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十三章 喚陰草與冰鵬(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十三章 喚陰草與冰鵬(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廢墟小塔內,獸鳴陣陣,寒風凜冽。

隨著妖獸不斷拍動翅膀扇出的寒風,塔周圍的溫度驟降。

妖獸蒲扇了一陣好似還是不放心一樣,再次升空在塔外不停的盤旋鳴叫。

塔內的二人都屏住了呼吸,默默的感受著妖獸在外麵巡視著。

足有一炷香的功夫,在空中警惕著盤旋的妖獸應該是感覺危險已經解除了,便帶著寒風直接衝進了塔內,慢慢的落於巨蛋旁邊警惕的看著四周。不時的還發出幾聲低沉鳴叫聲。

此刻塔內的薑亦凡與呂老二人纔敢長出一口氣,雖然二人是在隔絕術中,但是這妖獸身上散發出的陣陣威壓還是讓二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碗茶的功夫後,塔內恢複了平靜。

薑亦凡悄悄的探出頭遠遠的纔看清了妖獸的樣子,隻見此獸生有一身如冰晶般雪白的羽毛,雕頭蛇尾,身上生一對粗大的利爪,一對羽翼下方生出陣陣寒風更有些許冰晶凝結而出。

此刻薑亦凡腦中的傳來玉冥的興奮的聲音道:“冇想到啊冇想到,居然是一隻雌性冰鵬,此鳥也算是絕品了,冇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

薑亦凡聽著玉冥的話問道:“這妖獸有些什麼來曆?聽你這意思此獸來曆不凡啊?”

玉冥嘿嘿笑道:“其實也道冇什麼,這跟我等龍族比起來還差很遠,想當年我們龍族…”

“停停停!誰問你們龍族了我問的是這隻鳥型的妖獸。你給我扯那麼遠乾什麼。!”薑亦凡果斷的打斷了玉冥的話隨後問道:“趕緊講講它的來曆。”

玉冥的話被薑亦凡硬生生的打斷了,明顯有些不快道:“小子你彆囂張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聽我講龍族曆史我都懶得給他們講,你真是氣死我了。

哎算了這妖獸是遠古鵬族的旁支,以前曾經昌盛一時後來不知因何緣故忽然消失了。而這妖獸體內定有鵬族的血脈,看其特性應該屬於變異的冰鵬,居然還能產下三枚蛋。怎麼樣小子想辦法弄到一枚?”

薑亦凡聽著玉冥的話腦中飛快旋轉著忽然想起初中課文的一段話:“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裡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難道莊子當年真的見過鵬鳥?想到這薑亦凡心中對這個世界跟自己世界的猜測越加混亂了。”

封術外的冰鵬巡視了許久並未見異常,便趴在蛋邊像是睡去了一般。

薑亦凡看了看趴下的冰鵬有看看了直盯著喚陰草的呂老問道:“這妖獸如此了得,不知呂老打算如何取草呢?”

呂老聽薑亦凡的話後便收回看著喚陰草的眼神,沉思了一會道:“冇想到這妖獸如此辣手,原打算的計劃看來需要有一些變動,但是應該無大礙。”

說著呂老翻手拿出倆個瓶子,遞給薑亦凡了一個道:“剛纔你我二人的氣息定是驚動了出去覓食的妖獸,看她歸來之時並未帶著獵物,那一會兒必然會再次出去覓食,我倆等它再次出巢之時,我便用這催獸粉在遠處吸引它的注意。

而你就用這玉瓶子去收取喚陰草上的露水,我估計催獸粉應該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至於你取不取換陰草那就看你自己了。

引開這妖獸後我會回來找你取這露水但是你未防意外,你需先把成基丹放在我這裡,等你拿道露水在於我換這成基丹,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了呂老的話後笑道:“呂老你這是不相信我?我們剛剛共同經曆同生共死,你現在卻對我這般懷疑,我看大可不必如此吧。”

呂老老臉一笑道:“薑小友話雖如此,但是事呢還是這個事,小老兒我先賠個不是,你看可好,但是此事對於我跟我的孫女事關重大,還是希望小友見諒了。”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笑道:“既然這樣那看來晚輩冇彆的選擇了。還望呂老也是個守信之人啊。”說著甩手丟出了裝著成基丹的小盒子。

呂老輕笑了一聲道:“小心駛得萬年船,你可不要錯怪老夫啊。”

薑亦凡麵露冷色道:“希望如此吧!彆人怎麼樣對我,我都會加倍償還的!”

呂老接過盒子也不理會薑亦凡的狠話笑道:“這個自然,還請薑小友放心。”說完呂老盤膝坐下閉上眼睛開始默默的養精蓄銳了起來。

薑亦凡一見呂老如此,眼中寒光一閃隨即也坐下默默的回覆了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冰鵬一直未有出去的意思,薑亦凡跟呂老二人也再未有過對話。

頓時世界變的異常的安靜,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巨響,原本沉睡的冰鵬被巨響震醒,金黃色的眼睛望著遠方,然後展開翅膀猛的向塔外衝去。

此刻呂老跟薑亦凡同時睜開雙眼,呂老未多說什麼跟著出去的妖獸身後衝出了小塔。而薑亦凡則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塔門處並未深入。

薑亦凡在塔門處站了許久,抬眼望著呂老消失在廢墟中的背影,眼中堅定之色一閃,慢慢的朝著門內巨蛋下麵的的喚陰草摸了過去。

就在距離喚陰草不到數米的時候,隻聽得塔外的遠處傳來一聲鳥鳴。

薑亦凡眉頭一皺但是身子並未停下,奔到換陰草旁單手托著玉瓶,另外一隻手運起元氣包裹住的露水輕輕的將其從葉片上撥落下來。

就在露水緩緩的脫離葉子的瞬間,整株喚陰草馬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了起來,葉麵上的元氣也隨著乾枯稀薄了不少。

突變發生在霎那間,眼見就要完全乾枯的喚陰草,薑亦凡還是先小心的把露水收到玉瓶中,心下不及多想單手一抓將整株喚陰草都收到了手鐲之內。

喚陰草進入手鐲以後正在乾枯的枝葉居然開始慢慢的煥發出了生機,葉片外也慢慢的開始凝聚出了些許水汽。

薑亦凡看著手鐲內被隨意插在草地上的喚陰草若有所思的想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