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新海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五十八章 新海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東海城中演武場上就在雲真與墨涵對峙的時候,演武台下麵地底下忽然升起了絲絲白煙,隨後地麵之上的大陣的無懼自殺的死侍的屍體此刻忽然一起爆開,隨著獻祭之物的消散這陣法也慢慢的失去了功效,而大陣之中的十幾具亡靈魂魄這一刻也嘶吼著在此化成了一地的塵土。

人魔丹師圖必海看了下麵一眼後笑道:“我說你怎麼一隻在跟我墨跡,原來是在在找人破掉我的大陣,好好好不虧是肖望春的徒孫,現在的你有資格跟我一較高下了。”說罷便率先衝向了最下麵的雲真與薑亦凡這師徒二人。

而此刻戰場上方隨著人魔丹師圖必海的身份被揭穿,除去六人是在之前就選擇了站隊墨涵意外,剩下的十幾人中隻有齊家三人與魯國二人跟雲夢九冇有選擇站在任何一方。

雲夢九嘿嘿笑道:“我以是將死之人已經不想在參與道這紛爭之中,還望雲真道友體諒老朽。”

雲真笑道:“剛纔天劫要不是您出手幫其抵擋一下現在這小子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現在,既然您無心參與紛爭那便回到雲天府去吧,隻要雲家不出世我雲真保證不會打擾雲家的避世。”

雲夢九對著雲真鞠躬道:“老身在此謝過賢侄了。”說著隻見老人拿出了一張符篆然後打出了一個法決後便原地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看到雲夢九走後雲真對著齊煥笑道:“齊道友還在猶豫什麼?”

齊煥歎氣道:“我隻是個長老這等事情我本無權表態,一切還都需要等老祖的訊息。”

此話剛說完站在他們身旁的一個穿著金甲的魯國大將軍魯皓麵色就是一變,然後在他身上一塊碧綠色的寶玉忽然卡巴一聲碎裂了開來,金甲魯晧在看到寶玉碎掉的刹那眼前浮現出了魯王臨死前眼前最後的畫麵,看到這些畫麵的魯晧雙眼猛的赤紅浪起來然後指著圖必海罵道:“你居然趁著這個時候勾結了百鍊門偷襲了我們魯國王都,還當場斬殺了魯王!”

這話一處馬上如一顆晴天霹靂一般在眾人心中炸開,聯合百鍊門!偷襲王都斬殺魯王,那這就是說一夜之間十三盟的魯國就這樣冇了!

然而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候在人群之中忽然閃過數道寒芒,隨後便聽到了一聲聲的低沉的怒吼之聲,隻見原本魂在人群中的百鍊門的三位長老在這時候忽然紛紛朝著自己身邊的其他長老發出了致命的偷襲。

隨著一聲慘叫一位十三盟長老被突如起來的這一擊斬掉了頭顱,而剩下的二人的一擊隨人也傷了附近的長老但是隻是輕傷並不致命。

而眼見三人得手後,為首的一位中年人居然帶頭直奔雲真殺去。

這時候隻見一位仙風道骨的老道忽然出現在了雲真身後手中浮塵一甩頓時眼前這一方麵世界中的水氣瞬間便化成了冰,而刺殺過來的這三人也在這一瞬被冰封在了他的眼前。

看到這一幕的圖必海眼神就是一凝然後說道:“冇想到天門的韓道子也來了,想來剛纔破去我五個死侍的人便是你把!”

韓道子輕聲笑了一聲然後冇有說話而是對著最前麵的那個百鍊門的長老輕輕的一點,轉瞬間隻見這位陰神長老順便便碎成了一堆冰渣散落了一地然後他纔開口道:“冇錯正是韓某人。”

這一刻的圖必海看著被彈成飛灰的百鍊門長老笑道:“我說這回怎麼你們淩霄宗一脈怎麼冇看到幾個有頭頭臉的人物出現呢!原來是全在暗處等著我呢!”

然而就在二人聊天的時候一身金甲的魯晧已經手握一柄長刀出現在了圖必海的身前。

猙獰的麵孔上寫滿了對他的怒意,隨後便是裹帶這領域的一刀砍下,然而這時候一個帶著紅色麵具的高個子男子出現在了圖必海的身前,隻見他抬起一隻手便接住了這勢大力沉的一刀,然後對著魯晧笑道:“亡國之將留你何用,今天你就陪著你的魯王一起再投輪迴吧!”

說著隻見此人手中忽然多出了杆十文字槍隨後便直接貫穿了魯晧的胸口然後將其高高的挑向了空中。

這時候的魯晧好似失去了力量一般居然任憑著十文字槍將其隨意舞動著。

這一幕發生的突然當所有人看過去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但是在這時候青山劍派中站在聶劍一身後的一位劍修在這一刻忽然朝著被定在原地的百鍊門二人處衝去,隨後隻見一柄赤色飛劍劃過瞬間解開了二人的冰凍然後與這二人一同朝著圖必海的方陣射去。

這一幕一幕的都是事出突然,大家也隻是對於自己有所防備故而才屢屢被人偷襲。

此刻會過神來的聶劍一臉色難看的說道:“趙洪川你居然選擇了背叛青衫劍派你難道忘記了當年加入劍派的誓言了嗎?”

趙洪川嘿嘿笑道:“我生是趙家人死是趙家鬼,自古忠孝難兩全,隻不過在這件事情上我選擇了孝忠於我的家族。還望師兄體諒。”

聶劍一歎氣了氣道:“原不原諒你並不是我說的算的,等到然後你自己去劍池內的老祖去說罷!”

趙洪川臉色也隻能微微一變然後便不在多話而是退到了趙天宇的身後。

在這數回的驚變後現在的演武場中的看客們已經基本全部都逃離了內城,現在還站在這裡的已經可以算的上是東海城內此刻最強的戰力而且雙方的人數現在也已經基本持平。

這一刻圖必海忽然笑道:“現在我們纔是好戲的開始!雲真你以為你算儘了一切其實你還差一樣冇算計道。”

聽到這話的雲真眉頭就是一皺這時候隻見在圖必海的身後走出了一個老太婆,薑亦凡在看到老太婆的第一眼便人出了這個人就是控製了翡翠螳螂全族的那個女人因為隨著老人的出現他之前在藥池中捕獲的三條細線此刻居然活躍了起來。

雲真看到了老太婆走了出來眉頭一皺道:“樊婆婆你居然還活著!”

被叫做樊婆婆的老太太嘿嘿的笑道:“當年的仇我還冇報呢我怎麼捨得去死啊!雲真老弟你說是不是啊!”

圖必海笑道:“如今樊婆婆已經是這內園真正的主人,至於那個驕橫的傻公主嘛!現在也已經跟傀儡冇什麼區彆。”

北鬥仙子聽到此話後怒目道:“樊婆婆難怪我在外麵尋找你那麼多年都找不到你的一點蹤跡冇想到你居然常年躲在這東海城內園之中真是好算計啊!”

樊婆婆嘿嘿笑道:“我在算計也冇你這個妖女能算計吧,不僅收了公主當徒弟還收了北家的遺孤當了第二個徒弟!從這點看來我們倆便是半斤八兩吧!”

北鬥仙子冷哼道:“北家與我有恩我收他家遺孤怎麼了,要不是我暗中照顧這孩子怕是早就被你們弄死多少回了,隻是冇想到冇得到北家遺孤你們就對公主下手了。好真的很好啊!”

樊婆婆笑道:“可惜聽說你讓北家的小女孩參加了這次的丹試,嗬嗬那這可就不能怪我了這都是你自己選的路!”

說道這裡後隻見樊婆婆在手中拿出了一個銀色的鈴鐺,然後便笑嘻嘻的看了薑亦凡一眼道:“小子記得下輩子投胎彆在遇到我,因為我終將是你的噩夢!”話音未落隻見樊婆婆直接搖想響了銀色的鈴鐺。

而隨著鈴鐺的輕響薑亦凡馬上便感覺到了此刻儲物袋中的那三條如同細線的蟲子開始劇烈的搖擺了起來,而且隨著搖擺蟲子開始四處亂竄了起來。

這一下薑亦凡忽然明白了事情的全部,這蟲子便是這樊婆婆特意放在池水中的一種蠱,因為在經過洗禮的時候本身全身的知覺便會遲鈍一些,故而這些蠱可以更好的進入道宿主體內。

想到這一點後此刻薑亦凡的臉色就是一陣陰沉然後後怕道:“幸虧的靈覺要遠超常人不然這回真的是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然而隨著搖晃薑亦凡已經感覺出小瓶內的蠱蟲開始瘋狂的分裂開來,看到這一幕後薑亦凡的腦中忽然靈光一閃,然後下一秒隻見他忽然張嘴噴出一口鮮血然後蜷縮的趴到了地上。

這一幕來的十分突然,樊婆婆則是繼續的帶著微笑的說道:“嗬嗬你們這群老叫傢夥在厲害又何妨,現在新一代佼佼者的體內都被我種下了細蠱,隻要我想的話你們很多家族的下一代。”

聽到這話的眾人心下都是一緊,而此刻的雲真已經將薑亦凡扶起,然而這時候雲真忽然聽到薑亦凡小聲的傳音道:“彆擔心我這是裝的,這老太婆在洗禮的藥池中養了

不少這種蠱蟲,平日雖然冇什麼危害但是如果發作的話中蠱之人會瞬間被蠱蟲吞噬,至於後續還有什麼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雲真聽到這話後臉色就是一沉如果按照這樣說的話那此刻這樊婆婆與圖必海在東海城中已經處心積慮的經營了多年,也就是最近這數百年纔開始有了藥液洗體的環節這藥液洗體因為有這十分顯著的提升與突破瓶頸的功效故而最近百年來隻要是有些天賦的各家弟子都多多少少經受過這洗禮。

想到這裡雲真的麵色越加難看了起來,而這一份難看看在對麵樊婆婆眼裡就是另外的一種情緒了,她基本敢斷定隻要薑亦凡去泡過這池子即便他體質特殊這仙蠱也定會折磨的他生不如死,隻可惜進入時間實在太短了不然這線蠱在溫養幾年的話這一下必定可以讓這小子成為一個蠱人為自己所用。

這時候圖必海身後的那個麵帶紅色麵具的男子低聲道:“彆在這磨磨嘰嘰的了老太婆現在既然魯國已經被滅了那便證明我們的天皇已經來到了這麵,下麵你們的任務就是將這東海城搞亂然後儘量的拖住不要讓人給外麵通風報信!”

樊婆婆聽到了紅色麵具人的指令後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但是看了圖必海一眼後冷哼了一聲後居然便掐訣朝著天空中丟出了一口冒著綠色氣體的藥鼎,這藥鼎飛上天空之後忽然發出了嗡嗡嗡的巨響。

雲真看到了綠鼎後忙說道:“所有人速退這是玄寶蠱神鼎上麵有劇毒。”

此刻東海十三盟的剩餘的眾人聽到了這個名字後連忙聚攏道了一處,而此刻齊家的三人還處在尷尬的中立之中,齊煥看到空中的綠鼎也隻能輕歎了一口氣後對著身後二人說道:“咱倆先撤出去,目前無法站隊我們會成為兩麵的靶子!”

說話間隻見他率先帶架起遁光朝著外麵飛去,而他身後的兩名男子也是互看了一眼後緊隨其後很了上去。

這綠鼎一出聲波瞬間便傳遍了東海城的大街小巷,忽然一些家族與門派弟子在聽到了這聲音之後便如同發瘋了一般開始無差彆的攻擊起了身邊的親友兄弟。

這突如起來的變故頓時讓這東海城中瞬間便成為了一片人間煉獄。

而此刻的內城中蕭自在拿出一塊寶鏡率先用用法寶掃過了全城然後眯著眼睛看向了樊婆婆道:“樊婆子好手段啊!居然不費一兵一卒便將這東海城搞的雞犬不寧。”

說話間隻見蕭自在反手拿出了一盞青銅燈朝著空中的綠鼎打去。

趙天宇看到了出手的蕭自在後也便縱身朝著青銅燈打起。

北鬥仙子看到這份局勢原本也想出手但是卻被一旁的聶劍一拉然後說道:“你速去救出公主,這趙天宇我來會會.”

話音一落隻見一抹伶俐的劍氣已經衝上天際迎上了空中的趙天宇。

而此刻被拉住的北鬥仙子也是眉頭一皺然後看了雲真一眼後便化成一片花瓣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刻東海城中的大戰便已經拉開了序幕。

圖必海看著這一刻打在一處的四人對著身後的紅色麵具男子說道:“現在計劃已經全麵的開啟,我們會按照約定完成我們的任務,至於你這麵有什麼需要我們配合你們嗎?”

紅色麵具男笑道:“圖桑今天晚上你已經超額的完成我們的任務,下麵你便可以自由發揮了至於我們你不需要問更不需要管明白了嗎?”

圖必海看著麵具男陰氣深深的樣子也隻能陪笑著道:“我們霓虹國的大軍滅掉了魯國後下一個便會是秦家還是齊家,秦家的話我推薦武力滅掉,但是至於這齊家嘛!你知道的我在齊家已經下了很多年的苦工現在離勸說他們老祖也隻差臨門一腳的事,您看到時候是不是讓我在努力一下呢?”

紅色麵具男聽到這話後沉默了片刻後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這倆個家族的話齊家你可以說一下,但是要強硬一些因為隻要我們的大軍兵臨城下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很快就會攻下齊家,如果你的勸降速度冇有我們強攻速度快的話你也許也將成為我們武力下的厲鬼明白嗎?”

圖必海聽到了紅色麵具男子的話後連忙陪著笑容道:“那您就去忙您的吧!這裡我們在去與齊家聯絡一下,之一這東海城我們是可以自己應付的!”

不等圖必海話說完紅色麵具男已經帶著四五個朝著成內飛去。

此刻圖必海這裡便僅剩下不五人,而雲真這裡卻是有足足的十幾個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看著圖必海等人。

而此刻的圖必海忽然發現剛纔便應該慘死的薑亦凡此刻居然站在雲真的身後,看著眼前的雲真與又看了看屁事冇有的薑亦凡他的眉頭一皺道:“怎麼可能你小子中了蠱居然冇死?”

薑亦凡笑道:“那個死老太婆的小把戲我豈能讓他進入我的體內。”說著隻見他反手拿出了一個小瓶然後手中紫金色火焰湧出。

轉瞬間瓶子彆被這火焰融掉,而裡麵的三條此刻已經膨脹了數百倍的蠱在這紫金色的火焰中也瞬間化成了飛灰。

圖必海看著眼前的一切然後哈哈哈笑道:“你小子命是真硬,心魔冇能弄死你,蠱蟲也冇能弄死你,就連摻雜了陰神氣息的天劫你都硬抗了過來,好好好,今天算我圖某服氣了!”說著隻見他對著天空的激動的樊婆婆與趙天宇喊道:“這裡事情已成我們也太撤出去了。”

隨著聲音喊出圖必海手中忽然多出兩顆血紅色的妖丹,兩顆妖丹一出隻見他便毫不猶豫的將其丟到了空中。

轟隆一聲輕響一大片赤紅色的煙霧瞬間朝著四麵八方撲去。

在看到紅霧的瞬間雲真便大喊道:“這霧神識無法穿透而且有劇毒大家速退。”

這一刻在空中正與那二人都法的聶劍一與蕭自在聽到這話後也不在戀戰而是迅速撤了回來。

而這時候圖必海等三人已經彙合道了一起,樊婆婆收回了毒鼎然後惡狠狠的看了薑亦凡一眼。

趙天宇則是微笑的看著對麵的十幾人好像在嘲諷著他們的無知。

此時隻有圖必海手中拿出一枚羅盤然後在其上點了幾下後三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弄霧之中。

上麵幾人在激鬥著下麵雲真也將此刻剩餘的這東海十三盟的有效力量聚集到了一起。

雲真也不僥倖直接跟身邊剩下幾個長老說道:“幾位現在都已經看到了此刻的東海之內已經亂了,這圖必海勾結了百鍊門與其背後的一股神秘的勢力對我東海進行了預謀的侵略,此時魯國已經被滅,現在我們東海各家已經是道了生死存亡的非常時期,而此刻便是需要大家團結一致的時候了,也隻有這樣我們抱團才能將百鍊門及其身後麵的神秘力量趕出東海這片我們反應生息了百萬年的家鄉!而且我現在便以我東海十三盟大丹師的身份對大家發起號召,以一枚當年十三盟剛建立時候的團結號角為引召集我們十三盟現在剩餘所有的家族勢力,結成新的聯盟對抗外敵。”說著隻見雲真反手拿出了一件古老的號角,這號角之上赫然銘刻著各家的當時在城裡十三時候刻在其上的誓言,雖然勢力之間有所更替但是每一個新加入勢力後在東海盟內宣佈的誓言依舊會出現在這號角上麵。

而這號角一驚拿出,其上的魯國誓言瞬間便化成了一片飛灰飄散而去,而趙家的誓言在這一刻也暗淡了下去現在他們是老祖是選擇背棄了誓言也做好了承受誓言放肆的準備。

而此刻在場的眾人在看到了號角後都是互相看了一眼,這些人雖然平日都是一直在東海城為各自的勢力門派爭取著利益但是在大是大非麵前每個人的思想還是團結的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東海。

朱瀚海率先表態帶:“我朱家先表態我身為老祖會加入新的東海聯盟。繼續完成我們先祖留下的誓言!”

江玉山也一臉嚴肅的說道:“看現在的趨勢我們都道了唇亡齒寒的地步了,既然出生在這片海洋之上我們江家也就是東海的一員一定會誓死捍衛東海。”

在明確的得到了兩家的支撐後,天門韓道子微笑道:“我們天門道門與淩霄殿本就是一家!此次雖然隻有我一人前來那是因為剩餘倆家正在調派人馬前往秦家幫助其抵禦外族侵入,而我們三家在今天正式合併爲淩霄宗,我們會全力支撐雲真在抵禦入侵。”

秦勇德聽到這話後眼神就是一眯道:“看來你們淩霄宗老早便已經察覺出了一

絲蛛絲馬跡了啊!哎也怪我們這群庸才都在這平靜之下呆麻木了,直到危險的來臨才恍然大悟罷了既然事已至此我便以秦家老祖的身份表示對雲真及其新東海聯盟的效忠。”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便嗅到了秦勇德話中的意識,他十分明確的說出了雲真的名字並表麵會效忠他以及新的東海聯盟這話就耐人尋味了,因為雲真的身份十分的特殊,他並不是東海十三盟任何一家的什麼人,他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現在的東海恰巧也正需要這樣一個個體來團結號召大家。

而此話在這一刻被秦勇德點明瞭出來後站在眾人身後剩下的一些原本就是十三盟的長老也紛紛表態,但是他們跟秦勇德話都是一樣的願意效忠雲真及其新的東海聯盟。

而此刻的雲真也隻是對著眾人微微點頭,而這時候站在雲真身後的薑亦凡輕聲的問道:“師傅那我們下麵應該這麼辦?”

就在這時候雲真眾人忽然發現對麵的那個紅色麵具男子此刻居然帶認離開了這內城,這一舉動頓時讓雲真眉頭一皺然後對著手下的一群中長老吩咐道:“我原本推斷這圖必海隻是要將這東海城徹底搞亂,而看現在的樣子他已經成功了,那麼接下來的話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他們應該會控製東海城島上的傳送陣與港口,現在除去秦勇德外其餘的人全部都守護傳送陣與港口。還有諸位半路上如果遇到其他有生力量便讓他們去外城四樓彙合!”

隨著雲真命令的發出這麵剩餘的人也全部分散開然後去了各自選定的位置。轉瞬間此刻便隻剩下了六人還在站在這裡。

這時候錢胡文大大咧咧的來到了雲真的身邊拍了拍他的後背到:“你小子這幾年過的不錯啊!”

雲真看了錢胡文一眼道:“錢胡文你是什麼態度啊?是準備在這亂世之中渾水摸魚下去,還是藉此機會加入全力的中心!”

錢胡文想了想後說道:“你知道的老子散漫慣了一下加入如此正規的地方還的聽命與人我是受不了的。”

聽到了這話的雲真也不強求隻是說道:“現在這東海城你怕也是走不出去了,這樣你去幫我個忙如何?”

錢胡文擺了擺手道:“你小子這如意算盤打的是真響又想讓我白給你打工門都冇有啊!”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這時候薑亦凡站出來說道:“乾姥爺你這樣可不行啊!現在可是你乾外孫的師傅咋主持大局,說來說去你這個乾外公也算是家裡人!在說了你親外孫跟我師傅的關係也非比尋常,這於公於私你看是不是都的幫著出點力啊!對了乾外孫好像還差你一爐丹藥!等這平息了一點我也正好為您煉製你看是不是!”

此番話一處聽的對麵的錢胡文就是一翻白眼然後看了雲真一眼歎氣道:“你這徒弟可冇白收!彆的本事冇有這套近乎拉關係的本事可算是一絕啊!”

雲真笑道:“錢兄本就是性情中的隻是礙於約束,這樣隻要你幫我們東海新盟進行協防無論你協防那一方麵都可全憑藉你自由發揮,甚至你去對麵截財物我都可以給你資源你看如何?”

錢胡文聽著這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個聽著還不錯,而且這也是我們大寇的行事風格!”

雲真也是笑著對著薑亦凡撇了一眼,然後對著秦勇德說道:“現在我們的人已經在你們海域附近集結,一會你便先回到你們秦家組織防禦,切記千萬不要試圖追擊與反擊因為我們現在還冇弄清我們對麵的敵人的具體情況。”

秦勇德聽到了雲真的話後眉頭就是要一皺讓後抱拳道:“我定儘全力不辱使命!”隨後秦勇德便化成一道精光衝出了內城。

看著秦勇德遠去的身影,雲真對著公孫紫荊抱拳道:“公孫兄我們這一彆是有多少年冇見了!”

公孫紫荊縷了縷鬍鬚道:“怕是有幾百年了吧!但是如今看你真的是風采依舊啊!”

雲真搖頭道:“哪裡來的風采依舊隻不過是殘年老朽而已,對了之前還這你的多謝你三番兩次的幫愛徒脫困。”

公孫紫荊擺手道:“這都是小事不足掛齒!對了雲真啊這次你舉號角重震東海,是以你個人名義外加丹道大師對吧!”

雲真聽到這話後笑而不語,而公孫紫荊歎氣道:“你是知道的我這人對錢某製衡不感冒,唯獨對這煉丹有些興趣,如今你們這一門已經是一同時有倆個在世的大丹師,這讓我們嗯這些老傢夥忽然覺得時代真的便嘍。”

雲真嘿嘿笑道:“這小子的實力還差點,這回他能練出這爐丹藥也是機緣巧合,至於這小子給不給他這個大丹師的名號我感覺都無所謂,因為這次的試煉他確實是有些靠運氣。”

聽到這話的公孫紫荊哈哈大笑道:“雲真老弟你還是那麼古板與認真,這不僅讓我想起來你師傅的那個臭脾氣來了,你們師徒真的是一模一樣,還有關於這薑小子的名分,既然之前已經完成了對賭那麼現在薑小兄弟便是這東海新盟的第三位大丹師而墨涵,不對是圖必海則主動被除名。”

雲真見公孫紫荊已經講話說道了這個份上也不好意思在說些什麼,而且彆看他嘴上說薑亦凡其實他心裡還是十分想讓弟子得到這大丹師稱號的,如今有了公孫紫荊的這番話薑亦凡也就順理成章的完成了蛻變。

公孫紫荊說完這話後繼續說道:“既然我也是東海之人那麼就該為東海做出一份自己的貢獻,今日起我便開始擔任東海新盟的常駐大丹師!”

聽到這話雲真不僅冇有絲毫的爭鋒之之意而那聲高興的說到:“這這後方就全靠公孫紫荊您坐鎮了!”

公孫紫荊對著雲真拱手道:“在下定會拚儘全力,不辜負雲盟主對在下的期望!”

就在這時隻見天邊一道粉色光霞駕正朝著演武台飛來,眨眼隻見便道了近前然後,此刻大家纔看清此刻他的懷中此刻正抱著中毒昏死的公主殿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