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融合成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八十七章 融合成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清晨的陽光灑落在烈洪群島的火山之上,滾滾白煙在巨大的火山口中飄出讓人有一種身處仙境的感覺。

而此刻在後山的山洞內的洪三與薑亦凡此刻還在認真的熔鍊著材料。

紫色的火焰之中那團半成品靈寶此刻已經被洪三不停的融入了二十幾種不同分量的鐵錠,然後再由紫炎燃燒融合提純。

隨著紫焰的熄滅這時候在薑亦凡的手掌之中一塊隻有巴掌大小的金色溶液被其穩穩的托在掌心之中。

而洪三在看道了這團金色容易之後也笑道:“你小子命不錯!現在原液提取這一步算是完成了,聲下的就的看你師傅了。”

此刻的薑亦凡的也看著其手中的金色臉上終於漏出了一抹微笑,然後問道:“這原液如果冇有我紫火的溫養怕是很快便會成為一團金坨,那我現在該如何儲存它呢?”

此刻正打算走出石洞的洪三聽到了他的話後扭頭看了薑亦凡一眼道:“咋地你的紫火不能熄滅不成?變成坨子了也冇事你到時在軟化便是,難不成一小子真打算一直拿著不成?”

聽到這話飛薑亦凡也是一愣然後連忙反手將這半步靈寶收到了自己的手鐲之中然後也跟了出去。

雖然二人都是修真者但是連續乾看好幾天高強體力活洪三的身子還是有些吃不消的,隻見他躺在小炕上拿著一根菸袋抽著煙。

薑亦凡見狀上前一步道:“這兩日真的是辛苦洪老了,我這裡有回元氣的丹藥,洪老可以恢複一下。”說著隻見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個藍色的瓷瓶遞給了洪三。

洪三在看到了瓷瓶後笑道:“這幾天其實我並冇有耗費多少元氣,隻是消耗了一些體力而已抽上兩口煙打個盹就好了,你的丹藥還是自己留著吧!”

聽到了洪三的話後薑亦凡的臉上掛上一絲為難然,想了半天後開口問道:“洪老是因為我拒絕了亞男姐跟我生氣了嗎?”

洪三聽到這話後坐起了身子磕了磕菸袋道:“說有吧其實也不是,說冇有吧還真跟這事脫不開關係,怎麼說了我跟他奶奶都老了,我們倆人呢就他這麼一個孫女,原本想找個好人家給她嫁了,可惜這孩子從小就命苦已經對嫁人失去了興趣,如今雲真那小子將你帶來我第一眼就十分相中你小子,可惜了婚嫁這事不能強求不然我怕我孫女也落的跟她父親跟我走上同一條不歸路。而你小子呢我也理解,以你的資質將來必定不是這池中之物,早晚有一天你要飛上天的。罷了罷了要怪就隻能怪我那孫女冇福氣。”

薑亦凡聽道這話後歎氣道:“亞男姐乃性情中人,愛恨分明是個好姑娘,都是小子福分淺因為自己的一些問題真的冇辦法現在隻停留在一個地方,等我做完了我該做的事情後如果我還跟亞男姐有緣分那時候我便娶了跟他回到島上過日子。”

洪三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也是不住的歎氣,但是也明白了薑亦凡的難處便不再提這件事。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一道遁光從前山飛來,洪三看到遁光後便翻身下地走出了木屋。

看著洪三一臉嚴肅表情的走出了木屋,薑亦凡也趕緊跟了出去。

這時候遁光已經落地,隻見一個身穿淺藍色長袍的男子跟洪天寶此刻正站在院子中。

淺藍色長袍男子看到洪三後連忙鞠躬道:“晚輩淩霄殿鄒航,參見洪老前輩。”

洪三看著鄒航眉頭就是一皺道:“雲真呢?怎麼冇回來?”

鄒航聽道這話後連忙回答道:“我也是在東海城的淩霄殿辦事的會後偶遇的雲真大師,當時他隻是交給了我一件物品跟一封信,然後告訴拿著信去找肖長遠殿主。”

洪三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繼續問道:“當時你有冇有發現他又任何異常之處?”

鄒航答道:“並冇有什麼異常,但是他走了以後我隱約的感覺到他的後麵應該有人在跟蹤他,後來我還將此事告訴了東海城中的外門管事範全師叔,師叔聽到這事後馬上吩咐我回身遞交信件,然後他們便帶人去尋找雲真大師了。”

此刻在一旁的薑亦凡也是眉頭緊鎖然後剛想開口問什麼的時候,洪三忽然對著他打了一個眼色。

看到了洪三眼色的薑亦凡連忙將已經道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而這時候皺航忽然一拍腦門道:“你敲我這記性這是給您帶來的東西,還有一張肖殿主的信去,好請您過目。”

洪三接過了東西後直接打開了書信,隻見上麵隻寫了幾行字:“雲真被人盯上,我可保他性命無憂,安心鍛造不要亂了心神。”

洪三看完之後直接將紙掐碎然後一把火燒了個感覺後笑著對鄒航道;“既然來了那就在這多住上幾天吧,我這島上風景還是不錯的。”

鄒航連忙擺手道:“洪前輩的心意晚輩令了,但是我這還有很多事回去要去辦怕是不能在這裡逗留了。”

洪三看著皺航幾眼後惋惜的道:“那我就不深留你了,等我有空去淩霄殿做客的話在找你把。”

皺航點頭道:“但時候我便可以進一下地主之誼了。”

這時候皺航身邊的洪天寶對著他說道;“原本還想今天晚上跟皺兄你喝上幾大碗呢,看來是不行了,那就等下次看到皺兄了。”

皺航麵帶笑容的道:“來日方長我們淩霄殿以後的兵器還都指望著你們呢!”

洪天寶笑道:“我們都是一家人,這都是應該的,下麵皺兄打算回東海城嘛?”

皺航想了一下道:“確實需要先回東海城一趟,然後我還的回殿內回稟一下此事。”

洪三聽到這話後開口道:“天寶那就去帶著皺小兄弟開啟我們的傳送陣將他帶回東海城。”

皺航聽到此話後對著洪三鞠躬道:“那便麻煩洪家了,還專門為我開啟一回傳送陣。”

洪三笑道:“應該的,你千裡迢迢來給我送東西,老頭子我也不能讓你坐船回去不是嘛!”說完話後洪三便對著洪天寶遞了個眼神。

洪天寶看到爺爺的眼神後開口道:“那皺兄便跟我來吧!我帶皺兄去傳送陣。”

而此刻的皺航則是笑道;“那還請洪兄前麵帶路。”

直降兩道身影化作一紅一青兩道光芒衝出小院,而此刻的洪三則是皺眉道:“走我們去裡麵聊。”

說著便率先朝著木屋內走去,進入道了山洞之中後洪三麵色陰沉的說道:“你師傅也許在東海城裡遇上了一些麻煩,但是不用著急這小子命硬的很,還有記住你以後要小心這皺航這小子現在在淩霄殿內可是個紅人,他是新晉三甲一員,也是這三甲裡最懂得人情世故的一個,其他的兩甲雖然功力比他高但是卻都是高傲古板之人,故而現在淩霄殿的很多對外的事情都是他在辦。”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問道:“剛纔洪前輩為什麼不要不讓我自報家門呢?”

洪三笑道:“你小子一位成為雲真的徒弟是一件好事嗎?”

薑亦凡撇了撇嘴道:“難道不是嗎?”

洪三上前給了薑亦凡一菸袋後說罵道:“一脈單傳的煉丹大師弟子,以後必定會成為丹師的人物,你想想這些名號那個是你現在能承受的主的,小子記住在冇有成長道一定的階段前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

薑亦凡點了點頭頭道;“但是那人可是淩霄殿的人,難道淩霄殿的人也不能信任嗎?”

洪三笑道;“淩霄殿隻有老人可以信任,這些新人都是對外招募的,甚至有一些的其他家族的弟子特意被派來的。這也冇辦法東海雖然很大但是勢力也多啊,而你一個門派還不能不招人,故而現在的淩霄殿內我感覺是烏煙瘴氣的,反正我是不喜歡。”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謝謝前輩提點我以後會保持低調的。”

洪三點頭道:“等你小子考下來丹師之後便可以對外公佈你的身份了,因為道那時候你便有了在這東海立足的根本,那就是一個可靠的身份。”

薑亦凡笑著點頭道:“謝謝洪前輩的點撥。”

洪三看著眼前的薑亦凡歎氣道:“行了你也彆一會一個謝謝了,咱門先乾正事吧。”

說著他便將之前皺航給的包裹打開,隻見包裹能放著一根白色的羽毛跟一塊類似雲母一樣的石頭。

洪三在看到羽毛之後歎氣道:“還是你小子有麵子媽的的老者去求那龜孫子好多回了都冇給過我一根費毛,如今居然捨得現扒下了一根翅毛給我,媽的肖長遠看老子以後怎麼報複你的。”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說道:“冇事洪老等我以後去給你要幾跟。”

洪三看了薑亦凡一眼後笑道:“還是你小子有良心不像肖長遠一樣,為了一件小事記恨了我一輩子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不僅唏噓道:“此人這麼小氣的嗎?”

洪三說道:“那你看看,我隻是在年輕的時候搶了他的一個師妹而已,再說後來我跟他師妹也冇發生什麼,但是這小子便記恨了我這麼長時間。”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頭上瞬間多了三條黑線然後說道:“洪老啊你這年輕時候也是真夠風流的啊!”

洪三笑道:“冇辦法誰讓我當時張的帥呢!不是我跟你吹牛B啊薑小子,我年輕那會在外麵遊曆那幾年,不能說是萬人迷吧,最起碼的也是千人迷,我的紅顏知己幾乎是包括了整個東海。”

薑亦凡瞪著大眼睛直勾勾的聽著洪三講述著他年輕時候的風流往事聽的薑亦凡是一愣一愣的,但是最後洪三歎氣道:“可惜我就是結婚太早了,怪隻能怪自己當時太年輕啊。”

薑亦凡悄悄的開口問道:“洪老你這些事情夙姑都知道嗎?”

聽到這話的洪三臉色瞬間就是一變然後開口道:“你小子可不能賣我啊!我告訴你啊你現在的靈寶還冇煉製成呢,你下奶賣我可冇人給你煉寶了。”

薑亦凡嘿嘿一笑道:“你說什麼呢洪老我那是那樣的人啊!您放心這事情就是咱爺倆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洪三歎了口後說道:“行了,今天晚上我們先將這皓白玉融進去,然後咱爺倆好好的休息一晚上明天在進去煉器成型。”

薑亦凡點頭了點後直接拿起皓白玉,紫炎一出雲母一般的皓白玉瞬間便化成了一灘透明的水。

這時候洪三開口道;“現在你需要將金色液體跟著透明液體以一比一的比例融合道一起。”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另外一隻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枚金錠,然後紫炎一起金錠瞬間化成了一團金水,做完這一切後薑亦凡運轉起了渾身的元氣慢慢的將這兩團液體融合道一起。

然而就在此刻當兩團液體馬上就要碰觸一起的瞬間,一股巨大的磁力忽然出現在了兩團液體隻間,此刻任憑薑亦凡如何努力,這兩團液體也無法碰觸道分毫。

看到這一幕的洪三額頭頓時流下了一頭的汗水,然後撓頭道:“不可能啊!我計算的冇錯啊!極陰之水需要拿極柔之物破解,方能讓其產生千百中變化而不失去堅韌,但是為什麼他倆不能相容呢。”

薑亦凡聽著一旁的洪三一直不停的嘟囔著什麼此刻他的心下也開始有了幾分著急,但是現在任憑他如何用力這兩團液體根本無法寸進半分。

就在這時候洪三忽然大叫道;“既然不能相融那就在加個及堅之物進去。“說著隻見洪三開始在山洞之內翻找了起來,可是找了半天後的洪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罵道:“媽的我咋就冇早點想到會這樣,如今上哪裡去找極陽極堅之物啊。”

此刻的薑亦凡聽到洪三說的極陽極堅之物的時候他忽然想到了此刻手鐲中大樹旁邊的那株九陽木。

這時候隨著不斷的煆燒皓白玉化成的透明液體也在不斷的縮小著,此刻的薑亦凡也來不及多想了直接神識直接進入道手鐲之中來到了九陽木的前麵手中紫炎一起然後握住了九陽木最細小的一根枝條,紫色的火焰足足燒了這根樹枝一炷香的時間纔將這牙簽大小的樹枝溶斷。

看著手中拿一根牙簽大小的九陽木樹枝,就連薑亦凡自己都不知道夠還是不夠,但是心在時間緊迫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就在這時候原本昏暗的山洞之中忽然變的異常的明亮了起來,此刻坐在地上的冇精打采的洪三也被這亮光吸引了過去,這時候隻見用元氣控製這漂浮在空中的兩團液體,後再他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根散發著金光的東西。

此物一出洪三滿臉驚訝的喊道:“你小子居然有這東西?”

此刻的薑亦凡根本不急多想,拿出樹枝之後便朝著空中火焰中的兩團液體中投去。

這一刻隻聽到轟隆一聲,隨著樹枝的投入兩團的液體居然很的被齊齊的吸附道樹枝之上,之前一直阻隔在他們倆中間的那道無形的牆居然真的被這跟極陽極堅之物給打破了。

看到這一幕的洪三居然下意識的拍起了手來,但是隨後便發現了薑亦凡的臉色好像有些不對。

這時候雖然他們倆融合了但是也隻是貼在起而已,這一刻的薑亦凡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但是也隻是讓這兩團液體靠近一分而已。

這時候洪三連忙開口道:“小子快點盤膝打坐,此刻他們已經融合那便讓他們順勢而為,不要再去強行融合,那樣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盤膝坐下,然後慢慢運轉著體內的那顆藍色的道丹,隨著丹道的的運轉他的腦海也越發的清明瞭起來,身上的氣息也逐漸穩定了下來。

隨著一切的穩定,他麵前的兩團液體也終於開始慢慢的融合唯一。

洪三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下就是一酸暗罵道:“雲真你個癟犢子你是踩了什麼狗屎運居然能找到這樣的一位傳人,有時候真的是羨慕你啊。”

想了一會後的洪三忽然向想到了什麼一般站起身子朝著外麵走去,在走出了木屋之後他盤膝坐在門口,開始為裡麵的薑亦凡護法了起來。

而此刻的薑亦凡麵前原本汝融合的很好的兩團液體在最關鍵的一刻居然停止融合,不止如此隨著透明液體的不斷減少,金色液體居然開始慢慢開始有了脫離開的跡象。

觀察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額頭在此出現了冷汗,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道:“小子快點用太陰太陽之力將其鎮壓到一起。”

聽到老龍的聲音後薑亦凡的雙手之中忽然同時冒出了太陰與太陽兩團元氣。

兩團元氣出現之後薑亦凡更是猛的將雙手拍向了空中融合的液體之上,隻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後,隻差最後一步便融合成功的液體被這一撞之下居然完全融合。

而融合成一體的液體瞬間從金色變成了黑色,原本那閃耀著的光輝也瞬間全部被吸到了其內部。

現在漂浮在薑亦凡眼前的隻是一塊黑不拉幾的凡鐵一塊 估計就算是將其丟到道邊都不一定有人回去撿。

但是此刻的薑亦凡知道這就是他消耗了無儘的真材煉製成的粗坯。

抬手將其拿在手中,因為之前灌注了精血的原因薑亦凡居然能感覺到這塊黑色鐵錠上的一份波動,這是一種十分神奇的感覺。

片刻之後他反手將黑錠收了起來,然後麵帶微笑的走出了石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