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零八章 意外的出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零八章 意外的出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間的海風帶著一絲寒意吹在人的臉上讓人感覺道一陣清涼。

此刻的海麵上一輪圓月高高的掛在了水天一線之上,倒影之中另外一輪圓月卻倒掛在平靜的海麵之上。

這時候的商船之上經過了兩三個時辰的仔細排查以後船員陸續的回到了控製室內進行了彙報。

讓薑亦凡等人開心的是這次的飛躍對整個船體造成的傷害要比想象上的小很多,隻有船頭的拱形柱子與邊板出現一些問題其他的船體都冇有發現明顯的損害。

終於在錢明傑打下手的是情況下宋遠航在不到五個時辰中便修好了中樞推進器。

此刻一是深夜回到了控製室的錢明傑對著薑亦凡問道:“完了我們要不在進行一次跳躍?”

薑亦凡對比一下座標然後思考了也一下問道:“現在的問題就是不知道在夜間這風炮會不會有所影響,還有就是降落時候的問題了,晚上的風明顯要比白天的時候的風小上不少如果冇有風去吹動主帆的話我們還能不能如此順利的降落。”

當薑亦凡問出了這個幾個問題的時候隻聽到管子下麵的宋遠航忽然說道;“這其實也是我目前想要得到一份數據,要不然我們就今天晚上試驗一下如何?”

錢明傑想了想後點頭道:“我感覺這個可以嘗試一下,你看呢薑兄?”

薑亦凡此刻看了一眼夜空中的那輪圓月在思考了一下時間像這樣正常行駛一晚上的話大把的時間就被浪費掉了,但是如果這次跳躍出現了意外的話等待他們的又是好幾個時辰的維修,就在他進退兩難的時候,隻見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那還想什麼呢在飛他一下就完事了。”

這時候隻見在控製室內一個穿著白色長袍大眼睛的漂亮女子推門而入,然後對著錢明傑命令道:“下麵你!聽完的命令飛船做好起飛準備,還有全員都挺好準備好起飛前準備。”

此刻的錢明傑看了一眼身邊的薑亦凡然後小聲的問道:“這小丫頭片子是誰啊?”

薑亦凡苦笑了一下,他還真的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錢明傑的這句話,直接說他是胭脂紅嗎?感覺到時候錢明傑一定會輩驚掉下巴,而且在當天買賣會上他是看過這丫頭胭脂紅時候容貌的人,即便是自己說了他也未必相信。

說她是北鬥宗的重要人物?那後麵的很多時候錢明傑多多少少都要背牽連進來,薑亦凡並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俗話說的好知道的越少越好,知道的太多反而命短。

就在這時候北嫣然忽然笑道;“我是他姐姐,你們直接叫我大姐大就可以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抬頭朝著此刻做出一副十分彪悍姿勢的北嫣然然後歎氣道:“你身我姑奶奶都行啊!你趕緊回屋裡去行嗎我們大人商量事情呢!你彆插嘴明白了嗎?”

北嫣然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上去就給了薑亦凡一瘄子道:“你就這麼跟姐姐我說話的啊?一天冇大冇小的!”

打完之後北嫣然便朝著旁邊的錢明傑笑道:“小弟啊按照姐姐的話辦,在飛上天一回姐姐我還冇飛夠呢”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想明白了與其在這裡慢悠悠的等死不如拚上一把,今天晚上如果飛好了的話他們離這東海層的海域也就剩下半天不到的路程了。

這時候看到有些為難的錢明傑薑亦凡也站起了身子然後對著錢明傑說道:“乾他媽的一回,就當老子拚了。”

聽到這句話的北嫣然上前摟住了薑亦凡的脖子道:“小弟啊真不是虧是大哥的好小弟,有幾分大哥的模樣了。”

薑亦凡抬手將她的手打掉然後對著前身的全部傳音筒意氣風發的說道;“成敗在此一舉!宋遠航現在一切就看你的了。”

此刻商船上順一下變的安靜下來,隨後就聽到宋遠航十分有把握的喊道:“瞧好吧各位!也是該我宋遠航露一手的時候了。” 話音一落眾人便感覺船身發出了一陣震顫,隨後錢明傑便開始了跳躍前準備倒計時。

寂靜的夜空之中一聲巨響打破了這份寂靜隨後隻見一道綠光如同一隻強弓激射而出的箭一般義無反顧的朝著空中的圓月射去。

而此刻剛纔還站在控製室內的的北嫣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出了屋外,此刻的她被空中的強風吃散了那一頭烏黑的秀髮,這一刻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邪氣十隻的女子,但是在這一刻他居然在其女身上感覺到了一絲聖潔的光輝。但是隨後的一聲興奮的尖叫傳來後薑亦凡剛纔心中的那一絲聖潔的光輝瞬間便破滅子啊了月色之下。

商船這次夜間的飛行要比之白天的那次飛出去的還要遠,控製室的內的薑亦凡與錢明傑在不斷的矯正著此刻商船的座標。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聽到船上忽然發出了一聲輕響,這聲輕響十分的清脆,在控製室的幾人聽到之後心頭都是一跳,然後馬上跑出了控製室。

但是已經晚了這時候隻見在商船主帆柱子下麵一個穿著黑衣的女子用手不斷的劈打這柱子。

看到這一幕的正要翻身躍下但是此刻隻見一道比他還要快上不少的白色身影率先朝著黑衣女子衝去,隨著躍下更是白光一閃此刻居然一口氣出現了三十柄羽毛形狀的飛刀。在空中打了一個轉後便一股腦的朝著黑衣女子斬去。

黑衣女子看來一眼飛來的三十多柄飛刀顏色就是一眯但是並冇多想而是繼續抬手朝著數目粗細的柱子砍去,也就在這樣順之間三十柄飛刀一股腦的刺入了這女子的體內,而這女子並冇有理會這些而是拚儘了最後一絲元氣朝著柱子撞去。

終在這一撞之下數米粗的柱子上赫然出現了一跳駭人的裂紋。

而此刻黑光一閃揹著太極圖的薑亦凡在此刻出現在了吃女的身後然後抬手一拳將其擊飛隨後馬上上前檢視了一下柱子的情況。

這時候被一拳打飛出去的黑衣女子翻滾了幾下後一下子撞在旁邊的木門之上。雖然此刻他身上紮滿了飛刀但是這女子居然還能勉強站起來想直接躍下商船。

然而就在她躍起的瞬間隻見北嫣然的的身影便在其身邊出現,隨後更是抬手便對著黑衣女子刺了兩刀,俗話說一寸短一寸險,這兩柄隻有羽毛大笑的短刀貼著黑衣女子的身子不斷的刺劃著,兩三個錯麵後黑衣女子忽然覺得身子就是一麻,然後更是直接一頭栽在甲板上。

剛想上去拿人的北嫣然此刻身子就是一沉然後忽然的發現此刻的商船因為剛纔的打鬥提前墜落了下起。

這時候的薑亦凡也冇有想的時間,直接將主帆繩子全部打開隻聽這時候碰的一聲巨響然後在巨大柱子的中央剛纔那條被黑衣女子打出來的裂縫此刻已經虧大道了半根柱子大小。

看到這情況的薑亦的想都冇想便直接一把抱住了粗大的柱子然後喊道;“在出來倆人保住,不然一會落到海麵到時候這柱子不斷無疑。

聽到這話後隻見巴爾魯第一個衝出了商船的船倉然後一把抱住了此刻還在不斷崩裂的主帆柱子,有了一個後麵的事情便好辦多了,隻見剩下的水手一股腦的全部衝了出來,到最後甚至有幾人都冇能搶的上位置,而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喊道:“冇搶到位置的我們拿繩子在柱子中段固定,這樣也能分攤一下下麵的壓力。”

此話一出隻見幾個人馬上拿出了繩子然後順便便在主柱子的中段纏繞了狠多繩子後四麵的幾個更是拚命的將是個點固定在船體之上。

隨著一陣的極限操作,商船下降的速度終於慢慢的變緩了下來。

然而好景不長隻見隨著越來越靠近海洋因為主帆的傾斜船體居然產生了一定傾斜,按照這樣的話最先落入海麵的位置不在是船頭的位置而是船的一側。

入水的話是船頭還冇什麼問題因為哪裡是有富有任性的龍骨,但是如果是船側麵的話那這一下的衝擊很有可能會將船直接撕扯成兩半。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想試圖調整船帆便便奢求他不要這樣的落入海裡。

然而此刻隻見剛纔一直站在昏迷的黑衣女子身邊的北嫣然也看出了問題的關鍵,這一刻隻見他全身元氣忽然一爆隨後更是在其身上發出了耀眼的青光。

隨著青光的不算灑落之密密麻麻的飛刀從其體內射出,而這些飛刀在空中盤旋了一圈之後居然交織成了一張碩大的銀色巨網。

這銀色巨網一成便兜向了此刻已經側歪的商船下麵,轟隆一聲輕響之後這張巨網居然兜住了此刻側傾的商船,但是就在這時隻見北嫣然原本還紅潤的臉上忽然變的雪白然後忽然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

薑亦凡見狀心下便暗叫不好,看此情形這丫頭的飛刀小網受到了來自船體壓力,而這壓力明顯已經超過了她的可以承受的極限,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估計她也聽不了多久便會體力不知暈死過去。

這一刻薑亦凡歎了一口氣隻見他身子猛的朝著商船下方的海麵上急速射去,然後在達到海麵上一尺高的距離時候穩住了身形,下一秒隻見他手中的黑鳳忽然散發出了七彩的亮光隨後隻見黑鳳搖身一變居然成了一隻偏平的黑色飛舟。

黑色飛舟一出便朝著銀色的網下飛去,穩穩的拖向了商船下方,這一刻船上的北嫣然忽然感覺有一股巨力在起後背托住了她的身體一般。這讓剛纔還是死死咬著銀牙的她終於可以緩上一緩。

此刻北嫣然卸去了一些力氣,那麼此刻薑亦凡這裡便多了一隻分的壓力。

然而就在這一刻站在海麵上的薑亦凡雙手高高的舉起,體內的道丹瘋狂的旋轉了起來,隨後兩股至陰至陽的元氣猛然從其雙手之中爆出,這還是他學會了九陰雷經和九陽活經後第一次全力施展出來,隻見兩團代表著極致力量的元氣在這一刻扭曲道了一起瞬間這片黑暗的之中仿若瞬間在此多出了一輪日月一般。

這一幕看到船上的人都是一愣,但是此等異象隻是一瞬然後便看著商船居然被這股力量硬生生的退回了正位,然後隻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之後商船最終還是安安穩穩的降落到了海上。

但是此刻的站在海麵的是薑亦凡則是一頭栽進了海水之中。看這一幕的眾人紛紛一驚,都紛紛跳下大海去救薑亦凡,然而這時候隻見一道白光閃過北嫣然腳踏一片飛刀化作一道流星一個猛子紮入了水手不多時便見他單手架著此刻已經昏迷過去的薑亦凡衝出了水麵而後衝回了商船甲板之上。

來到甲板之後北嫣然輕輕的將薑亦凡放平然後用手探了一下他的脈搏與鼻息,發現此刻薑亦凡脈搏雖然還算有力單手鼻息卻時有時無,這時候其他眾人也紛紛圍了上來,北嫣然抬頭看了一眼圍上來的眾人後眉頭一皺道:“你們圍在這裡乾什麼呢!現在需要乾的還有很多,那個錢什麼的你分配一下,第一先檢查船體特彆是剛纔那根主帆的柱子,第二確定方位然後看看最近的小島在哪裡,第三去將那個黑衣人女人看管好。去吧丟彆乾愣著了你們看他現在也不會馬上醒來。”

被此女這麼一說錢明傑馬上反應了過來在這種時候自己確實有些慌了,特彆是看到薑亦凡受傷了之後他的心一下就給牽動了,幸虧這裡麵還有這女子能保持清晰不然後果將不堪設想。

錢明傑想到這裡便馬上開始分配起了任務,分道任務的眾人雖然還是十分擔心薑亦凡但是任務已經分下來了最後也隻能去優先完成任務。

而當分道第三個任務的的時候,錢明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之前黑衣女人暈倒的地方,然後臉色就是要變罵道;“挖槽這女人在這種情況下都能跑掉真是太頑強了。”

而此刻正將手掌放在薑亦凡氣海處為探查的北嫣然聽到這話後臉色就是一變道:“那女的跑了?”

錢明傑不好意思的說道:“之前你將其放倒之後我們都以為她一時半會醒不過來,可惜冇想到啊還是讓她跑了。 ”

北嫣然皺眉道:“這裡已經不能久留,現在先不管彆的直接開船先離開這個地方。”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詫異道:“現在主帆無法堅持太久如果強行離開的話怕是開不出去多遠便會徹底壞掉無法前行。”

聽到這話的北嫣然看一眼柱子後又看了看地上的薑亦凡罵道;“你個死人關鍵時刻掉鏈子。”說完話後隻見他抬起薑亦凡然後躍向了二樓的房間,在剛要開門的時候北嫣然忽然回頭道;“如果不能馬上離開,那麼在天黑前務嚴格檢視四周如果碰到可以的船記得一定要假裝什麼時候都冇發生一樣懂了嗎?”

錢明傑點了點頭剛想問什麼的時候就看到北嫣然已經走入了門中然後呯的一聲將門關上。

這一下讓錢明傑開到一半的嘴忽然卡在了哪裡,隨後他搖了搖頭道:“這女人真他孃的恐怖,估計也就薑兄才能整治的了她啊。”

此刻回到我內的北嫣然甩手將薑亦凡丟到了床上然後這也跳上床對著他的眉心就是一點。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任憑她用儘了辦法居然都無法踏入這小子仙台半步,北嫣然眯著眼睛看著此刻眼前的這個男人哼了一聲後雙手不斷的結印而出片刻之後隻見團紅光輕輕的朝著薑亦凡的氣海探去。

隨著北嫣然眼前一黑下一秒他終於今天了薑亦凡此刻的氣海之中,隻見在一片紫氣繚繞之中一顆蔚藍色的道丹漂浮在此刻薑亦凡的氣海之中,上麵雖然冇有散發出光輝但是卻給人一種十分神秘的感覺。

而進入道了薑亦凡體內的那團金色的光球試圖去靠近著顆金色的道丹的時候,忽然在其周身忽然冒出來一黑一紅兩顆小型道丹開始圍繞起那個藍色的丹道旋轉.

這突然的一幕看的北嫣然就是一驚然後暗道:“難道這小子能同時具有兩種極限的力量原來秘密是在這裡,這種道丹雖然罕見但是在古書上也有記載,道丹因人而異有在結丹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奇怪的異象,但是這些異象出現的特點都是經受過雷劫的洗禮,那麼這樣一看這小子在化丹的時候也是經受過雷劫的洗禮的,但是在這東海之上化丹便引來的天劫之人都是一方勢力手中的寶貝,甚至這些人中大多都存在特殊的體質天之驕子,而這人自己十分確定薑亦凡是一個及其生的生麵孔。”

未能探查到道丹的北嫣然還是冇有灰心而是直接控製著金色光團朝著薑亦凡的仙台在此探去,她十分的想知道這小子的過往以及隱藏在深處的一些秘密。

但是就在這時候一聲輕疑之聲在北嫣然的耳邊響起,現在此刻的剛纔昏死的薑亦凡居然在這一刻甦醒了過來。

其實他剛纔也並非是完全昏迷而是被他在動用了全部的太陰太陽之力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新生的這兩種力量居然在不斷的融合著另外一股與其相反的力量。這一發現讓薑亦凡十分的興奮,於是他便趁此機會在仙台之中不斷演化了下來。

這就是為什麼當時北嫣然的神識無論如何都無法進去的原因,而此刻隨著北嫣然在內部還想要繼續衝擊一下神識的時候薑亦凡忽然發現了這股外來的被元氣所包裹著的神識。

而此刻聽到了薑亦凡聲音的北嫣然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連忙就要控製這光團想要迅速的退出薑亦凡的體內。

可是這裡是薑亦凡的肉竅之中進來的時候是因為薑亦凡冇有去理會他,而如今當小偷被主人堵在了家裡你在想跑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隻見此刻這團金色光團正在四處亂撞著試圖要衝出的時候,隻見忽然一道發著金光且強大無比的神識忽然出現在了金色光團的旁邊然後更是一把將金色光團握在了手中。

這一舉動瞬間嚇的此刻的北嫣然花容失色,要知道自己現在這團神識雖然隻是他放出體外的意識神識但是為了能毫無阻礙的進入薑亦凡是仙台之中她動用了一些秘術,而這些秘術迫使她的神識暫時脫離了自己的肉身獨立的孤立了起來,雖然有弊端但是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她探查完了薑亦凡的仙台之後並不會留下絲毫的痕跡因為那一縷神識便會化消散在了薑亦凡的仙台之中,但是現在他卻被薑亦凡的主體神識一把抓在了手中,因為冇有進入仙台故而這團金光無法自行消散分解,那這一刻她便相當於自己的主神識被薑亦凡握在了手中。

而此刻薑亦凡的神識在自己的體內轉了一圈後便基本上瞭解了這團神識的由來,這一刻他玩味的看著手中抓著的那團金色光團發出神念道:“你個小丫頭冇想到人不打心眼卻是這般的多,藉故支開所有人然後運用秘術想要得到我的記憶,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太地道了啊?”

此刻的北嫣然雖然心下很慌但是嘴上卻還是不肯服軟道:“我隻是看你暈倒了想要換醒你的神念而已,冇想到你居然如此對我你這恩將仇報,你個登徒子快點放我出去,不然信不信老孃跟你拚了。”

薑亦凡輕笑了一聲然後說道:“都到這個時候你還在巧舌如簧嗎?敢做就要敢於承擔後果,懂了嗎小朋友?”

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心下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但是她還是認為即便她現在被薑亦凡困主但是這傢夥也應該冇有能整治自己的辦法,最後還的乖乖的將自己放出去。

然而在她剛升起這個念頭後她就聽到了一個慵懶的聲音道:“小凡子啊你這是又是搞什麼啊!”

這個聲音一出北嫣然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然後下意識的問道:“這是誰在說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隻見在薑亦凡體內無儘的黑暗之中忽然一隻居然的黑色龍頭慢慢從迷霧中探了出來,這樣攝人心魄的出場方式頓時引來了北嫣然的一陣歇斯底裡的尖叫。

這尖叫聲的分貝絕對可以達到海豚音的高度,這一刻被震的一愣的老龍馬上吼道:“你個小丫頭感覺給我閉嘴,你想震死老龍我嗎?你在這樣信不信我現在就吞掉你的神魂讓你魂滅在此處。”

老龍威脅的聲音一出北嫣然頓時停止不在尖叫但是此刻她還是不敢去看這玉冥的臉。

而此刻的薑亦凡正在私下與玉冥傳音著道:“你說說現在這個女娃子我們應該怎麼辦?”

老龍看著北嫣然的那團金色的神魂想了半天道:“現在她已經知道了我的存在那這件事就能不輕易的將她放走,但是你也不能一直將其困在自己的身體內,這事情確實有些棘手啊。”

薑亦凡也是歎氣道:“這還不都怪你,誰讓你忽然出來的,如果你不出來那我便順水推舟將他放走就行了,現在這事就看你了。”

老龍忽然眼珠子一轉道:“隻能這樣了雖然有些不太地道但是現在這樣也許是最好的辦法。”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道:“你個老小子又想出了什麼餿主意?”

老龍嘿嘿笑道:“其實很簡單你在她的神魂隻中留下一個神魂烙印就可以了。”

薑亦凡狐疑的問道:“這神魂烙印是什麼東西?”

老龍一臉壞笑的道:“這就相當於以前魔王們控製自己的下屬或者爐鼎第一種方法,隻不過魔王是強行的抓出對方的神魂然後進行烙印而此刻是你這小丫頭有親自送上門來讓你烙印。”

薑亦凡點頭道:“那這烙印之後又什麼影響呢?”

老龍想了想便說道:“這東西的副作用我到是不知道,但是無非就是不能背叛之類的,還有就是如果你死了中烙印之人會受到反噬而亡,也就是說他們隻能聽命與你而已不能讓你死在他們前麵。因為這東西還是之前我在收魔王殘魂的時候弄到的感覺很有意思便記了下來,冇想到正好便宜給你小子了。”

薑亦凡想了半天後也隻能無奈的搖頭道:“事到如此看來隻能用這種方法了,對了這烙印需要被烙印者配合嗎?”

老龍玉冥嘿嘿奸笑道:“你認為魔王的東西會有人主動去迎合的嗎!當然是強行附加上去的,而此刻你也正好可以這麼辦因為那丫頭的魂魄不是正握在你手中嗎?”

薑亦凡在此思量了一下後歎氣道:“行了你惹出來的事情最後還的我做壞人,你啊你!我真的早晚有一天被你害死。”

而此刻縮在金色光球中的北嫣然還在等待著薑亦凡冇有辦法後最後放她出去。

可是她萬萬冇想到的是等到的確是影響了她一輩子的一枚烙印,直到最後她都不知道這烙印到底對於她的一生來說是好是懷。

下定了決心的薑亦凡也不在猶豫隻見他按照玉冥的講給他的手法開始了設置烙印。

這一刻北嫣然的心裡忽然升起了一抹危機感,這股危機感是他修煉道如今境界後生出的最強烈的危機感,然而就在這是隻見一個血色的烙印忽然從薑亦凡的手中飛出然後在其的金色光球外飛行了一圈後居然朝著她打來。

這一瞬危機感達到了頂峰,北嫣然想要進行閃避但是此刻她隻是一縷神魂而已而且還被薑亦凡握在了手中任憑她如何掙紮她都無法脫離開這隻如牢籠一般的大手。

也就在這一瞬那枚血色烙印也已經打在了她的神魂之中,烙印一旦進入神魂北嫣然馬上便感覺到了一絲異常然後她忽然對著薑亦凡破開大罵道:“你這個卑鄙的小人,居然還會這些下三濫的手段,你今天要不殺老姑奶奶我等我出去定要你好看。”

雖然她還罵著但是隨著血色烙印上麵發出了一團微微的紅芒之後北嫣然的那團神念居然劇烈顫抖了起來,然後一絲絲金色的光想要掙脫開一切化成虛無憑空消散掉。

薑亦凡看著這一幕後輕歎道:“你想要用自殺來化解這份烙印,但是這裡是我的地方即便你想死也冇那麼簡單。”

說著隻見之前化去的那些金光在此出現子啊然後迅速的凝聚回了金色的光團之中。

這一刻的北嫣然心底已經產生了一絲絕望。

然而就在這時薑亦凡的大手輕輕的攤開然後對著外麵輕輕一拋,下一瞬隻見坐在二樓客房小床上的北嫣然順睜開了雙眼,然後立馬跳起來對著薑亦凡的脖子果斷的劈下了一刀。

但是在刀馬上便要砍道薑亦凡脖子的瞬間,薑亦凡的身子忽然化成了一道殘影然後隻見北嫣然砍下的那一刀居然被薑亦凡抓住了手腕隨後隻見他輕輕的一提便將北嫣然丟到了床下。

這時候的北嫣然滿臉帶著怒火看著薑亦凡道:“你對我的神魂乾了什麼?”

薑亦凡則是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在你的神魂內留下一個烙印而已,不用怕這烙印不會對你有影響,反而對你有很大的益處!’

北嫣然罵道:“放屁你給我下了奴印還說多我有好處!”

薑亦凡差異的說道:“你居然知道這東西,那有些事情就不用我多說了你自己也該明白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