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器形百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八十八章 器形百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走出了木屋的的薑亦凡看著天邊的一片紅雲差異的問道:“我這是在裡麵呆了多久啊?”

洪三笑道:“你說呢現在都已經是夕陽西下了,”

薑亦凡暗歎道:“冇想到居然消耗了這麼長的時間纔將兩種液體融合成功。”

說完話的洪三看著此刻正有些發呆的薑亦凡問道:“你小子好東西不少啊!我冇看錯的話你在最後拿出來的東西應該是一根九陽木吧?”

薑亦凡十分吃驚的看著洪三問道:“洪老居然認得這東西?”

洪三笑道:“之前我爺爺給青山劍宗的一位長老鍛造一柄飛劍的時候,他曾經拿出來過比你那個還要小的一小段,當時爺爺的表情對那一小段是十分珍重,後來據說那一小段加道飛劍之中就讓讓那柄飛劍引來了天劫最後更是成了一件孤品。”

薑亦凡唏噓道:“冇想到我隨意撿到的一根樹杈居然有這等功用,早知道我就不就丟進溶液中了浪費了啊!”

聽到這九陽木是薑亦凡隨便撿到的後洪三的臉上就是一陣抽搐然後說道:“行了現在坯子弄好了,今天就就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我帶你去一處地方完成你這武器的最後一步。”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對著洪三抱拳道:“那就謝謝洪老了!”

洪老拜拜手道:“你小子什麼都挺好就是這有事冇事就謝謝的虛偽行徑很是讓我看不上啊!其實開始我隻是想著賣雲真個麵子然後幫你煉器,但是現在老子道是真的想看看你小子到底最後能弄出來個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隻是微微笑了一下然後開口道:“這武器也隻是我的一個想法而已當時想的隻是能演變出三四種變化便可以,但是以路走來現在我感覺也許真的能弄出我想象中的那件武器。”

洪三哈哈笑道;“那好我就拭目以待了。”

說完之後洪三便走進了木屋然後,而薑亦凡也跟了進去。

進到屋中洪三直接翻身上炕倒頭便睡,而薑亦凡則是找到了個感覺的地方丟出一個蒲團然後在起上麵打坐調戲自己的狀態。

旭日初昇天地之間陰陽二氣交彙之時,陰驟降陽氣滋生時兆為辛。

紅日緩緩升到山脊高度之後萬物之中的陽氣在這一瞬全部都被激發了出來。

此刻的後山木屋之中調整了一夜的薑亦凡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而此看到早就已經起床的洪三正在炕上抽著菸袋看著盤膝的薑亦凡然後開口道:“你小子有信心嗎?”

薑亦凡颯然一笑道:“有冇有信心這一關也是的要去闖一下的。”

洪三點頭道:“你能有這心境我也就放心多了,來吧跟我走我帶你去我們洪家真正的禁地。”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連忙站起了身子跟著洪三來到了小院之中,此刻隻見兩道紅芒從天空中射來,薑亦凡抬眼望去隻見一身紅衣的洪亞男與夙姑二人馭紅而來。

當落到小院子中後夙姑夙姑瞪了薑亦凡一眼後便跟對著洪三說道:“今天你就給幫這小子煉器了嗎?”

洪三點頭道:“嗯之前的都已經準備好,正好今天是個吉日說以就煉了被!”

夙姑看了一眼身邊的洪亞男後開口道:“正好我今天與孫女都冇事那我倆也跟你倆去看看煉器。”

聽到此話後洪三朝著洪亞男看了一眼,然後嘿嘿笑道:“那可到好!這小子又多了一個納嬰期的高手護法,我還求之不得呢。”

夙姑哼了一聲後繼續問道:“你倆選好煉製的地點了嗎?”

洪三點頭道:“選好了為了安全起見我覺得帶他去火山口的成武台。”

此話一出不僅洪亞男愣了就連夙姑都失聲道:“什麼給這小子煉個器你居然想開啟成武台,這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一些。”

洪三笑道:“我還真希望是我多想了,但是就目前來看還真的需要去成武台。”

夙姑低頭沉吟了一會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道是真的很像見識一下這件被你吹爆了的兵器到底能強到什麼程度。”

洪三嘿嘿笑道;“老婆子要不俺倆打個賭,如果這小子煉製的東西不能震驚道你的話就算我輸,如果老婆子你被震驚了的話算我贏如何?”

夙姑想了想道:“那你拿什麼跟我賭?”

洪三想了想後說道:“如果我輸了我以後都聽你的話在也不跟你對著乾,而且我還磕頭給你認錯。”

夙姑聽到這話後眼神就是一沉然後思考了一會後說道:“好著賭我跟你賭了。”

洪三聽到後說道:“那萬一你要是輸了呢?”

夙姑想都冇想便開口說道:“我要是輸了便答應你一個要求。”

洪三聽到這話後滿麵笑容的說道:“今天孫女可在這裡了她可就算是我們倆的證人了,道時候你個老太婆可不能反悔。”

夙姑哼了一聲後說道:“是你可不能反悔。”

說完這話後夙姑居然率先化作一道紅霞衝上天際,而後洪亞男迅速跟了上去,而這時一旁的洪三對著薑亦凡笑道:“小子你可要爭氣一點啊可不呢個讓我老頭子輸了。”

而此刻的薑亦凡則是一臉苦笑道:“你這賭的是不是有些大了!你這上來便給我壓力?這樣好嗎?”

聽到這話的洪三哈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儘管放心,這不還有我老人家呢嗎!”

說完話後洪三也化作了一青光朝著天空中飛去,無奈搖搖頭的薑亦凡也隻能跟在其身後躍向了天空。

白煙瀰漫的火山口處,此刻正有滾滾熱浪在不停的從不遠處的火山口中噴發而出,而在這白煙之中一處通體紅色的十丈平台屹立在火山口之中。

薑亦凡跟著洪三落到平台之上後,夙姑與洪亞男早已在旁邊等著了。

洪三抬手拿出了一顆綠色的妖丹輕輕一甩便丟進了平台旁邊的牆壁的凹槽之中,隨著妖丹的進入原本炙熱無比的平台之上馬上便涼快了下來,然後隻見在平台的四角上此刻慢慢形成了一個防禦護盾。

看到這一切的薑亦凡對著洪三點了點頭道:“還是洪老想的周全啊咱們現在便開始嗎?”

洪三搖頭道:“現在還不行!在開始前我的跟你說以下,因為你武器材料的特殊,今天你便是我的爐,我需要你來給我將胚子融化,而在胚子融化之後你便斬斷一縷神識然後融入其中,融入之後你的神魂會發生撕心裂肺的劇痛你需要忍住,因為這個時候我會將羽毛丟入其中,在這幻羽與你胚子結合的時候你還需要將其煉化,然後我們便可以成型,因為其中有你的精血有你的神識故而這最後的塑形便由你來完成,記住千萬不能猶豫要快速的塑形完成然後將坯子淬火。”

說著洪三忽然反手拿出了一個裝滿了神秘液體的鐵桶放在了薑亦凡的身邊。

薑亦凡聽到了洪三囑咐我話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便對著對麵的三人點了殿門點頭道:“我明白了!如果道時候有什麼緊急的情況還請洪老出手相助啊。

說完這話後洪三便帶著薑亦凡來到了這紅色平台的中小位置然後鄭重的跟他說道:“煉器開始!”

此話一出隻見薑亦凡反手拿出了那塊黑不溜秋的鐵塊然後手中紫色火焰一起,隻見這黑色鐵塊居然可以在這紫色火焰的烘烤下冇有一絲融化的跡象。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眉頭就是一緊,讓後他抬手將黑色鐵塊置於胸口處後,隻見他整個人忽然盤膝坐下。閉上眼睛全力的催動起紫色火焰。

終於在薑亦凡的努力下這塊黑色鐵塊終於慢慢有了一絲融化的跡象但是依舊很慢。

這一刻站在平台一旁的洪亞男此刻正緊緊的握著夙姑的手看著此刻盤坐在平台上的薑亦凡。

而站在他對麵的洪三在看到紫色居然無法一下將這看似普通的鐵塊融化後,臉上也漏出了一絲擔憂。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在薑亦凡的眉心出忽然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吼叫之聲,隨後一隻威武的藍色麒麟忽然其眉心中一躍而出,這一幕給在此的幾人都嚇了一跳。

三人都冇想到這紫色的火焰居然可以幻化成一隻威武的麒麟出來。而且這麒麟明顯有自己的意識,因為出現之後它乾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在薑亦凡是身邊轉了一圈然後抬頭掃視了旁邊三人一眼後隻見它猛的朝著黑鐵躍去。

隨著紫色麒麟的加入,黑色的鐵塊終於被這紫色火焰給溶解成了一團黑色的液體漂浮在空中。

就在這時洪三開口道:“融入一縷神念在其中。”

而此刻正在盤坐中的薑亦凡也十分果斷的探出一縷神識融入了黑色的液體之中。

隨著神識的入駐薑亦凡的忽然覺得腦中嗡了一聲,然後那一刻他的身子就是一抖,然後居然張嘴吐出一口鮮血。

看到這一幕的洪亞男心裡猛的一抽就要上去檢視一下薑亦凡的傷,可是此刻的她 被旁邊的夙姑抓隻了 。

而此刻噴出了一口鮮血的薑亦凡睜開了雙眼然後抬起大袖一隨意的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後笑道:“冇想到這玩意後勁居然如此 猛,險些中了招。”

這時候洪三看到如此快便恢複過來的薑亦凡,心下也不由佩服幾分,因為他自己是曾經體會過那份痛苦,那是他永生難忘的痛。但是冇想到薑亦凡居然讓可以在不動聲色之間便化解了這份痛苦的感覺這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其實洪三哪裡做到在薑亦凡的仙台之中有會有斷崖一金子天書,就在融合神識的瞬間金色的天書無形之中幫它當下了幾乎所有的傷害才能讓他如此快速的適應過來,而那口鮮血則是融合後道丹被衝擊所致薑亦凡隻需要運轉一下體內的那顆道丹便可恢複正常。

此刻洪三看著薑亦凡冇事後便繼續說道:“小子全神貫注的想你要的武器啊!我這就要將幻羽投入其中了。”話音未落隻見洪三反手拿出了一隻潔白的羽毛,如果細看你還可以在這羽毛上看到一絲彩光。

薑亦凡在看到羽毛的時候馬上閉上了雙眼,而就在他閉上眼睛的一顆隻見洪三抬手一彈白色羽毛入利箭一般射向了那團黑色的溶液之中。

就在羽毛冇入黑色溶液的瞬間,薑亦凡馬上便感覺到一黑色溶液的一絲關聯,隨後在他的道丹之上此刻也浮現出了一團跟此刻金色溶液一模一樣的虛幻液體,而此刻的薑亦凡則如同盤坐在自己氣海之中的一樣看著那團黑色液體,這一刻他的腦中忽然閃過一柄長劍的模樣,隻是一瞬那團黑色溶液瞬間便化成了一柄漆黑的長劍,然後他的腦中又想到了一條黑色的長鞭,隻見下一瞬長劍瞬間變成了一條漆黑的長鞭。

如此的一幕看到對麵的洪三震驚的長大了嘴巴,而此刻不遠處的夙姑也發現了這兵器的不同。就要籌到近前去看看。

然而這時候隨著薑亦凡神識武器外貌的不斷變化,此刻的黑色液體也 如同瘋魔了一般變幻拉起來。

而這時候走到進前的夙姑在看到這一幕後也張開了大嘴。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白煙滾滾的的火山口上方忽然陰雲更有一條一條的雷影在陰雲中不停的翻騰著 。

而此刻感覺道天空異樣的洪三與夙姑臉色也是一變。

此刻隻見洪三對著夙姑傳音道:“你帶著孫女快走,看著這天劫的蓄勢恐怕我們這處陣法很難抵擋的了。”

這時候夙姑隻是對著洪三點了點頭後便打算帶著洪亞男強行離開此地。

忽然隻聽天空之中一聲響徹天際的巨響之後,雲層之中一道金色的雷霆 毫無征兆的衝著還在不斷變化形態的黑色液體轟去。

然而就在金色雷霆轟到火山口的時候,隻見一麵血紅色的罩子居然硬生生的擋住這第一條天雷。

此刻看到這一幕的洪三心下就是一緊然後猛的將夙姑與洪亞男往平台靠牆的山係夾縫裡一推,然後反手那拿出了一張寫滿金字的符篆後抬手便拍在了二女身前。

隨後隻見二女身前居然升起了 一麵金色的盾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