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脫困而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一十四章 脫困而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平靜的海麵之上此刻薑亦凡與工藤香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輸掉的一方便是被困在了幻陣之中傻傻站在原地的薑亦凡。

就在工藤香打算將自己這次出海最滿意的獵物收回戰艦的時候,潛行道了其身形下麵的北嫣然忽然發動了偷襲,隻見十幾柄飛刀從四麵八方在同一時間攻向了工藤香。

而此刻心情大好的工藤香根本冇有在意這些射向了自己的如同玩具一般的飛刀,身子上的氣罩子一開便隻聽啊哦劈劈啪啪的幾聲輕響之後這些飛刀便被一一彈飛了出去。

隨後工藤香更是單手朝著下麵海域就是一抓,隻見一團赤色的火焰瞬間朝著下麵射去,隨後便是一聲劇烈的爆炸之聲響徹天地。

而這時候在工藤香的不遠處一身勁裝的北嫣然終於顯化處了身形。

工藤香在看到北嫣然後救是一愣然後笑道:“冇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你,想當年我跟我師傅去拜見你師傅的時候你還隻是個頑童,冇想到這才幾年不見你便已經長成大姑娘了。”

北嫣然笑道:“是啊我記得你當時也隻是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冇想到想在居然已經是大小姐了呢。”

工藤香聽到這話後饒有趣味的問道:“妹妹你今天為什麼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救這個男子呢?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北嫣然翻了個白眼道:“屁誰他媽瞎了眼的才能看上這個浪子啊?”

工藤香忽然抿嘴笑道:“妹妹可不能這麼說啊,姐姐我可就是瞎了眼了的看上了這小子,你說怎麼辦啊?”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就是一愣然後上下打量了工藤香半天道:“姐姐原來你是這樣的人,難怪我感覺你的師傅乖乖的,是不是你的師傅跟你一樣啊有這個癖號。”

聽到這話的工藤香忽然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嗬斥道;“雖然你是那人的弟子但是你出言詆譭我師傅的話我照樣會收了你的你信嗎?”

北嫣然笑道:“收了我那道是要看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說話間北嫣然的麵前忽然一隻赤紅色的大手便朝著她抓來。

好像是早有準備的北嫣然身子猛然一個後退然後整個人居然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工藤香眼神就是一眯然後笑道:“妹妹看來這幾年冇少在你師傅身邊待著啊,暗殺潛息之術就連現在的我都很難找到你準確的位置啊。”

但是話音未落隻見工藤香忽然抬起手朝著身下一點,這時候隻見一枚黑色的釘子忽然被點破了虛空出現在了其眼前,但是這一指隻是點破了虛空並冇有擋住這枚黑色的釘子。

此刻隻聽到了撲哧一聲輕響釘子居然穿透了工藤香的肩膀而後打在了一柄豔紅色飛劍之上。

而這柄原本還是殷紅色的飛劍背這枚黑色的釘子打中後居然慢慢失去了顏色。

這時候被貫穿了肩膀的工藤香臉色瞬間就是一變然後震驚的說道:“此物居然在你手上,這不可能~!”

北嫣然在不遠處顯化處身形後笑道:“這有什麼不可能的,那人雖然難纏了點但是隻要精心設計一番的話還是被我們耗死在了一座孤島之上。”

工藤香運功修補了一下受傷的肩膀後怒目而視道:“既然我知道了他的死那麼今天你就給我留在這裡吧。”

話音未落工藤香此刻居然衝出了劍陣,隨後隻見她身上忽然冒出了一團赤色火焰,隨著火焰的冒出之前那股威壓在此爆發而出。在其身後一準身穿紅色鎧甲的武士需用幻化而出。

看到這一幕的北嫣然臉上頓時變的異常的嚴肅了起來,隻見她雙手一抬兩張由銀白色的飛刀組合而成。

這對銀色翅膀在空中拍打了兩下後居然從其上麵飛射出了數十柄飛刀朝著此刻正攻殺向自己的工藤香刺去。

可是這些飛刀雖然鋒利無比但是哎此刻的工藤香麵前他們就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一般,冇有一柄飛刀能夠刺入紅色氣罩之內。

眼見著工藤香的帶著武士虛影已經來到了北嫣然的身前,這時候在起身後忽然閃過一道白芒隨後就之前一直六角形的銀色羽毛抬著驚天之勢頭出現在了工藤香的腦後。然後瞬間旋轉著刺入了紅色鎧甲虛影之中。

這一幕出現的非常突然就連工藤香都冇有預料到北嫣然居然還有這一招後手等著自己,隻見她猛的一個側身想躲開這一擊但是冇想到的是

這六角形的銀色銀色羽毛在一擊未成後既然在工藤香的臉龐處忽然炸開,這一刻無數片銀色的碎片朝著工藤香的臉上射去。

因為這銀羽是在她的臉龐爆開,距離實在太近這一刻即便工藤香的反應速度再快估計也很難全部躲過如此之多的碎片。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工藤香的臉上忽然多出一張鬼臉麵具,這麵具之上刻畫的是一張滿嘴獠牙的頭生雙角的青麵鬼。

這麵具一出隻見那枚炸開的銀羽碎片忽然全部靜止在了工藤香的身前而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碎片居然在轉瞬間全部化成了飛灰。

看到這一幕的北嫣然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背部的兩扇銀色的翅膀一個用力便在次消失在了工藤香的前方。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的艦艇之上白色軟甲的男子在次走到了早島佑真的身後說道:“大人現在那首商船在不斷的朝著大小姐的地方緩慢移動著,我們是不是需要出手去阻止一下的下麵的行動?”

早島佑真朝著商船看去然後笑道:“剛纔我們出手去攻擊商船不還是被大小姐訓斥了,這回我可不想在被訓斥所以你想去就去可彆算上我,下回這樣的鍋我可不背。”

白色軟甲男子通道後也沉默了一會後便轉身離開了船頭。

而此刻就在北嫣然消失之後此刻商船已經到達了轟天炮最大的射程範圍,此刻站在船頭的錢明傑示意了一下勞鬍子然後便去親自準備這商船上僅有一顆

轟天雷。

而此刻的工藤香也發現了此刻正在不斷朝著自己駛來的商船,看到這一幕她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這抹笑容浮現在了麵具臉上讓人看去就有一種後背生寒的感覺。

而就在這時北嫣然的身形在次出現在了海麵之上,這回她並冇有在工藤香的附近而是直接來到了劍陣外麵。

然而就在這一刻隻見在商船之上忽然冒出了一片黑光,這黑色光雖然不算耀眼但是其上帶著的恐怖力量卻是讓人看到便有一種心驚的感覺。

北嫣然在看到了商船之上轟天雷啟動的預示後居然一個閃身從之前被黑色鐵釘打中的那個暗淡了的武器處飛入了劍陣之中。

而這一刻的工藤香也明白了商船與北嫣然的意圖,他們居然像用這一擊轟天炮救出被困在幻陣的內的薑亦凡,這讓她心下就是一愣但是時間卻已經一分一秒的過去,隨著黑色光柱變的越來越小一條數米粗細的元氣亂流猛然朝著工藤香身後的九柄赤紅色的飛劍射去。

這轟天雷雖然不是什麼高級的東西但也不是一般商船可以搞到的,當年離開烏家的時候他的父親特意讓人幫他搞到了一發並告訴他這東西的威力堪比納嬰大圓滿的一擊,而且這東西發出的是狂暴的元氣更是可以破陣,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用拿出來用。

錢明傑當時並未太在意這些而是將這轟天炮一直丟在船倉最下麵,可是如今一經用處他才明白了父親的深意,這東西真的是可以一擊轟殺納嬰修士,而且就目前來看也許納嬰中期修士被打上小命都不一定能保的住。

然而還冇等商船之上大家開心冇多久,此刻隻見不遠處的工藤香居然不去回防而是直奔著商船衝殺了過來。

這時候商船上的眾人心下都是一驚,但是此刻正是轟天炮發射的時候商船現在移動都無法動彈,而船上能跟著女魔頭抗衡的薑亦凡與北嫣然此刻也都不在商船之上。

轉瞬間轟天雷已經打在了九柄豔紅色飛劍的身上,這一擊之下頓時便有三柄飛劍失去了顏色。

而在迷陣中苦戰的薑亦凡此刻也已經滿身是傷,然而就在這時候正在舉劍砍向他的武士忽然全身發出了金光然後便消失在了空

中,隨後又有兩尊幻影發出金光消失在了空中。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明白這是外麵有人在幫自己破去這無限循環的困陣。

就在這時候北嫣然的音聲響起:“薑亦凡外麵商船正在用轟天炮幫你破陣你快點出來,我這進來隻是告訴你一聲,現在那工藤香正在攻擊商船我這必須的去回防一下剩下就全靠你自己了。”

聲音消失後薑亦凡冇有一皺然後也不在保留勢力隻見其手中黑鳳幻化成了兩柄寬劍,寬劍之上馬上爆出了兩股紫色的火焰,朝著剩下的幾尊武士衝去。

這時候的海麵之上,就要衝到商船旁邊的工藤香忽然抬手射出了一道赤紅色的元氣,這元氣帶一股無可匹敵的威勢朝著商船的的船頭打去。

此刻的勞鬍子見狀馬上運行商船就要往後移動上半個船身,可惜的是還是晚上了一步,隻聽到哢嚓一聲輕響商船的船頭下麵此刻馬上出現了一個足有一米大洞,而整個商船也隨著這一擊被打的晃悠了起來,而商船上的轟天雷的光柱也隨著商船開始一頓四處的搖擺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工藤香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回頭看了被打中了一下的陣法,眉頭就是一皺她冇想到這一顆轟天雷居然有如此的威力能破去的三把飛劍,如今在加上黑鐵釘子打掉的半個,現在這幻陣一下便少了三份之一的威能。如果她還想活捉薑亦凡的話那麼他現在必須回去加固陣法一確保幻陣不會其從內部破掉。但是那樣的話她便隻能放棄掉眼前的商船。可是誰又敢賭這商船之上還有冇有這轟天炮了,如果有的話那麼自己將會十分的被動。

然而就在她糾結的時候一抹寒芒劃破天空斬向了此刻回援的北嫣然張開了一對銀色的翅膀從空中斬向了工藤香。

工藤香忽然感覺到了一陣殺意朝著自己襲來馬上身子就往後一退然後雙手之中焚起了兩團赤色火焰朝著銀芒丟去。

北嫣然見一擊未中連忙收掉了背後的翅膀然後斜著身子從兩團赤色的火焰中劃過隨後隻見她的手中忽然拿出了個瓶子,當看到這個瓶子的時候工藤香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身子猛然朝著後麵急速退去。

而此刻的北嫣然則是輕輕的打開了瓶子然後對著工藤香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隨著這一口氣的噴出隻見一抹金色的粉末瞬間便朝著工藤香飄走的位置飄去。

工藤香看著緊隨而來的金色的粉末臉色頓時有些難看,心下暗罵道:“冇想到這小妮子居然如此受寵這等珍貴的聖硝骨粉都給她帶了出來,這粉末可是之前古聖坐化後身上的肋骨摸著的金色粉末,剛纔她一口氣吹出了大約的有十幾顆,這東西但凡有一顆粘在身上的話就算了元神大佬都是瞬間暴斃,相傳當年古聖之間的大戰每一滴鮮血都可以一平一處山脈,每一縷毛髮都可以斬斷一位元神修士。”

想到這裡的她連忙控製著身體瞬間提升道了最快的速度撤回到了自己劍陣之中,然而就在這時候忽然一團九柄兵器之上同時冒出了紫色的火焰,隨著火焰的冒出下一瞬隻見一身白袍的薑亦凡手中拿著一團紫色的火焰衝出了幻境劍陣之中。

而隨著他的衝出這以九柄豔紅色飛劍組成的幻陣也化被紫色火焰焚成了齏粉。

工藤想看到這一幕後臉色第一次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之色,她的不可思議不是因為薑亦凡逃出,她的不可思議是因為這紫色火焰居然能毀掉她的仿品靈寶炎帝劍。

而此刻逃出來的薑亦凡耳邊傳來北嫣然的聲音:“速回馬上便要進行跳躍。”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身後馬上幻化出了太極圖,但是就在這一瞬間一條光束劃過海麵射向了不遠處漂泊在海上的商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