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亂潑臟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亂潑臟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丹師大會的演武場上。

此刻的薑亦凡正仰頭從容不迫的對峙著上麵的墨涵大師!

而此刻墨涵大師忽然麵帶微笑的問道:“後生我看你這丹道手法雖然差些火候但是還是有幾分能耐,不知道你家的大人是哪位啊?”

此話一處薑亦凡的眼神就是一變然後說道:“我這身丹道都是小時候偶遇的一位老者所傳授的,那老者帶了我幾年便離開了,至於他的名號不好意思我也冇辦法告訴你。”

墨涵大師聽完這句話後眼神忽然變的陰鬱了起來語氣壓低道:“你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說出來吧!”

薑亦凡看著此刻咄咄逼人的墨涵臉色多少有些難看並暗自盤算這:“在這個時候如果自己說出了雲真的名號先不說著群人信還是不信那自己便將自己暴露在了這個老鬼前麵,而看他現在的架勢來看也應該是冇憋什麼好屁,既然如此自己倒不如先等對手出牌然後自己在見招拆招!”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一麵為難的說道:“我不知道墨涵大師此言何意?”

墨涵大師笑道;“本座從你的煉丹手法上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你的某些手法與那當年被整個東海圍殺的人魔丹師十分相似,特彆是喜歡運用木屬性妖丹的這個特征讓我最後纔敢認定你小子就是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弟子!”

此話一處在場的所有人都發出了嗡嗡的議論之聲,而在外麵四大廣場之上的所有觀看這次大典之人也都不禁唏噓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時候一位年輕的少年狐疑的問向旁邊的一位白髮修士道:“人魔丹師圖必海是什麼人很厲害嗎?”

那老者捋了捋花白的鬍子道:“那是隻是個傳說也是我們東海當年可以跟雲真大師丹道不相上下的一位丹道大師,開始的時候受萬人敬仰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便慢慢發現人魔丹師圖必海的附近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有人莫名其妙的消失,開始的時候人們都冇當回事都以為是流動客,直到有一次一位東海城的家族公子在喝完酒後便失蹤在了東海城之中,這讓當時的那個家族默然大怒誓死也要找到人。終於在驚動了十三盟後在全盟人的合力下終於在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宅子中找到了蛛絲馬跡。而當人們闖進去後駭人的一幕讓眾多弟子直接嘔吐咋了當場,後來聽說那人魔丹師圖必海用人骨做成了一個丹爐的架著,用修士的人皮做成了丹爐的四壁用頭骨做成了丹爐的底座。”

聽到這些那個剛纔提問的少年已經被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在他身邊的人們也都臉上帶著難看的表情。

在此刻的演武場中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笑道:“我說墨涵大師你這屎盆子可不能亂扣啊!我雖然不在乎什麼但是幫彆人頂雷的這件事也不是我薑亦凡的作風,至於你說的那個什麼人魔丹師圖必海我確實是不知道是哪位!”

墨涵大師嘿嘿一笑後厲聲吼道:“那人魔屠殺我東海人族無數左後全成了他的爐中丹藥,你說你不認識他那你為什麼會他的煉丹之法呢!還是說你就是他本次派來大典搗亂的弟子?”

這天大的屎盆子當頭扣向了薑亦凡的腦袋,讓薑亦凡在噁心透瞭然後也高聲反駁道:“姓墨的我看你長我一些年月我尊稱呼你為一聲大師從前幾天你便處處與我作對還設計陷害我刺殺公主,你到底是何居心?”

墨涵站起身子一股威嚴之氣頓生然後笑道:“你隻是一個區區弟子,我為什麼要處處針對你,還是這都是你自己的臆想,我堂堂丹道大師在這東海之中不說位高權重也是萬人敬仰,你當著如此多的人的麵公然誹謗我這件事卻是已經做實了。”

薑亦凡看著眼前之人居然倒打一耙眼中厲色一閃大聲笑道:“你身為東海的三大丹師之一,居然以大欺小這可真的一帶大師的風骨,而且你我先前就有賭約如果我練出丹藥的話你這大師的稱號怕是就要讓出來了!”

墨涵大師聽到這話後臉色也是微微一變然後隻見他眼珠一轉後惡狠狠的說道:“難怪難怪!我終於知道了你們這群妖人丹師的目的,今天就是要藉著丹師大典的機會貶低拆散我們東海十三盟的丹師力量,以便你們這群妖人可以在這東海之聲肆無忌憚的煉製妖丹妖法,你們真的其心當誅啊!”說完這話後墨涵直接大聲道:“我以駐守大丹師的令牌命令十三盟的金玄藍三色守衛將此人拿下然後丟到東海深海冰牢去。”

隨著話音的說出隻見在四麵八方衝出了數十名納嬰修士他們分彆穿著金青藍三色的鎧甲,這些身穿鎧甲的衛兵瞬間便將整個演武台包圍了起來。

在這數百人中走出了三位頭戴高冠的衛兵對著上麵的墨涵抱拳道:“十三盟守衛金、玄、藍三之衛隊已經集結完畢。”

上麵的墨涵看著下麵自己在這數百年中一個一個精血提拔與挑選的衛兵眼中滿的得意之色隨後開口道:“台上之人乃是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弟子,不用留情直接將其擒下如遇到反抗可直接滅殺!”

三人聽到這話後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齊聲回覆道:“尊大師命令!”說完之後隻見三人分彆拔出了佩劍便對著身後的衛兵吩咐道:“前排防禦後排攻擊齊射第一發!”

此話一出隻見圍在三麵的三色衛隊隊形瞬間一變隻見前麵忽然多出了一拍手拿光盾的衛兵而後麵錢衛兵則是每個人都拿出了一柄銀白色的強攻。

這一瞬隻聽到梳的一聲聲拉弓的聲音響起,三百各種屬性的弓箭已經齊齊對準了薑亦凡。

這一刻的薑亦凡眉頭就是要一皺然後在牙縫裡擠出了卑鄙兩字。

然而這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隻見一聲放在演武場中慢悠悠的傳出,隨後漫天的箭雨都朝著薑亦凡飛去。

而上麵的墨涵大師看著這七彩的箭雨臉色漏出了一抹殘忍的微笑。

眼看著漫天的箭雨已經飛到了最高處然後劃出了知道劃出了一個漂亮的弧線朝著薑亦凡的地方射去。

而然就在這一刻不忽然在看台上衝出了四五道身影,這些人的速度極快猶如四道金光一般瞬間便衝到了薑亦凡的身邊,與此同時隻見四麵金色的盾牌忽然在四人身前化出而,頓時便將幾人全部護了個嚴嚴實實,而非上來的另外一人則是在薑亦凡的丹爐旁邊祭出了一口金色古鐘將丹爐也包裹了個嚴實。

隨後便是一陣密密麻麻的響聲後數站在場中的幾人居然安然無事 這一幕看的場內場外的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而這時候的墨涵的臉色也是頓時被氣的煞白。

這一刻空中慢慢飄下了一個人笑嘻嘻的對四周衛兵開口道:“此人是我的乾外孫,你們這十三盟乾事情真的絕絕子啊!上來便是三方衛隊齊射這是乾啥啊這麼急著殺人滅口嗎?”

隨著說話聲隻見錢胡文的身子已經落到此刻被齊射射的坑坑窪窪的演武台上。

隨著錢胡文的出現墨涵大師的臉色多少有了一絲凝重然後笑道:“大寇真的是稀客啊冇想到你居然會來參加這丹師大典。”

錢胡文笑道:“反正閒來無事到處溜達嘛!對了忘記給你介紹了這位是我的乾外孫!”

說著錢胡文便一把將薑亦凡樓到裡身邊。

這句話一出就連墨涵大師都是一愣然後開口道:“錢胡文的當是我傻子嗎?你什麼時候多了個乾外孫?現場才認下的嗎?”

錢胡文笑道:“這就不用你管了!你說我外孫是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弟子?你有點實際的證據嗎?如果冇有的話你今天這算是抹殺東海未來的大丹師嗎?”

墨涵大師看著開始給自己扣帽子的錢胡文冷哼了一聲道:“好好好!今天你居然敢來拿我就正好將你一起收了,省的你繼續在這東海之中強取豪奪,而且人魔的外孫配上大寇的爺爺你們可真的是絕配啊!”

話音未落就聽到四城中同時傳來震天的響聲。隨後在演武場人群之中忽然躍出百十號身穿黑色鎧甲的死侍紛紛躍上了演武台將錢胡文護在了其中,而這時候錢胡文的臉色便漏出了笑容道:“我就知道十三盟中冇幾個好東西幸虧我找做了準備不然今天搞不好還真被你吃死了。”

眼看大戰一觸即發公孫紫荊忽然站起來開口道:“墨涵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是丹師大會不是圍剿大會!你將自己的私兵偷偷安排進來是想乾什麼?”

公孫紫荊話未說完一位帶著黑色麵具的男子站起了身子道:“你一個被驅逐的丹師現在已經冇有資格說出這種話了!識趣的便自己滾到一遍眯著不然小心連你一起辦了。”

在場的眾多長老聽到此人的話後臉色都是微微一變要知道公孫紫荊在東海十三盟中也是有一定分量的,雖然他不是常駐大丹師但是影響力在這裡放著,而且這位帶著黑色麵具的人他們好像都冇看到過不知道此人是那家的!

聽到這江玉山站了起來笑道:“你個藏頭露尾的人居然在東海十三盟中如此的囂張,你以為你是東海之主嗎?”

帶著黑色麵具的男子嘿嘿的笑了兩聲道:“江玉山你們江家前些日子的事情我看你是忘記了,是不是還需要我幫你在回憶一下。”

此言一出江玉山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指著黑色麵具男子道:“原來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們在背後策劃的,卑鄙無恥的傢夥。”

說話間江玉山身上氣勢驟然爆出就要衝上去然而這時候在男子身後又站起了二人,這二人同樣的帶著一白一紅兩個麵具,站起身後二人身上氣勢也是爆出,然後慢慢的站到了黑色麵具男子身前。

這二人的氣勢一經爆出馬上讓眾人眉頭就是一皺,因為二人的氣勢居然完全不輸給江玉山!

然而就在這時候在不遠處北鬥仙子的身影在虛空之中顯化了出來然後看了一眼墨涵冷冷的道:“你這般用儘算計到底是為了什麼?”

墨涵站直了身子說道:“不知道北鬥仙子此話何為?”

北鬥仙子麵色陰沉的說道:“你為什麼要讓趙天宇去攔截我去拿那個原本就屬於公主的內丹。”

墨涵聽到這話後嘿嘿笑道:“因為這小子是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弟子這一點就足夠動用下麵這一係列的措施了。”

北鬥仙子聽到這話後就如同看著一個腦殘一樣看著墨涵大師道:“你是在懷疑這小子是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子弟?你是在什麼地方看出來的?”

墨涵笑道:“我現在隻是從這小子那不尋常的手段上推測而出的,況且我也問過了他本人但是他本人也不肯說出他的師傅的誰!難道這樣還不算可疑嗎?”

聽到出啊的北鬥仙子一步便來到了薑亦凡的上方低頭看著下麵的是數百人將薑亦凡與錢胡文結結實實的圍道了中央便開口道:“錢胡文你這近衛都很不錯啊!無論是氣勢還是殺意都要比長老門圈養的私兵強上不少。”

錢胡文看到了北鬥仙子後馬上抬手讓此刻圍成一個小圈的近衛往外闊出了數米遠的距離後便停了下來。而後他對著北鬥仙子抱拳道:“仙子一彆數百年未見仙子的絕世容顏依舊啊真讓老朽羨慕不已!”

北鬥仙子飄身落到了薑亦凡與為錢胡文中間,然後先是對著錢胡文行禮後隨著薑亦凡說道:“小子你今天的這件事幸虧是我去拿的要是換成彆人也許今天的這木屬性的妖丹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臉上露出了絲絲笑意道:“既然我敢跟姐姐姐說出這個件事情那便是我薑亦凡是對姐姐是一種信任.“

北鬥仙子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反手拿出了一顆青綠色的碗口發小的內丹交給了薑亦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