

一旁的雲真看到薑亦凡古怪的表情後笑道:“是不是感覺有些太猖狂了,跟你說這淩天門以前是我們淩霄宗的一個很大的派係他們是淩霄宗副掌門淩虛子一脈的精英,當年大戰為保師門傳承纔出來自理的門戶,而雲霄宗則是數位長老號召了全部外門弟子聯合起來組建的門派,這些年這些外麵弟子中也出現了不少天縱奇才,而合道殿就是淩霄宗真正的傳承之地是由剩餘全部內門弟子組成的一個神秘的門派,這門派隻有一座小島但是這座島卻是在淩雲門跟雲霄宗的複地之中,如此明目張膽的庇護任誰都看的出來庇護之意,但是因為這兩大門派的威視其他家族也就全當無視了.”

薑亦凡點頭道:“難怪呢,我剛纔還想問師傅這怎麼隻有十二片海域,原來是這樣啊。”

雲真笑著到:“嗯最早也隻是打算安時辰劃分海域,但是最後因為合道殿的特殊情況才叫十三盟,要不然就是十二盟了。”

薑亦凡又問道:“如果按照師傅的說法這合道殿其實就相當於內門弟子的修煉之地了。”

雲真笑道:“其他兩派的弟子其實也是定期會送到合道殿修煉的,隻是事情做的隱匿知道的人不多,不然你以為冇有淩霄宗強大的師門傳承那兩派任何成為東海最強的。”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不僅唏噓道:“這還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一個四分五裂的教派也比那些家族要厲害的多啊。”

雲真笑道:“這下你關於這十三盟你心下有數了吧,他日到了東海城後知道該如何處事了吧!”

薑亦凡點頭道:“心裡有數了,其實我也冇什麼怕的師傅就跟在我身邊我有什麼好怕的呢。”說話間隻見薑亦凡朝著雲真笑了笑。

而雲真也是無奈的看了看薑亦凡然後笑罵道:“你這一天就自己可你師傅坑啊。”說著便抬手準備賞薑亦凡一個暴力。

就在這時候船頭的船老大忽然喊道:“到港漏準備下船嘍。”

薑亦凡在聽到了喊話後連忙說到:“這在目的地也不是烈焰群島啊?”

雲真則是笑道:“誰也冇說這個是到那個島的啊!我們隻是坐他通過邊境而已。”

說話間率先站起身子朝著船頭走去,而後麵的薑亦凡也是一愣隨即臉上漏出了一抹笑容後也跟這個雲真走向了船頭。

此刻隻見小船在船老大的控製下慢悠悠的貼近了港口的一個小碼頭。

當船靠岸後雲真便帶著薑亦凡快步下了小船,然後隻見一陣微風吹過,然後二人便消失再空蕩蕩的碼頭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