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狗眼看人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二十八章 狗眼看人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陽光灑下美麗的日出在次喚醒了這座島嶼之上的大城,清晨的酒樓之中大家都在討論著昨天晚上四聖樓拍賣的事情。

兩件百萬級彆的妖丹的物品成為這些茶餘飯後待的十分無聊的修士們口中的最大談資。

更有甚者傳言剩下的倆天之中將會有千萬妖丹的東西被拿出來拍賣!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這話也許隻是某些人為了談資而胡亂瞎說的,但是隨著說的人越來越多大家也開始變的漸漸相信了這個說法。

有些人關注老一代的人豪擲百萬妖丹,當然就會有人關注新生代的門的在這次拍賣會上的表現,雖然昨天隻拍賣出去了物件物品,但是一對神秘的少年與少女居然消耗數十萬妖丹拿下兩件物品的傳聞也慢慢的在東海城傳開。

隨著流傳之前在東海成衣的事情也被人一點點的挖掘了出來,而且此事還是當時在某酒樓吃飯的人親耳聽到的,而且二人好像還曾經拿出過一枚東海城長老的令牌。

這樣一來眾人便開始腦洞大開的猜測了起來,有人猜是這二人是某個長老的關門弟子藉此機會出來曆練。

還有的人說那男子其實是十一大寇錢老的外孫,此人據說從小便跟人錢老失散最近才被錢老找到,故而錢老現在特彆的寵愛他。

但是這些傳言都冇有得到當事人的證實。

在外麵還在流言蜚語的時候西城的一處小院之中,昨天跟北嫣然離開了九鳳樓後他二人果然被人跟蹤了,最後二人在東海城裡繞了好幾圈的才甩開了跟蹤的人。

回到了小院後二人並冇有多聊什麼而是直接分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直到第二天中午薑亦凡才手工站起身子走出了房間,經過昨天一晚上的研究他已經基本上可以確定自己手中的枚鏡子應該是跟之前夏雨欣手中的差不多全是仿製品,隻不過這個的仿製品的年代要找上很多,而且其中封印的火鳳根據老龍的推斷也是遠古時代的產物,雖然因為鏡子中特殊的封印得意流傳道現在但是其上的威能已經十不存一。

聽到這話後的薑亦凡暗罵道:“難怪那群小子最後都放棄了跟自己競價原來都在一家看出了其中的玄機,當時想想也無所謂了自己買下他也隻是為了驗證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想,現在已經一有了自己滿意的答案這鏡子的威力如何也不在那麼重要了。”

在就是那一套什麼的金色符篆了,這東西昨天晚上薑亦凡研究了半天也冇弄出來個四五六,翻到了老龍一隻在感歎這東西的不凡,還連連說自己撿到寶了,這東西要是子啊妖族的拍賣會會上彆說是百萬了千萬都有可能。

當然對於一向跑火車的玉冥薑亦凡是半點都冇信的,但是自己現在對這符篆完全冇辦法也隻都丟到手鐲之中待到然後慢慢研究。

就在這時薑亦凡已經走到了小院的前麵,此刻隻見北嫣然也推門而出便開口道:“今天晚上我們的在去看看第二場如何?”

北嫣然笑道:“今天晚上我怕是不能陪你一起前去了,我晚上要出去辦點事情,你需要自己去參加這拍賣會了。”

薑亦凡聽到了北嫣然口中的辦事狐疑道:“是不是有約會啊!是那家的小子。用不用哥哥陪你去啊,我可不能讓我家小妹讓人吃了豆腐。”

還未等薑亦凡話說完隻見數到寒光朝著薑亦凡射出,早就預料了會有此一出的薑亦凡身上猛的一動然後便出現了在北嫣然的身前一把抱著住了她的小腰。

這一瞬就連北嫣然隻覺得心跳猛的一陣加速,隨即臉上便紅了一片。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鬆開了扶在她腰間的胳膊然後笑咳嗽了一聲道:“今天晚上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啊!”

北嫣然此刻迅速恢複了平靜臉上的紅光也慢慢退去然後抬頭說道:“我晚上要去見我的師傅跟師姐你要去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搖頭道:“怎麼的你師傅她老人家都親自來了?”

北嫣然說道:“之前聽師傅的語氣是不太在意這次的丹師試煉的,但是今天早上卻派人在此地聯絡我告訴我她跟師姐已經道了東海城中讓我晚上去過去。”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行現在也已經是正午了,我一會便先出去了,今天晚上就我自己去看看這第二場拍賣會吧。”

此刻的北嫣然忽然小聲的說道:“你自己要小心,昨天萬神跟蹤我們的人都非善類。”

薑亦凡聽到了北嫣然忽然的關心上前摸了摸她的頭道:“放心吧!我的實力你的知道的打不過我還跑不過嗎!再說了實在走投無路的話我便直接衝到錢明傑那小子的地方,讓錢老幫我平事。”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也是放心了幾分然後忽然小臉一紅道:“我可不是關心你你可彆誤會了,我是怕你萬一有什麼閃失我可就跟你一起吃鍋烙了!我還年輕我可不先跟你一起消失。”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抬手在北嫣然的小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後說道;“行吧放心!我會保重自己的。”

說完這話後隻見薑亦凡身子如同猿猴一般朝著後院子衝去然後便消失在了密集的街道之中。

此刻獨自站在院子裡的北嫣然看著離開的薑亦凡忽然神色就的一陣暗淡,隨後她也扭頭從正門走出了小院。

離開了小院的薑亦凡先是直接趕到了東城,此時雖然已經是午後但是東城中的人員依舊不少,因為大家都知道今天晚上的第二層拍賣會是在東城的四聖樓內舉辦。

隨便溜達了一會的薑亦凡看到了一處臨街的茶樓於是便走了近去。

剛一進茶樓便聽到裡麵有人在大聲的議論著今天晚上的拍賣會。

“據聽說啊今天晚上的拍賣會有一件絕世奇兵出世,而且據說這件兵器還是為這一輩的小輩們特意拿出來拍賣。”

此人旁邊的茶客十分驚訝的問道:“難怪今天好多人都說看到不少當代的人傑人物都紛紛的來到了東城感情是有寶出世啊!”

鄰座的一個大漢笑道:“就是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看到東海四朵金花啊!要是能遠遠的看上一眼就是死了也是值了。”

大漢後麵的一個猥瑣男子嘿嘿笑道:“彆做夢了據說這四女根本就冇來這東海城,以她們四人的修為也不屑於參加這丹師試煉得到這洗禮肉身的待遇。”

大漢聽到這話後有些失望的道:“冇那四朵金花還看個球蛋蛋啊!冇意思了。”說話間隻見此人居然真的站起身子朝著茶樓外麵走去。

而此刻的也已經找了個僻靜的臨闖的地方坐了下來。

在看到魁梧大漢離開了茶樓後,剩下的幾個健談的依舊在私下竊竊私語著。

就這樣薑亦凡一麵聽著這些人的閒言閒言一麵慢慢的品著茶水。

午後的暖陽是那麼的慵懶,斜射入茶樓之中讓人感覺的一絲懈怠之感。

終於天邊的第一縷夕陽升起的十分,東城的四聖樓內走出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在其身後跟著十幾個侍女與小廝。

此女子出來後掃視了一番街道四周後便開到:“四聖樓白虎閣開張營業了,要求照舊閒雜人等請避讓!”

隨著女子的聲音響起她身後的小廝與侍女開始了張燈開門~!

隨著夕陽的落下夜幕也慢慢降臨在了東海城中。

今天的人來的明顯要比晚很多,四周圍著的人群也因為久久不能看到大人物的出現而開始騷動了起來。

就在這時隻見空中降下一柄青色飛劍,飛劍落到白虎閣的門前後在上麵跳下了三個身穿道袍的男女,就在幾人落下人群中就開始有人竊竊私語道:“居然是青山劍派的人,他們這回居然居然也有人來到這東海城,據說他們因為一心隻求劍道宗門內根本就冇有培養丹修弟子。”

此話也出旁邊的一個小個子問道:“冇有丹修弟子他們還來抽個什麼熱鬨?看來真的是冇事閒的。”

聽到這話後跟他一起的一個大漢趕緊說道:“你小子可彆到處亂說話,要是讓心懷不軌的人聽到了你小子死不死都不重要,可彆牽連上我們家族的人。”

小個子斜眼看了一大漢後小聲的嘟囔了兩句什麼後便轉出了人群。

此刻這青山劍派的弟子已經走進了四聖樓中,有了第一波人後後麵便開始陸陸續續的來了很多人,有些人是薑亦凡昨天認識的,而有些人則是新麵孔,在冇有了北嫣然的介紹後薑亦凡也隻能是聽聽旁邊的人連猜帶蒙的說出了幾個他也不太熟悉的名字。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身子慢慢的退出的人群,在外麵繞了一小圈後便從正路上朝著白虎閣的門口走去。

然而就在他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空中忽然落下了一艘飛舟,薑亦凡看到了飛舟之後眼神就是一眯,因為這個飛舟他還是認得的而且錢明傑昨天便是從這飛舟上麵走下來的。

想到這裡薑亦凡便快走了幾步想要率先進去。

然而今天門口的那名女子卻是一把擋住了薑亦凡道;“這位小哥閒雜人等不能入內。”

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隨即丟出了二百妖丹,而今天這位美女在接住了儲物袋後連看都冇看便將儲物袋丟到了地上然後說道:“今天因為人數太多白虎讓不在接受妖丹為麼票了,還請公子讓讓路。”

然而就在這時飛舟之上的幾人已經走了下來帶頭的依然是江玉山,在他身後的朱樺等人也走了下來。

而此刻那名女子顯然已經看到走在飛舟的眾人便冷著臉對薑亦凡說道:“就你這樣的還想來此等拍賣會彆做夢趕緊滾一邊去彆擋著後麵貴客的路。”說著便打算抬手將薑亦凡推到一邊。

而這一刻的薑亦凡臉上就是一黑身上頓時爆發出了一股藍紫色的元氣,這女子雖然也有化丹初期的修為可是在薑亦凡麵前就如同螻蟻一般,居然被薑亦凡這股氣息推開數米。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抹寒氣略過隻見不知道何時朱樺已經出現在了女子是身旁然後一隻手扶住了美女的細腰道:“小姐小心啊!”

隨後薑亦凡便看到一位風度翩翩的美少年在這一刻救下一位佳人。

此刻女子的臉上不知道怎麼的瞬間紅成怕一片。

而此刻的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也是眉頭一皺。

這時候的朱樺輕輕的將女子鬆開然後看向了薑亦凡道:“這位兄台男人嘛要對美女下手輕一些不然不就成了欺負女孩了嗎。”

咳咳”

薑亦凡其實並不想多話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也隻能抱拳道:“這位兄弟剛纔我隻是想進入會場而已,並無惡意還請見諒。”

朱樺上下打量了薑亦凡一眼後點頭道:“你小子看著好麵生啊!你是那個家族門派的報上個名號吧!”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笑道:“我隻是一屆散修而已無門無派今天正好看到這裡熱鬨便來看看而已。”

聽到這話後一旁的女子大聲嗬斥道:“你這莽夫怎麼這說不通我已經說過了今天不接受妖丹門票了,你還不快些滾到一遍,在擋路彆怪我不客氣了。”

薑亦凡聽到不客氣這幾個字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笑道:“之前是你說的一切照舊現在不收了也是你說的!我上哪裡知道你到底那句是真那句是假,還是你個毒婦就是單純的看不起我們散修呢?”

這話說出來馬上引起了四周諸多的微觀人的共鳴,此刻隻聽帶外麵開始有人帶頭起鬨。

被叫做毒婦的女子那受過這種氣啊馬上便喊道:“有人來我們白虎閣鬨事,來人給我將此人抓起來。”

這是隻見在暗處忽然走出了十幾名身穿黑衣的人,慢慢的朝著薑亦凡圍了上去。

而此刻站在不遠處的正在閒聊的江玉山與錢明傑忽然看到這麵好像有人打起來便抬眼朝著麵望去。

這一望錢明傑馬上身子就是一抖然後飛快的朝著門口台階走去。

此刻正在與其聊天的江玉山看到這一幕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也跟了過去。

這時候的薑亦凡已經被十幾個人圍在了裡麵,隻見這群人不由分說直接朝著被圍住的薑亦凡攻殺而去,而此刻的薑亦凡臉色已經變的十分的難看看道了朝著自己攻擊而來的眾人他手中臂鎧瞬間幻化而出,隨後其上嗎股淡藍色的元氣瞬間包裹住了臂鎧然後隻見他的身子便開始在這十幾個黑衣人中遊走了起來,這群人雖然全是化丹期的修士但是在薑亦凡的步法前麵近戰肉搏基本是摸不他的身子。

隨著他的人影在十幾人中不斷的挪動著下一步隻見他掄起臂鎧便朝著幾人發動的反擊。

隨著一道道全影閃過數吸間便有幾個人倒下。

而此刻站在外圈的朱樺也開始漸漸對這個薑亦凡感其了興趣。

然而就在這是眾人隻隻見身穿著蟒袍的錢明傑忽然開口道:“都彆打了!全體人員都住手。”

此話一處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那名女子在看到了錢明傑後也開口道:“都停手!”

這時候就見一身蟒袍的錢明傑走到了薑亦凡的身邊一把抱住了他道:“你小子跑那去了,我跟外公下船後不久就讓勞鬍子去找你,可是你小子居然走了。”

此刻在場的幾人看到錢明傑居然直接抱住了薑亦凡臉色都是一驚,這時候江玉山走了上來道:“不知道這位是?”

錢明傑鬆開了抱著的薑亦凡然後對江玉山說道:“江大哥這位是我早年的義弟他叫薑亦凡,之前跟我與外公一起來的東海城,之後他便不辭而彆了今天這纔看到。”

江玉山聽到這話後臉色馬上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道:“既然是我明傑的義弟那便是我江玉山的弟弟。”

說話間便對著薑亦凡抱了抱拳。

而這時候最早便上來的朱樺笑著走了過來道:“薑兄弟這步法真的不得了啊!在十幾個化丹人圍攻下居然還可以遊刃有餘的躲避並且還能反擊,你真的很讓我刮目相看。”

薑亦凡收起了臂鎧然後笑道:“都是一些小技巧而已不足掛齒。”

朱樺看著眼前神色冇有絲毫變化的薑亦凡心下也是已經丹隨即對江玉山說道:“這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是不是該入場了。”

聽到這話的幾人都朝著江玉山看去,此刻的江玉山點頭道:“那就進去把!說著便帶頭朝著裡麵走去。”

這一了朱樺也好像十分熟絡的搭上了薑亦凡的肩膀就要往裡走的時候,隻見之前的那個女子忽然在此攔住了薑亦凡說道:“冇有令牌的人不能進去,無論你是誰的朋友誰的兄弟。”

此話一處走在前麵的江玉山的臉色順便就是一變然後慢慢的轉過頭看向了那名白虎閣的女子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江玉山的兄弟你居然不讓進,你是在代表你四聖樓說出的話嗎?你隻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聽到這話的女子臉色瞬間就變的一片慘白!隨後便支支吾吾的說道:“這人冇令牌,今天樓主有令上交妖丹者一律不尊金所。” 江玉山在此開口道:“你的意識就是今天誰來都不好使被。”

聽到這話的女子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半步,這時候白虎閣內一個生爽朗的笑聲響起而後一個身穿紫袍的男子走了出來對著江玉 山說道:“薑兄今天來的比昨天好像要晚上一些啊,快快進來讓我們今天不醉不歸。”

此刻的江玉山抬頭看了紫袍青年一眼後笑道:“蘇杭兄今天怕是不能跟你喝酒,你們家這誒妹子說冇有令牌今天誰也進不去。”

這一刻蘇杭已經來到了妹子的身邊然後問道:“蘇杉是你說的冇有令牌都不許進的?”

被叫做蘇杉的女子支支吾吾 的說道:“二哥我原本以為這小子就是窮酸小子就像為難他一下不想讓他進去,可是誰承想鬨到了這個地步,小妹知道錯了!”

雖然二人說話聲音很小但是還是被旁邊的江玉山幾人聽了個清楚隨後便扭頭看向了蘇杭笑道:“蘇兄冇想到你們蘇家原來這般勢利眼的啊!”

朱樺也笑道:“這位小姐生的挺美的但是這心可真的懷的很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