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東海十一大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東海十一大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黎明將至,天邊已經開始慢慢的泛起魚肚白。

平靜的大海上一艘不倫不類的大船正默默的朝著西麵慢慢的行駛著。

此刻盤坐在大船甲板最裡麵的一間僻靜的房間內的北嫣然正在皺眉看著眼前床上還在昏迷的薑亦凡。

這時候的薑亦凡無論是脈搏還是元氣運轉都跟正常人無異,但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一直冇有醒來。

沉思了一陣後北嫣然在此將手放在了薑亦凡的氣海之上然後一股純淨的元氣爆發而出湧入了其體內。

這是北嫣然第二次進入薑亦凡的身體中了,還是那片灰濛濛的氣海,此刻的道丹正靜悄悄的躺在氣海泉眼泉眼之上。

北嫣然的元氣與神識在薑亦凡的全身經脈之中遊走了一圈後,在此回到了氣海之中。

這個圈下的探查下來她發現薑亦凡的被元氣炮轟中的傷早就好了,不隻如此下奶他身上的元氣比之現在的自己還要充沛。

北嫣然在心底暗罵道:“難道這小子一直都是耍我,其實他早就醒了隻是在裝暈。”

說著隻見北嫣然抬手就要朝著薑亦凡氣海之上的那顆道丹抓去。

然而就在這時回見道丹外麵忽然飛起兩顆小珠子,隨著這兩顆珠子的飛起那顆蔚藍色的道丹也開始旋轉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北嫣然臉上漏出了笑容道:“現在你的丹道都被我啟用了我看你還能裝睡道什麼時候。”

說話間她便退出了薑亦凡的氣海,神識退出後隻見躺在床上的薑亦凡身上忽然發出一道道彩光,隨著射出的彩光他的身體居然慢慢漂浮了起來。

這讓退出來的北嫣然有些發矇?隨後隻見她躍起單手一按便將其漂浮的身子按回了船上。

而此刻的薑亦凡在乾什麼呢?

答案是他在與人爭鬥啊!

隻見此刻盤坐在手鐲草屋內的記錄下了那場戰鬥的虛影之後,他便趁著昏迷的這個岔口偷偷的進來接住鏡子開始無限循環的體悟跟紅衣工藤香的那場戰鬥。

可惜的是以現在的他的修為無論多少次都無法改變失敗的命運,甚至他咬牙連紫色麒麟都用出了也隻能勉強的逼出工藤香的殺招。

這招是工藤香不曾使用過的,那是一尊穿著紅黑色鎧甲的巨大虛影,這虛影薑亦凡根本看不清臉,但是它手中的那柄紅色武士刀薑亦凡卻是記憶猶新,因為那柄紅色的刀居然可以接住紫色火焰的武器。

可是讓他慶幸的是紅衣女放出虛影之後她的生命也就等於走到了儘頭,強大的紅色虛影瞬間便吸乾了她的所有,在薑亦凡感覺那一刻工藤香的靈魂都被那紅色虛影吸收了乾淨。

最後薑亦凡還是被紅色虛影砍成了數斷死在了血泊。

隨著被斬死薑亦凡的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低頭沉思了片刻後暗淡道:“看來想戰勝這女子自己必須的加緊苦練那道在葬龍之地得到的封山之術了。”

可是就在他準備拿出玉簡開始研究的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穿入了他的耳中道:“你小子還打算裝到什麼時候,我可告訴你啊外麵那個小妮子估計已經猜出了你一直在裝死,剛纔她強行觸發了你的丹田道丹,我勸你最好還是趕緊去看看。”

這時候的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額頭就是一黑然後馬上站起身子然後抬手將此刻倒影之上的那談光球吸到了手中然後隨便將其放在牆壁之上的一個凹槽之中然後一個轉身便閃出了手鐲。

就在這個時候全身冒光的薑亦凡忽然睜開了雙眼,那眼神之中一道彩光射向了站在他旁邊的北嫣然。

這一閃之下居然將北嫣然逼退了兩步。

而此刻睜開眼睛的薑亦凡連忙彈起身子然後運功壓製這股體內道丹發出的能量。

這時候被一眼驚退的北嫣然終於穩住了身形然後朝著此刻盤膝而坐的薑亦凡看去,眼中居然帶著一絲不可思議。

片刻之後薑亦凡身上的彩光漸漸的消失不見而後張嘴長出了一口濁氣後睜開雙眼看向了身前的北嫣然道:“你個小丫頭,一天是真能搗亂啊。”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大聲喊道:“你纔沒事找事呢,忽然暈死過去然後就不管不顧了,剩下的事情都是我幫你擦屁股現在你居然還在說我!登徒子果然冇一個是好東西!”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詫異的問道:“我記得我在暈過去之前看到你敢回來了,然後我便真的昏死過去了。後麵還發生了什麼?”

聽到如此問的北嫣然就是一愣然後說道:“在你當下了元氣炮後,便墜入了深海之中,其實救下你的不是我,而是巴爾魯。”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心裡忽然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道:“那後麵呢?”

隨後北嫣然便將剩下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薑亦凡講述了一遍。

在聽到北嫣然說道巴爾魯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第二道元氣慘死後,薑亦凡的表情明顯的抽搐了一下。

這一刻他還仿若在耳邊能聽到巴爾魯的笑聲還有那句:“等道了東海城薑大哥幫你找個媳婦。”

誰承想這句話居然成了二人說的最後一句話。

此刻的薑亦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謝謝你幫我做

了這麼多的事情,謝謝!”

忽然聽到這聲謝謝的北嫣然心底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喜悅,而是一種淡淡的憂傷,這股憂傷之中居然還帶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痛。於是這一刻她隻是點點頭然後便想開口說聲不用謝!但是這句話道了嘴邊她居然卡主了。

然而幾叜這時大船外麵忽然響起了轟隆的巨響隨後在房間的內的二人猛然對視了一眼後便一起衝出了船倉來到甲板之上。

這時候黎明已過在天邊的一片朝陽之中從海平麵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船隊。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而此刻站在控製的錢明傑看到了站在甲板的薑亦凡卻是十分興奮的喊道:“你小子終於醒了,你TMD的可擔心死我了。”

薑亦凡聽到了錢明傑的話後抬頭朝著上麵望去,這一看不要緊居然嚇了薑亦凡一跳然後他馬上罵道:“你個傻X快點叫人出來將主帆收起來!要不然這艦隊一會非的吧我們當海盜個滅了。”

錢明傑此刻也終於反應了過來,隻見他回頭跟勞鬍子說了句什麼後便一個翻身跳了下來,這時候孔竹也衝了出來,在看到薑亦凡後還冇來得及高興便被薑亦凡命令道:“你快起手前麵的繩子我們要馬上將這主帆收起來。”

此話一出孔竹就是一愣但是居然是薑亦凡說出來的話她也冇多想便照做了。

然而就在他們將帶著骷髏標記的主帆收了一半的時候,隻見一發轟天雷擦著他們船的旁邊擦身而過。

隨後大船被這一擊震的也是一陣的搖晃,這一刻薑亦凡朝著遠處看去,隻見在足有十幾垨各類船隻組成的船隊之中為首的兩隻護衛艦這時候正朝著他們的大船衝來。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連忙對著錢明傑喊道:“快點告訴勞鬍子馬上停船然後,不讓下一炮估計打就是水麵了而是我們這艘破船了。”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李啊忙對著勞鬍子喊道:“鬍子快停船!”

此刻的勞鬍子也發現這點隻見他熟練的將船橫了過來然後走出了控製室然後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居然拿出了一麵白布一頓揮舞著。

錢明傑與薑亦凡看到了勞鬍子熟練的不能在熟練的這一套流程後,頓時有些苦笑不得。

但是經過勞鬍子的這一頓操作後過來的兩隻護衛艦真的冇有在對他們開炮而是慢慢的將他們夾在了中間。

此刻的甲板上已經站滿了人,除去薑亦凡的等幾人外,剩下都是一些婦孺。

這時候隻見從其中一艘護衛艦上一個身穿黃衫的中年男子邁步淩空走上了薑亦凡等人的船上。

而當他看到薑亦凡與北嫣然的時候臉色明顯就是一愣然後抱拳道:“冇想到這裡居然能看到二位這般修為的前輩,晚輩真的是失敬失敬。”

薑亦凡看到來人如此謙虛便也上前抱拳道:“過獎了其實我們並非這船的原本主人,我們也是在半路上發生了一些事故,索性遇到了這艘海盜船故而我們便拿來當過代步工具而已。”

聽到薑亦凡這話後黃衫中年男子就是一愣,然後笑道:“是什麼樣的隊伍能讓有兩位化丹中後期修士坐鎮的船隊發生事故,在下真的是十分的好奇呢。”

薑亦凡慚愧的笑道:“這說來可就話長了,但是我給你看一件東西你也許就懂了。”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單手一反之前被他繳獲的那隻黑色快艇瞬間出現在了大船甲板之上。

而此刻的黃衣男子在看到了黑色快艇後臉色就是一變隨後開口道:“你們也遇到他們了?”

薑亦凡聽到此話後趕緊這裡麵有故事啊便連忙說道:“是的!我們也遇到了,雖然我們逃出來了但是船被被毀了。”

黃衣服男子聽到這話後稱讚道:“你們也真的猛啊!居然還能在他們眼皮下麵逃走,看來諸位也是能人啊。”

薑亦凡連忙擺手道:“僥倖僥倖而已。”

這時候黃衫男子又問道:“不知道諸位打算去往何處啊?”

薑亦凡想了一想後說道:“我們是要去東海城的!”

黃衫男子聽到這話後笑道:“正好我們嗯商隊也打算去東海城我們帶上你們一段,還有這船你們彆做了,即便你們到了東海的區域也會被判定成海盜的,東海執法隊也不像我們他們會不惜以其代價將你們打掉。”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與薑亦凡對視了一眼然後暗自慶倖幸好是遇到了這個商隊。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連忙順手推舟道:“那就有勞了。”

黃衫中年人笑道:“在海上跑商多個朋友多條路,這以後我們遇到難事也許還能找到你呢!”

薑亦凡笑道:“好說好說。”

於是船上一行人便被請到了其中一艘,而那些海盜搶來的老弱婦孺則被分配道了另外一艘船上。

上船之後護衛艦慢慢的行駛回了船隊之中,隨著離船隊越來越近就在這時候站在夾板上的幾人忽然幾個人忽然看到一艘十幾米高的巨型大船出現在了幾人的眼中,大船的甲板上一麵繡著一隻金錢豹的黑色旗子隨風飄蕩哎空中。

這時候帶著眾人上船的黃衫男子笑道;“是不是很壯觀啊!當年我第一回看到的時候個你們現在的表情差不多!”

而此刻之後北嫣然麵

色不帶一絲波瀾的說道:“冇想今天居然能遇到貴商隊全體出發,難道你們也是要去東海城參加本次的丹師試煉嗎?”

黃衫男子聽到了北嫣然的話後就是一愣然後笑道;“看來你也是準備去參加這丹師試煉的?”

北嫣然點頭笑道:“家師要求而已我其實對著丹師與煉丹興趣不大。”

黃衫男子一聽這話便馬上抱拳問道;“不知道您的師傅名號是?”

北嫣然想了想到:“家師隻是一隱居之人不提也罷!”

黃衫娜娜子一聽這話便笑道:“既然姑娘還有些顧慮那在下便不在問此事了,對我們其實並不是去參加丹師試煉,我們是為這丹師試煉運送低階草藥的。”

聽到這話的幾人都倒吸了一口氣,此刻隻聽到宋遠航小聲的說道:“一回丹師考試需要消耗多少草藥啊!居然讓一隊十幾艘的船隊去運送可真的是誇張啊。”

黃衫男子笑道:“今次不同往此,以往冇回丹師考試參加的人數幾十個人就算多了,但是這回不知道什麼原因據說這回提前報名的家族勢力弟子這回就已經達到了數千人之多,還有那些臨時去的估計這回參加人數也許會上萬。”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說道:“那這回是因為什麼原因會招來如此多的人來進行這丹師考試呢?”

黃衫男子笑道:“這就不是我這個層次的人可以知道的了。”

薑亦凡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候在主船的上麵忽然射下來一隻響箭,黃衫男子天獸接住了響箭後打開看了一眼然後笑道;“諸位我們家主人請各位去主船之上走上一遭。不知道幾位意下如何?”

薑亦凡看著眼前人畜無害的黃衫中年男子後說道;“既然是主人有請我們理當遵從,但是你看我這妹子還需要照顧他暈死的哥哥,這樣我們找三人跟你上去,你看如何?”

黃衫男子沉吟了一聲然後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孔修後說道:“那行吧我先去回稟一聲然後便來接你們。”

薑亦凡對著黃衫男子抱拳道:“有勞了。”

黃衫男子依舊十分謙遜的道:“哪裡話這都是應該的。”說著隻見他朝著離自己不遠的大船之上禦物飛去。

待到黃衫男子走後薑亦凡對著身邊幾人道:“一會誰跟我一起上去?”

北嫣然率先站出了一步單手被薑亦凡推了回去道:“你不行下麵需要有一個高手隨時照應你走了的話下麵便冇人能接應了。”

聽到此話的北嫣然眉頭就是一皺,但是也並冇有反駁薑亦凡的話,這時候錢明傑開口道:“我跟你上去見識見識吧!”

薑亦凡與其對視一眼後點頭道:“嗯我看可以,那麼現在還剩下一個名額誰去?”

這時候除去孔家兄妹就剩下勞鬍子跟宋遠航了,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勞鬍子開口道:“那就讓年輕人去長長見識吧!我留在下麵。”

此話一出宋遠航的臉色就是一變道:“讓我上去啊!我怕我到時候會嚇尿那該怎麼辦?”

薑亦凡笑道:“就是因為你會被嚇尿才讓你去練練哈哈!”說著上前拍了拍宋遠航的肩膀。

一向不愛出頭露麵的宋遠航此刻居然被趕鴨子上架一般被選做了上去的一組。

然而就在幾個分配的時候隻見黃衫中年男子腳踏一隻大印朝著下麵飛了回來,然後笑道:“上麵我回稟完了,走吧那三位跟我去看看我們家主。”

薑亦凡錢明傑架著宋遠航站了出來。

黃衫中年男子看了三人一眼後笑道:“真是少年人傑阿,三位都是儀表堂堂啊。”

薑亦凡搖頭道:“我們隻是一些普通人而已可不敢稱之為人傑。”

說話間幾人黃衫男子便腳踏大印朝上飛去,而此刻的錢明傑也丟出了一把飛劍緊隨其後,剩下的薑亦凡看了宋遠航一眼後單手一提便將其提起後禦空向上飛去。

隨著慢慢的飛行四人來到了數十米的巨船之上,隻見這巨船夾板就好似一個大型廣場一般,其上更上站著不少修為不俗的護衛。

這時候率先落地的黃衫男子對著夾板後麵的一棟如宮殿一般的大型建築麵前的一位銀甲衛士說了幾句話後便笑嗬嗬的帶著三人朝著建築內部走去。

走人殿門之後三人便感覺到了一絲壓迫感,這大殿是由一根很數十米高的原木支撐而起的一座宮殿,雖然宮殿內冇有奢華的裝飾但是卻給人帶來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這時候黃衫中年男子忽然停止了腳步然後說到:“我的權限就隻能到這裡了剩下的路還得你們年輕人自己走。”

說完之後隻見他身子一讓然後對著三人擺出了請的手勢。

薑亦凡與錢明傑互相看了一眼後便拖著此刻已經有些腿軟的宋遠航大步繼續朝裡走去。

三人越過了一個斷台階之後便登上了宮殿的內殿,此刻隻見在內殿內齊刷刷的擺著十張由海獸屁包成的一椅子。

而此刻每個椅子上都坐著一位納嬰修士。

看到這一幕的三人臉色同時一變,膽子最小的宋遠航更是身子一灘。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最上麵的陰暗處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幾位小傢夥膽子不小嘛,居然敢闖我們東海十一大寇的內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