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斬殺攝魂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九十九章 斬殺攝魂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前一刻還準備拚死一搏的薑亦凡下一刻便側身開始逃跑,這讓對麵獨角男子眼中的紅光就是一凝。

隨後更是笑道;“現在你在氣勢上已經輸我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之中。”話音一落隻見獨角男子的身形就是一晃,隻見一道黑光在薑亦凡的身邊擦過,這一瞬的薑亦凡下意識的連忙往旁邊躲閃了一下,但是這回獨角男子並冇有對其下死手而是抬手給了他一抓,雖然薑亦凡已經躲閃的十分迅速了但是在起手臂之上依舊是被獨角男子抓出數道血痕。

血痕雖然都不深但是其上的雪域還是瞬間爆開,絲絲的鮮血更是瞬間便順著衣袖留下。

而此刻被這一爪抓的失去平衡的薑亦凡身子更是重重的摔在了旁邊的鋼鐵水牢之上。

這時候落地後的薑亦凡也是連忙雲轉元氣將手臂上的幾道口子止住鮮血然後抬頭朝著獨角男子看去。

這一刻站起身子的薑亦凡抬眼朝著對麵的獨角男子看起,隻見此刻的獨角男子漫步的走向了地牢的一門口然後抬起武士刀單手一劃便將地牢大門一側的一根足有手臂粗細的鐵鏈斬斷。

隨和一聲轟隆的巨響過後,地牢門口處懸掛的一扇數尺厚的鐵門在這一刻將這地牢封成了一處死地。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臉色也瞬間便的難看了起來。

而對麵的獨角男子看到了薑亦凡的表情後哈哈大笑道:“現在這裡已經成為了死地,在裡麵根本不可能打開這道大門,隻有外麵的機關才能將這斷龍石抬起,你小子就不要想著逃走了,還是乖乖的在這裡跟我好好的談談合作的事情吧。”

薑亦凡現在雖然麵色十分的難看但是在方寸卻並冇有亂,隻見他站起身子後對著獨角男子說道:“既然這樣看來我也隻能先聽聽你要怎麼跟我合作了!”

獨角男子看著眼前的薑亦凡笑道:“其實很簡單!而且這件事對於你來說也定是有利而無害。”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心下冷哼一聲,但是麵子上依舊保持著為難的表情道:“既然是雙贏的局麵那為什麼你還要用這種手段去將我等弄到這裡來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要對我有所隱秘啊,既然是合作那還請你坦誠一點不然到時候被我發現什麼的話一個不用心怕到時候你問都亅人財兩空可就不好了。”

獨角男子看著對麵這個臉色微黃的書生笑道:“小子有一些事情你知道的太多反道隻能讓你是的更快,但是如果不知道反而會讓你活的更久明白嗎?”

薑亦凡擺了擺手道:“我等修道之人,早就對生死開的很開了,你不用拿這些來嚇唬我,生死這事很多時候我還是希望由我自己掌控,故而乾什麼事情之前我都會去摸清事情的大致內容與目的至於要不要小命那都是以後的事情。”

獨角男子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嘿嘿笑道:“冇事你可以選擇不同意,我現在好說好商量的也隻是想讓事情看起來簡單一些,既然你如此有骨氣的話那我給你打殘了以後在用也不是不可以隻是需要費一些勁。”

說著隻見獨角男子的身子化成一道紫煙撲向了此刻的薑亦凡。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暗歎道:“看來想在拖延一些時間是不太可能,但是現在好的一點是這裡成為了封閉的空間隻見也可以放開手腳去跟這個世界裡的鬼子乾上一架了。”

念頭隻是在腦海之中一散而過,這一瞬獨角男子的武士刀已經劈向自己的肩膀。

薑亦凡抬起手中的黑色長劍輕輕往武士刀上一調,想要借力挑開這一刀,但是就在兩柄武器接觸的瞬間薑亦凡的臉上馬上浮現出了一絲苦狀,因為就在武器交接的一瞬他便感覺到了一種千金重力任由他如何使用巧勁但是在絕對的裡麵麵前這些都是一種花瓶一樣的擺設瞬間便可被擊的廢碎。

果不其然這這一調不但冇有起到任何作用反倒給了對方一個很大的空門。

而此刻獨角男子砍下的刀勢忽然就是一變,從砍變成掃,黑色的武士刀帶著一抹鮮血無情的劃過了薑亦凡漏出的空門胸口。

隨著衣服被劃開,隻見一道傾斜向上的足有數尺長的刀口赫然出現在了薑亦凡的胸口處。

這時候的薑亦凡也顧不得疼痛身子連忙在地上翻過開來,滾出去數米後他在艱難的站起身子後便運轉元氣止住了胸口的鮮血後暗歎道:“從此人的刀法也刀勢來,怕是從來便每日都在練習刀,故而纔能有如此強的刀意,而自己雖然碰到的奇遇也不少但是自己真正沉下心天天都去修煉的東西卻是冇有一樣,平日遇到的危難道還好可是一丹遇到了同樣天賦且更加努力的對手後自己的這個短板便被暴露無疑。看來若能過的了今天這道坎坷的話自己真的應該好好的考慮一下這個問題了。”

而此刻對麵的獨角男子笑道:“怎麼樣這種被人魚肉的感覺不錯吧,我還可以給你最後一次的機會,你好好考慮一下不然的話下一到就不隻是劃破你小子的一些皮肉怎麼簡單了。”

薑亦凡活動了一下四肢後然後反手將手中的黑鳳收回了手中開口道:“你一直誘導我去按照你的意識走,隻可惜了你這份心機對於我冇有用,就算是我死也不可能跟你合作的。”

對麵的獨角男歎了口氣然後輕甩了一下手中的黑色武士刀,一抹刀芒瞬間朝著薑亦凡射來。

薑亦凡此刻一個閃身躲過,而就在他躲過的瞬間對麵的獨角男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他閃避的路徑之上,然後舉起刀就是一砍,這一刀在時間與角度之上都可以算是恰到好處,在這一瞬之間薑亦凡心底感覺出了一種無力,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的腦海之中忽然浮現出了一個背手而立的身影,隻見此刻身影的慢慢的移動了腳步,這腳步薑亦凡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過了,之前在每次追逐這個背影的時候他都會看到而且還曾經學過,但是當時的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明白其中的那份意境與這步伐的表達的意識,但是這緊要的關頭他在此看著步伐的時候腦中忽然如同靈光炸現,下一秒他的身子居然情不自禁的跟著背對著他的虛影腳步踏出了一步。

而此刻信心滿滿的看下這一刀的獨角男子的臉色忽然就是一變,隻見原本還有些手足無措的黃臉書生,身子忽然就是一迷糊,隨後隻見他隻是將斜著向後踏出了一小步身子隨之也是斜移了半步後隻見的刀居然貼著他的衣服砍下。

地牢之中隻聽到轟隆一聲響起,隨後一陣煙塵飄起而在煙塵之中在此亮起數道紫光隨後隻見一前以後二人衝出了煙塵。

此刻詭異的一幕出現在了地牢之中,前麵的薑亦凡飄然的背對獨角男子,而剛纔還信心滿滿的獨角男子此刻卻喘起了粗重的氣息。

獨角男子不可思的看著眼前的黃臉書生心下驚訝道:“隻是一瞬而已自己便在也砍不到這小子一刀,看著他就在自己眼前但是任憑他無論從任何角度看出多少刀,在下一瞬對麵這小子都可以隻移動分毫便將每一刀都完全的躲避過去,甚至有幾刀他都已經感覺到了已經砍在他的身上,但是一下瞬才發現砍道的隻是一道虛影而已。”

而此刻的背手站在那裡的薑亦凡眼中滿是星光而在這星光之中以為背手而立的老人在星空之中隨意漫步著,此刻薑亦凡的看著看著便無意中與老人的虛影從而在了一起。

那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感覺,就如同他學會了第一個虛影拳法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化繁為簡隻是一拳便可開天辟地,而此刻他的感覺則是自己便是這滿天星鬥,每一步的踏出都是踩在一處星鬥之上世間的距離隻是在方寸之間。甚至他感覺隻要自己願意無論多遠的距離自己都隻需一步即可達到。

這時候獨角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隻見他將黑色武士刀在此插入了地麵,這回插入之後他更是拿出笑刀在自己是手心處一劃,然後一股鮮血灑落在了黑色武士刀之上,這一刻黑色的武士刀吸到了鮮血之後就是一陣震動,隨後隻見天空之中三道巨大的木門虛影憑空而出,這些木門虛影之上更是貼滿了各種奇怪的紅色符篆。

木門降臨的瞬間整個地牢之中濃鬱的紫氣已經達到肉眼可見的地步,下一瞬獨角男子在此消失在了紫色霧氣之中,而對麵背手而立的薑亦凡依舊冇有半分動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薑亦凡也是一直保持著背手的姿勢站在那裡移動未動。此刻的地牢之中好像時間靜止了一般,隻有那滴答滴答的滴水之聲還證明著時間的流逝。

忽然之間一道黑影出現哎了薑亦凡的身旁,一刀看似緩慢至極的短刀悄無聲息的朝著薑亦凡的胸口刺去。

這一刀不帶半分波動甚至連紫色霧氣都冇有被帶起半分波動。

一尺、一寸、一厘屏住了呼吸的獨角男子靜靜的看著手中匕首一分一分的靠近著薑亦凡的身體。

眼尖刀尖已經觸碰道了薑亦凡的外衣,此刻的獨角男子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絲勝利者的微笑,在他的腦海裡這一刻已經可以想象道下一瞬的畫麵,短刀插入了這黃臉書生的皮膚然後是肺最後直達心臟,在達到心臟的瞬間他隻需要輕輕扭動一下短刀隨即便是一股心頭熱血噴灑而出,那一刻他不會躲避他會任憑這股心頭熱血澆灌在自己的身上,這是一種勝利者該有的榮譽也是對於麵前這位黃臉書生最大的尊重。

想象很豐滿但是顯示卻是那麼的骨感,隻見獨角男子刺下了這一刀後刺中的隻是薑亦凡的一道虛影,而此刻他的真身不知道何時已經輕飄飄的後撤了半分輕飄飄的躲開了他這致命的一擊,而且這回的薑亦凡並不隻是躲避而是抬起了一隻黑色的拳頭對著身前的獨角男子就是一拳打出,這一拳好像不帶一絲力量一般輕輕的打在了獨角男子的腹部。

可是下一刻獨角男子龐大的身子忽然猛的倒飛出去,這一瞬就連他手中的短刀都脫手飛出射到一旁的石壁之上。

而打完了這一拳的薑亦凡睜開了雙眼,這一刻早先在其他眼中的星辰與虛影都已經不複存在這一刻的薑亦凡看到被擊飛的獨角男子後長出一口氣然後朝著被打飛的獨角男子處走去。

此刻隻見這男子頭上的獨角已經退去胸口處更是凹下去一個大坑,神識探去此人下奶已經冇有絲毫元氣波動,薑亦凡上前在其身上摸索了一番後拿出了兩個黑色的袋子,這個袋子跟他之前擊殺過的那個鬼子身上儲物袋差不多,冇有翻看裡麵的東西他便直接將袋子收了起來,然後他看了一眼此刻還插在不遠處的那柄通體黑色的武士刀,於是他便朝著刀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身後不然升騰起來一股黑氣,隨著黑氣的升騰原本已經冇有了氣息的男子這一刻忽然無聲無息的站了起來,而他的身上更是隨著黑氣的冒出開始發現出了變化。

這一刻薑亦凡的眼皮就是一跳隨後他的身子猛然往旁邊移動了半步然後轉身回頭看去。

這一眼去薑亦凡的臉色就是一變,因為此刻那個鬼子的身子此刻已經全部都被黑霧包裹,隨著一聲聲卡茲卡茲的響聲過後,一尊足有三米高的怪物出現在了薑亦凡的麵前,隨著一聲整天的吼叫後再這怪物身上一股早已突破了納嬰期的威壓鎖定在就薑亦凡的身上,而之前那個鬼子的頭此刻則位於這怪物的胸口處。

此時隨著怪物的一聲嘶吼他胸口的那個鬼子忽然睜開了雙眼然後開口道:“冇想到你居然能將我逼道這一步,好很好!那今天你便陪著我一起下到地獄吧。”

話音一落隻見那三米高的怪獸忽然朝著薑亦凡瘋狂的衝去,隨即他那雙巨大的手掌之上五條如同鐮刀的一般的手指猛然劃向了薑亦凡。

這一瞬薑亦凡腳下的步子就是一變,抓向他的五柄鐮刀居然被他險險的躲過,但是就在躲過五抓的瞬間他忽然感覺下盤就是一空,下一秒鐘他便被這怪獸抬腳掃倒在了地上。

這一刻的他忽然意識到這步伐並非無敵!在高於自己太多境界的敵人麵前自己還是隻有被打的份。

然而就在他還在瞎想的時候身前的怪物在此對其發出了攻擊,此刻的薑亦凡連忙閃身躲避,可是現在的怪物的實力已經不是他這個化丹中期的修士可比。

下一秒薑亦凡隻覺得腹部就是一疼然後他的整個人便被怪物一腳踢出了數米遠而後重重的撞在地牢冰冷的牆壁之上。

此刻慢慢的從牆上滑落的薑亦凡輕輕的擦去了嘴角的血跡後眼神就是一眯,而此刻狂暴的怪物並冇有打算停止攻擊,隻見他那龐大的身子化成了一道黑煙繼的衝向了薑亦凡,而這時候的薑亦凡也也展現出了自己的全勢力,隨著身後太極圖一震他整個人也如同流星一般衝向了對麵的怪物,此刻的黑鳳更是化成一雙漆黑的臂鎧包裹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轟隆的一聲巨響後薑亦凡的身子在次橫飛出去,而這一刻的怪物也忽然後退了數步但是最後還是站穩了身形。

而這回橫飛出去的薑亦凡也是在空中一個翻身便站穩了身子。

這一擊後怪物胸口的男子忽然睜開了雙眼然後居然張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這時候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嘴角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然後也不等怪物再有動作突然便繼續化作流星朝著怪物衝去。

此刻的怪物也不遲疑就這樣二人你一拳我一腳的打鬥在了一處,雖然看著此刻的薑亦凡處於下風,但是要是認真觀察的話你就會發現每一次怪物的致命一擊薑亦凡都會通過身法巧妙的躲過,或者以最好的傷害化解這一擊。

此刻地牢之中轟隆的聲音不斷二人的身上也都出現嗎許多傷口,隨著怪物再一次張開爪子斬向薑亦凡的時候,薑亦凡忽然就是一個側身躲過了這一擊,而後隻見他揮舞這拳頭對著怪物的下巴就是一擊。

這一擊居然打的怪物一個踉蹌,薑亦凡正要藉此機會在上去補上一拳的時候,隻見怪物眼中紅芒一閃隨後隻見他大手一張,之前那把插在地上的武士刀此刻居然朝著怪物手中飛去,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就要收拳後退可是還是遲了一步,隻見黑芒之中一把武士刀已經橫掃了過來。

就在這一刻薑亦凡心頭就是一跳,此刻的他早已冇有在動之力,隻能眼看著黑刀將自己攔腰斬成兩段。

然而這時空中忽然出現了九柄羽毛形狀的飛刀,這飛刀速度極快就在黑刀馬上便斬道薑亦凡的時候飛刀便早上一步射到了怪物的身上。

這九柄飛刀薑亦凡看了一眼便知道定不是凡物,隻見飛刀其中的八柄分彆刺向了怪物的幾個關節之處。

隨著一陣撲哧的響聲之後這怪物居然被這八柄飛刀定在當場,而還在空中盤旋的第九柄飛刀則是朝著怪物胸口的那張人臉飛去。

這時候隻見在怪物的從開一隻乾枯的手臂忽然探去而後更是朝著刺向人臉的飛刀抓去。

就愛這是在怪物的頭頂之上一個黑衣人忽然顯現出了身影而後飛刀忽然方向一轉便到了其手中。

下一秒黑衣人猛抬手斬斷了那哥乾枯的手臂後抬手就要將飛刀刺入那人的臉上。

這一刻隨著怪物的一聲嘶吼隻見他的刺入他右手關節出的那柄飛刀此刻居然被他硬生生的逼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身子剛一落地便震動一下身後的太極圖朝著黑衣人出飛去。

而此刻的怪物的手勢在獲得了隻有的第一時間便朝著黑衣人抓去,那鋒利的爪子更是帶著一股殺意。

而此刻在怪物胸口的黑衣人也冇時間在多想,他現在可以做的事情便是跟那怪物比速度看是他先刺入這麵孔內還是這怪物的爪子先抓到自己。

看似短暫的一瞬卻可以發生太多的事情,一片鮮血的血液飛灑在空中,隨後一股黑色的血液也噴灑道了空中。

此刻的薑亦凡正抱著黑衣人在地上翻滾著,紅色的現在正是二人的,這一刻薑亦凡與黑衣人的肩膀都被怪物的手抓給刺穿,雖然看著嚴重實際上二人隻是肩膀受傷而已並冇有什麼大礙。

而在看此刻的怪物胸口處,一柄費力的飛刀此刻正深深插入了那張麵臉上。

這一刻在地上爬起的薑亦凡與黑人互相看了一眼後,黑衣人用一種沙啞的聲音說道:“彆看問我問題,剛纔哪一擊我也不是故意救下你的,而是覺得那是可以傻掉這人的最好時機。”

薑亦凡哦一聲後問道:“那我可以理解為你潛入這裡的目的就是要暗殺這個怪物嗎?”

黑衣人冇有多話而是一抬手將九柄飛刀召回了手中,然後說道:“現在他已經死了我們在烏關係。”話音一落隻見他忽然朝著地牢西北角的一處牆壁走去。

薑亦凡看著那人道了西北角後拉動了一下上麵的火把後牆麵上便出現了一道暗門,隨後那名黑人便朝著暗門走去。

這時候薑亦凡聳了聳肩膀後然後馬上漏出一臉痛苦的表情,隨即他連忙盤膝打坐起來,片刻後隨著元氣的滋養他肩膀上的傷口也慢慢止住了流血。

這時候薑亦凡站起身子看來一眼此刻死的已經不能在死的鬼子後便朝著關押這水手的地牢處走去。

來到近前後隻見他抬手斬掉了水牢的大鎖後分彆將四名水手拉了上來,然後馬上吩咐四人去將裡麵的巴爾魯抬出來。

此刻的四人雖然飽受了折磨但是在出來後一顆眼中依舊待著一抹不屈的光芒與喜悅,當聽到了薑亦凡的吩咐後四人連忙將此刻早已暈死的巴爾魯抬了出來。

薑亦凡在看了一眼幾人然後說道:“來跟我走。”

說著他便帶著四人朝著剛纔黑衣人消失的地方走去,來到了角落後他也學著黑衣人的樣子拉動了一下燭台,隨後隻見牆麵上的暗道在此開啟。

薑亦凡高興的朝著四人擺了擺手然後幾人便消失在了地牢之中。

然而就在他們消失不久,隻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鎖鏈的摩擦聲,隨著摩擦聲越來越響地牢門口的斷龍石也終於被一點一點的拉了起來。

而這時的幾名牢官看到了地牢內的一切後臉都綠了,其中一人連忙飛奔而去,半餉後隻見一位身穿金袍的男子慢慢的走入了地牢,當看到了死在地牢中的怪物後他的臉皮抽搐了一下然後吩咐道:“將他給我處理掉此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明白嗎?”

牢官點頭道:“明白了!我馬上就去辦理妥當。”

隨後金袍男子走到了怪物的身在起身上摸索了一番後臉色更加你難了幾分然後身子皺著眉頭大步走出了地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