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雙重天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五十五章 雙重天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東海城演武台上此刻的觀眾們隻能看到了在此刻丹爐中忽然被一片虛空給包圍。

至於虛空內的打鬥眾人卻是一絲也看不到,而此刻坐在上方巨石上的長老們卻都是在討論著,因為他們也是第一回領教道這翡翠螳螂女王的厲害,很多人以前都冇將其當回事,但是今天看到了這翡翠螳螂女王的生猛之處後他們便都對紫竹林內的那位老太婆有了新的認識。

然而就在這時候忽然在丹爐中的虛空開始一寸一寸的崩塌了下來,隨後便是一聲震天的巨響。

隻見一具人形虛影重重的從虛空之中飛了出來,跟在它身後是一隻紫色的火麒麟。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誰都不成想道在虛空螳螂的虛空之中薑亦凡與他的紫色麒麟居然可以將翡翠螳螂女王打成這個樣子!

而此刻的翡翠螳螂女王摔在地上之後便開始一點點的兵解,這時候薑亦凡的神念中傳來了翡翠螳螂女王最後一句話:“快讓你的紫麒麟吃掉我的殘魂這樣他便可以領悟道虛空之力,這也是我最後可以給你的一點東西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不在猶豫他與小紫意念合一,下意識紫色火焰麒麟便撲到了翡翠螳螂女王的身上然後隻見他大嘴一張便將翡翠螳螂女王即將消失的殘魂吞入了腹中。

隨著殘魂被其一口吞下紫色麒麟的眼神忽然就是一愣然後在其身上的紫色火焰火焰中一抹黑暗在其身上迅速的蔓延了開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亮因為他是與這紫色麒麟的神魂的相連的他是可以清晰的感覺出來現在紫色麒麟身上的變化。

然而在這一瞬忽然感覺到了一抹危機,雖然隻是一瞬但是還是讓他心下一抖,二話不說直接抬手拍上紫色麒麟隻是瞬間便將慢慢虛化的麒麟收回了手鐲之中。

紫色麒麟回到手鐲之中夠便匍匐在了草地上,而此刻他的整個身子都已經開始漸漸模糊了起來!齊總的居然開始慢慢呈現出了萬千的星華。

而這一刻站在巨石上麵的墨涵死死的盯著此刻僅剩下了龐大精元的翡翠螳螂女王,重重的掐碎了手中的酒杯罵道:“TMD這老太騙我還說什麼陰神以下這翡翠螳螂女王的魂幾乎無敵!現在看看居然連一個小修士丟冇能打過真是個廢物!”

他旁邊的黑色麵具男子笑道:“墨桑其實這隻翡翠螳螂女王的真實站立的話彆說陰神就算是與陽神都有一戰之力的!況且這隻翡翠螳螂女王還是自願去死的.“

聽到了這話的墨涵大師就是一愣然後說道:“難道是那老婆子的蠱毒失效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的計劃就會跟麻煩!”

黑色麵具的男子沉思了一會後對著身後的白色麵具的的人小聲說了些什麼後那個白色麵色的人站起身子離開了巨石。

而這時候翡翠螳螂女王剩餘的純淨精元冒著翠綠色的寶光慢慢的落到了薑亦凡的手中,看著手中的精元他沉思了片刻後還是將其放在安穩的地方然後縱身躍出了丹爐。

當薑亦凡躍出丹爐後廣場之上一些修為略低無法看到乾坤內的修士在此刻發出了歡呼的呐喊,因為就在薑亦凡出現的瞬間斌證明瞭他是這場角逐的最後勝利者。

而此刻的薑亦凡落到了演武台上之後也不廢話直接單手一點,沉重的爐蓋瞬間蓋住了丹爐,然後隻見在爐中那團翠綠與五彩的寶液漸漸的融合道了一起,瞬間丹爐隻能白光一閃然後便徹底的沉寂了下來,而此刻的講義費也隻是打出了幾個簡單法決後便十分安靜的坐在丹爐一旁閉目打坐了起來。

隨著薑亦凡開始溫養起了這爐傳說中的丹藥後,原本嘈雜的外圍此刻也變的異常的安靜了起來。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夕陽的升起在道晚霞的落寞,最後天空中已經出現了漫天的星鬥。

雖然這溫養過程的等待是枯燥的但是無論是在廣場上還是在演武台上卻冇有一個人肯現在離開!

終於在深夜十分一隻閉目的薑亦凡終於睜開了雙眼,而此刻的在他身旁的丹爐此刻也已經被溫養的顯化處了紫紅的顏色。

而此刻站起身子的薑亦凡第一件事情並不是去檢視丹爐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因為他忽然感覺到了現在深處在自己手鐲之中的小紫的身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是這都不是讓薑亦凡最意外的,此刻讓他意外的是小紫的神念中傳給了自己倆個字天劫。

看到這兩個字後薑亦凡的臉色微微就是微微一變,他怕的兵不是天劫,反而一般的天劫對他而言還是大補之物。

但是如果是雙重天劫的話他實在是不敢相信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景象。

但是此刻無論的開爐還是小紫進化都是迫在眉睫的事情那個都耽誤不得。

就在薑亦凡站在場中糾結的瞬間,丹爐之中的忽然冒出一縷霞光這霞光瞬間照亮了整個演武台,隨著霞光的降臨天空之上馬上幻化出了一層厚厚的烏雲瞬間將整片東海城都籠罩在了黑暗之中。

而此刻漂浮在空中的一眾長老們在看到了這驚天的烏雲後也紛紛朝著朝外退去,以她們的修為此刻已經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了這股天劫的可怕,她們這個級彆的修士如果沾染上因果的話自己也會就會直接被天雷劈成黑炭。

這一刻薑亦凡終於一咬牙下定了決心!既然已經來了那這自己就見識見識這天劫的威力吧!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二話不說直接在丹爐的四周用小旗佈置出了三套旗陣,這旗陣原本是他打算自己進階納嬰時候用的,可是誰承想進階納嬰的時候居然被東海十三盟的陣法抗了下來了天劫,故而這三套陣旗便剩餘了下來。但是想來今天也算是正好用在正地方。

三套旗陣佈置好了以後,薑亦凡忽然盤坐了下來然後神識外隨後六枚金色的古怪文字從其頭頂飛出然後鎮壓在了這處演武台六方角落。

六個金字一出演武台上的氣息瞬間就發生了變化,此刻的場地上馬上被一層封術所籠罩。

這六個金字也是此刻薑亦凡經過不斷的參悟玉簡與斷崖而銘記下來的一種封術。

這封術雖然無法對修士進行攻擊但是對於一些外在的侵入卻有著很好的防禦,可惜就是在施法前需要盤膝而且金字太過明顯不合適對敵,不然這手段定會成為他的一種絕殺手段。

旗陣封術全部準備好了以後此刻的演武場上已經可以說是如同一個鐵桶一般防禦差不多已經拉滿!

而在此刻在空中的秦勇德在看到了金色文字後不由得感慨道:“這小子身上的秘密真是多道讓人想象不到的地步啊!彆的不說就這六枚金色的古字就讓我生出了貪婪之心!”

朱瀚海冷哼了一聲道:“看到好東西就像據為己有這可不是個好習慣,而且即便你得到了這金色的文字你確定你能找到使用的法門嗎?”

秦勇德被朱瀚海這麼一說隻是嗬嗬笑了幾聲然後便不在多話而是繼續饒有興致的看著此刻盤坐在演武台上的薑亦凡。

這一刻將一切都佈置完成的薑亦凡猛然站起然後單手一點丹爐的爐蓋!

隻聽到嘭的一聲輕響爐蓋居然被丹爐內強大的氣直接蹦飛了出去。

說來也奇怪這丹爐蓋子雖然被蹦飛單手在空中打了個轉然後便在此漂浮在了丹爐爐口的上方。

而此時爐蓋一開一股異樣的味道忽然從丹爐之中飄散而開,這種味道並不像回氣的丹藥那般清香,也不像回神丹藥那般提神,更不像一些特殊丹藥一樣會發出異像,這爐丹藥發出的是一種刺鼻的味道。

此刻薑亦凡也聞到了這股味道,當氣味衝進其鼻腔的瞬間他便想到了平日過年放完鞭炮的味道。

想到這裡的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什麼一般。

就在這時這股刺鼻的味道已經蔓延道了整個場地,有的人實在忍不住這股味道已經開始大口的咳嗽了起來,更有甚者直接抬屁股往外逃去。

這時候坐在石台上方的蕭自在忽然站起身子然後對著場中繚繞的煙霧就是一袖一揮瞬間一條由風組成的雄鷹在演武場上放盤旋了片刻後就是一吸。

隨著鷹嘴的一吸演武場內的煙塵瞬間便被其帶向了場外。

隨著煙霧的擴散薑亦凡與其身邊的丹鼎終於在此出現在了人們的麵前。

這一刻丹鼎之內隨著大量氣體的排出終於開始發出絲絲彩光。

在看到彩光的時候就連薑亦凡心裡都不由的激動了起來,但是就咋這時他發現手鐲內的小紫已經道了進階的極限,如果在不當他出來的話輕則它會自爆一爆然後確保自己體內的能力平衡,但是這樣的後果便是自己親手斬斷了自己未來進階的道路。

這時候的薑亦凡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那忽然哈哈哈的大笑了三聲然後反手一招,這時候有一隻全身虛空的紫色麒麟忽然出現在了薑亦凡麵前。

這一刻的紫色麒麟全身紫色火焰依舊幾乎接近透明讓人一眼望去好似虛幻一般的美麗。

但是就在這紫色麒麟出現後不就天空之中的雷雲內一條紫黑的雷霆忽然被孕育了出來,隨著雷霆的出現夜空都好似被黑暗所吞冇了一般。

這一刻北鬥仙子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說道:“這天劫怎麼感覺有些不太一樣?”

北鬥仙子的話音未落隻見天空之中那道率先孕育而出的紫色雷霆率先的降下劈向了演武台上。

這時候的薑亦凡看著率先劈下的紫色雷霆眼中厲芒一閃,這一刻隻見他一個縱身居然跳道了紫色麒麟的身上。

而這紫色麒麟則是對著天空怒吼了一聲後便一踏而起朝著這道紫色雷霆衝去。

紫色的火焰紫色的雷霆在空中碰撞道了一起,然後隻見這夜空隻之中瞬間便出現了一朵巨大煙花。

這時候眾人在忽然反應了過來現在的雷劫並不是丹劫而是這是這紫色火焰麒麟的天劫。

想到了這一層的眾多修士臉色都是一變,因為這合璧雷劫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看到的。

而這時候騎著紫色麒麟躍向看空中的薑亦凡這一刻已經在次落到了演武台然而就在這時第二道紫色雷霆已經衝出了劫雲朝著薑亦凡與小紫劈去。

而這一次薑亦凡居然翻身跳了下來然後一拍虛化的小紫一下後自己反倒朝著丹爐方向飛奔而去。

這一幕給在坐的人們都搞蒙了,可是就在這時候紫色天劫剛撲下後在其後麵緊接著劈下了一跳金色光柱,這跟足有半米粗細的光柱直奔著丹爐砸去。

看到這震懾人心的光柱後所有人全部驚呆了,這那叫雷劫啊直接直接叫天罰就是了!

就這樣一紫色一金色兩道天劫同時怒轟向了演武台。

這倆天劫先不說威力就這帶著的威壓都讓四周的人群有些穿不上,這時隻見一個穿著全身補丁的老頭忽然抬起手喝道;“演武防護陣法開啟。”

隨著老人的話語隻見瞬間在看台與演武場台之上便多出了一個黃褐色的罩子,此刻天劫降下的打在這罩子上發出了砰砰砰的是聲音,但是這罩子還是完好無損。

墨涵大師聽到了老人的聲音後笑道:“雲夢九你這是何意?找不開晚不開非要在這個時候開啟這防護絕界,你這是明擺著幫著姓薑的小子度這天劫啊!”

雲夢九聽到墨涵的話後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死活各安天命,當年為師違背了誓言下山為東海十三盟做出全套的防禦攻擊陣法,誰承想如今卻鬨的卻是個遺臭萬年的罵名呢!你說誰去管他死活了?”

此話一出後雲夢九便連連搖頭道:“墨涵啊墨涵你希望你也好自為之吧!”

聽到了雲夢九的話後墨涵也不在多說什麼而是麵色一沉的看向了下麵防禦罩中的薑亦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