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九鳳茶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二十四章 九鳳茶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還未臨近正午東海城的主街之上便已經是人頭傳動了,此刻隻見一對身穿這話服的男女正從街角的一家成衣鋪子走了出來。

而在二人身後成衣鋪張的掌櫃及帶著一群侍女在店門口十分恭敬的目送著二人離開,就在這時候成衣鋪子旁邊的一個酒樓掌櫃看到了這一幕後嬉皮笑容的朝著微胖的成衣鋪老闆邊走邊說道:“哎呦喂今天是什麼風啊我就讓能看道我是龐大掌櫃的親子出來送人啊!”

龐掌櫃看了來人之後之前那副恭敬至極的臉色瞬間變成了一幅不屑的表情道:“我說我店有貴客來我自然需要恭敬萬分,算了跟你說也是白誰就你這種粗鄙的人怎麼會理解我的話呢!”說完之後便對著對麵的男子輕輕的彈了彈自己的衣服扭頭就要往店內走去。

一旁的酒樓掌櫃看到如此作態的龐掌櫃後也甩手重重的彈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回頭朝著此刻正在酒樓門口往裡引客的夥計說道:“你以後去旁邊問問今天他們家來的那是個什麼人!”

夥計將人引入酒樓後連忙屁顛屁顛跑到了掌櫃的身前道:“好的掌櫃的等一會客人少了我便去打聽打聽。”

聽到了這話的掌櫃的才抬腳邁步走回了酒樓之中,而此刻的小二也藉著這個機會去後院藉著打聽事情的由頭偷偷懶。

片刻之後 隻見之前那個店小二便風風火火的跑了回來,此刻真好站在櫃檯算賬的掌櫃的看到氣喘籲籲的小兒便罵道:“什麼事情啊讓你這般慌張?”

這時候店小二將頭籌到了掌櫃想耳邊小聲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了講述的掌櫃的臉色就是一驚然後脫口而出道:“什麼有拿著十三盟長老令牌在東海成衣花兩千枚妖丹買了一身衣服?”

小二看到了失態的掌櫃的連忙抬手示意他小點聲,可是此刻正是酒樓人最多的時候,掌櫃的這一句話不要緊,搞的食客們都對其紛紛投來異樣的目光,甚至有一些外來的參加丹師試煉的小家族的人更是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就這樣這條神秘人的手持長老令牌揮金如土的訊息馬上便傳遍了整個東海城。

而此刻的對此事完全不知情的薑亦凡與北嫣然正朝著東海城內城的報名處走去。

雖然街道兩遍的稀奇古怪的東西琳琅滿目但是二人也都不是凡人對這些東西連看不不看一眼,東拐西拐後二人終於走進了內城之中,跟這外四城相比較起來,內城一下子少了不少人,而且薑亦凡發現內城中幾乎看不到一個凡人,而且兩側的店鋪也也是少之又少。

這時候北嫣然忽然笑道:“這身衣服穿著怎麼樣?”

薑亦凡看了一下這身衣服後歎氣道:“衣服雖然不錯就是這錢太貴了!”

北嫣然笑道:“一分錢一分貨嘛!還真彆說你傳噗噗噗上這一衣服後你整個人看起來順眼多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下意識的整理衣服的袖口道:“我之前穿的衣服很一般嗎?”

北嫣然忽然笑道:“其實咋外麵遊曆行走什麼的並冇什麼大毛病,但是進了這東海城你那一身便顯得的樸素了一些,而且跟著群貴公子打交道的時期這身衣服便成了第一眼的印象,而且會影響道以後你們的微妙關係!”

薑亦凡從小就對於這些富二代的勾心鬥角茶顏觀色的圈子不感冒,如今又聽到了北嫣然的這番話後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道:“我隻是希望不要碰到這群公子哥,我隻是想來安安穩穩的考試而已。”

就在二人說話間他們已經走到了東海盟的內殿廣場前麵,廣場入口的兩遍五六間小屋,而小屋外此刻正有三四個穿著東海城弟子服裝的人在維持著秩序,而本次參試煉的人則是一個一個的進到小屋內進行這登記。

這時北嫣然看到了一個人少的隊伍然後便拉著薑亦凡大步走了過去。

薑亦凡被北嫣然忽然拉住了手掌就是一愣,但是他身為男人也不好意思主動的將人家小丫頭的手甩開,那樣的話在這大庭廣眾之嚇北嫣然的臉皮算是徹底丟冇了。

而這時候拉著薑亦凡手的北嫣然確是完全冇有想這麼多,隻見她左躲右閃的冇一會的功法便擠到了前麵的位置。而這時也正好趕上一個高大的漢子剛做完登記於是北嫣然便一個側身插了上去然後拉著薑亦凡邁步走進了屋子。

這時候站在他們身後的一位中年男子剛想上前說些什麼便被身後的一個黑袍男子拉住了身子然後小聲的說道:“你冇看到他們二人的身上穿戴的服飾嗎?這明顯是那個家族來玩玩的弟子,我們犯不上跟他們發生衝突他們想去就讓他們先去。”

聽到這話的那箇中年男子皺了走眉頭最後還是重重的一甩手後繼續站在原地等待了起來。

而此刻的二人這時候已經邁步走進了小屋之中,屋子很小中間隻有一張小木桌,桌子的後麵呢這時候正端坐著一個老人,當老人抬頭看到二人同時進來後也冇多問便直接遞給了二人一人一個玉簡道:“用神識填寫玉簡內的表格,繞後在玉簡上麵留下了你的基礎資料,填寫完了以後將玉簡教給我然後我告訴你們倆個編號。”

聽到這話的二人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玉簡後將神識探入,隻見在這玉簡之中隻偶遇一張十分簡單的表格,薑亦凡大體上看了一眼後便開始在上麵填寫看了起來。

不大一會的功法二人同時將玉簡放在了老人麵前的桌子上,老人也冇看具體內容之家單手在玉簡上一按然後白色的玉簡之上忽然出現了一串數字,薑亦凡與北嫣然抬眼一看發現薑亦凡的玉簡上麵是編號是一萬三千八十一。而被嫣然的編號赫然是一萬三千八十二。

二人看到了編號後對視了一眼,這時候老人開口道:“二位拿上自己的玉簡便可以離開了,四天後辰時在這廣場集合參加第一天的試煉,冇彆的事情就出去吧!”

薑亦凡與北嫣然看著麵前的老人開始喊下麵的人了便老老實實的走出了屋子。

北嫣然反手拿出了自己的那枚玉簡笑道:“冇想到如此容易便完成了登記。”

此刻的薑亦凡也反手拿出了玉簡然後皺眉說道:“這怎麼跟之前的丹師不太一樣?你難道不感覺這次的丹師試煉報名太過兒戲了嗎?”

此話一出後北嫣然的大眼睛也是一轉然後說道:“會不會是因為這回報名的人實在太多了,故而不可能一個一個的去登記,故而隻能用這個辦法來進行基本的統計。”

薑亦凡依舊眉頭緊皺他的自覺告訴自己這裡麵一定有什麼問題,但是哪裡不對他一時半會還真的想不出來,就這樣二人走出了內城,此刻依然是正午北嫣然抬頭看著天上的大太陽便對著薑亦凡問道:“如今名已經報上了下一步你有什麼打算?”

薑亦凡想了想後說道:“還有四天的時間,我打算在這城裡四大區逛一逛。”

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笑道:“四大區隻用四天的話你怕是逛不完啊!當年我逛完了四大區足足用了半個月。”

薑亦凡看著北嫣然笑道:“我隻是逛一些材料鋪子很快的。”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小嘴一撅道:“你的意識是我什麼地方都走所以很慢嗎?我看你是打算白天去看看那些煙花柳巷的位置然後晚上好去尋歡作樂纔是真的吧!”

薑亦凡歎氣道:“我堂堂一個正人君子第一回去拿煙花柳巷便一道了你!然後我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北嫣然哼的一聲然後也不在管薑亦凡而是自顧自的朝著內城外麵走去。

薑亦凡看著這個小丫頭也隻能搖頭的跟上。

二人處了內城後北嫣然左右看看了後說道:“走吧我先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坐坐也許在哪裡我們能得到一些有趣的情報。”

薑亦凡第一回道這裡真的是兩眼一抹黑也隻能說道:“行!姑奶奶今天你說去哪就去哪!”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很滿意的點頭道:“走吧我們先閒逛以後午後時分那個地方纔開門接客!”

薑亦凡眼皮一條道:“姑奶奶這可是你要帶是我去的!我可不是自願的!”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呸了聲後說道:“我是帶你去東海城闊綽們常去的東海四大樓去長長見識!你看你這思想真臟。”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捂著胸口長出了一口氣道:“這樣不能怪我啊!你說你一花魁晚上要帶一個男子去玩樂,這很難不讓我想到一些事情。”

北嫣然聽到花魁二字後身子忽然就是一停然後猛然回頭一把掐想了薑亦凡的耳朵,此刻剛說完話的薑亦凡忽然感覺一道黑光朝著自己臉上抓來連忙下意識的往後一躲。

這一躲之下北嫣然的小手這一下便掐了個空,而這時候反應過來的薑亦凡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隻見北嫣然的另外一隻手猛的抓出這回她改變了政策,並冇有去掐薑亦凡的耳朵而是直接掐在了他的小臂之上。

這一下掐的薑亦凡就是一聲慘嗷,然後馬上服軟道:“我錯了付奶奶送手可以嗎,老疼了!”

北嫣然奶凶奶凶的瞪著薑亦凡道:“以後不需在說在五蓮島上的事情,我假扮那花魁還不是為了引出你這麼個登徒子嘛!”

薑亦凡輕輕將手臂在北嫣然的魔抓在拿了出來後委屈的道;“我也是受害者,要不是為了幫我兄弟逃出去我會去上你的花船嘛?”

北嫣然看著眼前依舊叫囂的薑亦凡上去就要在來個二連掐,可是這回的薑亦凡明顯是學怪了在北嫣然還未動手的時候他便猛的一側身險險的躲過了這個二連掐。

就這樣在二人的打鬨中消失在了內城去外出的官道之上。

晌午的陽光給人一種溫馨且慵懶的感覺,在朱雀區逛了一下午的二人終於在北嫣然的帶領下來到了朱雀區中心位置一處的茶樓門口,這時候原本應該在營業的茶莊此刻確實關閉著大門。

薑亦凡站在茶樓下麵抬頭望去問道:“這便是你說的東海傳說中的四大樓嗎?”

北嫣然點頭道:“嗯這便是朱雀區的九鳳茶樓。看著時間應該便有人小廝出來開門。”

薑亦凡撓頭道:“在如此好的地方,占據如此大的地方白天卻吧營業真的浪費了。”

北嫣然笑道:“你懂什麼,白天人多眼雜的他們這群公子哥也不方便出來玩樂啊,而且東海城晚上是有宵禁的,外城四區除去這四處周邊外其他地區晚上就會進入宵禁這回你懂了吧。”

薑亦凡抬頭看了看著九鳳樓後感慨道:“那也就是說道了晚上這東海城便是富人的天下,纔是真正的東海城。”

北嫣然並未反駁薑亦凡隻是慢慢的說道:“這便上位人的規則。”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九鳳茶樓的旁門忽然被人打開,隨後隻見在旁門內一股腦的衝了十幾個小廝,這些小廝很乾淨利索的開始整理店麵四周。

這一幕被站在對麵的薑亦凡在眼裡不禁感慨道:“確實名不虛傳,區區小廝都是這種素質,想來這九鳳茶樓定是下了不少功法啊。”

北嫣然笑道:“一會你進去便知道了,還有啊一會你學著點說話,現在的你還不是丹師這群紈絝子弟定不會對你說什麼好聽的話,如果實在過分了我並不介意你出手教訓他們。”

薑亦凡聽到北嫣然不反對隻見出手的時候居然撤頭朝著他看去然後說道:“你不是讓我忍嗎?怎麼又讓我去教訓他們了?” 北嫣然鬼魅的笑道:“因為在冇有名氣前他們隻認實力,隻要你實力夠他們依然會高看你一眼。”

薑亦凡聽完了北嫣然的話後也是表示點頭同意,但是忽然問道:“那我要是出手重了將他們打費了可怎麼辦!”

北嫣然橫了他一眼後說道:“你少給我裝,你多大能耐我還不知道,你到時候控一下便是了。”

此刻隻聽到對麵一位小廝忽然大聲喊道:“九鳳茶樓掌燈嘍。”

隨著這聲話語的喊出東海城也正式拉開了他夜生活的篇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