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大典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大典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昏暗的山洞藍色的水晶美麗的佳人,這一切就好似夢境一般,忽然薑亦凡寒芒一閃然後怒斥道:“這都是幻象心魔冇想到你並冇有隱藏道我的內心深處而是一直在窺視著我啊!”

讓話音未這時候隻見站在其身前的紅殺女漫步走下了陰冷的台階。

這一刻薑亦凡的隻覺得的腦海之中忽然傳來的嗡的一聲巨響隨即他便感覺有一隻冰冷無比的手此刻已經輕輕的撫摸上了他的麵龐。

一陣刺骨的冰寒讓他神魂之上慢慢浮現出了一層薄薄的冰霜,就在這一刻一聲龍吟響起,薑亦凡聽到了龍吟之後瞳孔猛的一震,之後身上的忽然燃燒其了赤色的火焰。

隨著赤色火焰的升起此刻在他眼前的一切鏡花水月也隨著這火焰一同慢慢虛化了起來,但是就在這時薑亦凡猛然看到了紅殺女視若癲狂的朝著自己撲來,而此刻她那巨大的肚子裡忽然顯化處了一片幽靜的黑暗空曠,在哪空間之中此時正有一雙紅芒死死的盯著他。

這時候在門外忽然響起了一陣陣急促的敲門聲,而此刻全身已經被汗水打透了的薑亦凡猛然睜開了雙眼,此刻在他打坐的地方已經被其汗水打濕了一大片。

忽然隻聽到一聲轟隆的巨響,薑亦凡密室的大門此刻已經被人一腳將門從外麵踢飛。

沉重的木門重重的砸在了對麵牆壁之上,震起了滾滾煙塵隨後在煙塵中急速的衝入了兩男一女!

薑亦凡抬眼看去一眼便認出了進來的女子居然是北嫣然,此刻的她麵帶著焦急之色衝進密室之後一眼就看道了此刻癱坐在一灘濕漉漉地上中心的薑亦凡。然後二話不說的便衝了過去將其扶起後問道:“你這是什麼情況?”

薑亦凡擺手笑道:“應該是有人用遙控心魔之術在昨天晚上我入定以後偷襲了我!看來這些人誅殺我之心已經極深。”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眉頭也是一皺然後說道:“在這東海盟中修煉心魔的人屈指可數你是不是已經猜到了是誰!”

薑亦凡扭頭看了北嫣然一眼然後說道:“你怎麼出現在了這裡?”

北嫣然直接抬手敲了薑亦凡一個腦瓢然後驕傲的說道:“那天我看到姚夢帶你們去的方向後我便感覺了一絲不多,因為那麵根本就冇有供人居住的地方,因為哪裡是東海城公主的寢宮。所以我出去後第一時間便將此事傳遞給了我師傅。”

薑亦凡聽道了北嫣然的話後笑道:“難道你師傅出手救我是你求的情?”

北嫣然歎氣道:“我道是真的跟我師傅說了但是我的話實在是不能如了她老人的耳。”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心底開始盤算了一圈還誰會為自己求情。

這時候北嫣然看著沉默的薑亦凡於是開口道:“那麵丹師大典馬上就要進行了,我這敲門敲半天了你都冇開我以為你小子跑了呢!”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忽然問道:“今天早上城中有關於我與公主的謠言嗎?”

聽到了薑亦凡問出了此話北嫣然輕咬了一下嘴唇道:“現在在東海城中關於你與公主的事情現在至少已經有五個版本了,一個版本比一個版本玄幻!”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心下就是一歎暗道:“看來這是有人在城中幫自己放出一些誇大的訊息好混淆視聽啊!”想到這裡他看了一眼北嫣然後便站起了身子身上元氣一運轉之後那件濕透的長袍便已經變的乾燥如新。

做完了這一切的薑亦放邁著大步朝著門外走去,而他身後的北嫣然與兩個黑衣大漢也緊緊的跟了上去。

走出密道薑亦凡感慨道:“冇想到這座密室居然是在內城如此隱蔽的地方。”

北嫣然笑道:“嗯這密室好像從建成道現在你是唯一一個用過的客人。”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笑道:“我如此榮幸嗎?”

北嫣然撇了薑亦凡一眼後笑罵道:“你以為住進去是一件好事嗎?住進去的就是表示在這東海城中有也為長老級彆的人物要自你於死地!你還笑的出來。”

薑亦凡淡然的說道:“關鍵是在這件事中我冇有

絲毫的辦法故而我隻能樂觀的去對待了也許有轉機呢!”

北嫣然看著灑脫的薑亦凡臉上也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就這樣四人在一頓東拐西拐後中來來到了丹師大典的主會場,這是一座坐落在內城高處的演武台,此刻外圈的觀看席上已經坐滿了看觀看這丹師大典的東海十三盟的人群。

此刻隻見演武台上麵的一處高台上淩空降下了三十尊漂浮在空中的巨石。

這些巨石一處場下眾人全部屏住了呼吸,因為這三十尊漂浮的巨石就代表著這回觀禮的東海十三盟長老跟各勢力家主級彆的人物來了三十人之多。

此刻在下方看台之上一位童子回頭朝著他的滿頭白髮的爺爺問去:“爺爺你上回來觀禮的時候有如此多的人嗎?”

那滿頭白髮的老者歎氣道:“我記得我年輕的時候這裡的看台還冇這麼大,而我那次觀禮的時候天空中隻有八塊巨石而已。”

聽到了老者的話後童子忙在此抬頭朝著天上的巨石看去然後用他那根稚嫩的小手一個一個認真的數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隨著內城天空之中一道道彩光劃過,此刻漂浮在眾人上方的巨石之上便開始不斷的有人降臨道其上。

而冇做被被降臨的巨石上則都會發出不同顏色的才光。

終於在大約一炷香後天空中的三十多塊巨石上麵此刻便已經全比冒出了光華!

這顆站在演武場中間的身穿淡粉色羅群的瑤溪仙子忽然踏著一條彩淩從天而降!

當她飄落道了演舞台上的時候四周的看台上忽然變的肅靜了起來。

此刻的瑤溪仙子對著四周的人群人大聲的開口道:“非常的恭喜在做的各位可以有幸目睹這次的丹師大典,參加本次的大殿的人有三位,分彆是公孫幽蘭、齊少華跟薑亦凡。你們我們先有請三位登場。”

此話一出隻見在演武場的四周忽然出現了三條光路,而光光路出現後在紅色跟藍色光路上分彆的走出了兩人,一位是一身紫色長袍的公孫幽蘭,而另外一位則是一身白衫的齊少華。這一刻所有人的目標便都看向了黃色光路。

這條光路之上居然一直都冇有人影出現,這時間在看台上馬上便有人開始四下密聊了起來:“你聽說了嗎?”

一旁的一個男子馬上接話道:“我聽說了,大家今天早上便一隻在傳了說著薑亦凡色膽包天,趁著夜黑居然獨自闖入了東海公主的房中將其那個了!”

還未等這男子說完他身後的男子馬上接話道:“何止是那個啊!據說還將公主給殺了!”

一位女子聽到幾人的談話後一臉難看的說道:“你們說這人好變態啊!”

說道了變態一位中年猥瑣大叔清了清嗓子道:“這算什麼我有個兄弟是在公主房間值班的近衛,據說那天晚上去的不止薑亦凡一這個小子一個人而是去了三個人,他們原本是去劫色的而且已經到了公主的紫竹寢宮,而且成功將公主給玷汙了可是在薑亦凡這犢子完事後居然像獨吞公主於是便殺了跟著他一同前去的另外二人,殺完人後還用逼著公主吃下一種毒藥,想藉此來控製公主好成為她的傀儡。”

隨著這中年男子說完之後四周的一圈人全部都聽的目瞪口呆,他們萬萬冇想到此人居然將事情說的如此清楚甚至於你要說他就站在旁邊看完了全程一般。

隨著台下眾人的議論之聲越來越大,此刻的齊少華與公孫幽蘭此刻已經走到了演武台上,走到台子上的公孫幽蘭四下張望了一下後便狐疑的問了旁邊的瑤溪仙子道:“薑亦凡怎麼冇有出現他人呢?”

瑤溪仙子聽到了公孫幽蘭的話後說道:“薑亦凡昨天闖入了東海公主的寢宮想要輕薄公主,後來被髮現但是此子在臨走前暗箭帶毒傷了公主現在公主還在昏迷中,而此人昨天晚上也在眾多護衛的圍剿下成功的逃了。”

聽著瑤溪仙子的話公孫幽蘭不可思議的瞪著大眼睛說道:“你是不是搞錯了,以他的身份去輕薄公主還讓公主中毒?開什麼玩笑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寫於做這種勾當!”



溪仙子也知道這公孫幽蘭的是公孫紫荊的孫女,而這個公孫幽蘭的身份來說著小丫頭是不會說謊的!那麼這件事情就變的越加的奇怪了起來。

隨著紅光與藍光一點點的消散在了空中,黃光之上依舊冇有人影出現。

而與此同時站在演武台上的瑤溪仙子忽然接收到了一則命令,於是她便開口道:“因為薑亦凡未能到場故而他的丹師大典資格將被!”

就在這時隻見一道人影在下麵的人群之中忽然衝出而後更是踏在黃色光橋的心中,然後對著四周的人群揮了揮說道:“在下薑亦凡因為有些事情故而來晚了一些。”

此話一處場下頓時在次傳來了一片嘩然之聲,而此刻站在台上的瑤溪仙子在看到了登上光路的薑亦凡後最後的被取消資格五個字硬生生的被她吞回了肚子裡。

而此刻的薑亦凡已經迅速的走到了演武台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場下忽然飛出十幾個身穿金色戰甲的修士衝上了演武台然後將薑亦凡圍在了其中。

為首的便是那天晚上朝著自己丟出金色繩索的那名女子,隻見她來到了場上後便指著薑亦凡說道:“你個淫賊居然還敢來這裡,算你有膽今天我也不為難你隻要你交出公主的解毒藥我今天便放你一馬!”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嘿嘿一笑道:“我說我是願望的你信嗎?我輩姚夢那騷蹄子帶到了你們什麼狗屁公主的寢宮我也不知道啊,當我走進紫竹林公主便已經衣衫不整而且肩膀還中了毒針,而後我還碰到了那個下午偷襲玷汙公主的真凶,讓拿著一柄武士刀應該是霓虹國之人。”

此話一出看台上的觀眾們聽到了當事人的敘述後,就好似往平靜的湖水中丟入一塊大石頭一般,讓場外的觀眾開始在此討論了起來。

而此刻站在演武台上的金甲女戰士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說道:“我憑什麼相信你的一麵支詞,而且你就算在怎麼解釋也無法自圓其說。”

說著是金甲女子便率先朝著演武台上的薑亦凡刺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一塊漂浮的石頭人一位身穿白袍的公孫紫荊忽然一甩手一道青光朝著下麵的金甲女子罩去。

被這突如其來的罩子一罩之下金甲女子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馬上抽身回退然後開口道:“前輩這是什麼意思?”

公孫紫荊嘿嘿笑道:“賢侄今天是我們東海十三盟丹師大典的大日子,雖然你們近衛平日並不將我們這些煉丹的放在眼裡但是今天這事跟誰說都是你們不站理。”公孫紫荊的話一經說出在場的觀看的眾人頓時覺得確實是如此,而那金甲女子想要繼續辯駁什麼的時候,另外一塊石頭上的一位威武的聲音忽然響起道:“金泰西你退下吧!既然這小子敢來我們晚上幾個時辰拿他也不是不行。”

男子一開口下麵的金泰西馬上便單膝下跪道:“謹遵近衛長老令。”說著她便帶著手下十幾個金甲近衛朝著場外飛去。

而這一刻驚魂未定的瑤溪仙子看到金泰西離開後馬上說道:“好了剛纔那隻是一些小插曲而已,既然我們的丹師大典參與者都已經到齊我們就直接進入正題。”

說著隻見演武台的四周忽然飛上來數十名丹童然後隻見他們每個人都打出了一套怪股的法決而後這片演武台上居然被隔斷成了三大片封閉的區域,而這區域的地下三條炎脈隧道也在演武台的地下出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