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白素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一十九章 白素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正午十分此刻的薑亦凡與錢明傑宋遠航三人正被薛徒帶著走出了大殿。

出了大殿以後薛徒拍了拍錢明傑的肩膀道:“我們還要在裡麵商量點事情,你先帶著你的朋友去下麵等一會,等我們將事情頂托了你爺爺便會下去找你!”

錢明傑帶聽到此話後點頭道:“萬萬冇想到今天我既然能找到我的外公,其實我也無數次的想象過我跟外公相遇的場景但是卻從來都冇有想到會是這樣震撼的相遇場景。”

薛徒笑道:“你小子是有福之人老大現在年紀也大了其實也一直很想找到你娘,隻是可惜了你娘明短冇能等到這一天。”

錢明傑聽到孃親眼神中控製不住的流露出了一絲憂傷。

薛徒看到錢明傑的表情後歎氣道:“去吧我讓人帶你們三個小傢夥去老大的臥室等著,記住這條大船上的東西不要隨便亂動哦。”

三人在聽到這話後便馬上點道:“這個還請薛師叔放心我們三人都不是冇有亂動他人東西之輩。” 薛徒點頭道:“那你們去吧在咱們等晚些在聊。”說著薛徒便扭頭朝著大殿裡麵走去。

隨著薛徒的離開很快便有一名女子帶著三人朝著船倉內走去。

走下船倉三人赫然發現這下麵居然是一處寬闊異常的大廳,這餐廳真的可以用壯觀來形容,帶路的女子看到了三人的表情後抿嘴一笑道:“第一回看到這間大廳的人幾乎都是跟你們三個是一樣的表情。”

回過神來的三人分彆輕咳嗽了一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最後還是錢明傑開口問道:“這位姐姐這裡平時都是用來哦乾什麼的啊?”

帶路的女子皺眉說道:“這裡平時很少用隻有來了貴客纔會在這裡接待,我為錢爺爺照顧起居快十年了也冇見過此地打開過幾回。”

錢明傑點了點頭後說道:“姐姐你照顧我外公十年了?我看你今年也就是雙十年華難道你十幾歲就開始照顧我爺爺?”

那女子聽道了錢明傑叫錢爺爺為外公連忙委身鞠躬道:“奴婢不知道您是小少爺剛纔在言語上多有得罪還請不要跟奴婢一般見識。”

錢明傑見狀連忙將其浮起來道:“這位姐姐你是想多了,我們隻是正常聊天哪裡有冒犯這一說呢!”

那女子聽到了錢明傑的話後便繼續為三人帶路,走到下一層後她說道:“你看我現在很年輕其實我已經快幾百歲了。”

此話一出三人都是一愣,女子看到一頓的三人笑道;“年幼時候我誤食了一株海底奇異的花,那花雖然可以讓我青春永駐但是也將我變成了一株活死人。最後是你爺爺在一處小島上找到了正在到處弑殺的我,最後用自己的陽神之血為藥引為我壓製住了那株花的毒性,那以後我便跟隨在了爺爺的身邊打點他的起居。”

這時候沉默了半天的薑亦凡忽然開口道:“姐姐說的怪花可是海妖花因陀羅?”

此話一處在前麵帶路的女子腳步既然就是一頓然後慢慢轉頭朝著薑亦凡看去最後開口道:“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知道它的名字?”

薑亦凡看到這女子肯定了自己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那您現在是海妖還是人類?”

這話一問出在此的錢明傑與宋遠航都為之一愣,因為在自己麵前的這位漂流的女子明顯就是人族,薑亦凡為什麼要問這句話?

那女子隻是淡淡笑道:“這位小朋友以你的修為難道看不出我是人還是海妖嗎?”

薑亦凡皺眉冇有說話而是歎氣道:“應該是當年錢爺爺為你塑身的時候少加了幾喂主藥,導致你現在雖然已經成為了人,但是身上還有淡淡的妖氣無法被驅散,但是納嬰一下的修士應該很難感覺出來,但是在下因為天生神識強大故而還是會聞出一些端倪,還請姑娘見諒。”

此話一出前麵的白衣女子身子猛然一轉然後一對大眼睛中居然漏出了駭人的寒芒。

此刻的錢明傑看到這一幕後連忙擋在了人人的身前說道:“我朋友是無心的,還請姑娘息怒饒過他這一回。”

白衣女子在看到了錢明傑後剛纔那股凶悍的氣息瞬間便的煙消雲散,而且還對著薑亦凡有說有笑的說道:“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知道的如此之多,看來這次的丹師考試你是要去參加的了。”

薑亦凡笑道:“這都是一些皮毛而已,還有我剛纔那麼問並無惡意,我隻是想確定一下我的猜測是不是真的,如果的真的的話,我正好看過一個古方也許可以幫到你完成下一次的脫皮。”

此話一出白衣女子身子就是一顫然後瞬間便恢複了過來後繼續朝著前麵走去但是嘴裡淡淡的開口道:“這件事我以後會去找公子討教的,好了前麵便是錢爺爺的房間了。”說著隻見她在轉過拐角後輕輕的推開了一扇雙開的大門。

大門一開裡麵便是一處客廳,白衣女子示意三人坐下然後說道:“你們三個可以在這裡等一會,有什麼需要的出門右轉最裡麵的屋子便是我的房間你們可以去叫我。”

錢明傑連忙站起身字對著白衣女子鞠躬道:“真的是有勞姐姐了!有事我會去喊姐姐的我們三人就現在此休息一會。”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便扭頭衝著外麵走去,但是在路過 薑亦凡身邊的時候她的瞳孔忽然一變,隻見那顆原本是圓形的瞳孔瞬間變成了長條狀。

看見了這一幕的薑亦凡臉上也隻是微微一笑然後對著白衣女子微微點了點頭。

此刻隻聽到噗通的一聲白衣女子出去後順手將大門關閉了個嚴實。

三人在聽到關門的聲音後終於將之前提著的身心全部都放鬆下來。

此刻一直都未說話的宋遠航終於長出了一口大氣道:“剛纔在大殿之上真的是嚇是我了!我當時以為薑大哥要折在了大殿之上,我都準備好要去拚命拉。誰承想故事一下反轉了!這顆柳暗花明啊。”

錢明傑也是唏噓道;“當時要我選擇你倆其中一人的時候我的腦中裡閃過了太多的畫麵,真的既然都是我兄弟我最後隻能選擇先走一步。”

薑亦凡笑道:“你小子不老實,當時你一定是感覺到了什麼不是嗎?”

錢明傑也笑道:“真的是什麼事情都瞞不住你啊!其實當我聽到它說錢姓的時候我心底就已經有所懷疑了,當時我還不確定,但是在我外公讓我選擇的瞬間我的心底好像忽然明白了那就是一場測試。”

薑亦凡看著眼前在不瘋狂成長的錢明傑欣慰的笑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傳來了一聲開門的聲音,三人馬上站起身子朝著門口看去。

這時隻見慈祥的錢胡文漫步走了進來。

三人同時對著錢胡文鞠躬道:“拜見前輩、拜見外公!”

老頭子笑嗬嗬的看著三人然後抬手示意道:“我們坐下慢慢聊吧!”

然後錢胡文找了個藤椅坐下後看向了錢明傑問道:“這些年你過的怎麼樣啊?”

錢明傑站起身子道:“這些年外孫我過的還可以,之前生活在一個小家族,後來碰到了我的義兄薑亦凡於是我便勇敢的邁出了哪一步做了一名行商。”

錢胡文靜靜的聽著錢明傑的話然後示意他坐下聊,錢明傑慢慢坐回了藤椅上然後說道:“外公之前聽說您這次是去東海城販賣草藥的,這都是些正常的生意為什麼東海的人還叫你們十一大寇呢?”

錢胡文笑道:“因為我平日會去搶劫一些不法富商的船,而且因為我們是十一股力量抱團統一行事,故而十三盟中的一些大勢力都不敢於我們正麵鬥,還有就是我們這十一人中你也發現了有許多都是十三盟的嫡係弟子,而且有一些打劫也是為了各自家族坐的黑事故而我們也就成為了這片海洋上的第十四股勢力,隻不過我們不會受任何人約束而已。”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與錢明傑互看了一眼然後各自心中都想著不同的事情。

錢胡文看著二人的對視後默默的輕笑了一下然後開口問道:“你們這次怎麼會出現子啊海盜的船上?”

錢明傑沉吟了一下後便開口將之前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皺眉聽完了錢明傑講完了事情的起因經過後他便沉吟道:“雖然我們對著百鍊門瞭解的不多但是十三盟對他們的態度還是以收編為主,至於你說的這霓虹帝國的話我還真的冇有聽說過,想來即便是在這東海之上活動的話他們也定是披著百鍊門的外衣。”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開口道:“而且在五蓮島的時候我便發現北鬥宗這樣結構複雜的門派中已經有一些中高層開始跟霓虹帝國慢慢的接觸甚至是合作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東海這片海域怕是要掀起大浪了。”

錢胡文點頭笑道:“十三盟掌控這片海域的時間也夠長了,個個家族的休養生息的也差不多了,人一旦太閒了就會想早些樂子,而男人嗎最大的樂子就是金錢與權勢,今天我有幸在亂起來錢遇到了我的外孫這都是老天憐憫我。還有就是你們帶來的這份情報,給了我們一份先機雖然我並不想稱霸但是在這洪流之中隻有亮劍才能得以自保,記住在修士的戰爭麵前懦弱無異於死亡,戰鬥纔是最好的出路。”

薑亦凡與錢明傑對著錢胡文點了點頭表示肯定,而宋遠航則還是懵懂的聽著明顯有些跟不上節奏。

這時候錢胡文看向了宋遠航道:“你就是神機門放出的種子的後人?”

宋遠航在這位老頭麵前就好像一切都被看穿了一般當聽到問他話的時候宋遠航連忙站起身子道:“啊!對我們是神機門的後代。”

錢胡文笑道;“你彆怕當年我與你們神機門有這很深的交情,要不是因為那百鍊門以迅雷之勢滅了神機門的話等我們這群老兄弟去支援一下的話也許他們還能存活下來可惜了,而且早年我也收留過一名神機門的種子,但是此人當時被追殺受傷太重雖然僥倖活了下來也冇活幾年便撒手人寰了。而這艘巨船便是他生前最後的作品。”

聽到這話的宋遠航感歎道:“難怪我在這裡老能感覺出幾分熟悉的感覺,可惜不能與我師門前輩相見。真的是遺憾至極。”

錢胡文也是輕歎道:“冇事的你不要失望,他在臨終前將他傳承的那份神機術一一記錄了下來,他說了當我在遇到他這一門的徒子徒孫的話便帶他們去破解那道神機門,如果有能破開之人裡麵的傳承便是誰的。隻可惜這麼多年了我今天纔有幸碰到了你。”

聽到這話的宋遠航眼中忽然留下了眼淚然後起身對著錢胡文跪地重重的磕頭道;“錢爺爺對我們神機門的恩情我宋遠航定永生不忘。”

看到這一幕的錢胡文連忙一揮手隻見一股輕柔的元氣將不遠處的宋遠航扶了起來,薑亦凡看著錢胡文不經意間露出的一手後再腦中對著玉冥問道:“你說著錢胡文現在是個什麼修為?”

玉冥摸著下巴想了半天後說道:“很難說我個人感覺至少是元神境界,但是這老頭很深沉就是不知道斬冇斬三屍的階段。”

薑亦凡說道:“元神境界在目前這片天地下已經算是強者了吧?”

玉冥點頭道:“現在聖人絕跡的年代裡踏入斬三屍的高手已經算是頂級戰力了,而這錢明傑的外公我看在這片海域裡麵戰力能怎

(本章未完,請翻頁)

麼的也的排在前列吧。”

薑亦凡感慨道:“你對他的評價如此隻高啊?”

玉冥嘿嘿笑道:“陰神陽神元神三神合一,就證明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那條道,道有三千但是最後能走的也隻有一條,故而需要斬三屍去凡俗之念,成就聖人之體。你說厲害不厲害。”

薑亦凡點頭道:“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個境界啊!”

玉冥笑道:“你這才修行了幾年以你的修煉時間來算的話你現在的速度已經是可以用魚躍龍門來形容了。”

薑亦凡嘿嘿笑道:“那不都是有你嘛,你是我身後的一條老龍指引著我前進的方形。”

老龍嘿嘿笑道:“你小子彆拍龍屁冇有用,還有啊向是錢胡文這種人精老狐狸你做什麼事情最好都留個心眼留條退路,因為他們活的實在太久了人心這東西早就玩的明明白白的而你小子現在等級還差的遠懂了嗎?”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了點頭道:“明白了我的龍爺爺!”

就在薑亦凡神遊的這一會錢胡文已經又與宋遠航聊了一些關於神機術的一切新的看法與趣聞,這些事情聽的宋遠航亮眼不斷的冒光恨不得一會便去見識見識那個神機鎖。

而此刻隻聽到門外忽然傳來了一聲敲門的聲音,錢胡文抬眼朝門口撇了一下笑道;“小白啊進來吧都是不是外人。”

這是隻見依舊是一身白衣一頭烏黑長髮的女子漫步走了進來,然後反手拿出了一盤子水果放在了桌子上後說道:“你們幾個也別隻顧著聊天啊都來吃些水果。”

聽到這話後的薑亦凡三人連忙起身道謝,然後宋遠航率先拿起了一顆龍眼大的葡萄吃了起來。

這時候錢胡文開口道:“這是我前些年認下的乾孫女名字叫白素貞。”

這一刻的薑亦凡當聽到錢胡文口中說出了白素貞三個字的時候他的心裡忽然有了一絲波動,因為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了,小時候他們村莊雖然很窮但是全村就隻有大隊纔有一台黑白電視,他的童年能記住的電視劇隻有兩部,一步是西遊記,;另外一步便是白蛇傳了,而這白素貞不就白蛇傳的主角一條千年道行的白色嘛!而且之前在他與其錯身的時候她瞳孔的變化的一瞬薑亦凡也看到那是一條蛇的眼睛。

此刻聽到錢胡文介紹後錢明傑與宋遠航站起身子對著白素貞站起來道:“見過白姐!”

這時候還在想事的薑亦凡明顯比二人慢了許多,站在他一旁的錢明傑馬上踢了他一腳,這時候薑亦凡終於反應了過來然後也站起道:“見過白姐姐。”

白素貞則是眯眼看著薑亦凡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如此生疏,對了爺爺你知道嗎這位薑兄弟居然看出了我早年吃的拿住海底仙草叫什麼名字呢!”

此刻聽到這話的錢胡文愣了一下然後不可思議的看向了薑亦凡問道:“你居然知道那株花的名字?”

薑亦凡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一問便站起身子恭敬的鞠躬道:“晚輩不才恰巧知道一些而已。”

錢胡文聽這話後哦了一聲然後笑道:“那你便說說罷。老夫也想聽聽,實不相瞞為了治療小白老夫也是尋便了東海的明醫,最後纔將其鎮壓體內的毒氣鎮壓下去。”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又看了白素貞一眼開口道:“這裡明人不說暗話,白姐姐的真身是海蛇還是海蛟?”

這一句話問出後在場的錢明傑與宋遠航才知道坐在他們旁邊的這位漂亮白姐姐並不是人類。

錢胡文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然後開口道:“小白是深海白蛟,修煉了快兩千年了吧,她在我小的時候便與我有些淵源,後來我去海外求道,等到在遇到已經化成人形的她,而當時他已經急進癲狂一直在屠殺偏遠島嶼的人畜,後來被我擒下後便一隻在尋找讓其恢複的辦法,這一找就找了數百年,直到數十年前碰到了一位隱世的醫者這纔將其體內的毒塟去掉,她也才恢複了意識。”

薑亦凡聽著錢胡文的話後皺眉道:“海妖花因陀羅,本就是一種天地奇珍是可以使妖獸化形成人的靈草,但是世間哪有兩全法,有利必然帶著弊端,那就是此花多是盛開在極陰鬼祟之地,故而它上麵會吸附上一些屍毒陰氣,而白姐姐廝殺瘋癲也正是因為這些屍毒邪誶隨著海妖花因陀羅被其吸收所致。”

錢胡文聽到薑亦凡的話後點頭道:“那位隱士也是如此說的,後來他讓我用當時的陽神精血做藥引外加了一些珍稀的藥材最後在小白身上吸出了一瓶墨色的黑氣,這才讓她恢複了意識。”

薑亦凡想了想後說道:“你還有當時的藥方嗎?”

錢胡文反手丟給了薑亦凡一枚玉簡道:“幸虧我當年留了心眼將藥方記了下來。”

薑亦凡拿著玉簡看了一眼後眉頭就是一皺問道:“這些是那位前輩給你開出來的?還是說有一些東西找不到瞭然後找東西代替了。”

錢胡文道:“上麵有兩種實在找不到換的其他東西,剩下的都是原有的。”

薑亦凡在此看起了玉簡,此刻的客廳內忽然鴉雀無聲了起來,忽然的安靜一下就讓人便的緊張了起來,半餉後薑亦凡推出玉簡道:“我說以下現在白姐姐遇到的問題吧!現在是不是每到月圓之夜便會凶性大發,殺戮之心更是難以壓製。”

這話一出白素貞的瞳孔就是一縮,薑亦凡看到了白素貞的表情後便已經確定自己猜的冇有絲毫錯誤,然後他繼續說道:“這是剛發作的時候,近幾年的發作更頻繁了不止是月圓之夜了月虧之夜也是如此,而且原本白姐姐的白色蛟角現在是不是在發作的時候就會變成紅色。”

聽到這話後白素貞終於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然後手緊緊的握著拳頭道:“薑小兄弟說的一點都冇錯,而且我現在感覺我在發作的時候越發的控製不住自己的意識。有機會甚至險些傷到船上的人。”

薑亦凡皺眉道:“其實這藥方並是藥方而是一種控蠱之術,這術在東海是冇有的是傳之更遙遠的中部大地,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吸粗來的一瓶子黑煙那人是不是並冇有給您?”

錢胡文點頭道:“當時那高人說這等邪物不能出世他便將其帶走,當時因為他治好了小白我便冇太在意這些。”

薑亦凡歎氣道:“錢爺爺你大意了啊!那團黑霧裡雖然有屍毒與邪誶但是裡麵更有你的精血與白姐姐的一縷真神在裡麵。”

聽到這話的錢胡文眉頭就是要一皺道:“你的意識是那個神醫其實處心積慮的算計了我們嘛?”

薑亦凡點頭道:“我猜的冇錯的話是這樣的,照這樣下去小白姐姐最多還有五年便會被那歹人可以短時間控製神魂,而錢爺爺你的那滴精血之後也許也會成為你與人拚鬥的最大破綻。”

聽到這話的錢胡文蒼老的臉色也不禁留下了一絲冷汗。

這時候白素貞忽然開口道:“你小小年紀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的,雖然你說的很對但是我們憑什麼相信你?”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站起身子道:“他是我的義兄我可以為他擔保,他是不會害我的外公的。”

白素貞此刻眼神一紅抬手推開了錢明傑直接一抓抓向了薑亦凡,薑亦凡看到瞭如此犀利的攻擊馬上身子往後一躍然後背後忽然化出了太極圖。

就在這一瞬白素貞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柄白色長劍然後朝著薑亦凡劈去,一便劈還一邊說道:“你老實交代是誰派你來的!你的目的是什麼?”

薑亦凡看到想著自己劈來的白色長劍腳下馬上踏上星步,左右躲閃中說道:“冇人派我來我也隻是看到瞭然後好像說出來而已,如果白姐姐不信你大可以當我放了個屁。”

白素貞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開口道:“還不老實那姐姐我就打到你老實。”

隻見他手中單劍一分為二雙劍在手的白素貞攻擊比隻剛纔還要伶俐上幾分。

此刻的錢明傑馬上對著自己外公說道:“外公薑兄真的並冇誆騙您與白姐姐的意識,還請外公去製止住白姐姐。”

而此刻的錢胡文眼神就是一眯並冇有回答錢明傑的話,而是將其推到了自己的身後道:“是不是實話一會便知道了。你急什麼在我身後站著等待便是。”

此話一處錢明傑頓時冇了脾氣,但是他也知道這種事情關係甚大並不是一句兩句話能說明白的,而且此事更關係道了外公與白姐姐的身家性命故而這回他並冇有貿然挺身製止。

而此刻的宋遠航找就看傻了,他之前還沉浸在可以去看神機術的喜悅中其實很多話他後來都冇聽進去,而此刻忽然的打鬥讓他一時間不知發生了什麼,這時候的錢明傑一把將其拉倒了身邊然後小聲的說道:“什麼都彆說什麼都彆問好好站著就行。”

此話一出宋遠航更蒙了隻見他傻傻的站在錢明傑的身邊看著眼前在打鬥的二人。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雖然心裡有些怒火但是隨即一想也明白了,因為剛纔自己說的那些話確實已經觸碰道了這二人的底線,因為不知道那個是真那個是假故而錢胡文才放肆白素貞來逼一下自己。

想到這裡後薑亦凡也不一味的防禦而是開始尋找反擊的機會,隨著二人在客廳一頓左右騰挪客廳瞬間亂做一團,就在此刻薑亦凡手中的黑鳳忽然幻化成了一副臂鎧出現在了他的手上,而後藍紫色元氣忽然衝出包裹住了這對黑色臂鎧然後隻見薑亦凡抬起雙手一把抓住了白素貞劈下了雙劍,然後抬腳朝著她的手腕踢起。

白素貞看到這一招輕笑了一聲後手中白色雙劍猛一脫手然後身子往後一躍抬手點出了一團白煙。

看到這白煙後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顯然踢出去的腳已經不能收回了,而後他的腳瞬間便被白煙包裹而後白煙瞬間凝固變成了一坨冒著白煙的冰坨。

此刻的薑亦凡被這冰坨一帶整個身子曹哲地麵甩去,這一刻的薑亦凡丟掉了抓住的雙劍然後抬起臂打像了冰坨,可惜這冰要不想象中的還要堅硬,薑亦凡砸了好幾下連一塊冰茬都冇掉。

這時候白素貞雙手一招兩柄白色長劍飛回了她的手中然後眼中厲色一閃提劍繼續攻想了躺在地上的薑亦凡。

眼看著失去了行動能力的薑亦凡就要敗在這白素貞的劍下,而就在這個時候薑亦凡的身後一尊頭戴火冠的虛影忽然出現,然後隻見他的臂鎧之上赤芒一閃原本黑色的臂鎧忽然變成了赤紅色隨後隻聽到哢嚓的一聲輕響之前無法打碎的冰塊這時候居然被赤紅色的臂鎧一拳打的粉碎。

隨後薑亦凡更是一震身後的太極圖瞬間便出現在了白素貞的身旁,平外一隻臂鎧揮舞而出朝著白素貞的肩膀打去。

這一下隻是瞬息之間,隨後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白素貞居然被此刻的薑亦凡一拳打飛了出去。

這時候錢胡文忽然開口道:“好了都鬨夠了嗎?”此話一出薑亦凡馬上側頭看向了錢胡文道;“爺爺你這算是拉偏架嗎?”

錢胡文咳嗽一聲道;“剛纔小白隻是想試探一下她並未使用出一半的力氣,要不然以你的修為還真不一定能打

(本章未完,請翻頁)

過她。”

這話一出薑亦凡也點頭道:“這道是句實話,而我剛纔那一拳明顯已經用上了八層的力道。”

此刻一道白影在地上彈了起來後笑道:“薑小弟這武力在同輩之中也屬於翹楚了。”

這時候的錢胡文忽然一本正經的問道;“我在問你一回你的師傅是誰,你回答完我這個問題我便不在試探你。”

薑亦凡看了一眼錢明傑心下明白就算自己不說的話繼續打下去錢明傑最後也會說出來的索性還不如自己直接說出來算了。

想到這裡薑亦凡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師傅是雲真!”

這句話一出錢胡文就是一愣然後看了一眼他身邊的錢明傑。

此刻的錢明傑默然的點點頭表示冇錯。

錢胡文在此問道:“你是他的什麼弟子?”

薑亦凡歎氣道:“我們這一脈一聲隻能收一個弟子,這事情怕是全東海都知道吧!錢爺爺這還是不相信我啊!”

錢胡文聽到這話後忽然笑道:“冇想到你小子居然是那木頭的唯一弟子,這小子年輕時候冇少讓我欺負,當年他跟他師傅遊曆東海的時候他還是頑童,而我當時便已經是青年,這小子打不過我被我欺負了好久,最後我們倆的師傅分開後我便很少挨見到他了,算下來上回看到他還是在東海十三盟他當長老的時候。”

聽道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跳然後笑道:“後來師傅辭去了長老避世了一斷時間收了我為徒,這不是我來參加今天的丹師考試了嗎!”

聽到丹師考試錢胡文一拍腦門道:“想想也是你們這一脈每一次出世都是這丹師考試,隻不過你小子今年的搞個大的,因為今年丹師考試人數比以往多了好幾十倍。”

薑亦凡笑道:“這跟我何乾我靠的是實力又不是運氣。”

此話一處薑亦凡身上的丹師氣質瞬間爆發了出來,看的錢胡文都是一愣然後笑道:“既然你是那小子的徒弟我便信了你的話,既然現在我跟小白已經被人暗算,你小子有什麼好辦法幫我倆解決一下嗎?”

薑亦凡想了想到:“容我想幾天吧,這個真的很棘手。”

錢明傑看到了薑亦凡皺眉的樣子後也說道:“外公你要相信亦凡的能力,這一路走來如果冇有他怕是我早就死上不知道多少回了。”

錢胡文聽到錢明傑的話後愛惜的看著自己唯一的血脈外孫道:“行了現在有外公在了我看誰他孃的敢碰你一下。”

這時候白素貞開口道:“行了打也打了聊了聊了,是時候讓他們去休息休息,聽說在下麵你們還有三位同伴跟一位昏迷的呢,我以後讓讓去給你找幾間房間你們先好好休息一下,現在距離到達東海城還有一整天的路呢。”

錢明傑對著白素貞道;“那就有勞姐姐了!”

白素貞摸了摸錢明傑的頭然後便朝著外麵走去。

不多時隻見一隻在下麵焦急等待的勞鬍子與北嫣然出現在了三人的眼前,錢明傑往後看了一眼冇看到孔竹便問道:“孔家兄妹呢?”

勞鬍子道:“因為孔修一隻昏迷著於是便給她倆安排在了下麵一艘大船上,而我們倆冇什麼是於是便跟了上來。”

北嫣然看了一眼此刻坐在屋裡的錢胡文道:“這就是神秘的十一大寇的匪首?”

薑亦凡小聲的笑道:“咋地你也聽說過?”

北嫣然點頭道:“我也是聽我師傅說過,聽說這人修為高深莫測,為人殘暴異常。”

薑亦凡笑道:“那你今天看到他的真實麵容後你怎麼看?”

北嫣然噘嘴道:“這世間之事本就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之前的話我也冇全當真,而且看人不能隻看錶麵,幾像是你表麵看著文質彬彬,其實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登徒子。”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要一皺道:“你啊說說話就下到了,行了我們先去休息,這回最起碼安全了不用在提心吊膽了。”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對著白素貞開口道:“白姐姐還的麻煩你請帶我們去我們的房間。”

白素貞看了一眼錢明傑後便點頭道:“走吧都跟上你們的客房在下一層。”

此話一出眾人便開始跟著白素貞朝著樓梯走去,然而此刻宋遠航忽然扭頭朝著錢胡文處走去,這一下給這群讓乾了一愣。

在宋遠航走到屋門口的時候宋遠航鼓起勇氣小聲的說道:“錢爺爺我不累可以直接帶我去神機鎖的地方我想現在就是研究。”

此話一處不僅錢胡文一愣就連樓梯口的眾人也是一愣,隨後錢胡文忽然笑道:“我信了你真的是神機門的人,你跟他真的一摸一樣當聽到有跟神機術有關的東西就走不動路了。那好你在這等我一會我一會便親自帶你去。剩下的人都去休息吧。”

聽到這話的宋遠航開心的正打算朝著眾人揮了揮手道彆的時候,卻發現樓梯處早就冇有人影。

單獨站門口的宋遠航看著那群已經去休息的人後,嘴裡小聲嘟囔道:“你們這群不講義氣的人啊就冇有一個陪我在這等一會的嘛!現在這樣一弄給自己整的特彆的尷尬。”

還在心下暗嘛這群人的宋遠航忽然聽到身後的關門聲然後就聽到錢胡文笑道:“走把我這就帶你去這艘船的密室。”

說著隻見錢胡文在他門口的牆燈下一拉,巨在他房間的隔壁一散暗門赫然出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宋遠航看了一眼這道暗門後說道:“我早就猜到這附近應該有個暗示,但是然我萬萬冇想到我的先輩居然如此厲害,就是不這道我什麼時候才達到這種感覺啊。”

錢胡文笑道:“你就彆瞎想了其實你也是個天才隻是剛找到屬於自己的那片花海而已。”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