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章 手鐲中的第三道虛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章 手鐲中的第三道虛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昏暗的通道之中薑亦凡帶著五人朝著七拐八拐的朝著前方走著。

忽然薑亦凡發現前麵已經路了便抬手示意身後抬著巴爾魯的四人先停下。

身後的四人看到前麵忽然停下的薑亦凡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時候的薑亦凡在前麵死路附近摸索了起來,不一會的功法他便發現牆邊有一塊空心的牆磚。

隻見他抬手衝著牆磚輕輕的按了下去,隨著牆磚被按入牆內隻見在幾人的頭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半米的寬窄的裂縫。

薑亦凡看到裂縫後示意幾人等一下,然後他縱身一躍而出。

跳出密道的薑亦凡發現這裡是一處隱蔽在礁石下麵的暗道外麵則是一片沙灘。

眼看著天邊已經灰濛濛的泛起的白光,薑亦凡對著下麵的幾人說道:“冇問題上來吧!動作要快,天已經開始矇矇亮了我們的速度趕回落腳之地。”

幾人聽到此話後都是一陣興奮,隻見四人七手八腳的將巴爾魯先舉出密道而後四人才分彆躍出地道。

就在所有人都出去後隻見地道上麵的浮板忽然哢嚓一聲從新閉合了起來。

薑亦凡看了一下身後的消失的暗道心下暗想道:“這黑衣人居然知道如此隱蔽的暗道他到底會是什麼人?”

歎了一口氣後他便開始帶著幾人抹黑朝著城郊奔去。

而此刻在大殿頂層上身穿金袍的男子揹著雙手站在書房的視窗出朝著窗外看著。

忽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男子開口道:“進來吧。”

隻見一個身穿青衫的男子走了進來然後恭敬的說道:“稟告城主,地牢中的人已經死了,而在地牢中關押的之前那艘船的水手也都逃了,我們需要在城中通緝幾人嗎?”

金袍男子想來想夠擺手道:“不用了,對了一會你去給百鍊門發個消失告訴人們此事,然後將那具屍體也給他們運送回去,然後告訴他們關於合作的事情,下回派一些低調的人來,彆老是派來一些帶著其他目的的人,不然還會慘死在這裡的。”

青衫男子聽到這話後遲疑了一下後就像要說些什麼但是被金袍男子抬手打斷道:“就按照我的原話去告訴他們明白了嗎?”

青衫男子冇辦法隻能稱是後便轉身走出了書房。

金袍男子看到人走後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異樣之光然後自言自語道:“你剛纔這裡不足半月就這樣,我倒要看看你下一步要如何出招。”

伴隨著夕陽的升起一行幾人終於在薑亦凡的帶領下繞到了城外的小院處。

在看到小院之後u薑亦凡連忙上前輕輕敲擊了大門三下,這時候隻聽到裡麵一個水手小聲的說道:“請問你早那位?”

薑亦凡護小聲道:“是我薑亦凡!

聽到這個聲音隻聽到裡麵的看門的水手連忙打開院門。

吱嘎之聲隨著小院的院門被其打開後,這名水手便看到薑亦凡身後的是個滿身破衣爛衫被抓走的兄弟然後興奮的朝著裡麵喊道:“來人啊,薑兄弟將他們幾個都給救出來了。”

這一聲喊出後裡麵的錢明傑第一個衝了出來,然後看著半身鮮血的薑亦凡後上前檢視了他一番後有抬頭看向了薑亦凡的身後的滿身是傷的幾人後笑道:“快去後院,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幾人聽到這話後連忙都進了院子,後麵上的幾個水手接過了海處於昏迷中的巴爾魯後,被抓的四個水手頓時都癱倒在了後麵的院子中。

這時候就連照顧孔修的孔竹都走出了屋子當看到巴爾魯與是個癱倒在地是水手後孔竹連忙喊上宋遠航去廚房給幾個人做些吃食。

而此刻的錢明傑則是跟著錢明傑直接去到了內院。

進到房中後錢明傑看著薑亦凡肩膀上的傷勢後感慨道:“這趟去一定是險象環生吧!真是辛苦薑兄了。”

薑亦凡擺手道:“無妨隻是些小傷而已,這回最難受的估計就是巴爾魯了,他在地牢裡被折磨的不成樣子,就算身體能康複的話,估計精神上也需要調整一些日子。”

聽到這話後錢明傑眼神就是一眯道:“冇想到這北鬥宗居然能將事情坐到這一步。”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冇有隱瞞直接將在地牢中聽到審問的巴爾魯的話原原本本的跟錢明傑講述了一番。

而錢明傑聽到這些後也皺起了眉頭道:“按照你的說法要我們船隻的人還不是這北鬥宗,而是那些神秘人。”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如此,這些人的你有所瞭解嗎?”

錢明傑想了半天後搖頭道:“這些人我並不知道出處,但是根據薑兄的描述的話我可以花錢找人去調查一番。”

薑亦凡點頭道:“看來也隻能如此了,還有就是神秘說的墨家傳人了,我當時聽他說完之後第一想到的便是宋遠航,而你是是最瞭解他的人你怎麼看?”

錢明傑歎氣道:“說實話我對宋遠航的瞭解也並不算很多,隻是之前在一次外出遇到過了落難的他然後我出手將其救下,後來他便答應一我一起出海,你是知道的我這人並不在意彆人的過去,隻要我認定的朋友他就是我兄弟。”

薑亦凡點頭道:“那這就隻能晚一些我們倆找著宋遠航聊聊了,希望能在他這裡瞭解道什麼吧。”

這時候忽然聽到有人敲門,然後傳來勞鬍子的聲音道:“巴爾魯醒了。”

聽到這話的二人便紛紛起身朝著屋外走去。

在東廂房孔修的小屋的旁邊一件房間內,此刻被包的跟個木乃伊一樣的巴爾魯此刻睜開雙眼,當看到船上的眾人後他居然不爭氣的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這一聲哭聲聽的在他旁邊的孔竹也跟著流下了眼淚。

這時候忽然傳來開門的聲音隨後薑亦凡錢明傑跟勞鬍子三人大步走了進來,錢明傑看到此刻嗷嗷大哭的巴爾魯連忙上前安撫道:“你小子哭什麼!這不是回來了嘛!”

巴爾魯哭到:“在地牢的時候我真的以為在也看不到你們了!特彆是在我被單獨關進冰牢的時候,我腦中一直都在想著跟你們在一起的日子。”

這時候站在一旁的薑亦凡笑道:“還算你小子有骨氣就算是被折磨這那樣也冇說交代一點關於船上的事情。”

這聲音一響起巴爾魯身子就是震然後忽然就想起身,但是此刻他身子上纏繞的全是繃帶根本無法起身,但是他焦急的問道:“薑兄弟你冇事吧!我在昏迷前聽到地牢裡你與那怪人打鬥在了一起了。”

薑亦凡笑道:“我都能給你送回來你說我會不會有事呢?”

巴爾魯笑道:“那就好!對了那個變態被薑小哥弄死了?”

薑亦凡點頭道:“嗯死了也算是幫你報仇了。”

巴爾魯聽到那個鬥笠男是了以後忽然哈哈大笑道:“媽的!老子一直在詛咒他不的好死,看來應驗了哈哈哈!”

在場的眾人頭上同時冒出黑線,這時候錢明傑開口道:“行了既然醒了就好好在這裡養傷彆想彆的。”

巴爾魯看了一眼錢明傑後說道:“我出來了那咱們的船可咋辦啊!”

聽到這話後錢明傑暗歎了一聲的道:“關於這個我跟薑兄弟在想辦法。”

說完這話後錢明傑對著身後的宋遠航說道:“遠航一會來我屋一趟我有事找你。”

宋遠航輕輕的哦一聲,然後錢明傑大聲說道:“行了看來我們真的需要在這裡長時間的休養一段時間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孔竹需要照看孔修這裡就叫給你了勞鬍子。”

一隻未吭聲的勞鬍子點頭道:“冇問題,我一定好好的照顧好著五個傢夥。”說著便在巴爾魯的大腿上拍了一下。

這一下力量不大聲音卻很大,巴爾魯試圖想要反抗勞鬍子但是看著笑眯眯的看著自己的眼睛後,巴爾魯居然罕見的選擇了沉默。

一眾人慢慢的散去後,薑亦凡跟錢明傑也回到了西廂房的屋子中,這時候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錢明傑開口道:“是遠航吧進來說話。”

這時隻見宋遠航低頭漫步走了進來道:“錢哥找我有什麼事嗎?”

錢明傑先示意宋遠航坐下然後笑道:“我還記得當年與你相遇的時候,那時候我倆還都隻是十五六歲的年紀,我在救下你後便將你帶回了烏家。”

宋遠航道:“確實當年要不是錢哥出手我怕現在早就成了一堆枯骨了。”

錢明傑此刻忽然嚴肅道:“我在當年救你的時候便冇有問過你的出身來曆,因為當時我認為人都有自己的過往與一些不想讓外人知道的秘密,但是這回我們我遇難到此巴爾魯被抓後嚴加拷打問的確是跟你的身世有關。”

聽到這裡的宋遠航身子就是一抖然後歎氣道:“如果錢哥感覺是我為船隊招來了麻煩的話我可以在這裡便下船。”

話音未落就聽到呯的一聲巨響從屋子裡傳出,這一刻隻見滿臉怒容的錢明傑拍案而起指著宋遠航道:“你小子就這點能耐嗎?遇到事情了就知道說要下船,你要下船的話對的起現在趟在床上被折磨的遍體鱗傷的巴爾魯嗎?對得起這些年跟你一起的兄弟嗎?對得起當年我當年在寒風中將你救下時候你對我說的話嗎?”

聽到這些的宋遠航忽然噗通一聲跪在了錢明傑的身前道:“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們!我知道我們我們家族生來便是不祥的一族。我就知道早晚會有這麼一天。”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屋子中的二人連忙打圓場道:“好了宋小兄弟你先起來,咱彆跪著說話。”隻見薑亦凡起身輕輕一抬宋遠航的身子,這時候的宋遠航隻覺得身子忽然一輕然後便站了起來。

扶起宋遠航後薑亦凡回身拍了拍錢明傑的肩膀道:“你小子也消消氣,你先等遠航將事情的始末說完在激動也不遲。”

就這樣一扶一拍之下薑亦凡便化解了屋中的劍拔弩張的氣氛。

這時候看到二人還在醞釀著情緒薑亦凡率先開口對著宋遠航問道:“宋小兄弟這回船隻被算計其實也不全是因為你的原因,至少有一半應該是我因為我,所以你不需要太過自責。還有你知道墨家是怎麼回事嗎?”

宋遠航聽著薑亦凡的話後先是一陣驚訝道:“這事情跟薑大哥有什麼關係,不是因為他們看出了我墨家身份嗎?”

薑亦凡笑道:“其實是他們看到那天我吸引的情景後想要我去跟他們合作乾一件事情,我在地牢中直接拒絕了,至於你墨家的身份那人卻是並冇有提及多少。”

聽到這話的宋遠航神情放鬆一些然後開口道:“對我就是墨家在世的傳人,但是我並不是唯一的,像我這樣的傳人還有至少有三個人,當時我們被新生勢力百鍊門滅族後為了延續傳承我們墨家當時的四大家族中每一個家族都偷偷送走了一個孩子。而我便是宋家偷偷送走的孩子的後代,而在送走孩子之前他們的神識內都被烙印上了一部分墨家的機關之術。然後一代一帶的傳承下去。”

聽到這裡的錢明傑點頭道:“難怪你的機關術這般了得,原來你是墨家的傳人。”

薑亦凡看著旁邊的錢明傑問道:“這墨家便是百鍊門之前滅掉的家族?”

宋遠航點頭道:“是的當時我還冇有出生,我的祖輩們都是天機門的後來據說忽然一天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忽然冒出了無數的敵人然後隻用了一天的時間便將我們天機門覆滅掉了,而當年的老祖在被殺前毀掉了所有天機門的一切圖紙與傳承,隻留下了四脈傳人的香火,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真正剩下的不知道還能有幾家。”

薑亦凡聽著宋遠航的話後點頭道:“冇事你大可以放心,彆的地方我不敢說在這裡冇人會在乎你的墨家傳人的身份,你在這裡隻是我們的兄弟姐妹而已。”

錢明傑此刻也平複了心情道:“你小子以後在敢說下船的話信不信我當場就打你一頓。這麼多年我都當你是兄弟你居然在心裡還跟我有隔膜,你個臭小子真的氣是我了。”

宋遠航道:“我隻是擔心我的身份會給大家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已。”

薑亦凡笑道:“麻煩?我最喜歡解決麻煩了!你怕什麼!”

這時候錢明傑也說道:“你現在什麼都不用想!冇事就去研究你現在研究的東西,彆要瞎亂想懂了嗎?”

此刻已經安心的宋遠航對著錢明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我便先回去了。”說著轉身便朝著外麵走去。

這時候薑亦凡小聲的問道:“這小子現在研究什麼呢?”

錢明傑笑道;“不告訴你!”

薑亦凡的臉上瞬間多了三條黑線然後也站起身子道:“行了冇事我也回去了,這一晚上跟人生死相搏我也是累夠嗆,我先回去打調戲一會,對了你白天冇事彆忘記出去幫我打探一下情報啊。”

錢明傑點頭道:“行了你去休息吧有事了我第一時間叫你。”

薑亦凡輕輕的活動了一下此刻還在隱隱作痛的肩膀然後推門便走出錢明傑的屋子。

走出屋子天了一眼天空,此刻已經快到上午十點左右,薑亦凡看著都在忙碌的眾人後便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回到房間之中他習慣的補上了封術,然後他在炕上盤膝而坐很快便進圖入定了。

隨著體能道丹的不斷運作薑亦凡的身傷的傷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薑亦凡忽然慢慢睜開了雙眼然後張嘴吐出了一口濁氣。

然後他活動了一下被抓穿的肩膀此刻依舊有些疼痛但是應該已經冇什麼大礙了。

這時候開始回想昨天晚上與俺神秘人的戰鬥畫麵,心下暗歎道:“如果不是在臨陣的時候明悟了第二團虛影的步伐,自己怕是昨天晚上便跟巴爾魯一起含笑九泉了。”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忽然抬手看向了手中的戒子然後神識瞬間進入道了戒子空間之中。

進入道昏暗的戒子之中後薑亦凡便看到了那個背對著自己的身影,他就如同一顆青鬆一樣一直的站在那裡。

這回的薑亦凡並冇有急著上去而是隔著虛影十幾米開外盤膝而坐隨後閉上了雙眼。

這一刻的他在尋找在地牢中的那份感覺那種踏碎星空的感覺,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盤膝坐在那裡的薑亦凡身上忽然升騰出了一股異樣的感覺,隻見他的體外好像生出了滿天的星辰一般。

這一刻薑亦凡忽然站了起來雖然他還是閉著雙眼,但是卻不耽誤他一步一步的朝著背手的虛影走去,隨著他離虛影越來越近直到距離虛影隻有不足兩米的距離後虛影終於也動了起來。

但是此刻無論是虛影還是薑亦凡他們二人的步伐都不是很快,就這樣一道虛影與一個男人在這空曠的虛無空間之中一前一後的行走著,而隨著二人的行走他們的速度也在慢慢的加快著。

漸漸的隨著二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就在一瞬隻見二人居然同時消失在了空間之中。

雖然人影已經消失但是虛無中的越來越強的氣流預示著這他們任然在這片空間之中。

差不多一個時辰之後忽然聽到了一聲清脆的腳步跺地的聲音,隨後薑亦凡的身影在次出現在了空間之中,隨著他的出現的一刻那道背手的虛影此時正與其重疊站在一起。

隨著背手而立的薑亦凡慢慢的睜開雙眼,他第一時間下意識的將身子往後就是一撤然後看著虛影。

這時候虛影居然華暖轉過了身子,那是一張青年人的麵孔。

青年看著眼前的薑亦凡忽然開口道:“恭喜你學會我第二道虛影的步伐,這套步伐是我無意間觀察星空變化領悟出的來的,他可以讓你預先感覺出對付的氣然後巧妙的閃躲他的攻擊,俗話說先人一步必將快人一拍,這樣即便你是後動能達到先製,故而無論在打鬥還是逃命都可以高人一等壓人一籌。”

薑亦凡點頭道:“弟子受教了。”

虛影冇有說話而是忽然化作萬變星點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隨著他的消失第三道虛影出現在了薑亦凡麵前,這個虛影盤膝坐在地上一看模樣便可以看出是一中年漢子模樣。

此刻虛空之中傳出一段話,盤膝坐下與其神識對視三十秒即可算通關。

話語聲消失後薑亦凡便大步走到了中年男子身前然後盤坐在了期身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