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引雷煉體最終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五十六章 引雷煉體最終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演武場之上原本紛亂的人群在黃色的防禦大陣出現之後便漸漸平靜了下來。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被這忽然出現的防禦大陣搞的就是愣,原本他都已經打算與這金色如柱子一般粗細的金色雷霆硬抗上這一擊的,但是看著現在這固若金湯的防禦大陣後他的心裡忽然多出了一份底氣。

金色巨型天劫雖然已經擋住但是此刻紫色麒麟外麵的那團紫色天劫此刻卻劈在小紫的身上。

然而讓人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這些紫色雷霆在劈在了小紫身上後便被劃入其體內的虛空空間之中。

而隨著一條條紫色雷霆射入小紫體內後它居然極為舒服的在天空中歡快的蹦跳了起來。

這多少讓此刻站在丹鼎上麵的薑亦凡輕鬆了不少。

而此刻那條金色的天劫被擋下後其上的那團在不停翻滾著的黑雲中在這一刻忽然亮起了一抹璀璨的光芒,在這光芒之中一條赤紅色龍行天雷朝著地麵的黃色防禦大陣狠狠的砸去。

這片赤紅仿若一輪朝陽從空中紮下瞬間便映紅了整片演武台。

就在這一刻演武台上的那層黃色的防禦罩子上忽然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哢嚓的碎裂聲音。

這時候盤坐在高台上的雲夢九猛然站起張嘴狂吐了兩口鮮血。

這一幕太過突然就連下麵的薑亦凡都發現隨著黃色防禦罩碎掉而吐血的雲夢九,但是這一刻他根本冇空去理會這些事情因為那條被消磨了大半的赤色巨龍在衝過了黃色的罩子後仍然保持著全速朝著丹鼎衝去。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躍起了身子朝著殘破的赤龍飛去。

上麵的墨涵看著如同赴死一般衝向了赤龍的薑亦凡眼中射出了一條條驚芒然後小聲對著身邊的一位小廝低聲說了些什麼然後臉上便充滿笑意的繼續看向了下麵迎接這天劫的薑亦凡。

這一刻薑亦凡手臂上的黑鳳之上爆發出了赤黑兩道光芒就如同一顆激射向天的彗星一般朝著赤色龍頭轟去。

轟隆一聲巨響之後此刻的薑亦凡居然直接衝入了赤色巨龍的嘴裡,下一瞬這條巨龍忽然爆炸了開來,四分五裂的天劫碎片激射向了四麵八方。

片刻間演武場上在此恢複了道了一片漆黑的夜空。而這一刻的一個滿身是血的少年也緩緩的落到了演武場的地麵之上。

也就是站在這時候天空中個的黑雲中在此射出了淡金色的雷霆,這回的天劫不是朝著麒麟也不是朝著丹爐而是朝著在地麵盤膝而坐的薑亦凡頭頂劈去。

這一刻的天劫好似要先將這可惡的修士先帶走一般淡金色的雷霆眨眼隻見便已經道了此刻還在閉目盤膝的薑亦凡頭頂。

就在這一瞬,一道虛影忽然出現在了盤膝而坐的薑亦凡頭頂然後一張大嘴在虛空之中張開瞬間便將這迅捷如風的淡金色雷霆吞入了嘴中。

這一幕看的全場的人都是一愣可是馬上他們便發現在虛空之中一直紫色麒麟漫步而出,然後抬頭看向了天空的雷劫還打了個一個大大的飽嗝!

飽嗝之後從他的四蹄子之上居然升起了一抹淡淡的金色光華,淡淡的金色光慢慢的沁滿了小紫的四肢,直到蔓延道了其腹部之後金芒忽然停止了蔓延的速度,但是在這金色光芒之中還摻雜著一絲虛無之感,這種感覺就好像紫色麒麟根本不在那個位置一樣,但是你卻還能看到他。

這時候在巨石上的嗎秦勇德忽然大笑道:“有趣有趣甚是有趣!冇想到這紫色火焰麒麟在吞噬了翡翠螳螂女王後居然完成了不可思議的是進化,而且還領悟了虛空的奧義真是了得啊!”

朱瀚海冷聲道:“咋地你不會是又開是對他的這隻紫色麒麟也感興趣了吧?”

秦勇德嘿嘿笑道:“現在其實我是對他的人更加感興趣了!是怎麼樣一位天才能將這麼多東西彙聚在一身而他的師傅又是哪位高人。”

洪震天嘿嘿笑道:“要是知道了他師傅是誰的話你怕是就對他更加感興趣了呢!”

聽到這話的剩下幾人都朝著洪震天看去。這讓他尷尬的笑道:“全都看我乾什麼?咋地我臉上張花了啊!”

然而就在這時候空中忽然一道身影衝入了的劫雲之中,這讓不少在場的人都是一驚,要知道任意摻和這天劫都會被其沾染上因果,而則因果最直接的體現就是這天劫會將你當著渡劫之人然後一起降下雷劫,而這雷劫的強度也會隨之進行改變! 故而在有人去渡這天劫的時候很少有人去直接乾預或者破壞天劫,因為這就跟上去送死冇什麼區彆。

而下麵的事實也恰恰證明這一點,隻見那個天空之中忽然雷聲大做隨後便又一條焦黑的人影迅速的從空中甩了下來。

而隨著他被甩出薑亦凡的心下忽然升起了一股危險的感覺。

果不其然就在那人摔在演武台上之後便直接氣絕身亡。 但是這一刻天空中的雷霆卻再次傳來更加轟鳴隨後一道帶著無上威壓的天劫朝著演舞台上壓下。

這是一道赤金色與紫金色纏繞在一起的天劫,劫雷未到威壓先道,這威壓的強大已經超出了薑亦凡的想象。

忽然六個金色大字忽然亮起隨著金字的亮起,天劫的威壓居然與其抵消了大半。

雖然威壓被抵消了大半但是螺旋的天雷卻還是砸在了三重旗陣的外麵,旗陣雖然很是精妙但是依舊不能阻攔住這螺旋天劫分毫,隻是咋眼間三層旗陣便都被擊成了飛灰。

這時候忽然睜開大眼睛的紫色麒麟忽然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嘯然後身子瞬間虛化了開來然後包裹向了身邊的薑亦凡,看著架勢它是準備帶著薑亦凡虛化逃過這一劫。

但是這道被人饒亂了因果的天劫又啟示如此好躲開的,就在麒麟虛化道一半的時候天劫便重重的砸在了它的身上,隨後在這演武場上便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這一刻的薑亦凡無法在將引雷煉體繼續隱瞞下去了,隻見他先是抬手將此刻要幫自己擋下這一擊的小紫與丹爐全都收回了手鐲之中,然後全力運轉起了引雷煉體的第四式吞雷式。

吞雷一起此刻的他瞬間就感覺到了整個人被救好像被一輛飛馳的火車迎頭撞上了一般,那股強大的壓力隨時都能將自己的身體壓成粉末。

雖然身體不被壓的死死的但是吞雷的效果也是十分明顯的,隻見紫色金色的雷霆在這一刻在不斷的被吸入薑亦凡的肉身之中,這一刻他的全身每一寸肌肉骨骼甚至是血管細胞都被天劫的力量所充實著。

終於在數十吸後薑亦凡的全身已經達到了承受的極限,清脆的砰砰之聲在他的身上響起,滿天的血花蹦飛道了天空之中。

薑亦凡心下一橫第五式煉雷轉氣一同運轉了起來,第五式一起他體內的雷霆天劫之力瞬間便開始化成驚濤般的元氣衝向了薑亦凡的氣海之中。

隻是瞬間薑亦凡的氣海便被已經液化的元氣充滿,而這液態元氣隨著彙聚已經逐漸從一片水窪便了一片大海,而鎮壓在氣海海眼上的道嬰在這一刻居然猛然睜開了雙眼。

這一刻道嬰之上彩光爆發而出,在其四周的液化元氣海瞬間被其吸收掉了一大截,元氣進入道嬰之中使其彩光更勝了幾分,最後之間道嬰開始自行掐起了道絕開始瘋狂的轉化起了這丹田之中海量的元氣。

雖然在薑亦凡體內的道嬰此刻在不斷的壯大但是在外人他的全身此刻已經早已被鮮血的染的全身血紅。

雷霆萬鈞的一擊後此刻的演武場上已經被天劫轟的支離破碎,而在薑亦凡的之前的地方跟是被這恐怖的天劫給砸出了一個數米深的大坑。雖然外麵的看台上有防禦大陣保護這但是依舊有許多人被這一擊的威壓給當場震暈了過去。

在深坑之中此刻一身血衣的薑亦凡佝僂著身子站在那裡,一陣微風吹過他的身體居然如一葉飛舟一般搖曳了起來。

此刻的錢胡文忽然站起指著對麵的墨涵大罵道:“我CNM的你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方式去暗算一個小輩你還是人嗎?”

墨涵也站起身子對著錢胡文笑道:“你在說什麼呢!這小輩明顯是受不下這爐丹的雷劫被劈殘廢了,這跟我有何乾係?錢瘋子彆以為這東海之上人人都怕你,我告訴你在東海城裡這你是龍也的給我盤這是虎也的給我趴著!”

錢胡文聽到這話後身上騰的一下放出了驚天的元氣威壓,領域更是飛快的朝著墨涵籠罩而去。

就咋這時候墨涵身後的一名白色麵前的神秘人也同時站起了身子而後隻見他單手朝著前方一點便擋住了要籠罩而來的領域。

這一瞬夜空之中絲絲領域的摩擦發出了異常耀眼的火花。

然而就咋這個瞬間天空之中原本已經要散去的雷雲居然在此凝聚而出。

所有人看著這一天之內降臨的四次天劫都是臉色一變。

這一次的天雷跟以往的天雷有些區彆,隻見絲絲七彩的天雷一直在凝聚這但是卻並冇有落下的意識。

隨著天雷的在次出現領域相撞的二人也隻好將領域收回一麵殃及池魚。

這時候在薑亦凡的體內元氣海洋此刻已經被他的道嬰吸收了一半,這使得現在他體內的道嬰比隻剛纔足足大了數倍不止,而且現在道嬰的五官輪廓已經清晰可見,這是一張跟薑亦凡一模一樣的臉,雖然看著還有些稚嫩但是依舊一眼便能認出是薑亦凡。

現在的道嬰眉頭緊鎖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道嬰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在跨出以不變是陰神,此刻隨他已經過來心魔這一關,但是心在的薑亦凡心境卻還是離陰神有一些差距,這是一種對道與域的明悟,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域雖然已經有了瞭解但是對於道他卻還是太過懵懂。

可惜現在的問題是這剩下的一半元氣海洋吃又吃不下放又放不了,帶在身上還如同一個定時炸彈真的讓他左右為難。

就在這時候引雷煉體的最後一式出現在了其腦中,其實這煉體之術並不是薑亦凡不想去煉,而是這最後一式隻是一個殘章也不知道是當難這位大能冇有想到最後該如何煉體還是因為這大能就是想要留下一式遺憾,故而這煉體的一式便成為了絕響。

但是此刻的薑亦凡不知道在什麼地方閃過了一絲靈光,雖然喝一式隻有起手式而已但是這起手式他怎麼看都感覺跟那戒子虛影的第一個虛影的起手式有些想象,雖然他是知道第一道虛影的武功隻是凡人的一種高深的武學,雖然可以強健身體而且在與低階修士過招的時候可以以身體優勢將其壓製,但是道了化丹期以後隨著修士肉身不斷不元氣滋養薑亦凡便很少用出第一個虛影的那套拳法,反而是第二個虛影的身法成了他主要攻守的得力手段。

但是此刻會想了一便如果在開啟了煉體的時候直接按照第一個虛影的經脈走向引流這雷霆之力化成的元氣的話會發生呢!

雖然這是是他在腦中的一個念頭但是這個念頭一經響起就如同一隻紮入泥土的種子一般開是瘋狂的生根發芽起來,而隨後他的身子居然真的開始自己舞動了起來。

這一刻隻見一身紅衣滿身是血的薑亦凡忽然站定了身子而後他的全身上下忽然發出了銀色的光華,隨著光華亮一起,他那具已經殘破不堪的肉身居然在這一刻開始一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了起來。最後全身上下肌膚全部變成了銀色的一顆便已經證明他在無意識隻見已經開啟了最後一式煉體。

而隨著煉體的打開薑亦凡原本還遙遙可謂的身子在這一瞬忽然站的筆直無比,隨後一套大開大合的拳法被其施展了出來,這套拳法雖然看著簡單無比但是天上的眾人卻發現隨著這小子的每一拳每一腳他的身上都會冒出一絲淡淡的銀光。

不足一碗茶的功法他便將第一個虛影的拳法打了一遍,這一刻的薑亦凡忽然發現此刻體內丹田氣海的元氣在隨著他的打拳開始慢慢朝著他的四肢驅趕而遊動,而這帶著雷霆之力的元氣在每走過一處經脈的時候都會化成絲絲銀光滲入自己的肌肉甚至是五臟六腑之中,而這種銀色的光點過處都可以讓他感覺到一陣舒泰!

然而就咋這時候原本那團一隻在孕育的天雷忽然無聲無息的朝著此刻還在閉目的薑亦凡頭上劈去。

然而在這一刻薑亦凡的身上銀芒一閃隨後居然閉著眼睛抬手一把將劈下的七彩天劫抓在了手中隨後更是張嘴一口將其丟入了口中如同吃一顆紅薯一般大口大口的將這道天劫吃到了肚子裡。

這一幕徹底的震驚了天上的所有人,這空手抓天劫而且直接吃掉的畫麵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

在吃掉了天雷之後薑亦凡更是抬頭往向了空中的雷雲,隻見他身體一個躍起就將一道銀光飛過隨後那團還要繼續在凝聚雷雲居然被其一拳打散在了夜空之中。

隻可憐看著雷聲打雨點小的雷雲就這樣的被薑亦凡給抹殺在萌芽之中,而這時候薑亦凡那犀利的眼神忽然看向了身下的墨涵小打:“之前我們的賭約你還算不算數?”

墨涵被這一眼看的心下就是一驚然後支支吾吾的說道:“算我墨涵說出去的話我就一定認,隻可惜你現在連丹爐都被天劫擊成了飛灰你拿什麼變出一爐丹藥?”

此刻的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嘿嘿的笑道:“冇事隻要你還認就行。”

說完這話後薑亦凡在次落到了演舞台的一處還算平整的地麵後居然反手將丹爐拿了出來丟在地麵之上。

隨著轟隆的一聲輕響之後丹爐中的那團紫色火焰居然一直冇有熄滅還在溫養著此刻已經逃過了丹劫的丹藥。

在看到了丹爐之後墨涵臉色就是一變然後站起身子說道:“這怎麼可能!你居然能將冇開丹的丹爐存入儲物袋,這不可能!”

此刻的薑亦凡譏諷的笑道:“顧弱寡聞的傢夥這世間的事情啟是你能瞭解的!先前你還我不成這回便是當世該的報應。”

說著隻見薑亦凡將大手朝著丹爐之中抓去,瞬間隻見他便在混沌的丹爐之中抓出了四顆丹藥!

這四顆丹藥倆綠兩紅,綠的如翡翠結晶一般,而這紅的則是如雞血一般的耀眼。

看到這四顆圓滾滾的丹藥後墨涵忽然大聲的嗬斥道:“妖丹這是四顆魔丹!你個妖魔邪誶居然在這裡拿出了這四顆魔丹來戲弄在場的所有人!你看你之前還不承認你是人魔丹師圖必海的弟子,現在你拿出了跟他一樣的四顆魔丹!這話你該如何去圓謊!”

這一刻手中拿著四顆剛煉製出來的乾坤化清丹的薑亦凡眼神中充滿了殺意的低吼道:“墨涵你個老賊為什麼要三番五次的來陷害與我!你我隻見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聽到這話的場上眾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二人。

這時候隻見整理了一下衣服的墨涵大神高揚著頭然後不屑的對著下麵的薑亦凡說道:“就憑你也配我多次陷害與你嗎你太將自己當回事了其實你隻是一個廢材體質而已冇用的東西去死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