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洪家的決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九十一章 洪家的決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朝霞東昇,烈洪群島上碼頭之上今天的商船格外的多,這讓每天早起的搬貨的小二也為之一愣,然後跟身邊的另外一個小斯說道:“今天這些商船都抽什麼風居然比以往多了數倍。”

另外一個小斯笑道:“昨天咱們島上的天雷你冇看到啊?”

搬貨的小二撓頭道:“我當時昏死過去了等在醒來已經是被人抬到了屋子裡,咋地你昨天看道全過程了?”

小斯無奈的搖頭道:“我也冇比你好道哪裡去,忽然眼前一黑就暈死過去了。”

這時候滿臉堆滿笑容的掌櫃的看到此刻在私下聊天的二人後罵道:“你們倆個小兔崽子還有時間在這偷懶,外麵的貨都快堆成小山, 小二你快點去裡麵將後麵的所有的男人都出來幫著搬貨。”

被掌櫃的罵的二人都是一縮脖子,然後店小二便衝著後院跑去,此刻這間碼頭店鋪的全麵就隻剩下了小斯一個人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跑遠了的小二的身影。

外麵如此火爆的情景現在身在木屋中討論了一夜的洪薑還完全不知情,這時候隻見二人此刻都緊鎖著眉頭互相看著對方。

洪三歎氣道:“你小子彆犟了隻要你在我這裡呆上十天半個月的等這事過去,然後我親自送你去東海城。”

薑亦凡搖頭道:“我明白了洪老的意識,但是現在此地最近一定會成為各門派盯著的一個特重點,這次世間彆說十天半個月,我感覺冇個幾年怕是不會有人放棄,而且我感覺我師傅說的很對,現在馬上離開風暴的風眼投入風暴之中,隻有這樣自己纔不會輕易被那些大家族找到。”

洪三歎氣道:“那你要走的決心是已經定下來了被?”

薑亦凡點頭道:“以後我便去跟洪老祖辭行,然後你們洪家就當從來都冇有我這個人來過。”

洪三皺眉道:“小子你可想好!你這一踏出烈洪島你將要自己獨自麵對你對麵所有大型勢力與宗門!”

薑亦凡笑道:“難道我在這烈洪島上就不需要去麵對嘛!你如果我預料的不假的話現在你這個小小的烈洪島上的人估計要是平時的數倍不止,這些人估計全身各大勢力派遣來打探情況的。”

聽到這話的洪三麵色就是一沉道:“冇事的我可以跟老祖去說一下最近數月封島便是了。”

薑亦凡笑道:“洪三我知道你是在關心我,雖然我們隻是認識見但是你這人也很對我胃口,但是我不能拿整個洪家去賭你懂嘛?”

就在這時院子中一頭白髮的紅震天飄然落下,此時屋子中的二人感覺道了外來的氣息後便連忙出門拜見震天老祖。

此刻的洪震天一臉的嚴肅然後說道:“三你現在就帶著這小子用我們隱蔽的傳送陣離開烈洪島。”

聽到這話的洪三抬頭看向了洪震天道:“老祖難道你也認為薑亦凡需要離開我們洪家嘛?”

紅震天歎氣道:“現在已經又不下五位族長級的人物跟我聊這個事情了,看來此事已經驚動了利益的最高層的耳朵中,你現在懂難以為著什麼嘛?”

聽到此話的二人都是眼神一眯,這時候不等洪三開口說話薑亦凡直接站起身子道:“我讚同老祖的看法,我來的時候並未驚動幾人,而且這幾人都是洪家的嫡係,到時候老祖直接將我來過的事情抹去即可。”

紅震天看著眼前這個身材淡薄的少年眼中居然漏出了是一絲的敬佩然後點頭道:“冇問題,小友還請受下我一禮,這一禮是因為我洪家之人冇有能好好保護少主。”

說著隻見紅震天真的對著薑亦凡失了一禮,薑亦凡與洪三見到這一幕都是一愣,直到這一禮完畢了薑亦凡纔不好意思的說道:“洪老祖這是何必呢!就算是您不說我也已經又了離去的心。”

此刻的洪三看到這一幕後也不在說讓其留下的話而是開口道:“走把我帶你去我洪家隱蔽的傳送陣。”

說著隻見洪三看了洪震天一眼後便帶著將依法朝著後山的一處地堡飛去。

在後山的茂密的叢林之中,洪三落到了一處水潭的旁邊後隻見他一個猛子躍入了水潭之中。

薑亦凡雖然水性一般但是身為修士的他閉住全身毛孔然後轉成了內息後也一頭紮進了水潭之中。

碧綠色的水潭之中還有各種魚兒在遊動,就在這時身前的洪三忽然來到了地下一處凹坑處隻見他打出了幾道法決,頓時地下的凹坑上忽然出現了一個真空的罩子,洪三二話不說直接衝入罩子中,然後對著身後的薑亦凡擺手道:“跟上我!”

薑亦凡也不墨跡這也跟著衝入了罩子,進入其中之後薑亦凡赫然發現這裡居然是一處跟雲真小島類似一樣的小空間,隻是冇想到這空間入口居然在如此隱蔽的地方。

今天空間之後洪三再次看了薑亦凡一眼後說道:“等你成為丹師的時候記得來看我記得不。”

薑亦凡忽然笑道:“你現在這麼確定我能成為丹師?”

洪三笑道:“你這妖孽如果都成不了丹師的話那我真的不乾想想還誰能成為丹師。”

說話間二人已經來到這處小空間的核心位置,隻見這裡有一個小型傳送陣聳立在哪裡。

薑亦凡十分鄭重的對著洪三抱拳鞠躬道:“這幾天承蒙洪老關照!小子薑亦凡在此謝過了!還有請您回去告訴亞男姐,我不是他要等的人,她以後一定會找到一個愛他的如意郎君。”

說完之後隻見薑亦凡邁著大步走入傳送陣中然後反手拿出了幾塊中品靈石放在傳送陣內,此刻的洪三看著站在傳送陣中的薑亦凡道:“這傳送陣隻能給你送出島嶼,至於到什麼地方你出去記得用海圖檢視一下,切記不要亂闖。”

薑亦凡聽著洪三對著自己的再三叮囑後點頭道:“放心把,我自己冇問題的。”

此話一處隻見這傳送真內亮起了白光隨後薑亦凡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這古老的傳送陣台隻中。

看到薑亦凡消失之後的洪三馬上在這傳送陣的外麵插上了數杆陣旗然後隨著一道藍光閃過傳送四周的時間好似倒流了數吸,而這數吸也正是薑亦凡傳送出去的那數吸。

做完這一切後洪三歎氣道:“多好的一個孫女婿就這麼的走了!哎真的讓我太難過了。”

說完之後隻見他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這個空間之中。

而此刻烈洪島的家主大殿之中,剛回來的洪福生與洪天霸正站在大殿之中,洪福生跟是死死的瞪著跪在下麵的洪天寶。

此刻洪福生開口對著洪天寶罵道:“我纔跟你大哥走了幾天,你就給我在島上搞出這麼大個動靜。”

而此刻跪在下麵的洪天寶聽著大殿上父親罵著自己他卻是一聲未坑。

此刻站在洪福生身旁的洪天霸看著自己被罵的親弟弟連忙說道:“彆生氣了父親,這件事彆說是二弟了就算了你我親自在島上也隻能是看著的份,你又何必拿弟弟出氣呢?”

洪福生聽到洪天霸的話後氣的抬手朝著身旁的桌子打去,轟隆一聲巨響過後隻見那張玉石的桌子此刻被砸的粉碎。

這時候一聲歎氣聲響起然後隻見洪三的身影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洪福生看道洪三後連忙見禮道:“福生見過三叔,你說說這逆子啊我幾天不在家這天都差點讓他捅個窟窿出來。”

洪三陰沉著臉說道:“行了彆罵天寶了這事情都是我乾的。”

此言一出洪天寶馬上抬頭道:“三爺,你不用為天寶求情!這禍是天寶闖的天寶自己承擔。”

此刻的洪三抬眼瞪了一眼洪天寶,這一眼看的天寶身子就是一顫隨後便將頭再次低下。

洪福生看著此刻的三叔隻能歎氣道:“現如今我們該如何是好?”

洪三笑道:“福生你這些年家主給你當的怎麼越來月冇有骨氣了?”

洪福生聽到這話後看了洪三一眼後說道:“我要為這烈洪島上的數萬口族人負責。”

洪三笑道:“誰需要你老負責,我洪家男兒從來就冇有什麼怕的事情,此刻隻是外麵傳出的一些流言蜚語而已,我們洪家又不是真的被其他家族針對了你怕個蛋球。”

洪福生歎氣道:“這一早上我便至少接到了八家的家主萬裡飛訊,基本都是在問昨天的事情,還有你看看今天我們洪家的碼頭之上,基本所有勢力的商船均不約而同的出現在了港口之上,估計現在我們洪家的港口要比東海城的還熱鬨。”

洪三笑道;“這還不好!我們正愁著冇地方去賣庫存武器呢,天霸一會吩咐下去今天進港的商船如果冇有買夠三匹貨物都不允許他們離港!還有幾是那些個家主門,福生啊你都可以統一回覆我當時冇在島上並不知道具體細節,如果又消失會第一時間告訴大家。”

洪福生看著三叔遊刃有餘的解決的這些棘手的事情,洪福生心下暗歎氣道:“看來我還是顧慮太多了,我在位這些年家族之中冇出現過一回大事,這也讓我養成了養尊處優的性子。看來這門主還是差了不少火候。”

此刻將事情都分配下去的洪三回頭看了洪福生一眼道:“福生你也彆自責這件事情其實早已超出了你能理解的範疇,其實對於我也是一樣,現在的洪家最愁的其實是老祖。”

聽到這話的洪福生臉色就是一變道:“這件事情已經驚動道老祖了?”

洪三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說道:“其實你現在要做的很簡單就是裝傻充愣,有什麼事情都是笑而不語,隻有這樣我們洪家纔是安全的。”

洪福生聽著洪三的話後沉默了片刻道:“那與我們走的比較近的幾家應該怎麼辦?”

洪三笑道:“哪有人與我們走的進的?說到頭不都是利益嘛,隻要是利益那必然他們會又自己的底線,你主要在這條底線附近遊走那便可以了,而問道具體的事情你便一問三不知即可。”

洪福生點頭道:“那我便聽三叔的,如果三叔冇事那我便出去一趟先應付一批家主。”

洪三擺了擺手道:“去吧,其實我還是十分看好你的能力的福生,你隻是缺少了那麼一絲曆練。”

洪福生聽到這話後身子就是一頓然後輕歎一聲後便大步的走出了大殿。

此刻的大殿之中便隻剩下洪三一人他看著窗外的火山自言自語道:“每五十年一回的丹師大比過後,我們洪家就可以不用忍下去了。”

說完這話後洪三拿出了自己的哪杆菸袋然後緩緩的將其點燃後一屁股做在了大殿旁邊的椅之抽起了漢煙。

而此刻隨著一道白光閃過,在一處密林之中的城堡地下,忽然發出了轟隆的一聲巨響,隨後隻見在那漫天煙塵之中一臉狼狽的薑亦凡此刻頂著滾滾煙塵飛奔了出來。

剛纔就在他剛一落地的瞬間,他隻覺得眼前就是一黑然後便被一股難聞的濃煙包圍在了地下,這一口氣下去薑亦凡差點冇立即昇天,隨後便他一拳打出了一條通道跑了出來。

來道外麵的薑亦凡四下打量著這片叢林,還有此刻被深埋在那座城堡的廢墟。

拍打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煙塵之後薑亦凡拿出了雲真的海圖定位起了自己的座標。

看到此刻自己的座標之後薑亦凡的臉色就是一變,他萬萬冇有想到那麼一個看似破舊的傳送陣居然給他傳送出去那麼的遠,按照海圖的標記此刻他正處於北鬥宗的範圍之內,好傢夥這一跨足足跨越了兩大海域。

薑亦凡看著此刻自己所在的荒島距離最近的一個島嶼居然需要數百海裡,薑亦凡瞬間便冇了興致,隨即他便在這荒島之上隨便尋找了一處山泉將自己洗漱了一番後便丟出黑鳳,隻見黑鳳在空間瞬間變成了一艘通體黑色的飛舟,看到飛舟的薑亦凡隨即一躍而起然後操控這飛舟朝著離此地最近的一處帶有港口的小島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