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九十章 雲真的訊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九十章 雲真的訊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烈洪群島之上的黑色烏雲終於緩緩散去,那讓人膽寒的威壓也隨著散去的烏雲消失的一乾二淨。

以往經常來這裡進貨的商家今天在看到了這駭人的一幕之後心裡都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都說東海有三大煉器家族,洪、汪跟木家,這三家幾乎壟斷了整個東海的兵器產業。

而在這三家之中就屬這洪家最為低調神秘,其他兩家都是在四處開設自己的店鋪以擴大影響力,而唯獨這洪家世世代代隻蝸居在這個偏僻的小島之上,如果想要購買洪家的東西必須親自登島來訂購貨物,這也讓不少人懷疑這洪家幕後到底是哪個勢力在暗中支援著他。當然有人說是青山劍派,因為洪家直出道以來便在青山劍派的海域之中打鐵鍛造,這麼多年了青山劍派與其的關係一隻很好,甚至有人傳言說著青山劍派的幾柄鎮山至寶都是這洪家先輩幫他們打造而出的,故而倆家的關係非比尋常。

當然這些都是坊間的猜測,但是這都不影響洪家在東海煉器這塊的地位是不可撼動,而今天發生在烈洪島上的這天劫更是證明瞭此事,這天劫影響的範圍要遠比看到的遠很多。

此刻在一處月牙形的島嶼之上一位青年正盤膝在山頂的涼亭內品著茶水看著雲海。

忽然一股無形的威壓橫掃而過,這讓剛把嘴碰到茶杯的男子手就是一抖,然後隻見他手上一用力,隻聽的涼亭之中馬上傳出了哢嚓一聲,這一刻男子居然握碎了手中的茶杯。

隨後隻見他站起了身子朝著威壓的心中點望去,就在這時天空中忽然飛來一隻仙鶴,而這仙鶴之上盤膝坐著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

隨著仙鶴的落下青年站起身子笑道:“你今天怎麼有空來看看我我這個老友了?”

白髮蒼蒼的老人翻身下鶴後嘿嘿笑道:“剛纔的威壓你感覺到了嗎?”

男子聽到這話後微微一笑道:“一縷威壓而已,能證明什麼?”

白髮蒼蒼的老者笑道:“不能證明什麼,但是又充分的證明瞭什麼!難道不是嗎?”

男子反手在此拿出了有個茶碗道:“這些都不重要,我們都已經踏入斬三屍了,隻要這片大海不反過來這裡對於我們都已經成為外物。”

白髮蒼蒼的老者笑了笑後翻身上踏上了仙鶴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而就在老者消失後不久,隻見一個白衣女子出現在了男子身後然後嬌笑道:“ 冇想到這老頭子居然也有其實登上你這座劍鋒的一天啊。”

聽到這話的男子也不生氣隻是淡淡的說道:“是啊我也冇想到大名鼎鼎雲彩伊現在會親臨我這山峰。”

此刻的雲彩伊赤足輕輕落在了涼亭之中,然後抬手清挽了一下被風吹散的秀髮道:“怎麼說著洪家也是在你們的地盤之上,我不到你這裡來難道我還要直接去找那洪震天問問不成?”

涼亭中的男子看著此刻看已經斜倚著欄杆坐下的雲彩伊笑道:“仙子你這回是真來錯了,這回洪家的事情我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雲彩伊輕哦了一聲後便不在問彆的話,而是慵懶的斜倚著扶手看著天邊的雲彩發起了愣來。

而此刻的男子也隻能輕歎了一口氣後說道:“要不我找人去將洪震天請來?”

聽到這話的雲彩伊終於開口道:“不用了!”

然後隻見一抹香風吹過之前還斜倚在涼亭扶手上的麗人此刻已經了無蹤跡。

這一刻小亭子中終於隻剩下了男子一人。隻見慢悠悠的將加熱過的水再次倒入了茶碗裡麵然後也閉上了雙眼靜靜的等待著什麼。

而此刻烈洪群島火山口之中手中拿著黑色鐵丸的洪震天輕輕一甩便將這冒著金光的鐵丸丟回給了薑亦凡然後笑道:“雖然隻是個玄器,但是這模樣實在是一言難儘啊!”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臉上就是微微一笑然後隻見他將將鐵丸握在手中,片刻間隻把黑色長箭忽然出現在了薑亦凡的手中。

而在這柄黑色長劍之上一股身為玄器的威壓。

這一幕看的洪震天就是一愣,然後開口道:“這?你剛纔煉製出來的是這柄黑色長劍?那你為什麼給我看那個黑色鐵丸呢?”

這時候一旁興奮的洪三開口道:“老祖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實這小子煉的是一件百變的兵器。”

此話一出洪震天心神就是一震道:“什麼百變的兵器。”

洪三看著吃驚的老祖心裡忽然有了一絲暗爽,然後點頭道:“這小子鍛造的理念便是這個,而且看樣子他居然成功了!”

洪震天不敢相信的對著薑亦凡說道:“那你在給我變個彆的武器我看看。”

薑亦凡想了想後抬手中黑色長劍瞬間消失在其手中然後一柄打鐵的錘子出現在了其手中,同樣的一身的黑色,但是這錘子上卻散發著陣陣金光。

看到這一幕的洪震天終於相信了洪三剛纔的話,然而他的臉色卻是一變十分鄭重的對著身前的二人說道:“記住今天這件玄器被煉出的事情誰都不需跟誰說,但讓你師傅雲真除外,切記明白了嗎?”

洪三與薑亦凡看著如此鄭重的說出此話的洪震天後連忙都答應了襲來此事,而這時候洪震天忽然對著洪三說道:“你小子答應可不行,快點對天發誓這事情永遠爛在肚子裡,快點!”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洪震天逼著洪三硬生生的發了一個無比毒的誓言之後終於是放下了這顆心,然後扭頭對著薑亦凡笑道:“你也要記住,此物以後即便拿出來也要收斂其威壓明白了小子。”

薑亦凡看到洪震天如此語重心長的跟自己說這些薑亦凡的心下就是一暖然後點頭道:“還請老祖放下我以後一定會將此事攔在肚子裡的。”

就在這時隻見天邊忽然一道劍“光劃過,看到劍光的洪震天臉色就是一變道:“洪三你先帶著亦凡去旁邊的溶洞中避上一避。”

洪三聽到這話後抓著薑亦凡便朝著紅色平台下麵的一處隱蔽的山洞飛去。

而此刻隻見那道劍芒在烈洪群島之上盤旋了一圈後便朝著此刻的火山口中射去。

這時候洪震天一抖袍子便一屁股坐在了紅色平台的中心處閉目養神了起來。

而等這劍光落地之後洪震天便假裝才睜開雙眼,然後看到落下之人後他開口道:“今天是什麼風將我的司徒門主吹來了!”

司徒廷看了洪震天一眼後吐槽道:“你在這裡搞出這麼打的動靜,你讓我還怎麼在青山上安安靜靜的坐著,就這一會的功法,趙家與雲家的家主都通過秘術找我問了關於此事, 我都以不知道給搪塞過去了,然後便全速禦劍從主峰上朝著你這裡衝來了。”

洪震天聽到這話後人就是一愣然後苦笑道:“原來是這樣啊!這不是前幾天有感而發想煉點東西於是便自己弄了個小玩意,冇想到在煉製的時候居然出現了問題引來了天雷最後武器還煉廢物了。”

司徒廷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說道:“你個老小子可彆騙我啊!剛纔那道天劫可不是一般的天劫啊!還有那股強大的威壓,你說這都天象都出現了最後你居然煉廢了?”

洪震天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歎氣道:“希望我這有生之年真的能煉製出一件玄器吧!”

司徒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嗯你可以的。”說完之後隻見司徒延便化作一道長虹飛上的了天際。

洪震天目送這此人走後便開口道:“你倆出來吧!”

此刻隻見洪三夾著薑亦凡從紅色平台下麵飛了出來,然後落到了平台之上。

洪震天看著薑亦凡說道:“剛纔我與那人對話我想你也聽明白了,現在估計你自己心裡也是有數了。”

薑亦凡聽完洪震天的話後連忙上前對著他深深一拜後說道:“晚輩還要多謝這次老祖幫我化解了一次殺身之禍。”

洪震天擺了擺手道:“這都是應該的,你是雲真的弟子就是我洪家最親近的人,好了現在你這武器也煉成了,洪三你帶著他去休息幾天,雲真來接他之前你就一直看著他吧彆讓他到處亂跑了。”

洪三聽到洪震天的話後明白了其話中的意識直接點頭道;“方向這些日子我便帶著他在我的後身山洞內閉關一段時間。”

洪震天聽到這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道:“行了我也回去了,還有這件事不許你跟你大哥提起明白了嗎?”

洪三聽道這後狐疑的點了點頭,這時候隻見洪震天站起了身子然後化作一朵白光離開了這紅色平台。

此刻平台之上隻剩下了薑亦凡與洪三兩個人,此刻的洪三笑著看著薑亦凡道:“你小子是有氣韻之人啊,居然能在這個修為便弄出了一件跟自己本命雙休的玄器,真的羨慕死我了。”

薑亦凡聽到了洪三的話後歎氣道:“這玩意裡麵的每一件材料都是九死一生拿命換回來了,如果真的讓我在去經曆一次的話我寧願不要這玩意。”

洪三聽完薑亦凡的話後扭頭看了他一眼,心下暗歎道:“這可真的江山代有人纔出,如此年輕的一個少年已經都不知道經曆過多少生死,難道這就是天驕們的成長之路嗎!幸虧當年冇有讓洪亞男去專心修煉而是留在島上陪著她奶奶。”

這時候薑亦凡開口道;“洪老我們嗯可以走了嗎?”

腦海中的美麗畫麵被打斷的洪三臉色依舊待著一抹笑意然後說道:“走吧我們後山走起。”

說完之後隻見洪三化作一道宏光朝著天際射去,而此刻的薑亦凡反手丟出一艘黑色飛舟然後一躍而上後也朝著天際飛去。

原本在前麵全力飛行的洪三以為會給薑亦凡拉下很遠,但是冇想到的是隨著一道黑光劃過一艘黑色的飛舟此刻居然早他一步到了後山小院內。

這時候的洪三看著躍下黑色飛舟的薑亦凡,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而此刻的薑亦凡則是非常愜意的在飛舟上跳了下來道:“感覺飛行速度跟特製的飛行法器還是差上不少。”

洪三聽到這話後歎氣道:“在這大海之上有飛行法器已經算是不錯了,因為這裡缺少飛行法器的關鍵核心空心石,東海十三盟的飛行艦隊上的空心石據說還是數百麵前你師爺去中州帶回來的呢!”

薑亦凡唏噓道:“原來是這樣啊!難道就冇有什麼東西可以代替嗎?”

洪三笑道:“代替有人想過但是現在東海分為十三塊你感覺有那家能放任一個人去研究這麼危險的東西呢?”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也能歎氣搖頭道:“確實啊如果不是十三盟帶頭研究的話任何一家單獨研究都會成為眾矢之的。”

這時候的洪三忽然問道:“多了你還冇給你這玩意起名字呢!你打算叫他什麼?”

薑亦凡反手看了一眼此刻手中的黑色鐵丸半天後說道:“既然它是在鳳鳴雷劫中出世的那便叫他黑鳳吧你看如何!”

洪三聽到這個名字後歎氣道:“白瞎了一個玄器界彆的神器啊,居然叫了這麼慫個名字。”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額頭就是一黑道:“咋地黑鳳我感覺挺好!”

洪三不在去管他而是直接走進了木屋之中。

而身後的薑亦凡則是反手收起了黑鳳之後也跟了近去。

黑夜降臨睡了足足一天的洪三此刻翻身坐了起來,看了一眼在蒲團上打坐的薑亦凡後下意識的嘟囔道:“真是有什麼師傅就有什麼徒弟,一天不是在打坐就是在打坐的路上啊,修煉永遠是那麼的積極。”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了小院之中。

洪三神識鎖定了人影之後身子一閃便之後便衝出了木屋門口。

而此刻落到院子裡的人哪裡能想點道都這個點了居然還有人醒著,隻見他悄悄的來到了木屋的門口,然後伸手在懷中拿出了一枚玉簡輕輕的放在了地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躲在門後的洪三一腳踢開了木門而後更是一下衝出抱住了黑衣人。

這黑衣被忽然衝出的洪三嚇了一跳,驚慌之下居然被其鎖住了身子,就在這時隻見黑衣人的身子好似化成一灘水一般在洪三的懷中掙脫了出來,這時候聽到外麵動靜的薑亦凡也睜開了眼睛衝出了木屋。

這時候黑衣人見一下出來兩人便直接朝著二人丟出了兩顆紅色的鐵球。

洪三在看到鐵球之後馬上對著薑亦凡喊道:“快閉眼睛!”

話還冇說完隻見鐵球瞬間裂開,然後兩團紅霧射了出來。

此刻的薑亦凡與洪三瞬間便被紅霧包裹在了中間,而對麵的黑衣人也趁此時間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一炷香後二人驅散了紅霧之後,薑亦凡開口道:“你廷招人恨啊!大半夜的還有人來你門口想刺殺你。”

洪三呸了一聲後說道;“我老頭子在這地方呆了好幾百年了今天是第一回。你說說他是來刺殺誰的。”

薑亦凡聽到此話後眼神就是一眯,這時候洪三拿起一個信封道:“這小子大半夜來就是為了送給一個信封,他也不嫌棄累。”

這時候薑亦凡回頭看了一眼玉簡後說道:“走吧我們進屋去聊。”

說著二人便走進木屋後,進到木屋後洪三放出神識試圖檢視裡麵的內容,但是片刻以後他無奈的歎氣道:“這是你師傅用你倆神魂印記做的玉簡媽的弄了半天都冇弄開給你吧。”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接過玉簡後探出了一縷神識,隻見在玉簡內一個帶有他神魂的圓形法陣將整個玉簡的內容包裹在了其中。

這一刻薑亦凡用自己的神識去觸碰了一下那個印記後,裡麵的資訊終於浮現在了薑亦凡眼前。

玉簡中字不多但是冇有一句廢話。

洪三看著薑亦凡全神關注的看著玉簡一炷香後才緩緩的方下玉簡便焦急的問道:“玉簡裡那小子說了什麼啊,看今天晚上的情況看老雲這次是遇到麻煩了,不然也不會動用暗子來送信。”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是遇到了一下麻煩,師傅他現在被軟禁在了十三盟總部。”

聽到這話的洪三眉頭就是一皺道:“如果是十三盟的話問題就有些棘手了。然後呢上麵還說了什麼?”

薑亦凡看著不耐煩的洪三繼續說道:“師傅還說恭喜我煉器成功,然後讓我儘快去東海城一趟。”

聽到這話的洪三就是一愣,然後驚訝道:“這小子被軟禁了居然都能自己咱們這邊的事情?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薑亦凡在看到內容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他們那裡知道早先在烈洪島上的天劫已經引動了至少十家的關注,雖然隻是私下調查但是這動靜還是夠大,幸虧這回洪震天出來頂包不讓薑亦凡怕是活不到丹師考試就的被各大實力給弄死。

雖然現在薑亦凡還不知道但是他的心底卻暗暗感覺到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這時候看著沉迷了半天的薑亦凡洪三開口道:“之前老祖是打算讓你在我這裡避避風頭,但是現在的情況我還是感覺你現在悄然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