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一十章 大戰在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一十章 大戰在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色漸漸退去天邊的朝陽慢慢爬上了灰暗的天空驅使走了無儘淒涼的夜色。

此刻大海之上一艘傷痕累累的商船正在慢悠悠的從東向西行駛著,從其身蕩起的陣陣漣漪可以看的出來這時候船行駛的並不是很快。

這時候站在駕駛室內錢明傑對著薑亦凡說道:“你這傷勢才恢複你回去調養一番吧,這裡有我看著呢你放心去吧。”

薑亦凡聽到了錢明傑的話後搖頭道:“我冇事的自從知道了那個黑衣女子逃跑了以後我心裡的那份擔憂便愈加強烈了起來,這是進入化丹期後感應道的最強烈的一回危機感。”

勞鬍子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皺眉道:“薑小哥說的有幾分的道理,以我們的現在船隻的破損程度來看,我們離東海城的管轄海域大約還有一天的路程,這一天的時候已經足夠發生很多事情了。”

錢明傑聽了二人的話後眉頭也是一皺然後十分擔憂的問道:“薑兄你依你來看如果我們被追上我們有勝算嗎?”

薑亦凡沉思了 一陣後搖頭道:“那就看他們派來的是什麼級彆的人了。”

就在這時外麵瞭望台上忽然傳來了巴爾魯的喊叫聲,聽到了聲音的薑亦凡馬上衝出了控製室然後對瞭望台上的巴爾魯喊道:“你麵發什麼了什麼?”

巴爾魯看到了薑亦凡後對著他說道:“我看一艘黑色的小船正快速的朝著我們這個方向行駛而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跳然後二話不說直接飛上了瞭望台,巴爾魯看到薑亦凡飛了上來後便將望遠鏡遞給了薑亦凡然後說了個大致的方向。

這時候他拿著望遠鏡朝著方向望去真好看到了一艘黑色的小船之上正坐了三個黑衣人,而這小船的尾部在不斷的噴著青色的風之力,在加上船身本就就是弧形這便使得此船的速度要比正常大船快上數倍不止。

薑亦凡將望遠鏡遞給了巴爾魯後,二話不說直接丟出了黑鳳,黑鳳一出直接化成了一柄黑色長劍,薑亦凡則是踏劍朝著那艘黑色的小船射去。

這一幕讓剛出來的錢明傑也是一愣然後對著巴爾魯問道:“我在東麵發現了一艘黑色小船,薑小哥好像禦劍朝著他們衝過去了。”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神色就是一變然後馬上回到控製室然後紛紛全體人員進入戰備狀態。

此話一處所有人都是心都一下提了起來。

而這時候的駕馭這黑色長劍朝著黑色衝去,就在二人不足百米的時候黑色小船上的三人當中忽然飛起一人朝著薑亦凡衝來,薑亦凡看到這位穿著一身藍色軟件的男子後便開口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此話一出穿著藍色軟甲的男子忽然笑道:“你居然問我是什麼人,看來你們定是我們要找的那艘商船了,冇想到一個小小商船之上既然會有化丹修士坐鎮看來你們的來頭也定然好不小,但是可惜今天你遇到了我便算你倒黴了,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免得一會我出手太重直接將你滅殺了可就不能怪我了。”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然後說道:“既然你如此自信的能輕易的戰勝我,那我便真的很像看看你們傳送的霓虹帝國的鬼士們有幾分儘量。”

此話一處藍色軟件的男子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麵色陰沉的道:“你居然知道我們霓虹帝國,還知道我們是鬼士?看來你小子冇少暗中點調查我們啊,既然你知道這麼多那你的命就不能在留在這東海了。”

話音未落隻見身穿藍色軟件的男子身外忽然冒出了一抹藍色的火焰,隨後隻見他的藍色軟件順便變成了一件藍色武士盔甲。

這一幕看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笑道:“看來你們滅掉了神機門後冇少研究他們的秘術啊。”

此刻對麵的藍色盔甲男子原本就有化丹初期的修為,如今在加上鎧甲的加持他現在的勢力居然足有化丹大圓滿的威視,薑亦凡看著這身鎧甲眼中殺意一閃,腳踏黑鳳便朝著對麵的藍色鎧甲男子衝去。

而對麵的藍色鎧甲男子看到對麵那個禦劍的修士再看道自己鎧甲上身了以後依舊朝著自己衝殺而來臉上馬上浮現出了一抹機封之色,隨後隻見他在腰間拿慢慢的拔出了一柄藍色的武士刀然後也朝著薑亦凡衝殺而去。

隻見在這一瞬天空之中一黑一藍兩隻光團猛的碰撞在了一起,這一碰撞之下藍色盔甲男子的臉色忽然就是一變然後馬上收起了之前輕敵的神色,換上了一幅認真的表情。

而此刻的薑亦凡呢則是依舊一幅漫不經心的樣子,隨著二人一個錯身而過後,薑亦凡臉色帶著微笑看著看著對麵的藍色盔甲男子。

而此刻的男子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引以為豪的藍色盔甲此刻居然被對麵這男子輕描淡寫的斬出了一跳數尺長的缺口。不止如此就連他手中的那柄跟鎧甲一起打造而出的名刀居然也被斬成了兩段。這讓他整個人傻在半空之中。

而此刻薑亦凡根本冇看跟他墨跡直接手握黑色長劍俯衝向了下麵的小船上,此刻船上的兩名黑色布衣的男子看到了薑亦凡俯衝而來後連忙按下了船上的一個紅色按鈕,這時候隻聽到嗖的一聲輕響,此刻隻見船尾處忽然一枚圓形的東西被射向了天空之中,隨後便傳來了轟鳴的聲音。

薑亦凡看著天空中一朵絢爛的煙花在空中炸開,心下眉頭一皺然後收起刀落,船上的倆個黑衣男瞬間便被薑亦凡斬殺在當場。

這一刻隨著煙花的炸開,在離這裡不算太遠的一艘黑色的大船上穿著紅色鎧甲的女子臉色微微浮現出一抹笑容,然後開口道:“看來我猜的冇錯他們真的嗎冇有跑遠,傳我令所有鬼丸全速往煙花方向集合,主船也收錨朝著東方全速行駛。”

此話一處隻見站在他身後的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馬上“亥”了一聲後便去傳達給下麵所有人。 這時候隨著薑亦凡斬殺了兩麵鬼丸的船員後,便一個飛身朝著此刻依舊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事實就在麵前依舊不由的他在多想什麼,因為這一刻薑亦凡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隻見此刻黑鳳已經化作一柄臂鎧包裹在了薑亦凡的拳頭上。

而這一刻藍色鎧甲男子眼中厲色一閃之前他的身上忽然冒出了大量的鮮血然後這些血液居然全部都被藍色鎧甲吸收了進去,隨後隨著一陣威壓的降臨在這藍色盔甲之上一尊帶著紅色麵具的鬼影忽然出現了在了盔甲的身後。

薑亦凡在感受到了這份威壓之後剛想打下去的一拳居然硬生生的被其收了回來然後身子馬上往後撤了出了數米遠後眯著眼睛看著此刻這位已經被鎧甲吸 的骨瘦如柴的藍衫男子後薑亦凡心下就是一驚。

而這一刻對麵那個帶著紅色麵具的鬼影此刻抬頭看了薑亦凡一眼後隻見藍色盔甲帶動著其中的那個已經被吸成人乾的男子出猛的朝著薑亦凡衝去。

薑亦凡也不敢怠慢身後太極圖化出手中的臂鎧之上一抹藍紫色的元氣也隨著冒出,這份藍紫色的元氣便是之前他昏迷之後融合了太陰太陽之力的神秘元氣,如今也是他第一回用出。

就在二人飛快接近的時候隻見藍色盔甲的手中忽然多出了柄紅色的虛影武士刀,而且這武士刀上居然還纏繞著無數失去的冤魂。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心下厭惡之心一起手下也不在有所保留之前那股什麼的力量被其全部催發了出來。

一瞬之後二人的身形交錯而過,薑亦凡不開之上兩團藍紫色火焰依舊在跳動著,而在他身後的那具藍色鎧甲之上的虛影則是隨著晨風慢慢飄散在了空中,隨後因為骨瘦如柴的軀體依舊無法在承受主這藍色盔甲的重量,隻聽到噗通一聲那具備吸乾了精血的男子與那副一起掉入了大海之中。

然而就咋這是海風錯起了薑亦凡的白色長袍與秀髮,這時候一縷青絲忽然的隨風飄散在了空中,然後薑亦凡慢慢轉身這時候隻見他的白袍胸口被劃開了一道數尺長的缺口。

薑亦凡低頭看了一眼胸口眉頭就是一鎖,然後他朝著下麵的黑色小船一招收將其吸入了手鐲之中後便轉身禦劍朝著不遠處的商船飛去。

此刻在商船之上錢明傑通過望遠鏡觀看了道了這一次的打鬥,當看到薑亦凡胸口處被刮開的衣衫後錢明傑的心猛的就是一揪。

最後看到薑亦凡收了黑色小船後朝著商船飛了回來後,他的心纔算暫時放了下來。

這一刻隻見薑亦凡禦劍落到了甲板之上,此刻船上眾人都跑了出來,特彆是北嫣然,剛纔錢明傑發出訊息的時候並冇有避諱這個女子,在他的心中能跟薑亦凡走的很近的人應該都是可以信任的之人。

薑亦凡看道了大家都來到甲板上後麵容略帶沉重的說道:“我們還是被他們追上了,被我滅殺掉的這隻是一隻探路的人,估計他們的主船應該很快便會找到位們的蹤跡。”

粗話一處在場的眾人心下都是一緊,這時候北嫣然問道:“探查之人實力如何?”

薑亦凡想了一下說道:“本身修為隻是化丹初期但是手段卻很厲害,而且他們明顯十分善於運用機關之術,他們追擊我們的小船便是在後麵加裝了推進裝置。”

聽到這話的宋遠航眉頭就是一皺道:“什麼居然有人已經研究道了這一步嗎?”

薑亦凡也不二話直接將繳獲的黑色三人小船拿了出來。

當看到黑色小船的時候宋遠航眼睛就是一瞪然後咬牙道:“這便是之前我們神機宗最後在不斷研究的風馭舟冇想到居然讓他們給完成了。因為當年我們敗的太快了很多東西都冇能帶出來,看來全被這群人簡了個現成的。”

此話一出薑亦凡的眉頭也是一皺然後說道:“行了這都是過去的事情,我們現在麵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遠航你的風炮還能現在還能跳躍嗎?”

宋遠航點頭道:“這次雖然船體受損了但是風炮卻並無大礙應該還可以衝一下。”

聽完這話後薑亦凡在此想看了錢明傑問道:“你感覺我們嗯的主帆跟龍骨還能不能經受這一輪飛躍?”

錢明傑想了一下然後搖頭道:“龍骨就不說了,就單單這主帆柱子怕是剛給起來便會被折斷。而在降落的時候如果冇有主帆的話彆說龍骨了,整個船估計都會四分五裂。”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也是輕歎了一聲後朝著勞鬍子問道;“那現在我們船速還要多久才能道東海城的海域。”

勞鬍子皺眉道;“全速的話昨早也的十個時辰。跳躍的話應該一次變能跳入。但是就像明傑說的即便我們進去了這船怕也是徹底的費了。”

薑亦凡歎道:“如果真的是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就算是船費了我們也的拚上性命跳一次,這個就交給你了遠航,你在下麵隨時準備進行最後的一跳。”

宋遠航聽道了薑亦凡的話後眼神中漏出堅毅的眼神道:“放心薑大哥即便這是這船的最後一跳我也一定讓他了跳出自己的精彩。”

薑亦凡對其點了點頭後跟便跟著剩下的眾人說道:“在我們後麵追殺我們的是一群亡命之徒現在有怕死的可以劃著救生船自己活命去了,你們放心我保證你們錢老大絕對會尊重你們自己的選擇的。”說完這句話後薑亦凡看向了錢明傑。

而錢明傑也是咳嗽了一聲後說道:“薑兄說的話便的我的意識,現在怕死的就可以走了彆到時候臨陣退縮那到時候你可就怪心狠手辣了!”

說完這話後錢明傑的眼中閃過一抹殺伐的氣息。這一刻在場上的所有人都四下看了一眼對付然後巴爾魯率先說道:“反正我是不走錢老大在那我在那!”

此話一出剩下的冇有態度的眾人紛紛表麵了自己的態度,但是道了孔竹那的時候孔竹卻猶豫了。

看到這一幕的錢明傑歎氣道:“我知道你哥哥目前的情況是什麼樣子,冇事的孔竹你做出什麼選擇我都不怪你。”

但是思考了片刻之後孔竹輕咬了一下嘴唇道:“這些日子很開心,雖然我哥哥這樣了但是我還是想跟大家在一起戰鬥,我想即便我哥醒來了也一定跟我做出一樣的選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