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北嫣然的小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二十二章 北嫣然的小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伴隨著嗡嗡的轟鳴之聲,浩浩蕩蕩的船隊有條不紊的慢慢停靠到了港口之中。

這看似很小的港口在主船行駛進去後薑亦凡隻感覺眼前就是一亮,原來剛纔的看似小的港口隻是一個葫蘆嘴,當船隊行駛進來後便來到了葫蘆的肚子內,設計這等防禦的人真的是人才,這樣一搞此地就變成了一處易守難攻的地勢,如果再有幾聲艘加厚了船體的大船在這入口一封你們瞬間便形成了一夫當關之勢力。

這時候隻聽到齊齊的落錨之聲響起,隨後整個船隊便都停放到了這葫蘆形狀的一處凹口之中。

船已經進港錢胡文便率先走下了船,而此刻在船下這時候正有一隊人在此處恭迎著錢胡文,其中帶頭的也是一位滿頭白髮的老者但是這老者卻是器宇軒昂一副眼睛更是帶著一股子殺伐之氣。

錢胡文下船後看到了老人直接笑道;“冇想到我錢某人現在居然還有如此大的麵子讓蕭自在道友親自在此迎接我啊!”

這被叫做蕭自在的老頭也是笑道:“堂堂的東海十一大寇的魁首我感覺東海十三盟隻派遣我一個長老前來迎接您的話我自己都感覺應該是慢待了您了呢!”

錢胡文笑道:“近幾日東海十三盟不是忙嘛~!我也是知道的我對於這些麻煩的理解都並不是十分在意的,今天有你來接我我便已經十分的開心,對了明傑你過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你是蕭伯伯以後在這東海城有事你就去找他,大師咱不敢說麵子夠不夠,小事的話你蕭伯伯一定給你辦的明明白白的。 ”

說話間隻見錢胡文一把將錢明傑推到了蕭自在的身前,這時候錢明傑也 連忙說道:“晚輩錢明傑見過蕭伯伯。”

而此刻蕭自在看著眼前的錢明傑開口笑道:“你小子這命是真好啊!居然有這麼一個外公給你撐腰。”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連忙說道:“明傑可不敢在外麵給我外公惹禍,再說了明傑自知道修為在同代中低微的很故而明傑現在將全部心思都在了經商這一條路上。”、

聽到這話的蕭自在對著錢明傑笑了笑道:“經商好啊!經商的人活的命一般都長。不像我們這些人啊!”

錢明傑聽著蕭自在的話身子就是一顫然後便被錢胡文抬手拉倒了身後然後繼續開口道:“這回我帶的人不多老蕭你打算給我安排道哪裡。”

蕭自在笑道:“這回你們就住在我在城西的一處彆院如何?”

錢胡文笑罵道:“我記得上回就住的是這個彆院吧!咋地你這院子是專門為我準備的嗎?”

蕭自在笑而不語直然後率先在前麵帶路。

這時候錢胡文跟身邊的錢陽與錢思源說了些什麼後便帶著薛徒跟江澤等一眾人跟了上去。

而此刻的站在不遠處的薑亦凡看到了錢胡文走了以後在慢慢的走了出來,剛纔在蕭自在前麵他並冇有提及自己,薑亦凡便明白了錢胡文的意識,其實薑亦凡也並不想與他們住在一起,因為這樣一來自己的行動便被束縛主了。

這是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北嫣然笑道:“你小子剛纔發呆在想什麼呢?”

薑亦凡扭頭看來一眼此刻穿著一身男裝的北嫣然後,神色就是一變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北嫣然嘿嘿笑道:“這東海城裡本就龍蛇混雜,在加上五天後的丹師試煉這裡便成了各方勢力攪和在一起的一缸混水,一男一女看著太顯眼,而倆個男人就不顯眼多了。怎麼的我穿成這樣是不是很帥氣!”

薑亦凡皺眉道:“你是不是對帥氣有一些誤解?算了就這樣吧我們倆現在先去找個落腳的地方,然後在去探探路。”

北嫣然眯著大眼睛點頭道:“大哥小弟都聽你的!反正錢全在大哥身上。”

薑亦凡聽到了北嫣然的話後臉頓時就是一抽然後罵道:“咋地你這是打算所有錢都是我出啊?你怎麼說也是北鬥宗的真傳弟子這樣做你就不怕給你們北鬥宗丟人嗎?”

北嫣然搖頭道:“我不怕啊!反手我是女孩又不像你們男人那麼愛麵子。”

輕歎了一口氣的薑亦凡扭頭就打算朝著上麵走去,然而就在這時,甲板上麵一道人影朝著二人跑來,一麵跑還一麵喊道;“薑大哥先彆走!”

薑亦凡聽到有人喊他便扭頭朝著大船看去,隻見此刻的宋遠航正屁顛屁顛的朝著二人處跑來,跑到薑亦凡身前的時候他反手拿出了一個儲物袋小心的塞給了薑亦凡後說道:“之前薑大哥教給我的任務我終於解開了,這回東海城我怕是不能陪著你們去了,因為我要全力去解密這船上的機關門,我在這提前祝大哥拿到丹師之位。”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宋遠航笑道:“嗯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對了我之前教給你的書你既然解開了鎖那就先放在你身邊讓你去禪悟吧!記得千萬不能外借不能丟失切記。”

宋遠航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臉色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道:“放心吧薑大哥,等我解開這船上的機關術後拿到傳承也許我便能造出機關船了。”

薑亦凡聽到了宋遠航的話後忽然神識傳音道:“如果真的研究出來了你記住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明傑與我,這事關係太大,隻有我們倆同時在場的情況下你才能說懂了嗎?”

宋遠航看著此刻眼神堅定的薑亦凡後點頭道:“我相信大哥不會騙我,我都聽大哥的!”

薑亦凡抬手摸了摸宋遠航的頭然後說道;“行了我走了,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半個月後我便回來了。”

說完後他便扭頭帶著北嫣然離開了碼頭進入了這龐大的東海的中心東海城之中。

此刻正直上午離開碼頭二人一轉彎便混入了一道人流之中。

隨著人流薑亦凡跟北嫣然漫無目的走在街道之上,這時候走在前麵的薑亦凡忽然被人拉了一把,他急忙朝著後麵望去,隻見此刻麵帶笑容的北嫣然卡著薑亦凡衝到了一處賣小吃的地方。

薑亦凡看著北嫣然笑嘻嘻的對著老闆說道:“這是什麼啊!怎麼賣的!”

一箇中年胖大叔看了一眼二人回 少時誦詩書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所撒所所所

中年胖大叔笑道:“好嘞糍墩兩串您拿好,六個銅板!”

北嫣然扭頭看了一眼薑亦凡後說道:“我一個小孩哪有錢找我身後的大人要去。”說完後她便抬手舔其了糍墩。

這時候的薑亦凡看著吃的滿嘴是糖的北嫣然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對著中年胖子丟出了一小塊碎銀道:“我身上冇帶零錢不也不用找了多的當我打賞你了。”

當看到碎銀的中年胖子真的擔心自己身上所有的銅板加上也未必找開,但是忽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這胖子居然也是一愣然後連忙對二人不斷的彎腰鞠躬。

薑亦凡卻看都冇看眼前這人一眼直接拉著北嫣然朝著旁邊小巷人少的地方衝入了過去。

這時候的北嫣然還在十分認真的吃著糍墩,但是這回當她忽然感覺到了眼前的薑亦凡在一隻看著她,北嫣然眨著大眼睛問道:“你也想吃嗎?行一會給你留下兩個讓你嚐嚐味道。”

聽到這話的薑亦也是真拿著大小姐冇了辦法。但是此刻的他還是吧板著臉說道:“我的大小姐咱倆是來這裡參加試煉了,咱倆不是來逛街玩樂,還有這些碎銀子給你!下回買什麼東西記得你自己給錢!明白了嗎?”

說著便丟給了北嫣然一個小袋子,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在看到小袋子的時候眼睛都放光。然而就在這時候薑亦凡補上了一句道:“彆看到什麼買什麼!這錢省著點用。”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哼了一聲然後直接將銀子收了起來。

此刻的薑亦凡拿出了海圖雙手一點東海城,此刻這東海城的地圖忽然放大而後上麵赫然出現了兩個兩點。

薑亦凡看著這兩光點冇有就是一皺然後他忽然明白了什麼後說道:“這東海城有四個區,分彆是青龍、白虎。朱雀跟玄武,現在我們需要隨便找個區先穩定下來。”

北嫣然想了想到:“那我們去朱雀區吧!我上回跟我師傅來的時候便住在哪裡,哪裡離十三盟最遠,而且哪裡還歸齊家與趙家管轄,據說這兩家在數月前發生過一些衝突故而他們哪裡是我們現在最好的選著。”

薑亦凡聽著北嫣然的分析後也是點了點頭道:“冇想到你個小丫頭訊息道的還不少啊!”

北嫣然笑道:“切就行你厲害!我告訴你姑奶奶我在這片東西也不是白混的。”

薑亦凡上去就賞了北嫣然一個暴力後說道:“行了!你厲害可以了吧走吧我們先趕往朱雀區。”

被打了一個暴力的北嫣然如同一隻受驚的小獸一般對眼前的薑亦凡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薑亦凡左躲右閃但是還是被北嫣然打中了很多拳,雖然他的個女孩但是身為修士的她拳腳依舊比正常男子都要重上許多,更何況有些部位啊薑亦凡也並冇有去全力防範,這樣一來被這一頓亂打薑亦凡一個踉蹌衝出了小巷。隨後北嫣然也衝了出來,但是看這滿是行人的大陸後北嫣然也終於放下了小拳頭。但是此刻的她還惡狠狠的看著薑亦凡。

根據地圖所示人人居然足足走了一個對時辰纔來到了朱雀區。

薑亦凡笑著看了眼北嫣然說道:“既然這裡你來過,那剩下的就你來帶路了。

此話一處就連北嫣然自己都傻傻的看著薑亦凡,然後讓說道:“你敢讓我帶路?小夥子勇氣可嘉嘛!那好後麵的小朋友請跟好了。”

說著隻見北嫣然居然翻身上房,看到這一幕薑亦凡忽然後悔了,自己剛纔為什麼要讓這姑奶奶引路啊!我的老天爺啊!

心裡歎氣歸歎氣但是事已至此他也隻能硬著頭皮也一個閃身朝著北嫣然衝去。

幸虧這條小街上人並不算很多,但是依然驚的旁邊的行人紛紛側目朝著這麵看去。

而此刻這二人已經落到了一處小院子內。

薑亦凡看著這個小院皺眉道:“這裡是?”

北嫣然笑道:“咋你怕了啊?”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就是一愣然後笑道:“我怕什麼怕!你還能吃了我不成。”

北嫣然抿嘴一笑道:“我可不捨得吃了你!等你成功拿下丹師之後你的身價一下就一飛沖天了,到時候我在吃那豈不是更好。”

薑亦凡輕歎了一聲後說道:“這院子看來近期曾經有人打掃過,還不錯。”

北嫣然笑道:“這裡冇三個月便有人來打掃一番,而且師傅在通知我來參加丹師試煉的時候我還特意通知了一聲。故而這裡應該最近三個月不會在有人來打擾。”

薑亦凡輕輕推開了房門,然後說道:“我住在西廂房就行,你去住正房吧。”

北嫣然笑道:“正房我可不敢住,那裡是平時師傅的房間,而我平時是住西廂房的!怎麼的你這回要去我平時住的西廂房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將已經邁進的腳手了回來然後說道:“算了我去住客房行了吧!”

北嫣然眯眼笑道:“隨便你!今天我們先休息明天我們去東海城內的中區去丹師試煉報名,估計這幾天報名的人不會太少,我們明天早點走。”

薑亦凡點頭道:“道了這裡後你馬上便有了東道主的味道了,不錯這樣纔像樣子嘛!”

北嫣然哼了一聲後轉身打開西廂房的門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薑亦凡看著這個喜怒無常的大小姐隻能苦笑了一下後朝著客房走去。

客房在這片院子的旁邊繞過一個走廊便到了,薑亦凡打開客房的門後發現客房也被人收拾過但是明細冇有東西廂房收拾的乾淨。其實也無所謂了,看著客房內簡單的佈置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個蒲團然後丟到了地上後一屁股坐在上麵。而後反手拿出了下船時候宋遠航教給自己的儲物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