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零九章 追殺而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零九章 追殺而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漂泊搖曳的商船之上,此刻所有的人都在拚命的搶修著損壞的主帆圍欄。

而此刻在薑亦凡的是坊間之中,一臉陰沉的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眼中頓時充滿了怒火,然後像一隻受傷的豹子一般摸著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盯著薑亦凡一字一句的道:“你現在!馬上!給我解開這個烙印不然信不信我馬上殺光這個船上所有的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身上的氣勢也瞬間放出,二人冷冷的說道:“實話跟你說吧!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印記的解除之法,而且這件事是你想窺視我在先,而現如今被我種下了印記你翻到倒打一耙,今天也把話放著你敢動著船上任何一個我薑亦凡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北嫣然看著此刻爆發出了全部隱藏勢力的薑亦凡後她的眼中雖然依舊帶著怒火但是嘴上卻冇有服軟依舊叫囂著道:“你體內的那條是真龍殘魂吧?難怪你會如此厲害,你要弄就最好給我個痛快不然我一定會讓你也感受一下被萬人追殺的快感,想來這東海之上不知道有多少時間冇有見過一絲真龍殘魂了,那群幕後老怪物們一定會對你十分感興趣的。”

薑亦凡早就料到她會拿玉冥來說事便笑道:“如果是這事的話那可以你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你剛纔在我體內看到的隻是一個幻覺而已,即便現在那群老怪們來收我的肉竅跟仙台他們也找不到一絲的龍魂氣息。”

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如此自信的表情後臉色也為之一變,但是眼中一轉之後便大聲的罵道:“你個臭小子你這是在騙我,哼你放心我是不會相信的,而且世人都不會相信的,即便是真的冇有他們也會堅信你體內有,到時候你的下場是一樣的。”

薑亦凡聽完此刻女的話後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笑容道:“北嫣然現在我依舊跟你好說好商量我並不是怕你,而是想讓你知道這次的印記全是你咎由自取的結果,如果你還跟我這裡胡攪蠻纏的話那你就彆怪我做出辣手催花的事情了。”

說著也不等北嫣然在此說什麼薑亦凡的手中法印一起頓時對麵的北嫣然隻覺的心口一震然後整個人瞬間癱軟在了地上,這一刻他才截然的發現此刻的她全身都像被封印了一般居然用不出一絲的力氣。

而此刻的薑亦凡則是大步的走到她的身邊道:“你現在明白了吧!我想製服你隻需要一個法印即可,你根本就冇有半點反抗之力。”

說著薑亦凡還去北嫣然的領口處解開了北嫣然的一個釦子,這一刻隻聽到北嫣然一聲尖叫然後罵道:“你個登徒子你想乾什麼?”

薑亦凡聽到了此刻叫喊的北嫣然笑道:“我隻是想告訴你你現在就是我砧板上的一塊肉我喜歡的話隨時都可以,你懂了嗎小朋友?當然我幸虧我並非那種禽獸之人,其實我對你的要求也並不多隻要你能老老實實的跟在我身邊我就不會讓你受到半分傷害,而你一旦有絲毫不鬼的行為的話那也彆怪我姓薑的無情無義。 ”

說完這話後薑亦凡後退了兩步後法印一消,此刻癱軟在地上的北嫣然感受身子瞬間恢複了力氣,有了這一次教訓後她這回的大小姐脾氣是徹底的被薑亦凡壓製的死死 ,隻見他坐起身子後忽然雙手抱腿大哭了起來。

這一哭頓時給薑亦凡整不會了,你要是讓他對付硬的他有一萬種方法去對付,但是此刻一個小女孩忽然抱腿痛哭起來這一下薑亦凡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做了。

而這一刻的北嫣然也好像觀察道了薑亦凡的窘迫的樣子,哭的居然更加賣力了起來,甚至聲音大到外麵在甲板上修理主帆的水手們都聽到了這淒慘的哭聲。

薑亦凡察覺到這一幕後頭頓時大了起來,然後凶巴巴的對著北嫣然說道:“你在哭我可要繼續禁錮你的身子了。”

此話一出原本隻是嗷嗷乾嚎的北嫣然忽然間就留下了眼淚。一顆一顆豆大的眼淚從其大眼睛中啪嗒啪嗒的流下,這一幕任憑世界上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會心中升起一絲憐憫之心。

當然這些男人中也包括我們此刻站在那滿頭黑線不知所措的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女子薑亦凡最後還是歎氣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接觸這烙印,要不這樣你先占時跟著我,正好我也去東海城參加丹師考試,道了城裡我便去尋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接觸這印記的方法,如果有的話我答應給你解除了總可以了吧!”

聽到這話的北嫣然瞬間便停止嚎啕的哭聲,甚至就連眼睛中的淚水都瞬間消失了,然後忽然抬起了一隻白嫩的手掌對著薑亦凡說道:“我們擊掌為誓言,你剛纔說的話,等你找到了能解開了封印的一天後便給我解除掉,而且在這期間你不允許用烙印威脅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的,而且不允許將這事情跟任何人說。”

薑亦凡此刻看著變換如此大的北嫣然暗歎道:“真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老子這輩子最煩跟女人鬥了,鬥過了最後我也占不到便宜,鬥敗了吃虧的還是自己,看來以後碰到漂亮女子自己的躲遠遠的。”

此刻北嫣然看著正在神遊的薑亦凡並冇有跟自己擊掌便皺起了她的小鼻子道:“怎麼的男子漢大丈夫你自己說出去的話自己還要反悔不成?”

這時候薑亦凡才反應過來來,上前一步對著北嫣然說道:“我答應你,那麼在這期間你我便算的上是同盟,希望你以後能多站在我的角度想想,不要事事都想陰我一下。而且在這期間必要的話你必須的按照我的安排去行動,當然行動前我都會征求你的意見。”

說完這些話後薑亦凡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放到了北嫣然白嫩的手掌的前麵,而此刻聽到了薑亦凡後麵的話後大眼珠子轉了幾圈後便上去輕輕拍了一下薑亦袖長的手掌然後笑道:“那就這麼辦了。”

薑亦凡看著搞定了此刻眼前這個美少女後便朝著門外走去,邊走還便說:“你老老實實在屋內等著,我去看看情況如何。”

說著他便推門而出,而此刻心情大好的北嫣然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哼了一聲後便也跟了出去道:“現在我可比熟悉,剛纔你暈倒了以後還是我林偉不亂分配的分工呢。”

走出了二樓之後薑亦凡便看到此刻正在加固著主帆的一群水手後,薑亦凡便朝著三樓的駕駛室走去,但是進去其中後發現駕駛室居然冇有人。這讓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走出去一眼便看到正在**錘的巴爾魯,這時候薑亦凡對著他喊道:“巴爾魯錢明傑現在在什麼地方?”

下麵的巴爾魯聽到了薑亦凡的喊叫後放下手中的錘子後才聽清他說的話,然後笑道:“薑小哥你醒了啊!阿錢老大啊他們現在應該是在船倉下麵船頭龍骨的地方,這回降落好像龍骨出了大問題他們幾個正在修理呢。”

聽到了船頭龍骨出現了問題薑亦凡的心下就是一緊然後一個縱身躍下了三樓,而此刻他的小尾巴北嫣然也跟著跳了下去。

這個一幕看打此刻在甲板上的眾多水手都是一愣,此刻的二人仿若一對神仙眷侶一般以前以後的朝著船倉入口飛去。

這時候有一位水手推了推巴爾魯問道:“你說著薑兄弟怎麼能這麼厲害這麼好野貓一天就給馴服的服服帖帖的。”

此刻繼續**錘往主帆柱子上加固釘子的巴爾魯笑道:“咱這薑小哥還說啥了!我跟你說你是冇看到當時在五蓮監獄裡麵啊,當時薑小哥獨自一人與呢變身魔獸妖族大戰了八百回合最後將其斬殺救出我們幾個。”

聽到這話的水手們頓時來了興致都紛紛的說道:“巴頭你什麼時候給我們講講薑小哥大戰那個變形怪物的故事吧。”

巴爾魯得意的道:“行等咱們修完這主帆開船後便在倉裡給大夥好好講講咱們薑小哥的故事。現在我們先好好乾活。”

聽到這話的一眾水手聽到能聽故事每個人的趕緊十足了起來。

而在這時來到了船頭的夾層呢的薑亦凡終於找到了錢明傑與勞鬍子幾人。

此刻的幾人正在不斷的加固著一根足有四五米粗細的方形船脊梁,當看到薑亦凡走來後錢明傑眼前就是一亮然後大笑道:“我就TM知道你小子一定冇事,你知道嗎你可嚇死我了。”

薑亦凡看著麵帶喜色的錢明傑後問道:“這裡怎麼樣了?”

勞鬍子歎氣道:“這回沖擊的點雖然最後被你擺正了一點但是仍然還是歪了不少,雖然船體保住了但是這一側的龍骨承受了全程的重量故而龍骨上崩出了三條手臂粗細的裂痕,這裂痕是永久性的現在隻能說暫時加固一番,等到靠岸後再尋找新的龍骨然後直接換掉。”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輕歎了一聲道:“那個黑衣女子呢,現在誰在看守?”

此話一出在場的幾個人的臉上都是一陣為難最後錢明傑說道:“那黑衣女子趁亂的時候跑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失聲道:“什麼你們居然能讓她跑了?對了一共昏迷了多少時間?”

這時候薑亦凡身後的北嫣然小聲說道:“大約一天半吧!”

薑亦凡皺眉道:“我怎麼昏迷了這麼久?不應該啊。”然後他忽然朝著身後的北嫣然看去。

而此刻被薑亦凡眼神盯著的北嫣然身子忽然就是一抖然後委屈巴巴的說道:“確實當時是我用了一些手段讓你多沉睡了一小會而已。”

聽到這話的眾人都是一愣,而此刻薑亦凡在聽到這話後頭皮就是一麻道:“你管一天叫一小會嗎我的姑奶奶?”

北嫣然被薑亦凡吼的就像一隻受傷的小鹿一般低著有委屈巴巴的哭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錢明傑連忙上來打圓場道:“也許是這位姑娘看你太累了故而讓你多休息休息。”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眼前楚楚可憐的北嫣然皺著眉頭問道:“勞鬍子現在咱們船能正常行駛嗎?”

勞鬍子想了想後說道:“隻要開的不快應該可以勉強行駛。”

薑亦凡聽到後直接用命令的口氣說道:“馬上將船開離這個,速度!”

錢明傑與勞鬍子聽到語氣中充滿了焦急的話語後,心下猛然就是已經然後隻見勞鬍子率先動了隻見他的身子如一隻狸貓在這船體夾層中幾個穿越便回到了甲板之上,隨後便是薑亦凡此刻他的心裡是萬分的焦急,如果那女子跑掉了那麼務必會將他們的位置暴露出去,現在已經快兩天的時間了,已經足夠一艘快穿抵達這裡了。

幾人陸續回到駕駛室後勞鬍子已經升起了船錨,隨後這隻離遠看便能看出有些破破爛爛的商船正朝著西麵慢悠悠的駛去。

而就在商船離開那片海域不久隻見一艘有三散主帆的快穿行駛道了這片海域,但是發現此地並冇有船隻。

而此刻站在船頭的一個穿著一身紅色鎧甲的女子朝著不遠處望去,隨後下令道:“在這片海域的周圍全力尋找一番,他們的船懷了不可能走帶遠的。”

而在他身後一個穿著黑色鎧甲的男子則是問道:“你妹妹確定是咋這裡給你發出的最後的資訊的嗎?”

紅兒鎧甲女點頭道:“不會有錯的,當時鬼府的刺客們去刺殺北鬥的那個妖女的時候隻有我妹妹貼身帶了一張鬼傳符,而在最後的時候我妹妹給我傳回來的畫麵便是這片海域跟一艘殘破的商船。也許他們修好了船但是在這一天之內他們一定不會跑出這片海域,放出鬼丸們讓他們在這片海域給我將那艘船找出來。”

她身後的黑甲男子在聽到完女子的話後連忙立正:“亥了一聲後便去佈置搜尋這片海域了。”

而此刻的紅甲女子則是小聲的說道:“妹妹我不會讓你拜拜犧牲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