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霓虹帝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五十七章 霓虹帝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演武場中手拿四顆剛煉製出來的乾坤化清丹的薑亦凡眼神中充滿了殺意的低吼道:“墨涵你個老賊為什麼要三番五次的來陷害與我!你我隻見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聽到這話的場上眾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二人。

這時候隻見整理了一下衣服的墨涵大神高揚著頭然後不屑的對著下麵的薑亦凡說道:“就憑你也配我多次陷害與你嗎你太將自己當回事了其實你隻是一個廢材體質而已冇用的東西去死吧!你這個魔頭丹修!”

話音未落隻見在薑亦凡的四周忽然冒出了五名死侍,雖然這些人的修為都隻是納嬰初期但是在他們出現的瞬間便十分果斷的選著了自爆。

隨著五聲震天的自爆聲音後整個演武台居然變成了隨著他們的自爆便成了一處死魂陣。

這一刻墨涵身後的黑色麵具神秘人笑道:“看來即便是最後你還是要弄是這個少年啊!看來他在你的心裡已經種下了心魔,罷了反正隻要能順利的開啟計劃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會乾涉你,既然你現在已經開啟了這死魂陣那第一步計劃也可以執行了。”

說著隻見黑色麵具男子對著身後的紅色麵具男子揮了揮手然後便帶著白色麵具神秘人離開了這裡。

而此刻的紅色麵具下的男子居然興奮的笑出了聲來。

然而就在墨涵與黑色麵具男說話的時候,北鬥仙子最先站起對著墨涵嗬斥道:“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墨道友?”

而墨涵在看到了黑色麵具男子走後便扭頭朝著北鬥仙子笑道:“冇什麼隻是碾死一隻臭蟲而已你需要這麼大驚小怪嗎?”

北鬥仙子看著此刻墨涵不在掩飾的嘴臉心下就是一驚。

這時候在天空中的剩餘的二十幾號人都看到了這用獻祭修士組成的殺陣後都看向了此刻依舊保持著滿臉笑容的墨涵看去。

而墨涵呢隻是輕輕的張嘴說道:“招魂陣開!”

短短的四個字聽到眾人的耳朵裡就如同聽到了世間邪魅一般。

而隨著這四個字被說出口後,被封印在陣中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身子就是一冷,然後他赫然的發現在這座破爛的演武台中居然一下爬出了數十位亡靈魂魄,這些魂魄的生前都是都在這演武台上進行過輸死的拚殺,故而他們每個人的身上才都會帶著一股陰森的肅殺之氣。

這一眼看來薑亦凡全身如同墜入了冰窖一般。

而此刻空中的墨涵在看到了亡靈魂魄後笑道:“就算你煉出丹藥又如何今天這最後的殺劫我看還有誰來救你!”

此話一處在場的其他十三盟的高層臉色都是一變,因為這就相當於墨涵在此刻當著他們的麵滅殺另外一個剛進階的丹道大師。

此刻的蕭自在、薛無涯、錢胡文跟朱瀚海四人的身影已經飛出然後便朝著薑亦凡此刻的大陣攻去。

這時候隻見墨涵臉色微微一笑道:“你們現在出手是不是一腳有些晚了。”

此刻隻見趙天宇與三個帶著灰色麵具的人已經擋在了四人麵前。

趙天宇對著幾人笑道:“想要救走這小子那就先從我這一關過去!說隻見他們四人同時放出了領域瞬間便將這片天空封閉。”

而這時候性格最暴躁的錢胡文罵道:“瑪德你們趙家是什麼意思?這是打算跟那個姓墨的傢夥穿一條褲衩子了?”

趙天宇聽到這話卻嘿嘿一笑道:“這話說的就有些不對了,我們這是各為其主而已,如今的東海就要亂了我身為趙家的家主總的的為家族考慮以後的出路吧步是嗎?”

朱瀚海搖頭道:“那你就選擇了墨涵?這個不靠譜大丹師嗎?”

墨涵嘿嘿笑道;“你們終將明白選擇我纔是你們最明智的,不然等待你們的隻有死亡。”

話音未落隻見在下麵的邪陣之中被十幾個亡靈魂魄逼的四處逃掉的薑亦凡就要進入絕境的時候,演武台的地下忽然發出了轟鳴一聲巨響。

這聲巨響之後一抹璀璨的星光出現在了大陣之中。

而此刻的薑亦凡看到星光的瞬間心裡的憤懣忽然便化成了一抹無名的激動與想念。

隨著星光的出現,此刻站在上麵對峙著的幾人也猛然朝著羨慕星光看去。

這時候北鬥仙子哼了一聲後罵道:“這老小子來的真是時候!”

洪震天則是嘿嘿笑道:“這老小子是真沉的主氣啊他這寶貝徒弟在生死邊緣走上好幾趟了纔出來,喂小子要不這樣你改拜我為師吧你看怎麼樣!”

此刻的墨涵聽到了二人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罵道:“你們倆個老不死的一開始便知道了對嗎?”

而此刻在星雲之中一身白袍的雲真手握一柄長劍出現在了薑亦凡的麵前笑著道:“剛纔纔有些事情耽誤了,小子你冇事吧!”

薑亦凡看著此刻眼前的雲真忽然有萬千思緒一起湧了上來可是彙聚道了嘴邊卻隻說道:“你還知道來救我!你在不來我就被這姓墨的傻X給玩死了!哦對了這傻X還說你是什麼人魔丹師圖必海,這明顯是要給我們師徒二人扣上魔修的大帽子啊!”

雲真微笑著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手中長劍在地上就是一劃,頓時那些在四周蠢蠢欲動的亡靈魂魄被在此逼退出去數丈,而後雲真更是怒目的抬劍指向了墨涵道:“人魔丹師圖必海哈哈哈你還真的對你這個曾經用過的名字耿耿於懷啊!”

此話一處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後在最上方的一群一直還在觀望的家族與長老們在聽到這句話後居然都下意識的紛紛去道了北鬥仙子的身後。

墨涵聽到這話後嘿嘿笑道:“你說我的曾經的人魔丹師圖必海你有什麼證據嗎雲真,彆以為隻有你纔是大丹師,在這裡我也是大丹師而且還是常駐大丹師。”

雲真搖頭道:“你忘記了嗎?你當年與我師爺在海中孤島的那之後一場生死丹比了嗎?最後你敗給了我師爺我師爺看你修這一身丹道不易便逼你吃下了一顆伏魔丹讓你永遠無法碰觸鬼祟之物原本隻是想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冇想到了,卻成就了今天的墨涵大丹師的威名。”

墨涵聽到這話後眼神就是一瞪然後說道:“你胡說八道!那個老死頭子根本冇有贏過我!當年那一戰勝利的人是我!如果我不是在最後被萬魔吞噬,你們這一脈早就斷了傳承了!”

雲真嘿嘿笑道:“就算當年是你贏了煉丹但是你卻輸在了自己的道心之上,如果不是你吃下了伏魔丹你怕是早就成為地下的一堆塵土了。”

墨涵聽著雲真的話後怒道:“你小子詐我!”

雲真微笑道:“不是我詐你而是你放不下當年那場丹比的勝負而已,也就是說即便你用你的天賦迴歸了正道但是你的心裡依舊是那個人魔丹師圖必海,你股子裡的惡是改不掉!”

墨涵在這一刻忽然笑了是那種放縱的大笑在這笑聲之中他將沉積在心底深處多年的**不甘與隱忍全部藉著笑容發泄了出來。

這滲人的笑聲迴盪在演武台上的每一位修士的心裡,直到笑聲消失的一刻原本頭黑髮的墨涵此刻卻變成一頭的紅髮,原本那張不算俊俏的臉色此刻居然浮現出了幾道猙獰的傷疤,在這一刻那個人魔丹師圖必海便在次回到了這片大海之上。

這時候隨著東海城內雲真的現身,在東海的最西部百鍊門的一處荒島之上。

忽然一道滔天的波動從這小島之上傳出,隨著波動的不斷加劇在這座月牙形的孤島之上忽然出現了一座木頭拱門,拱門之上捆著一條數十米粗細的麻繩,而且在這麻繩上居然還貼滿了密密麻麻的符篆。

這扇大門已經出現馬上在其出現一道光滑的鏡麵,這鏡麵之上不見好似能看透一切,巨大的銀色表麵之上給人一種詭異之美。

此刻就在巨型拱門出現後不久,數十位身穿白衣帶著白色高帽子的人禦空而來。

他們在飛到了木拱門麵前後馬上各站位而後在數吸之中便完成了一個複雜至極的陣法。

此刻陣法一成那麵銀色水鏡忽然就是一縮,隨後在拱門之內,忽然用出了密密麻麻的身披鎧甲背插小旗的衛兵,衛兵之後便是數十艘百丈高的戰船被落入東海的海麵之上,而這些戰船的四周更是密密麻麻跟著數千艘小型戰船。

在這海船後麵居然飛出了數十艘空中戰艦,這些戰艦不同戰船其上隻有三五人而且每一件戰艦居然都是一件飛行靈寶。

隨著隊伍浩浩蕩蕩的出現後,整個東海之上傳出了一聲驚天的怒吼。伴隨這怒吼而出的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島嶼。

在這島嶼之上喲做華麗的宮殿之中此刻一位頭帶著高冠的男子身穿蟒袍的中年那隻增在把玩著手中的一根短鞭。

而在小島纔出拱門的一瞬這中年人居然站起了身子走到了視窗然後眺望起這片這遼闊的海域。

這時候一位身穿金色鎧甲的老人忽然出現在了中年男子身後對其恭敬的說道:“武靖天皇殿下,這道連接一東海的傳送屏障終於打開了!而且我們的先潛部百鍊也已經傳回了訊息,之前的一切計劃都在施行當中還請您做出下一步指示。”

武靖天皇將手中的短鞭在手上輕敲了幾下胡麵帶笑容的說道:“那就先拿下南麵的魯國,這個軟柿子在說。”

金色鎧甲老人聽到這話後咳了一聲便轉走出了大殿之中。

而隨著他的離開武靖天皇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的這片黑漆漆的海洋道:“明天早上這裡便是我們霓虹帝國新的疆域,我們終於可以告彆之前那片殘破的狹小空間了!”

隨著一聲震天的號角之聲後,由三艘百丈戰艦帶著數十艘戰船飛快的朝著南方海域進發,這時候站在領頭钜艦之上的人赫然是百鍊門的門主夏蓮夯,他身後站著的幾人全是這百鍊門的長老與精英。

這時候一位老者在夏蓮夯的身後小聲的說道:“如今陛下親自降臨道了東海之上,這回我們之前的事情是不是該收斂一點了?”

夏蓮夯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歎氣道:“這樣之前的地下的事情我們全部減半,然後告訴地下的暗線全部潛伏起來。”

在其身後的老者點頭道:“明白了少主!”

夏蓮夯站在船頭輕笑了兩聲後便看向了天空中的繁星。

就在船隊行駛道兩國的交界的時候,夏蓮夯忽然將巨船停在了原地然後讓所有人換成了小船。

等等道全部準備好了之後夏蓮夯帶著四五十艘輕快小船用之前佈置好的傳送輕鬆的傳到了魯國的主島外圍。

此刻的魯王正與幾個美女尋歡作樂之中,忽然在天空之中飛來了數十個十幾米高的火球朝著魯國的主島上砸去。

而下一刻魯國的王城之中便傳來了一陣陣的哀嚎,魯國王城瞬間變成一片火海。

而這時夏蓮夯帶著數千近衛悄然的登錄了魯國主城。雖然一路上遇到了一些反抗但是明細這些都不是什麼高手。

終於在寢宮的迴廊之上夏蓮夯看到了魯國的國師韋秋。

夏蓮夯笑道:“好久不見了韋秋!”

韋秋則是陰沉著臉說道:“你這是調動了全部的兵馬來奇襲我們魯國的土地嗎?你知道這樣你們百鍊門會意味著什麼嗎?”

夏蓮夯笑著反問道:“不就是會被其他的幾個活躍的盟友一起滅掉而已!”

韋秋在聽到而已的時候整個人頭皮就是一麻然後馬上後退了幾步道:“你們這些都是預謀好的?”

夏蓮夯隻是笑了笑然後在其身後三位百鍊門長老同時出手,韋秋看著出手的幾人心下一歎暗道:“看來魯國這回是真的完了!”

百鍊門的這次夜間奇襲可謂是十分的成功,這也跟夏蓮夯的多年佈置脫不開關係。

而隨著魯國的滅亡霓虹帝國正式開啟了對東海的侵略的第一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