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被困幻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一十三章 被困幻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一刻隨著工藤香的一句話說出隻見一道無形的氣浪對著此刻揹負雙手站在艦船頭的早島佑真射去。

這股無形的元氣居然在海麵上帶起一片漣漪,但是在馬上便要射到早島佑真的時候隻見他的身外忽然多出一張黑色的球形護盾,這股元氣在碰觸到黑色護盾的瞬間吸收了乾淨。

這一幕被不遠處的薑亦凡與工藤香看到後,工藤香的眼神中一抹殺機一閃而過然後就要繼續說些什麼。

而就在這時候甲板上麵的早島佑真率先開口道:“大小姐你這是錯怪屬下了,我這不都是看您一直未能拿下眼前此人故而才準備直接朝了他們的商船嘛!如果大小姐真認為是我多管閒事了那屬下領罪便是了。但是我還是希望大小姐在做任何事情前先分清主次我不反對你追擊這樣一艘怪異的商船,但是如果你做出的事情有備我認定也許會讓我們這次任務失敗的風險的時候,那就彆怪我越權了大小姐。”

早島佑真這一招以退為進玩的那叫一個嫻熟,而這些話聽到了工藤香的耳朵裡就變成了對他統治力的一種質疑與威脅,這讓此刻的工藤香臉色刷一下就變的難看了起來。

在其對麵的薑亦凡此刻卻是忽然笑道:“工藤大小姐我冇叫錯吧,我倆還要繼續打下去嗎?我看您還是先解決一下你們內部的問題後再我們在繼續打下去吧。”

工藤香提著紅色巨劍看看對麵麵露真誠的薑亦凡道:“不用了我下一招收拾了你後再去找那嘴賤之人也不遲。”

話音未落隻見工藤香手中的巨劍之上忽然燃起了三團赤色的火焰,這赤色的火焰一出四周的空氣瞬間被焚燒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這一刻薑亦凡隻覺得一股股的熱浪在不斷的朝著自己所站的位置凝聚著,隨著這股熱浪的不斷凝聚薑亦凡的白袍雖然並非凡品但是此刻也被炙烤的有一些發黃。

而對麵真空中的工藤香看到了這一點後臉色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然後隻見這三團赤色的火焰忽然化成了氣團小的火焰依次飛入了紅色大劍之中。

當氣團火焰全部進入之後原本紅色的大劍之上居然生出了一片赤色的雲紋,這些雲紋之中發出的炙熱的高溫讓人看上一眼都有一種靈魂被炙烤在其中的錯覺。

做完這一切後工藤香雙手捂劍柄深吸了一口氣後,身子忽然如一枚炮彈一般朝著不遠處的薑亦凡射去。

而此刻看到了三團赤色火焰的時候薑亦凡心中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這人是炎帝的後代?但是為什麼炎帝的後代會成為了鬼子呢?

還是說鬼子得到了炎帝的一部分傳承,因為在地底的時候他並冇有看到在幻象之中炎帝使用過的鎧甲與武器,你便證明他在哪裡留下了虛影之後最後還是離開了炎脈深處。

想歸想但是看著眼前奔著自己衝殺而來的那把赤色巨劍此刻的薑亦凡隻能硬著頭皮硬接上這一擊。

然而隨著巨劍不斷的臨近薑亦凡終於真切的感受到了當年炎帝是有多麼的恐怖,不說著把劍是不是仿製品也不說此人的修為高低與炎帝他老人家是不是在一個級彆之上的,單單這份氣勢就足以碾壓化丹中期以下所有的修士。

而此刻已經鎖定了薑亦凡的工藤香嘴角漏出了一抹邪笑然後雙臂就是一掄,隻見一股赤色烈焰裹帶著一股子熱浪朝著薑亦凡的席捲而去。

這時候的薑亦凡在看到赤色烈焰的時候身子已經被熱浪鎖在了當場,居然一時間無法掙脫這出去,而眼看著赤炎已經棲身薑亦凡眼神一狠然後黑鳳瞬間由巨劍便成了一對龍頭臂鎧,隨後著臂鎧之上也同樣冒出了一股赤色的火焰。

當薑亦凡的這股赤色火焰出現以後他的臉上忽然生長出了一副赤色獠牙的獅子圖騰銘文,隨著銘文的不斷完整隻見薑亦凡黑色臂鎧上的赤色火焰忽然間便狂暴了起來,隨後長劍上的赤色烈焰便已經殺到,兩團火焰瞬間便交織在了一起。

看到了薑亦凡也放出了一團赤色的火焰而且居然還可以跟自己武器內的赤色烈焰打了個平分秋色!

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工藤香眉頭就是一皺,讓萬萬冇有想到會有人可以與著武器內的赤炎可以抗衡在她的記憶中當年師傅用這火焰直接燒過納嬰中期的一位散修,雖然那散修修的是邪法但是依舊已經是進入了納嬰期的一位大能。

但是今天這化丹期的小子給接下了而且居然還能跟其對抗個有來有回。這小子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而此刻的薑亦凡心下卻是另外一種想法,他雖然已經在全力驅使著太陽火經,但是總是感覺哪裡差了點什麼的感覺,但是自己一時半會還說不清楚到底哪裡不對。

而就在這個時候工藤香的巨劍攻勢一變巨大的寬劍居然顯化出了一準帶著紅色麵具的幻影,這尊幻影一處四周立刻咋出現了數團赤色烈焰,這幾團烈焰圍繞在工藤香的周身外隨後麵具幻影忽然對著此刻工藤香手中的巨劍抓去然後單抽持劍朝著薑亦凡劈殺而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看似很緩慢實則速度很快從虛影成型道砍出這一劍隻有三吸的時間。

而這三吸內薑亦凡也冇有閒著,他瘋狂調動起了太陽火經記載的虛化之印,就在這麵具幻影提劍衝殺道他麵門的時候薑亦凡的伸手忽然一準頭戴高冠的偉岸男子虛影猛然幻化而出,在還冇完成成型的時候隻見那尊虛影便抬起了一根手指對著衝殺而來的麵具幻影就的一點。

這一點之下天地隻見所有的火焰居然全部都朝著這虛影的手指衝去二後跟我被虛影射向了手持巨劍的麵具幻影。

這一幕實在太過驚世駭俗冇想到那麵具虛影居然被這隔空一指點散在了當場。而那柄紅色巨劍是嗖的一聲飛回了工藤香的手中。

而此刻工藤香居然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驚詫的說道:“你練的是什麼功法居然能幻化出此等虛影幻象。”

薑亦凡笑道:“隻是一些小術而已不足掛齒,勉強能保命而已。”

抬手擦去嘴角鮮血的工藤香冷哼了一聲後笑道:“先打殘了你抓你回去就不信你不說出實話。”

話音未落隻見工藤香體內忽然冒出打量的紅色霧氣而後九團豔紅色的火焰在其身後幻化而出。

隨著就朵殷紅火焰的出現後那柄紅色大劍也慢慢飛道了工藤香的頭頂之上。

這時候隻見那就朵豔紅色的火焰忽然一朵接著一朵的衝入了紅色大劍之中。

轉瞬間隨著最後一團火焰進入之後隻見紅色大劍居然一分為九,這九柄樣式各異的飛劍在工藤香的身前化成了一道圓形劍陣。

劍陣一成工藤香眼神之中一抹紅芒閃過隨後隻見她一步邁入劍陣之中然後帶著九柄豔紅色的神兵衝殺向了薑亦凡。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眼神在此一眯心下暗歎道:“之前隻看到了炎帝一分四,現在看著女子居然直接上來便一分九看來此刻已經下定了決定要將我生擒在此處啊看來不動用點底牌是不行了。”

想道此處的薑亦凡臂鎧之上的赤色火焰驟然消失,隨後一股紫藍色的元氣在臂鎧上升騰而起,隨後便化成了倆字虎頭,隨後在其背後的太極圖也化形而出,一震之下薑亦凡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正朝著薑亦凡衝殺而來的工藤香忽然看到了消失在原地的薑亦凡神色就是一愣然後隻見她對著對著旁邊的一隻紅色長劍一點,那柄紅色長劍瞬間朝著虛空之處斬下。

此時隻聽到了叮的一聲輕響而後他薑亦凡的身影居然被這一擊斬了出來。

而此刻用臂鎧攤開了殷紅飛劍的薑亦凡身後太極圖在一震,隨後便突如了工藤香的劍陣之中。

他剛一進入工藤香的嘴角便漏出一抹輕蔑之笑然後隻聽到在九柄飛劍劍陣之中不死的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但是卻隻有聲音卻冇有人影出現。

就在這時隻見一隻紫色龍頭忽然出現在了工藤香的身後,藍紫色的龍頭張開這血盆大嘴朝著工藤香一口咬去。

這一瞬工藤香的眼睛瞪的老大,她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眼前此人居然能在她的劍陣之中貼道了自己的身前還能主動的對自己發動了致命的一擊。

但是這一幕速度實在太快,還未等工藤香反應過來的時候龍頭已經一口咬在了她的頭上,隨後便是一片血花散落在蔚藍色的大海之上。

這一刻的講義費也終於喘著粗氣顯化處了身形,這連續的震顫穿梭瞬移對於現在他的來說還真的是辛苦異常。

看著灑落在海麵的鮮血薑亦凡忽然就是一皺眉然而就是猛的一個側身。

在之前鮮血的地方忽然一隻豔紅色的巨大手掌朝著薑亦凡抓來,這手掌出現的十分突然要不是薑亦凡習慣性的發出了神識在四周的話,這一抓居然會讓他吃個暗虧甚至更有可能就此隕落在此地。

躲過了殷紅大手的薑亦凡忽然發現,四周的那九柄飛劍居然變成了九隻身穿九色鎧甲的武士,每一位武士手中都拿著一柄豔紅色的武士刀。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暗叫一聲不好然後身子猛的朝著下麵海洋衝去,可是就在這時海洋麪子上忽然出現了一張旋渦在旋渦的中心之中之前被他乾掉的那個頭戴麵具的幻影從旋渦之中慢慢爬了出來。

這一刻的薑亦凡是被徹底的封死在了這座劍陣之中。

裡麵雖然是那般的凶險絕境可是在商船上的眾人看到的則是薑亦凡在衝入了九劍之中後美多久便顯化出了身影然後就呆呆的站在了原地,而他身邊的工藤香則是在其四周漫步了一圈後臉色漏出了一抹滿意的表情。

這時候北嫣然忽然大叫道:“不好薑亦凡好像中了那女人的幻陣此刻的他現在身在幻陣之中估計是被困死了。”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我們船上還有可以攻擊那女子的東西了嗎?”

勞鬍子想了一下後說道:“我們還有一發轟天炮,那還是上回修船時候留下的,就是不知道現在能不能好用了。”

錢明傑皺眉道:“那炮雖然威力尚可但是必須是近距離去攻擊,我們離他倆如此之遠怕是很難解救薑兄出幻境啊。”

勞鬍子想了一下道:“要不咱們衝過去,離那幻陣近一些的時候我們出其不意的乾他一炮然後便飛躍逃遁走你看如何?”

錢明傑聽到留著花後眼神也是一亮但是隨即說道:“就我們這速度怕是冇走到近前就被打沉了,要不這樣我們先佯攻投降然後在乾他一發。”

北嫣然聽著二人的話後說道:“你倆確定他們可以接受你的投降,彆到時候冇到地方呢便被對麵打成沉船了。”

錢明傑聽到後歎氣道:“那你說怎麼辦!”

此刻隻見北嫣然沉思一陣後說道:“錢明傑你準備那個神秘轟天炮,而我現在邊去引開那個女子,記住一定要打在薑亦凡身外的那層之上這樣才能為其在幻陣中打開一條血路千萬彆打歪了。

勞鬍子拍著胸膛道:“你放心大爺我打老一輩的炮冇有一回是打歪的。”

聽到這話的北嫣然皺了下小鼻子然後縱身一躍便跳入了海水之中。

這時候還被困在環境中的薑亦凡此刻正與這十隻怪物進行著慘烈的搏鬥著,隻見一隊臂鎧被舞動的虎虎生風,每一拳都會擊退一名武士,但是讓他頭痛的是冇擊退一個不出數吸之後這武士便會在此回到戰場之上。

這讓此刻的薑亦凡陷入了無休止的車輪戰之中。

而外麵就在工藤香正打算將被困陣中的薑亦凡帶回戰艦之時,海麵之下忽然數十柄飛刀射出了水麵,這些飛刀在空中靈活的朝著工藤香斬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