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拔除蠱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拔除蠱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正午十分五蓮群島郊外的一處偏遠小院之中,此刻忽然爆發出了一陣綠光,幸好此地極為偏遠而且還是正午這光雖然耀眼但是並冇有惹道島上修士的關注。

此刻正在竹修的氣海之中薑亦凡的神識也在不斷的躲避著滿天的虛毛。

左躲右閃的他看著這些漫天的虛毛心下暗道:“看來這觸手已經是寄生在孔修體內又短的時間了,以至於這些虛毛已經成長道了這般地步。看來今天今天要想鏟去這觸手要費上一番周折了。”

想到此處的薑亦凡也不在遲疑隻見其背後忽然冒出了輪太極圖,而隨著太極圖的出現他的身子忽然間消失在了孔竹的氣海之中。

然而就在薑亦凡消失的瞬間,觸鬚好像感應道了什麼一般全部是虛毛猛的朝著觸手位置包裹了過去,然而還是慢了一步隻見此刻的薑亦凡身子的虛影現在已經出現在了觸手正上方,還未等虛影凝實講他便抬起了雙全對著觸手打去,此刻他的雙拳之上早已經凝聚了大量的太陰太陽之力,而這些力氣此刻也正伴隨著他的拳頭打在了墨綠色觸手之上。

隨著一拳一拳的打出觸手之上的虛毛此刻也隨之在不停的顫抖著的觸手在一起抖動著,而此刻外麵的身處於大桶內的孔修的身上忽然長出了許多的綠色毛髮,這些毛髮見風便長,直到數米高的時候才停止了生長。

而這忽然出現的一幕給此刻正全力扶著孔修的錢明傑與勞鬍子二人嚇了一跳,但是二人也都飛常人雖然不知道發現了什麼但是他二人知道現在纔是關鍵的時候,於是二人咬著牙硬是死死的將孔修按在水中。

而身在孔修體內的薑亦凡終於收回了擊打出手的拳頭,這時候隻見之前那個觸鬚現在已經被薑亦凡打的蜷縮成了一團,而且其上的那學虛毛更是全部都縮回到了觸手之中,看到這一幕的他踏步來到了觸手的身旁然後剛打算抬手將其從孔修的氣海之中拔出的時候,隻見這這跟觸手忽然變成了紅色,而且之前被吸進其體內的虛毛在這一刻也全部朝著薑亦凡射了過來。

此刻薑亦凡與觸手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來不及閃避的他被這紅色的虛毛給圍了個嚴嚴實實,吐出了虛毛的紅色觸手看這一擊得出了便在此吐出了打量的虛毛片刻隻見便將薑亦凡包成了一個繭。

而這時候被緊緊的抱在虛毛的內的薑亦凡冇有就是一皺,他嘗試用力掙脫了一下這虛毛,一下兩下之後他便他便放棄了這個想法,因為在這一刻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這虛毛他是掙脫不開了,而且他還發現這虛毛在他掙紮了倆下後居然開始慢慢的收縮了起來。

心下微一思量的薑亦凡身上忽然冒出了一層紫色的火焰,而就在這火焰出現的片刻,此刻裹在他身上的那些虛毛在遇到紫色火焰之後便被焚燒了開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就是一喜然後隻見他全力催動起了全身的紫色火焰,片刻之後孔修的氣海之中便出現了一團紫色的火焰,一碗茶後在這團紫色的火焰中薑亦凡大步邁出然後抬手抓住了此刻已經變的更小了幾分的觸手然後猛的一扒、

這時候就聽到噗通一聲,這隻手掌大小的赤色觸鬚就被其這樣的拔出了出來。

而在這一刻隨著被拔出的觸鬚,孔修的氣海因為冇有外物的壓製終於在此運轉了起來。但是薑亦凡看著他那幾儘乾涸的氣海與已經消失的道基後薑亦凡還是輕歎了一口氣隨後神識便衝出了孔修的體內。

就在這時候外麵全身長滿綠毛的孔修身上的綠毛慢慢脫落了下去,看到綠毛在脫落錢明傑與勞鬍子的臉上都漏出了一絲的喜悅。

這時候隻見一道彩光一閃衝出,隨即盤坐在半空打薑亦凡猛然睜開了雙眼後開口道:“成了!快將這小子抬出來。”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與勞鬍子二人身子猛的從木桶中一躍而出落在了院子內,隨後馬上便有水手上來迅速的將孔修身上的繩子割開。

這時候孔竹也飛奔而來看著此刻臉色傻白的孔修後她的眼中掛滿了淚水。

這時候薑亦凡也落到了地上,隻見他反手拿出了一顆丹藥,就要放入孔修口中,然而此刻他有忽然停止了遞送過去的手,這一幕被錢明傑看到後忽然問道:“怎麼了薑兄還有什麼不妥嗎?”

薑亦凡搖頭道:“冇事心在孔修的身子怕是很難隻見吸收著丹藥。”隨後他便將丹藥丟給了孔竹道:“你去將丹藥在溫水中化開,一個時辰給他喝十分之一,切記千萬不能多,不然我怕他虛不受補反道不好。”

接過丹藥的孔竹擦去了眼淚後急忙點頭道:“明白了!”說話間便扭頭朝著廚房跑去。

薑亦凡看到孔竹去準備了便說道:“走我們將他送回屋內,然後給他換上一身乾爽的衣服。”

聽到這話後幾個水手連忙七手八腳的抬著孔修回到了屋內,然後錢明傑親自給孔修換上了一身乾爽的衣服後,孔竹也端著丹藥走了進來。

薑亦凡示意勞鬍子掰開孔修的嘴後,隻見孔竹拿著勺子一勺一勺的將稀釋後的丹藥喂進了她哥哥的嘴裡。

幾勺下肚後原本還滿臉煞白的孔修的臉上終於有了幾分血色。

這時候屋內眾人的臉上才終於漏出了笑容。

這時候薑亦凡開口道:“冇事的就出去將院子內的東西處理一下,還有現在孔修需要靜養三天,這三天誰都不要來打擾他休息。”說完這些後薑亦凡更是反手拿出了一個玉瓶丟給了孔竹然後繼續說道:“前三天早中晚每半個時辰稀釋三分之一給他喝,第四天開始他能應該就能吃飯了,到時候剩下的丹藥,讓他自己安排時間服用即可。”

這時候隻見孔竹忽然跪在地上對著薑亦凡磕頭道:“謝謝薑小弟就救下了我的哥哥。”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上期將其扶起然後笑道:“你這樣可就是一家人說兩家話了,你們是錢明傑的家人,而是我他的結拜弟弟,這麼算來我們就都是一家人,那以後你可千萬彆在這樣了會嚇到我的。”

而此刻錢明傑也開口道:“我們兄弟客套話就不說,一切都在心裡,這一中午忙的大家也都累了,我們先各自回去休息,一會我讓勞鬍子去城裡買幾個小菜我們兄弟重逢一定慶祝一下。”說完之後他便第一帶頭走了出去,隨後那幾個水手也出去開始打算戰場,隨後便是勞鬍子與宋遠航跟薑亦凡。

薑亦凡示意宋遠航在此地給孔竹打下手,雖然宋遠航很不情願但是看了一眼薑亦凡後還是點了點頭。

而勞鬍子在跟薑亦凡走出屋子後便開口道:“薑小兄弟你先歇著,我換身衣服邊去城裡酒樓弄些吃食與好酒回來。”說話間勞鬍子一個閃身便衝回了自己的房間。

而這時候錢明傑走到了他的身邊開口道:“走我們去我屋聊聊。”

薑亦凡笑著說道:“確實該聊聊下麵的事情該如何解決。”

二人呢來到西廂房的首屋中,錢明傑示意他隨便坐後便也坐在一旁的一個藤椅隻上。

而薑亦凡呢則是坐在他的身旁說道:“這回孔修身上的的毒蠱雖然解了,但是他的人也算是費了,之前我在幫他清除的時候發現他的道基已經消失了,而且氣海也被破壞了大半,就算過幾天他康複了修為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此踏入成基期。”

此話一處錢明傑的臉上頓時變的十分難看了起來,他心裡比誰都明白如果孔修真的費了那麼自己的商隊便失去了一個忠心的大副,而且孔竹為了她哥哥定也不會繼續留下船上。

這一刻薑亦凡看著滿臉愁容的錢明傑繼續道:“而且之前我便說了,你們被一些人盯上,而且你們在明他們在暗,並不是我危言聳聽,你們還是要儘快找出你們被盯上的原因,不然以後類似這種事情恐怕還會發生。”

錢明傑眼珠轉了一圈後抬手輕撫額頭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們為什麼會被人盯上,昨天晚上我便想了好久我們有什麼值得如此背景的人物看中的東西!但是我想了一夜也冇有想到。”

薑亦凡抬手拍拍了錢明傑的肩膀道:“要是想不出來那便算了,既然我們自己都不知道那就隻能等著他們來告訴了。”

錢明傑點頭道:“現在看來我們隻能以不變應萬變了,就是不知道巴爾魯跟那幾個水手在裡麵怎麼樣了?”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問道:“在他們被抓後你們去看過巴爾魯幾人嗎?”

錢明傑搖頭道:“我們返回之後他們就已經被帶走了,而後我曾經去打點過,但是他們好像並不想讓我看到了巴爾魯,而且也冇有收我打點的錢財。”

薑亦凡聽到這裡便皺眉道:“看來我今天晚上的潛入他們監獄一趟去探探路了。”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擔心的說道:“據說這五蓮島上有納嬰修士坐鎮,薑兄要想潛入的話怕是十分困難啊。”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襬手道:“冇事我會多加小心的,一丹有危險我是不會貿然行事的你小子放心吧。”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雖然心裡還是十分擔心但是看著薑亦凡微笑的臉龐他也隻能盲目的相信他。

然而就在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想到:“對了你那個什麼胭脂紅的底細是誰告訴你的?”

錢明傑忽然聽到薑亦凡提起了胭脂紅便一愣,然後說道:“雖然島主我並未能打動,但是他手下的一位守城官在我錢財的打點下還是跟我透露一些秘辛,但是這些秘辛都跟我們嗯的事情無關。雖然無關但是其中一個關於這胭脂紅的秘辛卻的讓我感覺可以用的上。”

薑亦凡哦了一聲問道:“就因為是她背後的勢力?”

錢明傑想了想後說道:“不止如此,還有她的身份。”

薑亦凡眼睛一眯道:“她的什麼身份?”

錢明傑道:“據那個守城官說因為這北鬥宗的複雜關係,故而在宗門高層中一直都分成了幾個派係,而這北鬥宗如此之亂的格局這麼多年來都能相安無事便全是他上麵的一個人在一直的壓著,傳聞此人是一女子一身修為更是高深莫測,而這胭脂紅據說便是她的一位傳人。”

這話一出薑亦凡臉色就是一變但是片刻後又開口問道:“此女如此背景這麼會到這一個小島上來一個青樓的花魁呢?”

錢明傑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打探道此女的事情後我也通過之前烏家的一些渠道去驗證過這事的真偽,得到的答案是此女確實是那神秘女子的親傳弟子之一,傳言那女子一共倆個親傳弟子,還有一個也是女子但是睡也不知道她的詳細資訊。”

薑亦凡聽到這話便點了點頭然後摸了摸下巴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看來我道是需要去會會這女子了。”

錢明傑道:“你打算潛入他的閨房?這怕是不容易因為傳言他的閨房外門一直都有天南派的人在把手,看來一是提防監視著這姑奶奶,而也是為了保護著姑奶奶的安全。”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反手拿出了一枚刻著春字的令牌道:“那我便光明正大的去約會她你感覺如何?”

錢明傑看到了薑亦凡手中的令牌後就是一拍腦袋道:“挖槽,我居然將這事給忘記了,看來那鬥笠男花重金拍下的機會就這麼便宜你小子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居然隨後將令牌丟給了錢明傑然後無所謂的道:“我無所謂,但是要是你小子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吧機會讓給你啊。”

錢明傑被薑亦凡丟過來的令牌嚇了一跳然後七手八腳的將令牌接住後,便苦笑道:“我?算了吧,之前我隻是想死馬當活馬醫一下,拍道機會讓後去跟著女子套套近乎求求情看看能不能讓她放我們一馬,但是那天走了以後我便覺醒了,以目前我的修為跟我的背景估計這等大小姐是根本連正眼都不會看我一下的。所以還是你來吧,我就不出處這份眉頭了。”說著便將令牌放在茶座上輕輕的推了回去。

薑亦凡看著錢明傑有些失落的樣子後說道:“你小子能振作一點嗎?這纔是你人生的第一步,未來的日子也許比現在還要艱難無數倍呢,那以後你該怎麼過,而且你是我薑亦凡看好的人,你可不能給我丟臉啊。況且我還入股了的。以後你可是我的錢袋子啊小子。”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終於打起了一份的骨氣,然後笑道:“哎冇想到,許久不見之後在相遇便讓你看到我最落魄的時候真的很讓我丟臉啊。”

薑亦凡笑道;“那你就努力!下回在我落魄的時候你伸出手來幫助我。”

錢明傑點頭道:“放心這點困難還是打不倒老子的,對了你知道這遊湖的位置與具體時間嗎?”

薑亦凡搖頭道:“我纔到這島上第一天,我能知道什麼?”

錢明傑點頭道:“那好吧!明天我便去幫你打探一番,然後你也好好準備一下。”

薑亦凡點頭道:“那好既然是這樣拿我今天便出門了,等天黑了以後我便去闖闖這五蓮群島的打牢。”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隨後勞鬍子開口道:“菜買回來,都等你吃飯呢,聊兩句差不多就行了趕緊出來。”

二人聽到這話後相視一笑後便以前以後走出的屋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