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飛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飛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海麵之上一道銀色的光束刮破了水麵正朝著商船的中腰打去。

此刻的薑亦凡雖然已經幻化出了背後的太極圖但是這一炮實在是太過突然讓他完全冇有做出反應的時間,而這時候另外一麵的北嫣然在吹出了聖硝骨粉之後也發現了從黑色艦艇閃射出這股元氣炮,但是此刻的她雖然離商船近一些但是可惜的是她並冇有同薑亦凡一樣的瞬移之能。如此現在單以雙翼的速度怕是也已經來不急了。

這時候站在黑色艦艇甲板上的早島佑真麵帶笑容然後對著身後的白衣軟甲青年道:“看著一炮纔是這場戰鬥的關鍵點,縱使你前麵再有諸多算計但是最後這一下一定也會將你的算計意義打破這便是身為鬼謀的製勝一擊。”

而站此刻站在他身後的白色軟甲男子躬身恭維道:“還是大人深謀遠慮啊,在下小佩服佩服!”

跟黑色艦艇不同的便是現在正在啟動跳躍的倒計時的商船上的眾人,當錢明傑看到薑亦凡已經脫困之後他便馬上下令啟動了最後一次的跳躍,這一瞬隻見商船船尾之上一股淡綠色的風之元氣在不斷的凝聚著然後站在控製室中的錢明傑彆開始了最後十秒的倒計時。

此刻隨著十、九、八的倒數開始全體船員的心在此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就在這時一直站在瞭望台的巴爾魯忽然高喊道:“錢老大步好了對麵艦船不知道什麼時候忽然對我們發出了一枚元氣炮!現在距離我們之後幾海裡了。”

聽到的錢明傑聽到這話後頓時腦袋就是一大,要是在以往他還會想著調整船體去拚一下躲避著一發元氣炮的攻勢,但是現在正是商船起飛的關鍵,這時候無論是躲避還是起飛都有可能馬上便會船毀人亡,故而這一瞬間向來冷靜的錢明傑猶豫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隻見一道白光瞬間出現在了商船的前方,也就是在他出現的瞬間銀色光束也正正好好的打在了他的白色長袍之上,這個一瞬間一口鮮紅色的血液從薑亦凡的嘴裡噴出,然後他的身子如同一葉樹葉一般飄落向了大海之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商船上的蓄力風炮也已經完全的充能完畢,隻見在商船的船尾處一抹綠色已經要噴發出來。

而此刻在控製室的錢明傑奪門而出看著薑亦凡下墜的海麵撕心裂肺的喊道:“薑亦凡你大爺的快醒醒!”

然而這聲音最後還是被風聲淹冇在了空中。

而這時候不遠處正有一道銀光朝著薑亦凡落水的方形射去,然而就咋這個時候穩住了身子的工藤香看到了這一幕後頭頂青筋暴出然後回身朝著黑色艦船望去。

隨著蓄力的結束商船之上便在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此刻在船倉最下層的宋遠航拚命的在控製著此刻如同一枚定時炸藥的風炮,他想要在拖延一些時間哪怕隻是一秒鐘。

隨著船體越來越搖晃這時隻聽到噗通一聲入水的聲音,此刻隻見巴爾魯一頭越入了水手,就在入水的瞬間他那健碩的肌肉之上居然瞬間便長出了魚鱗,甚至在其脖子處更是出現了一張魚鰓。

而此刻的巴爾魯並冇有在意這些好像這些東西本來就該存在在哪裡的一般,隨後隻見水流一陣波動,在船上五大三粗的他居然在海裡可以這般靈活自由,之上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已經扛著昏迷的薑亦凡衝出了水麵。

看到這一幕的船上眾人雖然感覺到一起新奇但是更多的則是激動,更有水手高喊著:“老大威武!快點上來我們就出發了!”

然而就在這時又一道銀色的光柱貼著水麵朝著商船尾部的風炮射去。

看到了銀光的一刻巴爾魯的臉色忽然漏出了一抹微笑,而後他重重的把薑亦凡的身體往空中一丟,而後便潛入水中。

而在這時候回撤的北嫣然終於趕了回來,當看到在空中翻滾的薑亦凡時候她的身子猛的一個前衝而後身後的一對銀色的翅膀瞬間將薑亦凡包裹個嚴嚴實實,隨後二人順著慣性跌倒了商船甲板之上。

這時候在傳音筒中忽然傳來了宋遠航歇斯底裡的喊叫聲:“不行了風炮已經道臨界值在我已經控製不住了。”

就這樣話音未落整個商船忽然騰空飛起,但是此刻元氣炮的銀色光柱已經距離船體不足三米遠,估計眨眼隻見這一炮便會吧正要起飛的商船轟殺成碎片。

然而此刻一股海浪輕輕的飄起在海浪之中一個身材魁梧的憨子義無反顧的朝著銀色光柱撲去。

此刻站在船的錢明傑眼中忽然流下一行淚水,因為他已經看清去用自己身體擋住銀色光柱的正是剛纔義無反顧救下了薑亦凡的巴爾魯。

此刻的他外表已經不在像個人類,全身墨綠色的鱗片身上更是浮現出了一張水紋圖騰,其實這纔是真正的他那個海族與人類混血的孩子,人類懼怕它的相貌海族唾棄他的血統,就這樣從小他便被抓住賣給了奴隸販子。隨後他的人生的全部便是那張隻有一米見方的鐵籠跟那條一隻拴在他脖子上的奴隸鐵鏈。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的過去,小巴爾魯則漸漸的長大他的身高明顯強與正常的人類與海族,甚至他生來就能聽懂人類與海族的兩種語言但是他即便又了這些他依舊是那個被拴住脖子在各大奴隸市場被肆意買賣的貨品而已。

終於有一天東海城南碼頭奴隸奴隸市場上,年僅十三歲的個子高大的巴爾魯被人冤枉偷竊依舊被吊在大樹上暴曬了七天,這七天裡隻有一場大雨讓他能夠勉強維持著生機。

然而幾叜這時一道光出現在了他的生命之中,隻聽到一個清脆的聲音在他的前麵響起:“這奴隸犯了什麼錯為什麼要一直被吊在這裡?”

此刻一個滿臉大鬍子一臉橫肉的漢子上前殷勤的說道:“這位小公子那是因為他偷竊了雇主的一枚銅幣故而我纔將其吊在這裡以示懲罰。”

聽到這話後那名少年忽然開口道:“隻是因為一個銅幣嗎?那看來他的價值就隻值一個銅幣嘍?”

大鬍子聽到這話後又看了看此刻已經奄奄一息的巴爾魯笑道:“如果小公子需要的話那我就一銅幣將他賣給你如何?”

少年看了一眼大鬍子後隨後對著他丟出了一枚金幣然後說道:“你給他治療一下,然後將他帶到碼頭的烏家商鋪。”

大鬍子抬手接住了那枚金燦燦的金幣後臉上漏出了前所未有的驚喜然後媚笑道:“那必須的,明天我便將他給你送去。”

少年聽到了大鬍子的話後扭頭便朝著奴隸市場外麵走去,在走出了兩步後忽然回頭說道:“記住我要的是活著的他,如果死了你必須賠償我一百枚金幣。”

此刻聽到這話的大鬍子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就要上去口吐芬芳的時候,這時候一位身穿披風的黑衣人忽然站了出來然後輕輕一點便將整個體型彪碩的大鬍子推了一個踉蹌。

這一刻大鬍子才意識到這少年定是烏家的一位大人物,想到這裡他連忙將樹上的吊著的巴爾魯放了下來。

而就在巴爾魯落地後在他用出了全力張開了被打的麵目全非的臉上唯一隻能睜開的眼睛看了那個少年的背影,這一眼他便被牢牢的印進了他的靈魂之中。

這時候海麵上飛身撲向了元氣炮的巴爾魯的身影漸漸的虛化在了銀光之中,而也就是這一瞬之間商船艘的聲衝向了天空,而拿道銀光在滅掉了巴爾魯後更是緊貼著商船的船尾射過。

這時候船上所有的人的心都在流血,錢明傑更是撕心裂肺的對著海麵咆哮著。

但是此刻的巴爾魯已經什麼都聽不見了隻見在那片海麵之上隻留下了一灘鮮紅色的血。

而此刻看到商船勢如破竹的衝向了天際,工藤香的臉色忽然變的異常的難看,然而她猛的衝回道了黑色加艦艇之上一對充滿怒火的眸子看向了站在那裡依舊風輕雲淡的早島佑真然後冷聲道:“早島佑真你是什麼意思?你是城主專門派來給我添麻煩的嗎?”

早島佑真笑道:“大小姐此話怎麼講如果不是剛纔我連發元氣炮的話,現在他們早就全身而退了,而我這兩炮在時間上的拿捏可謂的恰到好處。”

工藤香罵道;“那為什麼他們還是跑了。”

早島佑真笑道:“那是因為他們的信念與犧牲精神,你知道嗎這就是我們霓虹帝國缺少的東西,因為你們工藤家對我們幕府的不信任故而我們的計劃才拖到了現在,現在已經道了這個份上,難道你還是不明白嗎?”

工藤香哼了一聲後便朝著船倉內走去。然後說道:“這次讓人逃掉的事情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你懂嗎?”

早島佑真點頭道:“是的大小姐我定會守口如瓶的。”

此刻走下樓的工藤香的聲音遠遠的傳來:“那就好!”

而此刻的早島佑真在工藤香走後臉色會讓便的陰鬱的笑了一聲然後便繼續站在夾板上對著身後的一位黑色軟甲的武士道:“走我們陪著她鬨夠了該去半正事了。”

那黑色軟甲的男子在“亥”了一聲後便退了下去,然後隻見艦船一扭頭便朝著南麵開去。

隨著商船與黑色艦船的離開這片海域在此恢複了平靜,之前的大戰好像就冇有發生的一樣。

此刻飛翔在空中的商船上,因為巴爾魯的事情大家的情緒都是十分的低落,而此刻在二樓的客房之中北嫣然正坐在薑亦凡的船頭處看著眼前這個不算英俊但是卻有一股子書生氣的男子。心裡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

現在薑亦凡已經昏迷了兩個時辰,中間錢明傑來過探望一回,但是看著一隻處於昏迷的薑亦凡他也隻是歎息了一聲然後便離開了。然後便冇有其他人在來打擾過他們倆,就這樣一對孤男寡女便靜靜的帶著這間小客房之中。

在此期間北嫣然每個一刻鐘便會輕輕的將手放在薑亦凡的丹田出去探查一下薑亦凡體內的元氣情況,奇怪的是他內體的元氣此刻並冇有什麼問題,經脈也順暢無比,那便證明現在導致他昏迷的應該還是他的神識仙台。

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訓後北嫣然還真的不敢在去隨意去窺視薑亦凡的仙台。

就在這時候外麵的甲板之上忽然傳來一聲轟隆的巨響聲,這響聲震耳欲聾北嫣然也被這響聲所驚動。

推門而出她便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隻見此刻商船正中的主帆柱子此刻居然攔腰折斷了巨大的風將柱子吹道了空中,而下麵固定這主帆的幾個繩子此刻卻成為了催命符,因為此刻巨大的拉力此刻商船居然開始有備掀翻的前兆。

看到這一幕的北嫣然眼神中閃過一絲的堅毅隻見她忽然張開看來背後的翅膀在這逆風之中朝著主帆柱子處飛去,隨後隻見她一個轉身翅膀之上瞬間飛出了七八柄飛刀,這些飛刀都朝著此刻還在固定主帆柱子的那幾根繩子斬去。

隻聽到噗噗噗的幾聲輕響其中三條繩子已經被飛刀斬,之前要被柱子帶翻的商船此刻也漸漸恢複了平衡,可是就在這時候沉重的主帆忽然被強風吹開,這一刻隻聽到呼的一聲輕響此刻隻剩下最後一個繩子牽引的主帆柱子在這時候忽然朝著船體砸來。

這時候出現子啊甲板上的勞鬍子與錢明傑看到這一幕後心儀下就涼了,如果這跟柱子砸在船中央的話這商船必定會輩砸成兩半,而如果真的斷開到話船頭必定會帶著船尾一起得下高空。

然而就咋這時候北嫣然的身子忽然一動,起身上馬上散發出了一抹風屬性元氣的波動,隨著這波動一起,北嫣然的銀色翅膀之上忽然多出了一層淡綠色的風刃,而此刻有了風刃加持的銀翼在這一抖之下居然瞬間便衝到了目前僅剩下那根繩子的旁邊。

隨著風刃的劃過那根被拉的緊繃的繩子嘭的一聲被其斬斷,然後她更是朝著主帆柱子衝去,在馬上就要撞上柱子的瞬間隻見北嫣然背後的翅膀一震她居然在空中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體,而後用雙腿將那根柱子踢飛向了下方。

看到這一幕後的錢明傑與勞鬍子此刻的心纔算放下,但是隨後二人便互相看了一眼現在主帆冇了等一會降落的話就是一場災難了。

然而就在這時商船忽然開始急速下墜向了海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