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六十章 封印的魔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六十章 封印的魔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在握住了鐵釘的薑亦凡忽然耳邊聽到了女子虛弱的聲音。

聽著虛弱至極的聲音薑亦凡心下一橫猛然將此刻手中的綠色霧氣通過神識送入了道嬰的體內。

而此刻隨著丹藥綠色霧氣被強行注入了道嬰的體內,薑亦凡便忽然感覺仙台就是一痛。

等他在睜開眼睛的時候便忽然發現自己居然出現在了一個昏暗的宮殿之中。

在這宮殿中滿地都生長著一種紅的苔蘚類植物。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後好像有什麼人輕輕的推了一把,這一下讓他腳下一滑打了個踉蹌。

當他下意識的回過身去檢視的時候發現此刻的自己已經進到了宮殿的中央。

四下張望了一下的後他赫然的發現這宮殿正上方是一片無儘的黑暗之上居然是一道鏽跡斑斑的巨型柵欄門!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鏽跡斑斑的鐵柵欄後便打算過去悄悄。

然而不知道何時他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個女子,這時候的女子正抬起左手然後輕輕的搭在了講義的肩膀之上。

這一套連貫的動作無聲無息直到把雙冰冷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的一顆薑亦凡才差距出來。

隻覺得肩膀與臉頰上忽然傳來了嚇的薑亦凡猛的一個前衝然後回頭朝著後麵看去。

隨著他的回頭一張清瘦的麵孔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薑亦凡在看到了麵孔的時候一眼便認出了這人便是公主,隻不過這個公主現在全身骨瘦如柴,蓬亂的頭髮更是生出了許多白髮。

看著這般模樣的公主薑亦凡下意識的問道:“你是公主?”

那個骨瘦如柴的女子冇有搭話而是轉身朝著台階下麵走去,在走了幾步後發現後麵的薑亦凡冇有更上自己還回頭看了他一眼。

透過蓬鬆的頭髮薑亦凡看到了她那雙空洞的眼神。

薑亦凡看了公主空洞的雙眼後便自覺的跟著她瘦弱的身子朝著下麵走去。

隨著漸漸離開了鐵柵欄薑亦凡感覺自己的身子越加舒暢了起來。

就在走到了大殿中央的位置後公主忽然轉身坐下。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是一愣然後也轉身坐了下來笑道:“說來我們已經是第三次相見了吧!可是我道現在不還知道你的名呢!”

而對麵的公主好像完全冇有聽到薑亦凡的話一般依舊直勾勾的看著他,這讓薑亦凡不免好奇了起來他忽然站起身子在公主身邊檢視了一圈後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就連在外麵的那根釘子薑亦凡都冇有看到。

一圈過後他在此坐到了公主的對麵,這次他小心的彈出一絲綠色霧氣,這霧氣被彈出後馬上便衝著公主的眉心射去。

而當射入眉心之後薑亦凡赫然的此刻的公主並冇排斥這股綠色的霧氣反而她十分乖巧的配合著薑亦凡開始吸收起了綠霧。

隨著綠霧不斷的被吸收此刻原本空洞的雙眼中終於亮出了一絲神采。

也就是在這時候之前那個女聲在次響起:“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的這裡?”

薑亦凡聽著女子的話後笑道:“我叫薑亦凡是一名修士,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解釋,反正事情是這樣的你中了蠱毒我們是來幫你解毒的!”

那女子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沉默了好一會纔好像一下出現太多的資訊她一時間還無法理解,過了一會後女孩的聲音在此傳出問道:“你說的這些我為什麼都想不想起來了呢?”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頭皮就是一麻然後說道:“冇事你隻要相信我便可,我們是來救你的並不是來害你的!”

此話一出薑亦凡頓時覺得背後好像有什麼東西盯上了自己一般,嚇的他連忙扭頭朝著自己身後那空蕩蕩的大殿看去。

半晌後才慢慢的扭回了頭對著公主繼續說道:“這裡一直就隻有你一個人嗎?”

公主一麵吸著綠絲一麵思考這此刻薑亦凡提出的問題,好一會後她才慢慢的說道:“我記得很久很久以前一位老人帶我來到了這裡,他在這裡教給我好多奇怪的東西,終於有一天他離開了這裡,這裡便隻剩下我一個人,好久好久後一位張的十分漂亮的姐姐也進來過一回,在跟我聊了冇多久後便讓我當他的徒弟,我當時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於是便答應了下來,而在我答應了以後那位漂亮姐姐也就離開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因為他冇想到北鬥仙子居然也進入這裡,具體方法他不知道但是既然可以進來那便證明她成功過而且認了公主為徒弟,這樣他們二人就帶上了因果之線!估計北鬥現在也是想為以後在進來留下後手吧!

想到這裡薑亦凡繼續問道:“那漂亮姐姐走後還有人進來嗎?”

隨著不斷的吸收綠霧公主的狀態在逐漸的變化這,隻是一會的功法原本那個皮包骨的公主此刻身上已經有了一些血肉這也讓薑亦凡放心了不少。

此刻她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搖頭道:“之後就在也冇人進來了,但是在不久前我便感覺身體莫名的虛弱,甚至有的時候自己還會陷入沉睡,原本我以為我的生命就要到了儘頭,然後你便出現了。”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冇事既然我進來了你便不會死在這裡,這綠色霧氣可為你續命你最好全部都吸了千萬不要浪費,我呢先去這附近探查一番。”

公主點了點頭然後便繼續開心的吸收起了綠色霧氣,而此刻的薑亦凡也站起了身子然後便在這礦廣的大殿內四處遊蕩了起來。

還真彆說著宮殿看著挺大其實隻是四周黑暗的假象而已,四下走了一圈後薑亦凡便將目光看向了大殿最上麵的欄杆處。

皺眉想了片刻後薑亦凡還是決定上前去檢視一番。

隨著薑亦凡慢慢靠近欄杆那種身體沉重的感覺隨著也越加強烈了起來。

這一變化讓薑亦凡神情就是一變,但是看著眼前隻剩下數米便可以走到欄杆前麵他還是心下一咬牙硬著頭皮朝上走去。

隨著越來越沉重此刻的薑亦凡已經感覺到了一絲脫力的感覺,上次有這種感覺的時候那還是他在高中體育測驗的時候。但是因為他的身體素質問題五千米成了他的心病,記得在考試當天他硬著頭皮跑下來後身體的感覺就跟現在一樣,那是一種發自靈魂的虛脫與無力,但是在他開始修仙以後就再也冇有遇到過這種感覺從而讓他有些忘記了自己的渺小。

咬牙走上最後一級台階後薑亦凡終於可以停下好好躥上兩口氣。

然而此刻一忽然一個好似帶著魔力的聲音響起:“小夥子不錯嗎!納嬰期就可以走到我家門口如此少年然後定是一位英傑人物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猛的抬頭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在欄杆之中以為身穿破衣佝僂小老頭正獨自一人坐在一塊光禿禿的大石頭上玩味的看薑亦凡。

而跟老人對視了一眼的薑亦凡就好似身上被通電了一般,一個來自靈魂深處的哆嗦後薑亦凡下意識的問道:“你是誰?”

小老頭嘿嘿笑道:“這問題不錯啊年輕人,我是誰?哈哈這麼多年了你是第一個先問我是誰的人,前兩個小傢夥在看到我後都是直接被嚇的失魂落魄,甚至有一個小傢夥被嚇暈過去!而你這確可以淡定的問我是誰好好好!你太讓我喜歡了!無論是你的靈魂還是肉

體!”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緊笑道:“你這話說的未免有些太自行了吧!”

那個小老頭聽到了薑亦凡說的話後也不生氣而是艱難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抻了一個懶腰,下一瞬老人居然便出現了薑亦凡的麵前。然後隔著欄杆上下打量著薑亦凡笑道:“神魂肉身道嬰都是那麼的完美!就是這功法有些弱一些太陰太陽雖然都是真經但是明細是少了攻擊手段的秘典,這東西隻是個花架子誰會在打鬥的時候全憑元氣去人對轟啊!那不是傻子嘛~!”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臉色就是一紅,而對麵的老頭卻瞧見了他的變化然後笑道:“你不會就是那個傻子吧!哈哈哈哈!”被嘲諷了的薑亦凡雖然心下慪火但是細想一下他確實如這老頭所說隻用這兩部古經去錘鍊元氣,真正與人交手他還是依仗黑鳳、紫火與虛影三種單一的功法。

老頭看著沉默了的薑亦凡後在此開口道:“怎麼樣要不要成為我的弟子,我這裡有魔道三千秘術,更有皇血古經可以讓你成為不死不滅的存在!”

當聽到不死不滅四個字後薑亦凡的身子忽然朝著後麵退了半步,對於魔道來說他並不陌生甚至現在在他的手鐲中還有一個背老龍抹去了魔魂的魔王在為他搭理搭理藥園。

而當年與那虛弱至極的魔王交手的一幕他依舊記憶在心中,那是他迄今為止壓力最大的一仗,並不是說魔王有多難對付而是魔王的手段實在是一次一次在挑戰身為一個正常修士的下限!那是他討厭的一種戰鬥方法!

鐵欄裡麵的老頭看著薑亦凡皺眉的神態輕歎了一聲後:“原來如此罷了罷了,原本以為你與我有緣分看來你也隻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你走吧這裡不是你能待著的地方,還有最後我送你小子一句話,你最好有多遠逃多遠不然下回我看到你的時候也許會忍不住魔心殺了你!”說著已經轉過身子的小老頭身上忽然散發出了一股驚天之勢,在這氣勢之下薑亦凡彷彿看到了一個身高百丈全身紅色的巨人在揹著他朝著走著。

這一瞬他愣神了,片刻後等他清醒過來後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大殿的中央,這時候吸收了大半顆丹藥的公主此刻臉色依舊有了些許紅兒,原本乾枯的身子也在開始有了絲絲光華。

當她睜開眼睛看到此刻失魂落魄的薑亦凡的時候公主居然率先開口道;“你看到它了?”

薑亦凡聽到了公主的話後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道:“它是誰?”

公主沉思了片刻後開口道:“他是一個魔君,不知道是誰將其這縷魔魂封印在了東海!”

這時候老龍玉冥的聲音忽然在他二人身邊響起道:“媽的嚇是老子了!剛醒就看到了一尊遠古魔君,我說你小子這是在什麼地方!”

這一刻薑亦凡與公主一起撤頭看向了此刻化成人形的老龍玉冥。

玉冥也忽然向是感覺到了什麼一般說道:“挖槽這丫頭是誰居然能看到本尊!”

薑亦凡看了公主一眼後問道:“你能看到他嗎?”說著抬手指了指身邊的老龍玉冥!

公主的大眼睛在二人的身上來回掃了半天然後說道:“他是誰怎麼忽然就出現在了這裡?”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與玉冥都是一愣然後玉冥上前一步一臉壞笑的對著公主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要不要認我為主啊!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此話一出薑亦凡的臉色瞬間便的難看了起來然後上去直接給了老龍一個暴力後罵道:“人家是東海公主,你個死龍給人家提鞋都不配!”

老龍聽到是東海公主馬上變了一番嘴臉對著薑亦凡說道:“這丫頭怎麼好像是剛大病初癒啊!身上的元氣十分的雜亂不穩定!”

薑亦凡點頭道:“這也是進來的原因,因為他被人下了蠱,用你給我的丹方煉製出了丹藥這不是來給她解毒了嘛!”

老龍聽到了薑亦凡居然真的臉出了丹藥便哈哈大笑然後趕緊問道:“對了你小子煉出了幾顆!都是什麼樣色的!”

聽到老龍這話的薑亦凡眼皮就是要條然後說道:“當天煉出了四顆倆紅倆綠!”

老龍聽到有紅色的丹藥後哈哈大笑幾聲後直接說道:“紅的給我一顆就當是頂丹方的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搖頭道:“挖槽這顆是遠古丹藥你大爺的說要一顆就要一顆啊!”

老龍聽到這話後馬上諂媚道:“我要紅色的有用,我的好主人你就給我一顆吧!你看小龍龍我多可憐!說著他居然真的跌倒在了地上做出淒慘狀。”

隻可惜一個猥瑣的大叔做出這般質態真的差點讓薑亦凡吐出來,反道是公主看到了二人的作態居然哈哈笑出聲來!

而老龍跟薑亦凡看到笑的如此開心的公主都是一愣,然後老龍湊到了薑亦凡的身邊小聲的說道:“你丫頭怕不是被憋瘋了吧!”

薑亦凡歎氣道:“以肉身為爐封印一個魔君你說呢?”

老龍轍舌道:“太慘了!媽的要是我讓我成為爐我寧願去死!”

薑亦凡狐疑的看著老龍問道:“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老龍罵道:“完成你小子關注的點能在奇葩點嗎?”

薑亦凡哈哈笑道:“那天心魔之後你跑那去了!”

老龍歎氣道:“我被那孫

子的一個魔器封印了,幸虧老子是器靈不然這回真的就中了她的道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問道:“聽這語氣你是知道了背後坑我的人了!”

老龍嘿嘿笑道;“他想要困死我,我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說著老龍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球,薑亦凡看到黑球後心下怒色就是一起因為球內封印的正是姚夢此女的神魂。”

老龍壞笑這將黑球遞給了薑亦凡道:“這小妮子不錯是個很好的爐鼎,怎麼樣你留著用用?”

薑亦凡抬手將黑球收了以後麵色陰沉的說道:“她陪當我的爐鼎嗎?”說完這話後便朝著公主走去。

此刻公主已經吸收了大約三分之二的綠霧,在其盤坐的納嬰手中已經出現了一顆小一號的綠色丹藥。

薑亦凡走到了其身邊道:“在你氣海中我們發現你背後有一根黑紅色的釘子,但是在這裡我卻找不到了,你自己能感覺一下釘子的位置嗎?到時候好方便我幫你拔出!”

聽到了薑亦凡這話的公主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開始在身子四下亂摸了一番後說道:“我這裡也冇有啊!”

老龍看著二人的舉動後憋著壞笑咳嗽了一聲走了過來道:“你倆找什麼呢!這顆是這丫頭的肉身牢籠之中,雖然跟身體是相連的但是也是獨立的。”

聽到了老龍這話的薑亦凡撓頭問道:“你的意識是說我們是在她的爐中!而非他的體內?”

老龍欣慰的說道:“你小子終於聰明瞭一回正是如此,她現在雖然能恢複是因為爐就是她她就是爐,但是你要找的釘子卻不在爐中而在她肉身的道嬰之上,現在我們需要等他吸收完了綠丹,然後讓她帶你去找她的本體!”

薑亦凡聽到了這話後擔心的說道:“可是我師傅還在外麵跟那隻蜘蛛纏鬥著,在耽誤下去怕是。”

還冇等話說完老龍嘿嘿笑道:“這個你彆擔心了這爐裡的時間流速跟外麵不一樣,這裡的時間要比外麵快不少,這也就是為什麼她納嬰被釘了為什麼還能活下去的原因,因為她在這裡不停的吸取著元氣供給著本體。”

薑亦凡點頭道:“難怪我進來的時候看到她的樣子是皮包骨的狀態,真是難為你了!”

公主聽到了二人的話後此刻已經圓潤的小臉上漏出了笑容道:“其實冇什麼的!我從小便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這回能認識你倆是我這麼多年最開心的事情了!”

聽到了公主的這話後老龍感慨道:“希望你能早日擺脫這禁錮吧!我們倆能為你做的做實不多,哎算了!說這個有些傷感了!”

薑亦凡看了一眼平日奸邪狡詐的老龍此刻居然為了這個公主能唉聲歎氣不禁唏噓道:“老龍你改性了啊!這不像你啊!”

老龍抬起一腳將薑亦凡踢飛了出去後道:“行了事情都捋順了下麵我們需要乾正經事了!”

公主聽到這話後便繼續打坐吸收起了綠霧,而老龍則是退回到了手鐲之中。

隨著綠丹月來越大薑亦凡明白公主馬上便要將綠丹全部吸收。

就在綠霧消失的一瞬,此刻正與那隻蜘蛛對上一麵的雲真忽然感覺有一股元氣忽然爆發了出來,這一刻那隻蜘蛛也察覺到了不好,隻見它猛的朝著公主的道嬰抓去。

就在一對前腳距離道嬰不足一尺的時候,乾枯的道嬰猛然爆出了萬丈金光,隨後道嬰居然張開了雙眼然後抬手便將刺來的觸手斬成了數節。

這時候在其身後的薑亦凡手中紫金色火焰一漲然後發出了一聲悶哼頓時那根差不多冇底的黑色釘子居然被他硬生生的拔了出來,隨著鐵釘而出的一顆圓形形狀的紅色線球。

身體上釘子被拔走的公主身上金光更勝,原本就有絕佳體質與天賦的她隻是一隻背雪藏但是她的修為卻是一日都不曾拉下,擺脫束縛的她直接上前一指頭點在了人麵蜘蛛的肚子上隨後手中法決一起隻見那隻蜘蛛頓時被一抹金光包裹然後便片片碎裂開來。

這一幕看的薑亦凡與雲真都是一愣,他們是與這蜘蛛交過手的冇想到這東海公主居然如此了的,上去直接將這隻蜘蛛滅殺在了當場。

滅殺掉蜘蛛後公主對著二人說道你們可以退出我的體內了!我要掐訣將體內清理乾淨!

此話一處薑亦凡與雲真馬上互看了一眼然後直接切斷了這屢神識。

此刻回到了大殿中肉身的二人隻看看麵前的公主身子此刻正輕輕的飄起,而後一道金色光團將其團團圍住,而金團出現的瞬間公主的身後居然浮現出了一個背生六翼的頭戴金冠的虛影。

薑亦凡在看到虛影後小聲的對著雲真說道:“師傅這虛影怎麼跟你說的那個海妖最強者有幾分相似啊!”

雲真也是第一次看到公主的本事便回答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但是確實有些像。”

隨著金色太陽慢慢恢複一位身穿白袍背生一條光環一臉聖潔女子衝上了此刻東海城的夜空之中,那一抹如金色太陽一般的光輝瞬間便照亮了整個城市。

此刻正在北麵的圖必海猛然抬頭看向了天空中的那輪金色的太陽,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低聲罵道:“樊婆子你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道最後有個卵用,最後還是讓公主醒了過來!”

而這時候正在一處小巷內被兩名陰神修士追殺的樊婆子在感應道了蜘蛛死亡的瞬間便知道這下完了東海城的明珠到底還是扛過了這道坎!這時候他手在的蠱毒已經不多,眼看著就要道絕路的時候,一位帶著白色麵具的神秘人出現在了兩位追殺樊婆子的陰神修士的身前道:“兩位給在下個薄麵將這婆子教給我可好!”

此話一處二人的麵色就是要變道:“你是何人帶著麵具鬼鬼祟祟的!”

這帶著白色麵具神秘人聽到這話後笑道:“我帶麵具是因為小生的麵容太過猙獰故而才帶著麵具還請二位見諒!”

這兩位陰神修士也將此人在此地磨磨唧唧的也不廢話直接二人領域重疊朝著麵具男衝去。

麵具微笑著看著此刻衝向了自己的兩位陰神修士,他的身體瞬間被兩人的領域死死的鎖定子啊了當場。

隨著隻見二人手中同時出現了一根半米的長的短棍朝著白色麵具神秘人重重的打了下去。

此刻在一旁看到這一幕的樊婆子苦笑搖了搖頭後轉身就要繼續逃遁。

可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她的身後說道:“你跑什麼啊!”

聽到聲音的樊婆子忽然一下愣在了原地,隻見此刻白色麵具神秘人依舊站在那裡可是那一對陰神修士卻是麵露不可思議的倒退了好幾步。

樊婆子看到這一場麵連忙停下了繼續逃跑的步伐而是回頭朝著白色麵具神秘人問道:“你怎麼會樊家的蠱甲?”

白色麵具神秘人冇有搭話而是對著此刻占時呆在當場的兩位陰神修士分彆丟出了一隻藍色的花朵。

這花朵看似不起眼可是在二人的身前居然分彆炸開一片藍色的粉末瞬間撲向二人。

樊婆子看著道了這一幕後皺眉道:“你是什麼人如果不快點說的話我現在便離開!”

白色麵具神秘人聽到這話後嘿嘿笑了兩聲然後便扭頭對著樊婆子道:“你現在還有選擇嘛?”

說著便提起樊婆子朝著城外的一處密林奔去。

而此刻中招的兩個陰神修士忽然互相打鬥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