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公主的蠱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公主的蠱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東海城內城的一處寬廣的宮殿之中。

此刻的薑亦凡正跟在雲真幾人的身後不敢出聲,而前麵的北鬥仙子此刻已經將臉色發黑的東海公主放在了大殿內的一張躺椅之上。

這時候蕭自在薛無涯而人對視了一眼後便分彆站到了宮殿的兩個出口的地方。

這時候公孫紫荊看了東海公主一眼後暗歎道:“公主這毒中的可不是一天兩天隻是一隻背溫養著冇有發作!”

雲真也上去檢視了一下後扭頭朝著薑亦凡笑道:“你小子煉的丹藥你有信心嗎?”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撓了撓頭道:“這也是我在無意中得到的一份遠古丹方而已,根據記載所寫應該是冇問題,但是現在離遠古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事事男預料,我也不敢說可以百分之百!”

北鬥仙子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開口道:“既然是這樣你們兩位大丹師還有什麼更好的解決方法嗎?”

雲真與公孫紫荊互相看了一眼後都是搖了搖頭隨後公孫紫荊歎氣道:“冇想到這樊婆子如此的歹毒,居然在日常生活中便開始慢慢的潛移默化的給公主下毒,而且分量還十分的考究我在剛回東海城的時候曾經去看過公主一回那回居然連我都冇看出了絲毫端倪,而現在我們也隻能用薑小友的這顆丹藥取嘗試一下了。”

聽到這話的北鬥仙子也是輕歎了一聲然後對著薑亦凡開口道:“既然你現在也已經是大丹師了我們也就不瞞著你了,你心在一定在納悶我們為什麼會如此在意一個公主的生死,其實這其中牽扯了很多秘辛,這位公主便是當年創建這座東海城然後促成了十三盟的那位前輩的血脈。”

聽到這個後薑亦凡點頭道:“這個我還是有些聽聞的,而且據說這個公主這一生都無法離開東海城。”

公孫紫荊點頭道:“確實公主是無法離開東海城的,也並不是她無法離開東海城而是東海城無法離開她!這個關係其實是這樣的!”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是一愣然後說道:“也就是說公主也不能死是這個意識嗎?”

北鬥仙女點頭道:“確實是這樣因為她的身上的血脈傳承封印是鎮壓這東海城地下的一尊魔神的陣眼,如果她死了那這座大陣便不可能在封印主這尊魔神!”

聽到這裡後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說道:“東海的曆史不是跟海妖大戰嘛!怎麼還撤出來了魔神!”

雲真上前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道:“這事說來就話長了而且是被東海人抹掉的一段黑暗的曆史,現在隻有東海城十三盟的核心才能知道其中的一些零散的片段,但是有一點是真的我們需要公主活下去!”

薑亦凡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反手拿出了一顆綠色的丹藥然後說道:“以現在公主的情況現在需要有人將丹藥度給她!您三位誰來?”

雲真、公孫紫荊、北鬥仙子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後便紛紛將目光看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看到了幾人人的眼神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連忙說道:“師傅啊我這纔是納嬰期,這種事情有些力不從心啊!”

雲真笑道:“你小子彆跟我裝,這丹藥是你練出來的你也是最瞭解其功效的人,而且你現在已經達到了納嬰巔峰正好與公主在同一等階,記住一切都在求穩不要激進。”

被趕鴨子上架的薑亦凡輕輕歎了口氣然後便來到了公主的頭頂處盤坐了下來。

這是他第二次見到這個神秘的公主,第一次是在紫竹林木屋之中當時因為被外麵的人圍攻而闖入了小屋中當時因為事態緊急他也並冇有心情去看什麼美女,而這回他盤坐下後終於看清了公主的容貌,一頭烏黑的長髮下是一張因為中毒而顯得有些發黑的臉色但是她的眉眼依舊是十分的精緻,特彆是那一對性感的豐唇然後人看到後就有一種想要去品嚐的衝動。而這豐唇下是一個嬌俏的小下巴雖然此刻趟這有一些嬰兒肥的雙下巴丹是卻更顯出了幾分調皮。

這時候北鬥仙子看著一直頂著公主的臉遲遲未動手的薑亦凡便輕咳了一聲道:“想什麼呢看到好看美女眼睛就直了啊!”

這句話一出薑亦凡馬上回過了身來然後尷尬的笑道:“北鬥仙子可不能亂說啊!小子我剛纔隻是在腦中演示了一遍流程而已!”

話音一落隻見薑亦凡閉上了雙眼然後將那顆丹藥子握找了手中,這一刻一股元氣慢慢的包裹住了丹藥然後開始一絲一絲的在其上將其分解化成淡淡的霧氣。

這一幕看的旁邊雲真三人都是一愣,因為就連他們都冇想到這丹藥還可以這樣的渡給彆人。

這時候公孫紫荊輕輕的推了推雲真道:“你個小子老實交代這弟子你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弄出來的!”

雲真聽到這話後隻是微微笑道:“這小子是上天看在我雲真苦了這麼多年的份上賞賜給我的,這麼的你也想要嗎?”

公孫紫荊點頭道:“是啊我也想要啊!對了咱們當年定下的娃娃親現在還算數嗎?”

雲真撤頭看了一眼公孫紫荊然後說道:“當年不是死乞白賴的跟我解除的嘛!咋地這會看到我的弟子居然如此優秀你動心了?”

公孫紫荊被雲真這一句話給懟道肺門上了臉色一陣漲紅後還是歎氣道:“這都是命啊!”

然而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此刻的薑亦凡已經開始將那縷綠色的霧氣慢慢從公主的口鼻耳中渡了過去。

隨著霧氣進入了公主的體內,她的臉色上忽然暴

(本章未完,請翻頁)

起了青筋,然後在其紫黑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條條的紅色絲線。

這紅色絲線一出便馬上開始驅散已經進入公主體內的綠色,而這綠色霧氣因為剛進入她的身子還未站穩腳跟的綠色霧氣節節敗退了下來。

這一幕出現的瞬間便讓剛纔還在閒聊的雲真與公孫紫荊臉色就是一變,此刻的二人對視一眼後便直接散開了自己的領域。

公孫紫荊的領域直接罩住了公主的身子,而雲真的領域放出後直接籠罩了公主的頭部。

而這時候的北鬥仙子在看到了二人的舉動後也明白了這紅色的絲線一定是十分辣手的東西不然也不會讓這二人同時使用出領域去壓製。

隨著領域壓製在紅色的絲線上後,原本被擊退的綠色霧氣在此可以大跨步的挺近了公主的體內。

就這樣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一炷香後原本拳頭大小的綠色丹藥現已經隻剩下一半的大小,而此刻原本滿臉紫黑的公主臉色也漸漸恢複了過來。

這時候忽然薑亦凡的動作停了下來,而且在停下了他的眉頭就是一皺。

看到這一幕的北鬥仙子臉色也是一變,這時候薑亦凡忽然開口道:“師傅現在我這裡遇到了一些麻煩!”

此刻已經的雲真的領域已經隨著薑亦凡的霧氣來到了公主的胸口處。他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便能聞到:“你那麵出現了什麼問題!”

薑亦凡皺眉道:“我現在已經道了公主的心臟位置,在我打算清理紅線的時候我發現公主的心臟中被人種下了一顆蠱,而這蠱我冇看到過!有些無從下手。”

聽到這裡後雲真與公孫紫荊的臉色就是一變,心臟被人種蠱這是何等歹毒的行為,這一刻雲真忽然對著北鬥仙子道:“你先用領域幫我鎮壓一下胸口的紅線我去看看著蠱。”

此話說完北鬥仙子便晃身來到了雲真之前站的地方然後領域放開朝著公主的胸口鎮去,瞬間她的臉色就是要變,因為她冇想到公主的體內居然有如此多的紅色細線,它們每一條都能讓一個低階修士生不如死,而此刻居然全部寄生在公主的體內。

這一刻雲真退出之後便將神識放出然後順著薑亦凡的綠色霧氣侵入了公主的體內,但是在看到了心臟之後就連雲真也是眉頭一皺,此刻公主的心臟位置一枚如同八爪魚一樣的蠱正死死的把在心臟盒子上,而且在八爪魚的腹部此刻居然慢慢的半睜開了一跳裂縫,而這裡居然是一隻眼球。

此刻薑亦凡對雲真傳音道:“師傅你看著裡怎麼搞。要不我們先繞過去等清理完了氣海在回來弄這玩意?”

雲真沉思了一下後說道:“不行這裡已經是這樣下麵神識還內不一定是個什麼樣子,我們還是一點一點探路不然玩意一起觸發了蠱聖人降世怕也是救不下她。”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也覺得有些道理於是說道:“雲師你看咱倆現在該如何處理!”

雲真想了一會後說道:“我先用領域將公主的心臟鎮壓下來,然後你馬上用綠色煙霧嘗試一下驅散看看有冇有效果。”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點了點頭,隨後二人對視一眼後雲真的領域瞬間將公主的心臟鎮住,隨後薑亦凡將綠霧化成了一隻大手朝著八爪魚抓去。

然而就在這一瞬八爪魚的眼睛忽然猛的睜開然後在他的眼睛中閃過了一絲黑芒,隨著黑芒的閃過雲真忽然發現自己的領域居然失效了。

可是就在這一刻綠霧化成的大手也終於一把抓住了八爪魚的身子,此刻就在薑亦凡準備往下拉扯的瞬間。

一股黑氣居然在八爪魚的眼中冒出,薑亦凡一眼便認出了這是霓虹國武士用過的鬼氣,這一瞬他的心下也冇多想隻見一團紫金色的火苗瞬間出現在了綠霧之中,這火焰一出馬上就聽到了蠱蟲發出了一聲嘶鳴,隨後黑氣居然被這紫金色的火苗給焚燒了起來。

這一刻薑亦凡好像發現了什麼於是他大膽的將紫金色火焰佈滿了綠色霧氣大手之上。

隨著紫金色火焰的出現原本還十分鎮定的蠱蟲在這一瞬居然被嚇的就要脫離開心中跑路,看道這一幕的薑亦凡臉色漏出了笑容然後隻見大手一轉便將其抓在了手中,這血色八爪魚在碰觸道了紫金火焰的瞬間便化成了飛灰。

這樣此刻鎮壓心臟的雲真也是一愣片刻後他笑道:“你小子這火焰居然還可以剋製邪誶真是冇想到啊!”

薑亦凡也是才知道紫色麒麟進化後火焰居然具備了這種能力。

既然如此薑亦凡便開始將火焰小心的遍佈在綠霧的表層,果然之前還凶猛異常的邪誶紅線在感覺到了紫金之氣後便紛紛嚇的倒退了回去。

這一幕被外麵公孫紫荊與北鬥仙子也發現了,二人雖然看出了此火的不凡但是冇想到的是此火居然還有這等功效。

終於在薑亦凡的一番大刀闊斧的推進下他與雲真終於來到了公主的氣海之中,果然此刻公主的氣海之中已經佈滿不紅色的絲線。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也不墨跡直接將用紫火去清除掉這些密密麻麻的紅線。

而這些紅線就像絲遇火一般隻要被碰觸一下便會寸寸斷裂。

不需片刻後整個氣海便被清理了出來,二人也終於看到了端坐在氣海眼的公主那暗淡的道嬰。

薑亦凡看著被紅線侵蝕的暗淡無光我道嬰也是感慨道:“這公主當的居然被虐待成了這樣!哎~!”

此刻配合著薑亦凡的三人聽到了這話

(本章未完,請翻頁)

後也是隻能無奈的歎氣冇人想去接這個話茬。

薑亦凡看著冇人接茬便聳了聳肩膀然後踏前一步準備將這綠色丹藥渡給公主的道嬰。

然而在這一刻一隻黑色的乾枯手抓忽然從公主道嬰的後麵朝著薑亦凡抓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搞的薑亦凡下意識就是一愣,眼看這這怪手就要抓到薑亦凡的片刻,雲真的瞬間展開了領域將其鎮壓在半空。

而這一刻反應回來的薑亦凡也猛的倒退了一筆然後抬手一點,一團紫金火焰朝著怪手打去。

被定住的怪手原本海為薑這火焰當一回事,可是在他接觸道了火焰的瞬間便發出了一聲哀嚎之聲,隨後隻見在公主的身後一隻張巨大的人臉蜘蛛慢慢的爬出來!

而剛纔被燒的那隻手抓就是這蜘蛛八條細長的腿頭的一隻黑爪。

隨著人臉蜘蛛的出現公主原本就暗淡的道嬰此刻居然再次乾癟了幾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就是一緊,要知道達到納嬰後體內的道嬰的重要性要遠比肉身重要的多。

隻要道嬰補損納嬰修士在戰鬥中缺胳膊短腿的都可以以後通過元氣與術法再生而出,但是這道嬰卻是不可再生的。

如今看著被吸的如此厲害的道嬰薑亦凡的心下居然升起了一絲無名火。

此刻隻見薑亦凡控製這綠氣與火焰便朝著蜘蛛攻去

這蜘蛛之前吃了火焰的虧後便開始有意無意的對著火焰躲避著。

就在薑亦凡那蜘蛛在公主氣海打鬥的時候此刻的雲真已經悄然的溜到了公主納嬰的身後。

這時候他赫然的發現,在公主道嬰的背後居然被人釘入了一根黑色的釘子而這隻蜘蛛便是連接這根黑紅色的釘子。

在看到釘子後雲真斜眼看了一下正在與薑亦凡打鬥在一處的蜘蛛,他心下發狠然後便朝著釘子的位置摸了過去,終於道了釘子的附近後雲真眼中厲色一起,隨後隻見他的神識化成了一縷星光朝著釘子的位置撲去,隨後這團星光在包裹住釘子後果斷的猛然一拔,隻見這枚看似很小的釘子居然如跗骨之蛆一般難以拔出。

這一瞬雲真已經用出了全力,可惜釘子隻被其拔出了寸許。

而此刻正在與薑亦凡纏鬥的蜘蛛也被這一舉動驚的全身就是一哆嗦,隨後隻見他猛的身子往一起一縮然後便朝著道嬰的地方退去。

現在這個局麵薑亦凡心下也明瞭不能蜘蛛去打擾師傅的行動,隻見他馬上催動這綠霧馬上追擊了上去。

但是現在還是晚了一步,這隻蜘蛛在猛的一個回退後細長的八隻爪子直接探出兩隻朝著星雲中刺去。

此刻正在拔釘子的雲真雖然是神識狀態但是對著刺來的一下也隻能選擇退避。

而此刻隻是一個小小的退避那根原本被拔出了大半的黑紅色釘子此刻居然在此深深的插入了公主的後背。

而也正是這一下後麵的薑亦凡也已經追擊道了蜘蛛的身前,一團紫金色的火焰拳頭猛然砸向了蜘蛛的後背的人臉之上。

這一下下去巨大的蜘蛛頓時被砸的哀鳴了一聲然後連滾帶爬的朝著遠處奪取。

這時候薑亦凡也看到了道嬰身後的那枚黑紅色的鐵錠於是他猛的竄了過去然後抬手一把抓住了釘子猛一用力就想將其拔出。

可是這一刻任憑他如何用力這跟黑紅色的鐵錠都無法被移動出半分。

就在這時候滾遠的蜘蛛在此朝著薑亦凡撲去,這一刻隻見雲真跳出手中劃出星辰體內放出領域震向了蜘蛛。

而看到雲真也迎擊上蜘蛛的薑亦凡想要放開釘子與雲真一起先斬了蜘蛛可是這一刻他赫然的發現自己的手不然被釘子牢牢吸主一時間居然無法掙脫。

這一下嚇的薑亦凡就是一驚隨即隻見馬上在手掌中運轉了紫金色火焰,可是這釘子好似並不懼怕火焰一般。

忽然在薑亦凡的耳邊響起了一個虛弱的女子的聲音:“救救我我好難受!”

聽著虛弱至極的聲音薑亦凡心下一橫猛然將此刻手中的綠色霧氣通過神識送入了道嬰的體內。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