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章 逃入殿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章 逃入殿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火星之上,大殿門前。

氣喘籲籲的劉、昆二人,連滾帶爬的來到了薑、龐二人近前。

未等二人開口說話,就見一隻足有半米高全身白毛的藍色蜘蛛一躍而起,鋒利的前肢朝著昆小陽背後刺去。

對麵的龐彪見狀便踏前一步,手中棒子猛的一揮,重重的打在藍色蜘蛛的前肢上。

空中的藍巨蛛被龐彪這一擊打飛出去一米多遠。

此刻緩過神來的二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劉闖開口罵道:“媽的,老子告訴你彆碰墓碑上的東西,你非的碰,差點害的老子跟你一起玩完。”邊說還邊踢了昆小陽倆腳。

昆小陽帶著哭腔委屈的罵道:“老子上哪裡知道會引出來這東西啊,我不也是看墓碑上插著倆把短刀尋思拿來還給咱倆防身嗎。”

話說間剛被龐彪打飛的那隻蜘蛛已經與另外倆隻彙合道了一起。

三隻蜘蛛與四人保持著微妙的距離。

看此情形劉、昆二人咬牙狼狽爬起身子,不知在何處一人拿出一柄短刀。

二十公分的短刀鏽跡斑斑但是就憑其能在無儘歲月中冇有化成塵埃來看,這倆柄短刀必定不凡。

這時隻見一隻巨蛛身上白毛忽然跟跟豎起併發出嘖嘖嘖的怪響。

薑亦凡心下暗叫不好,馬上對著身旁幾人道:“它在叫幫手,我們必須快點解決掉這三隻蜘蛛。”

龐彪踏著虎步第一個衝了上去,手中短棒被其舞的虎虎生風。

手持短刀的劉、昆二人也與其中一隻稍微小的蜘蛛對上了線,二人雖然是富家子弟,但是平日冇少乾些打架鬥狠之事,特彆是劉闖,就因為平日經常打架,還特意為自己報了個散打班。

薑亦凡這麵就比較尷尬,手裡冇有一件能用的武器,隻能不斷的躲避著追擊自己的蜘蛛。

前麵的龐彪看著身後的薑亦凡狼狽的樣子心裡焦急萬分,手中的短棒力道也隨著心情加重了幾分,半米高的巨蛛被其打的連連後退,看準時機的他一個躍步飛起對準蜘蛛頭部就是一記猛砸。

力道驚人的一擊,硬生生的將蜘蛛小腦袋打碎在當場,不急多看的龐彪轉身便衝向了正四處逃竄的薑亦凡處。

此時的薑亦凡已經被蜘蛛逼到了一處斷牆之下,眼冒紅芒的藍色蜘蛛揮舞著鋒利的前肢朝著薑亦凡刺去。

就看他單薄的身子往下一沉險險的躲過前抓的一擊,一擊未中的巨蛛順勢就是一個甩尾同樣鋒利的後爪從下放攻向了他的胸口,深蹲在地的薑亦凡此時已經無處可躲。

隻見一道黑影撲來,如山般的龐彪揮舞著短棒攔腰打在了巨蛛腰間。

隻聽咯吱一聲,不知道是蜘蛛腰被著一棒打斷了還是棒子被這重重的一擊打斷了。

打飛蜘蛛的龐彪忙朝著短棒看去,隻見棒身上一層青綠色老繡在剛纔那一擊之下被震裂開來。

綠繡之下淡黃色的棒身發出微微光華,在看那隻被擊飛的蜘蛛已然冇了生機。

看到這一幕的龐彪開心的放聲大笑了起來,然後一把拉起背靠牆角的薑亦凡道:“老子就感覺這是個好寶貝,真TM帶勁。”

不遠處的劉闖與昆小陽二人也解決掉了他們倆那隻蜘蛛,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昆小陽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薑亦凡看了眼隱蔽處還在努力揭秘的端木紫琪,未敢上去打擾,找了個台階一屁股坐在上麵,望著天邊馬上就要消失的一點陽光道:“快要到晚上了,大家趕緊休息,剛纔蜘蛛怕是已經傳遞了訊息,晚上還有硬仗要打呢。”

趴在地上的昆小陽道:“還要打啊,我們快點離開這裡不就行了。老子是實在打不動了。”

龐彪笑道:“怕死了啊,行,你們倆自己好走不送,反正我哥倆是要留下來等的。”

劉闖坐起了身子看向隱蔽處的端木紫琪問道:“她在乾什麼呢?”

薑亦凡笑答道:“我三人偶爾發現的機關,端木小姐在嘗試破解。”見劉闖冇在多問他又說道:“夜間不知道這廢墟內還會有什麼凶險,還不如在此地以不變應萬變。”

劉闖雖然紈絝但並不是傻子,權衡了一下利弊後也決定留下。

昆小明撇了一眼身邊的劉闖後,隻是嘴裡嘟囔了幾句便未在有疑義。

時間的飛逝,修整一個小時的眾人,紛紛坐在台階上抬頭望著漫天的星河。

昆小陽憂傷的道:“哎!好想回地球啊,馬上找個高級飯店好好大吃一頓,在來泰式按摩。”

劉勇聽完昆小陽的話也感歎了一聲,隨即輕輕碰了一下昆小陽打了一個眼色。

一起鬼混這麼久的二人心領神會般的站起身子往大殿一旁走去。

這時看著星河的薑亦凡,在懷裡拿處了兩顆堅果問道:“這麼久冇吃東西了,龐少來選一顆填填肚子?”

龐彪詫異的看著薑亦凡道:“你身上還有這玩意?不會是那天晚上在酒宴上順的吧。”

薑亦凡白了他一眼道:“這是之前我與大小姐在一處樹洞內尋到的,共三枚給了大小姐一枚紅色的,剩下一藍一黑咱倆一人一個。彆說哥們不仗義啊你先來。”

龐彪笑道:“那我來個藍的看著比黑的小一點。”

薑亦凡手一番直接將黑的丟給了龐彪笑道:“你是主要戰力,小的還是我來吃吧。”

也許是聽到二人的對話,大小姐端木紫琪緩步走到了二人身邊,手裡一直握著那顆紅色的堅果想著什麼。

薑亦凡抬手一口吃下了堅果,入口微苦,但是越嚼越香,一股暖流衝進了他的胃部,饑餓感頓消的他舒服的伸了個懶腰道:“我先來幫二位試試毒,等我幾分鐘如果冇七孔流血暴斃你們在儘情享用。”

聽著薑亦凡的話二人都是一愣,龐彪上去就是一個腦瓢罵道:“你這賤命閻王爺都懶得收,都這樣了生死又算什麼。”說完一口吃下了黑色堅果。

他剛一入口臉上就是一陣抽搐,硬著頭皮嚥下後罵道:“他媽的辣死老子了,老薑這麼辣,你都能挺住厲害厲害。”

薑亦凡忙說道:“我的隻是微苦而已,嚥下去就冇事了。”

旁邊的端木紫琪看著如同活寶的二人,也一口吃下了紅色的堅果,然後清咦了一聲道:“真甜!”

此刻被辣吐著舌頭的龐彪滿頭黑線道:“就我最倒黴嗎?老天無眼啊!”

看到耍寶的龐彪端木紫琪與薑亦凡也一起笑了起來。

不多時走遠的劉闖與昆小明也心滿意足的回到了門口,看著笑做一團的三人,劉闖雙眼中閃過一絲狠意。

見到二人回了,端木大小姐繼續回去研究起了機關,吃完堅果體力充沛的薑亦凡給龐彪遞了個眼神,便獨自一人在大殿外圍溜達了起來。

現在幾人中隻有他與大小姐冇有防身的武器,一會如果亂戰的話龐彪不可能像剛纔一樣及時出現救下他。當下他迫切需要一件稱手的武器。

來迴繞著大殿走了一圈的薑亦凡也未能找到一件像樣的武器,心下絕望的他朝著旁邊土堆踢了一腳。

夜色下隻感覺眼前一亮,一串隻剩下2顆的念珠被其從土堆中踢了出來。

連忙上前一步將念珠拾在手中,隻見倆顆荔枝大小的念珠被一根透明細線串在一起,從剩餘線的長度來看這串念珠應該最少有9顆以上。

手中把玩一下感覺還不錯,就在這時不遠處殿門前傳來了昆小明痛苦的喊叫聲。

薑亦凡收起了念珠飛快的朝著殿門跑去。

剛到正門就被眼前一幕驚的一身冷汗。

隻見漆黑的廢墟中密密麻麻無數隻鮮紅的眼睛正盯著台階上的幾人。

而龐彪與劉闖此刻正全力抵抗著爬上台階的蜘蛛,二人身後殿門前肩膀上插著一隻蜘蛛斷腿的昆小陽,正拚命的拔著肩膀上的蜘蛛斷腿。

薑亦凡愣了一秒後,一個滑步來到了昆小明身邊握緊斷腿雙手發用,噗呲一聲斷腿被二人合力拔出,黑色的血隨著斷腿從其肩膀湧出。

看到黑血的薑亦凡喊道:“小心蜘蛛有毒。”說罷接過昆小明手中的短刃,衝入了戰圈內。

三人一字站位,拚命的抵抗著下麵密密麻麻的蜘蛛,此刻如戰神附體的龐彪手中短棒綠繡在數次的碰撞中已經脫落了大半,內部淡黃色的棒子在夜色中帶著絲絲的熒光重重的砸在爬上來的各色蜘蛛的身上。

苦戰半小時左右的三人此刻早已滿身大汗,就連神武異常的龐彪都累的有些腳底發軟。

拚著最後一絲力氣的龐彪用短棒打飛了一隻綠色蜘蛛,自己的虎口也被巨力震裂開來,鮮紅色的血順著短棒流下。

當流到淡金色部分之時,短棒忽然金光大作,下麵的蜘蛛似乎懼怕這金光一樣紛紛往後退去。

龐彪見到這一幕單手高舉短棒對著對麵蜘蛛怒吼著。

劉闖見狀也忙效仿者劃破自己手指,短刀在吸收到鮮血後也發出了耀眼的紅光。

倆團光華徹底壓退了台階上的各色蜘蛛,此時的薑亦凡忙跑道端木紫琪的身旁,見她並無大礙,隻是因為全力解謎此刻已經雙眼通紅。

放下心來的薑亦凡伸手把剛拾到的倆顆念珠丟給了她到道:“要是有危險用鮮血滴在上麵。”

生死關頭大小姐也不矯情,一把將念珠抱到懷裡,繼續的研究了起來。

回到正門的薑亦凡看著高舉武器的二人,又看了看地上躺著的昆小陽,連忙來到坤小陽近前也顧不得許多人,用短刀挖去了此刻已經有些發黑的傷口。

挖了好深終於流出鮮紅的血液,短刃吃到鮮血也發出了紅光,薑亦凡撕開自己寬大的衣服給昆小陽簡單的包紮了一番後將其拖靠到大門上。

自己也如龐彪跟劉闖一樣高舉著手中武器震懾著一眾蜘蛛。

下麵蜘蛛群中嘶嘶嘶的聲音不斷,三人隻覺得地麵傳來一陣巨震,對麵廢墟蜘蛛群中一隻四米高的全身白毛的紅色蜘蛛碾壓著身前的屍體爬到了最前麵。

巨大的口器中發出嘶嘶嘶的滲人聲。

就在這時就聽到後麵大門咯吱一聲。

端木紫琪開心的跑出來道:“我成功了,終於讓我破戒成功了。”

但是看到數米高的白色蜘蛛後嚇的驚叫了雙腿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最前麵的龐彪見大門已開喊道:“走全部退進內殿,老薑你去幫大小姐,劉闖去幫昆小陽。快~!”

劉闖轉身托起昆小陽便衝進殿內,薑亦凡此刻也攙起了端木紫琪向著殿內跑去。

巨大白色蜘蛛見眼前光團隻剩一個,便揮舞起了粗大的利爪掃向了眼前金光。

龐彪雙手握緊散發著金光的短棒硬生生的吃下了白色蜘蛛著一擊,整個身子倒退了數步。一屁股跌坐在石台之上。

除去龐彪其他四人都已成功進到了殿內,薑亦凡更是焦急的吼道:“彪子快進來!”

白色蜘蛛眼見自己的一擊被著金光攤開,另外一隻巨爪飛快的攻向了金光。

龐彪見白爪已到近前就是一個地滾,可惜還是遲了半分,鋒利的巨爪劃破了他的腹部,鮮血湧出。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縱身一躍衝出了內殿,腹部流血的龐彪藉著翻滾的力道站起了身子便往殿門衝去。

嗖的一聲,一道白光閃過,白毛紅蛛的巨大尾部射出了一根白絲裹住了龐彪的一隻小腿。

單手捂著肚子的龐彪重重的被其摔到了地上。

此刻薑亦凡衝了過來一把抱住龐彪的身子拚命的往後拉扯著。

龐彪看著抱著自己的薑亦凡罵道:“你小子不想活了快進去。”

薑亦凡眼角帶淚道:“好兄弟同生共死。”

龐彪一聽放聲大笑道:“好!好兄弟同生共死。”

白毛紅色蜘蛛見已經網住了獵物便開始慢悠悠的的撕扯起了蛛絲。

薑、龐已經使用出了吃奶的力氣,可惜力量太過懸殊,忽然薑亦凡高舉手中發著紅光的短刀朝著蛛絲砍去。

隻聽叮的一聲,短刀如同砍在石頭上一般隻發出了叮的一聲脆響。

一刀、兩刀、三刀。如同瘋魔般的薑亦凡拚儘了全身的力氣。

忽然隻聽撕拉一聲短刀劃開了龐彪的西褲。

整條西褲在雙方的力量拉扯之下短成了倆半,整條褲腿連帶著一隻皮鞋被蛛絲拉向了白毛紅蛛。

看到這一幕二人大喜轉身就要衝進殿內。

還未來得及開心的二人,忽然感覺白光再次朝著二人射來。

薑亦凡眼角一跳,回身甩手丟出手中短刀。

空中短刀被白絲包裹個嚴嚴實實重重的摔在地麵上。

千鈞一髮之際,二人終於逃到殿內。

端木紫琪見二人摔了進來,忙對著門內的一個九宮格一按,轟隆巨響過後,殿門有被緊緊的合了起來。

外麵傳來巨力撞門的聲音,但是這單薄的殿門卻好似城牆鐵壁一般。

就這樣折騰一夜的眾人終於得到了暫時的喘息時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