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赤鬼閻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六十二章 赤鬼閻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昏暗的宮殿之中,三道人影在不停的交錯移動著。

隨著三人在次站定發出了一擊之後,聶劍一與蕭自在被這一手忽然交換之後馬上便吧之前的局麵逆轉了過來而且還中反將了二人一軍。

這一刻隻見聶劍一的嘴角輕佻的上揚了一下然後一點腳下劍匣,瞬間五柄飛劍射出兩柄朝著身前的十字長槍斬去一柄則是曹著他身後蕭自在蛇便年輕啊斬去,而另外一兩柄則是朝著不遠處的一個石台飛去。

而此刻在石台之上一道黑色的人影忽然快速移動了起來,在劍氣斬下之前躲過了這樣兩道劍刃。

看到這一幕的蕭自在眉頭就是一皺道:“這傢夥到底是個什麼來路,看著雖然像影子可是每個影子卻都有本體的實力,難怪落單的陰神修士遇到他基本都會被無情斬殺掉。”

聶劍一此刻雙手劍指一抬隻聽在劍匣之中赫然飛出了一柄金色的長劍,長劍一處四方之內頓時被這股伶俐的劍氣陣的嗡嗡作響。

而這剛纔被擊飛的那個紅色麵具神秘男子在感受到這股劍氣之後全身居然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這一幕看在了聶劍一與蕭自在眼裡給二人一種瘋癲的感覺。

紅色麵具紅色麵具神秘人顫抖後開心的笑道:“這纔像樣子嗎?如果你們不能在讓我的身體暖起來的話我真的會殺掉你們倆個人的哦,彆當我在開玩笑哦二位。”

隻見此刻的紅色麵具男子身子猛然高了不少,在這一刻聶劍一與蕭自在明白之前此人居然一隻是蹲著與二人在戰鬥。

此刻站起來的神秘男子身高足有三米,之前那根十字長槍現在在他的手裡也隻如同一根出普通的海叉一樣。

也就在這時候紅色麵具神秘人也隨之動了起來,隻見一到紅芒圍著大殿中的二人繞看一圈,這一圈之後聶劍一的眼神就是一凝然後說道:“現在這外圈至少留有他的四道黑影而且這些影子還在不停的移動中。”

聶劍一話音未落隻見一道伶俐至極的黑色刃芒朝著二人處斬去,這一刻未等聶劍一出手蕭自在的手中玉佩已經變哼一麵綠色的虛影護在了二人的身前,這黑色刀芒站在其上後玉佩居然被硬生生的斬出了一道駭人的裂縫。

二人看到了玉佩上駭人的裂縫臉色就是一變,蕭自在急忙再次拿出一件防禦靈寶,然而還冇當他將靈寶開啟便發現從外圈剛纔紅色麵具神秘人遊走的地方第二擊也朝著二人斬來。

聶劍一身子一晃提劍便斬這道淩厲的攻擊居然可以跟他淩厲的劍氣拚個不相上下,而後便是第三擊,這一刻蕭自在的防禦玉簡還差一步便可以開啟,聶劍一看了一眼之後馬上手中長劍劍一抬就這樣硬接下了第三道攻擊。

可是下一瞬第四道攻擊以一種難以置信的速度朝著聶劍一的腹部斬去,而此刻剛接住了第三斬的他依然冇有餘力去接這第四擊。

眼看著黑色的刀芒依然到了聶劍一的身前,忽然一道金光在其身上亮起,這一刻蕭自在終於將防禦靈寶開啟完成。然而還未當他喘口氣。

第五道斬擊緊跟著第四道後麵再次斬來,隻聽到哢吧一聲輕響金色的防禦 靈寶瞬間被劈費,而後的第五斬也隨之襲來。

聶劍一身上劍氣化成罡氣就要去抵擋這一擊,但是此刻的蕭自在眼中閃過一絲狠厲隻見那枚被斬出一個大裂縫的玉佩嗖的一聲飛道了聶劍一的身前,綠色的小盾在此開始防禦。

哢嚓一聲輕響後綠色的玉佩之上在此出現了一道裂縫,這兩道裂縫交織在一起讓人看著就不寒而栗。

而此刻正蹲在石案上的神秘看著二人笑道:“你倆個小傢夥其實已經不錯了,在我這鬼影五刀斬下能活下來的陰神修士屈指可數,今天你們倆個小子算一個。”

聽到這話的二人臉色就是一變,然而聶劍一笑道:“如今這東海城風是真大你這幫狂言也不怕閃了舌頭!”

蕭自在則是懷笑道:“看他生的如此畸形你確定他有舌頭嗎?”

紅色麵具神秘人聽著二人嘲諷的話語隻是簡單的笑了笑後說道:“冇想到東海的修士初了嘴硬以外真的是一無是處,那好我今天就讓你倆看看絕望到底是什麼樣子。”

話音未落隻見從二人站著的地下一道黑漆漆的人影忽然衝出了地麵。

聶劍一劍眉一挑腳尖在劍匣上一挑瞬間便有數十把飛劍在其中射出然後便朝著地下衝出的黑影斬去。

蕭自在更是迅速將被斬的玉佩收取隨後換出一口金色大鐘至於頭頂,金色的大鐘一出順便又絲絲金沙飄下護住了下方的二人。

神秘笑道;“不錯不錯一個善於防禦一個主攻殺伐你們二人是一對好組合想來尋找陰神修士遇到你二人也隻能飲恨在此,而且既然被留下等著我那證明你二人也應該是這東海中的主要戰力了,既然如此那今天你二人的首級我便收了。”

說完這話後神秘男子忽然將十字長槍插在了一旁的地上,隨後隻見他在後背上拿出來兩把帶著鐵鏈的飛廉。

聶劍一在看到飛廉的時候眼神就是一縮因為這等東西他居然完全冇有見過,這時候蕭自在傳音道:“這等詭異的武器聞所未聞我們需要小心應對,萬萬不可大意。”

然而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紅色麵具神秘人的身子已經動了起來,隻見一對飛廉被他拋向了二人,然後他的身子在此冇入了黑暗之中。

蕭自在率先迎上了飛來的飛廉,隻聽到兩聲洪亮的鐘鳴之聲,隨後便見蕭自在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口中更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聶劍一見狀連忙劍指一點將被擊飛的蕭自在拉回了身邊道:“什麼情況?”

蕭自在罵道;“小心這鐮刀中有惡鬼寄生,而且此人的領域居然可以無視我們的領域,也就是說隻要他砍到的地方便是他的主場。”

聽到這話的聶劍一眼神之中漏出了駭然之色道:“此人是異領域!難怪如此難對付。”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紅色麵具神秘人此刻居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二人身前,這詭異的一幕讓二人就是心下就是要一驚,而此刻的神秘雙手一抬隻見在他寬大的袖口中一條紅色的鐵鏈被他一把抓住然後猛讓一個拉扯,隻見此刻被金色大鐘彈飛的兩把飛廉被鎖鏈牽引這朝著眼前的二人就是又一重擊。

這一擊之重要比之前麵的一擊還要可怕,兩柄鐮刀帶著恐怖的拉力朝著蕭自在的金光上劈去。

聶劍一此刻看著口吐鮮血的蕭自在猛的將其朝下一壓然後手中長劍化作要道長虹朝著此刻神秘漏出的胸口斬去。

聽著身後慘厲的風聲聶劍一的額頭之上也留下了絲絲汗水,這一擊他是賭上了麵前之人必定會防禦自己這一擊纔會用上如此激進的打法。而且當時給他的選擇也冇有多少,口吐鮮血的蕭自在也實在是抗不下這伶俐的一擊了,而且他也已經探明瞭這紅色麵具神秘人的一些嫡係這樣已經幫他在勝利的砝碼上幫他走出了第一步。

果不其然就在他這勢如破竹的一劍馬上便要刺道紅色麵具神秘人的胸口時,紅色麵具神秘人的大袖猛然一抖,這時候在聶劍一身後的那兩把奪命的飛廉此刻被這一抖之下也深深的刺入了地麵,然後拿紅色麵具神秘人身子居然猛然的一個下沉,居然在聶劍一眼前遁入了地下。

聶劍一見狀連忙劍尖往下一沉便隨著紅色麵具神秘人刺入了地下,但是刺入的瞬間便察覺到紅色麵具神秘人已經遁走了,而後他便一個翻身飄回了蕭自在身邊。

這一刻的蕭自在也站起了身子然後擦去了嘴角的鮮血笑道:“不過如此嘛!我以為多厲害呢!”

而此刻在不遠處顯化處身形的紅色麵具神秘人同樣笑道:“這隻是開胃菜而已,我隻是喜歡享受在戰鬥中的快感,你們倆個小子如果就這點能耐的話今天還真是讓我失望的一個晚上呢,原本是想找那個如太陽般金色的丫頭打上一場,可惜啊!”

聽到這話後這二人也不對視了眼然後,臉上已經做出了決斷,隨後隻見蕭自在飄身而起然後拿出了那盞燈,此等一出四周的溫度瞬間降到了零下。

神秘男子看到了這盞孤燈後臉色帶去了一絲微笑道:“這東西不錯還算是件拿的出手的玄寶。”

蕭自在嘿嘿一笑道:“算不算的上並不是你能定論的。”說話間隻見他輕輕將燈罩子拿開隨後點出自己一點眉心之血將這盞燈的燈芯點燃。

隨著燈芯的點燃火苗慢慢的從紅色變成了綠色,這一刻蕭自在身上的修為瞬間提升道了陽神之境,此刻他的眼中也頓時變成了綠色的火焰。

紅色麵具神秘人在看到了蕭自在的變化後第一次表情凝重了起來,隨後也不在托大人是一聲怒喝,隻見在他的後背上此刻居然多出了一對手臂這手臂之上更是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藤條,新出現的這對手臂平時應該是一隻綁在紅色麵具神秘人的北部。

放出了四隻手臂的紅色麵具神秘人抬手將那柄十字長槍拿在了手中,隨後隻見他猛的躍起朝著蕭自在殺去。

而此刻的蕭自在看著跳躍而來的紅色麵具神秘人隻是輕輕的張嘴吹動了一下綠油油的燈芯。

這一口氣下一天綠色火焰被其吹出而後幻化成了跟對麵紅色麵具神秘人一樣的一尊怪物,不隻是體型相似就連武器都設有一般無二。

看到這一幕的紅色麵具神秘人臉色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然後抬起手中的雙鐮就朝著下麵的綠火化成的怪人攻去。

這時候隻見綠火怪人眼睛忽然睜開然後同時抬起了手中的飛廉也朝著上麵劈去,隨著一聲轟隆的巨響一黑一綠兩個怪人便在大殿之中戰道了一處。

隨著一綠一黑兩柄武器的接觸,在黑色的飛廉之中幾團黑色的鬼頭朝著綠色火焰的怪人衝撞而且。

而蕭自在在看到這一幕臉色冇有半分的擔憂反而還漏出了一絲笑容。

果然在這幾團黑色的鬼頭撞到綠色火焰怪人身上以後居然瞬間便被綠色火焰吸收了進去。

而且被吸收進去的鬼物瞬間便被火焰所融合。

此刻的紅色麵具怪人看到這一幕後臉色就是一變隨即馬上抽回了砍在綠火上的飛廉,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吃了的飛鐮之上已經被綠色的火焰所包裹,綠火侵入了飛廉之中就如同餓狼進入羊群一般,隻見綠色火焰開始一團一團的吸收起了鬼頭。

紅色麵具怪人見狀直接手臂一抖便將此刻還在瘋狂吞噬的綠火震出了飛廉,然而這綠火好像天生便是這鬼頭剋星一般,被震出之後居然一個扭頭直接撲向了十字長槍。

看到這一幕的蕭自在嘿嘿的笑了一聲後便直接控製著綠火化成的怪人朝著紅色麵具神秘人攻去,兩麵夾攻之下綠火終究是沾染道了十字長槍之上,轉入長槍之後綠火歡呼雀躍著看著裡麵數十顆鬼頭瞬間便開始吞噬了起來。

而這時候的紅色麵具神秘人也發現了不好於是他直接提著得飛廉先是朝著綠火怪人虛晃一下然後便抬手一震想要將這團煩人的綠活震離十字長槍。

可是蕭自在豈能讓他的機會得逞隻見他控製這;綠火怪人對著此刻的紅色麵具神秘人瘋狂的輸出,而此刻想要儘快脫離綠火的紅色麵具神秘人居然被生猛的綠火砍的結節敗退。

終於紅色麵具神秘人武器上的鬼邪之物居然全部都被其的鬼火吞噬,這一刻蕭自在古燈與身上的綠火比之剛開始大足足能有一倍。

這也讓此刻的他自信心倍增。

而此刻對麵的紅色麵具神秘人臉色則是一變然後眼中射出一絲驚芒。

下麵打的熱火朝天而此刻的聶劍一也並冇有閒著隻見他提著劍匣一個縱身飛刀了大殿的高處,隨後便開始手中掐訣隻見一隨著他的法印一條條銀色在劍匣中飛出,而這些飛出的銀光則是在空中慢慢的組成了一個複雜的劍陣雛形。

聶劍一看著劍陣雛形以成馬上盤坐在劍匣麵前單手一點,隨後隻見在劍匣中密密麻麻的飛劍都朝著劍陣之中湧去。

上麵在佈陣全力佈陣,這時候下麵信心滿滿的的蕭自在則是在全力的對著紅色麵具神秘人進行了瘋狂的攻擊。雖然這綠火幻化而成的怪人無論是招式還是武器都跟那紅色麵具神秘人一樣,但是此刻綠焰高漲的蕭自在卻是完全在用蠻力硬拚。

但是是數次攻擊之下馬上便出現了了問題,並不是綠火出現了問題而是控製綠火的蕭自在出現了問題,本身他的修士就是被這玄寶強行提升道了的陽神境界,從而纔可以使用出古燈中的一些秘術,但是同樣這份多出來的綠火的消耗是也要在他體內得到供給,而隻是陰神修為的他現在還不能一次性操控如此多的綠火,巨大內耗也是他承擔不起的。

很顯然紅色麵具神秘人在攻擊了幾下後便也明白了這一點,故而他在每次攻擊的時候都會幻化出兩三道殘影去對著綠火怪人進行疊加攻擊,而隨著每次的疊加攻擊之後綠火怪人都會被震的停住數吸。

就這樣慢慢的綠火怪人終於被紅色麵具神秘人打的節節敗退了下來,甚至有幾下攻擊明顯是紅色麵具神秘人在戲耍這蕭自在。

終於玩夠了的紅色麵具神秘人身後忽然多出了一具八臂厲鬼虛影,這虛影一出他的身邊瞬間出現了四道黑影,隨著黑影的出現紅色麵具神秘人嘿嘿的笑道;“小傢夥你這燈我就收下了,等我研究透了定會將其的名號傳遍這片海洋!”

話音未落回見紅色麵具神秘人的身子忽然在此虛化而後四隻虛影圍住了綠色怪物,手起刀落之下已經基本油儘燈枯的綠色火人被這四個黑影輕鬆是劈成了飛灰。

而在綠色火人消失的瞬間,原本眼中帶著綠火的蕭自在這時候身子猛的一顫然後忽然跪在了地上手中的那盞古燈上的火苗更是瞬間熄滅在了當場。

然而此刻在他的身旁紅色麵具紅色麵具神秘人已經來到他的身旁紅色麵具之下一雙猩紅的眸子看著此刻死死盯著自己的蕭自在道:“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你是我來到東海遇到過的值得尊敬的對手。”

聽到這話後蕭自在慘笑道:“你等不倫不類的賊子侵入我東海,你不配知道爺爺的名字。”

紅色麵具神秘男子歎氣道:“那好吧幾記住今天斬殺你的是霓虹帝國赤鬼團團長赤鬼閻羅!”

說完這話後赤鬼閻羅抬起了十字長槍對著蕭自在的頭顱刺去。

然而就在這一刻天空會中一條白色劍氣劃破空間直接將刺下的十字長槍擊飛了出去。

隨後隻見尾隨而來的數道飛劍瞬間便將此刻已經昏迷過去的蕭自在包裹而起然後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赤鬼閻羅手臂青筋爆出瞬間便穩住了險些脫手的十字長槍然後朝著上麵看去,隻見此刻大殿上麵一麵銀色的劍陣赫然出現了他的頭頂,在劍陣上麵聶劍一更是盤膝而坐,在其身後剛纔險些被他斬殺的蕭自在也出現了哪裡。

赤鬼閻羅看著頭上的劍陣忽然興奮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陣法嗎?真是好生神奇。”

而此刻的聶劍一劍眉一挑你喝道:“你不是想挑戰強者嗎!今天就讓你領教一下劍仙的厲害。雖然我不是最強但是足以讓你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

此話一出隻見劍陣猛的朝下壓下。

瞬間隻聽到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的響起,赤鬼閻羅粗壯的四肢上瞬間出現了無數條劍痕。

這還隻是劍陣降下的一擊,此刻已經深入劍陣的赤鬼閻羅就發現自己的四周全是銀色的飛劍,這些飛劍正按照一定的規律在不停的遊走著,隻要他隨便動一下身子便會被身邊的銀芒無情的絞殺。

盤坐在空中的聶劍一則是手中掐訣小心的控製這劍陣的運轉,這個劍陣是他入門時候他的師祖在看了他的資質後親手傳他的,並且將自己的劍匣也一柄傳給他,這種隔代傳承甚至讓劍宗內的一些眼紅之人在其背後對他說三道菜,直到後來一直幫他遮風擋雨的恩師外出後戰死,他便獨自揹著劍匣離開了青山劍宗,然後他憑藉自己的勤奮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現在長老的位置,雖然他並不代表青山劍宗但是因為他是用劍的故而所有人還是將其跟青山劍宗掛在一起,這一度讓他十分的反感,因為他覺得宗門給自己的隻有痛苦的回憶。故而他便更想證明自己,不隻是證明自己的實力更是要證明自己師承的劍陣。

想到這裡後聶劍一眼中精光一閃手中法決一變,隻見在劍陣之中一柄長劍忽然遊走道了赤鬼閻羅的身邊,然後前麵的飛劍打了一個佯攻後這柄飛劍猛的朝著赤鬼閻羅的後背刺去。

此刻的赤鬼閻羅已經被這些如同蒼蠅一般的飛劍繞的有些心煩,然而後背忽然傳出的劇痛讓他臉色就一變隨後隻見他猛的將手中的一堆飛廉朝著上空的聶劍一飛去。

這一擊他用出十分的力氣力求一擊將其擊落,然而隨著飛廉的飛出,在斬找聶劍一的身子後飛廉居然直接穿了過去,頓時赤鬼閻羅眼神就是一瞪後罵道:“媽的這是劍陣的障眼法,他這麼可能將位置如此清楚的告訴我!”

想到這處的赤鬼閻羅眼神就是一眯然後怒吼一聲後隻見他的身體上忽然亮起了一條條的黑色符文,隨著這些符文的出現赤鬼閻羅嘿嘿笑了一聲隨後他便大搖大擺的走在了這劍陣之中,原本還能擦上他的飛劍此刻已經無法在傷害他分毫,憑藉著超強的防禦赤鬼閻羅朝著劍陣的邊緣一躍而起,他想要儘快的離開這討厭的劍陣。

但是事與願違的是現在的劍陣雖然無法傷他但是也並不打算讓其輕易的脫離而出。

連續跳躍了幾下後赤鬼閻羅抬眼看了一眼此刻再次幻化而出的聶劍一的身影後鼻子中猛然噴出了一股熱氣。

而此刻的聶劍一也變化的劍陣法決,隻見此刻劍陣中的飛劍由二合成一,瞬間劍陣內的飛劍數量便被壓縮一般,而這壓縮換來的是每柄飛劍的威力都加強了不止一輩。

這一瞬赤鬼閻羅的身子便在此被劍陣內遊走的飛劍割傷了皮膚,折讓原本就心煩的赤鬼閻羅臉色忽然黑了下來,隻見他直接將十字長槍往旁邊一插然後居然盤膝坐了下來,而且開始任憑四周的飛劍在其身上隨意的劈砍甚至留下傷口。

這一幕看的隱蔽在暗處的聶劍一眉頭忽然一跳。

果不其然盤坐了冇一會的赤鬼閻羅忽然大吼了一聲然後在其身後那尊八手惡鬼在次出現,這次的惡鬼出現之後在赤鬼閻羅的身邊居然冒出了一片赤色的紅霧,這霧出現之後聶劍一瞬間便發現這紅霧有阻隔神識的作用,而此刻的劍陣在這紅霧之中也終於開始慢慢便的呆滯了下來。

就在這一刻赤鬼閻羅的身子忽然消失在了劍陣之中,這讓此刻的聶劍一整個人就是一愣,要知道即便是劍陣便被隔閡赤鬼閻羅也不能直接消失在原地。

就在這一刻隻見在劍陣的四周出現了四個黑色的虛影,這些虛影在這一刻同時站起然後更是一同揮舞起四個手臂。

隨著手臂的揮舞原本就減少了一半的飛劍此刻更有不少這一輪攻擊打飛了不少。

在四個黑影胡亂攪和了一陣後那團紅色霧氣也隨著校覈被驅散了大半。

這一瞬聶劍一在次與劍陣取得聯絡,心下一掃之下他赫然的發現此刻的劍陣飛劍已經被一波操作搞掉了大半。

然而這一刻從新出現赤鬼閻羅忽然抬眼笑著衝著一棵柱子後麵的聶劍一漏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看在聶劍一眼裡如同死神之眼一般,隨後他馬上禦劍更換了一個隱藏的位置,但是這時候隨著他位置的赤鬼閻羅的頭也慢慢跟著他的位置慢慢扭動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聶劍一心下忽然明白,剛纔的紅霧就在判定他的位置,因為自己與飛劍的關聯減弱了,你們自己的就要更加加倍的去投入神識如果被這赤鬼閻羅察覺到了自己的位置。

聶劍一心下暗罵了一句後索性便不在隱藏而是大大方方的禦劍而出。

這時候的赤鬼閻羅對著他笑道:“你小子的劍陣老子也十分喜歡,困人還不錯就是威力小了點跟他麻的撓癢癢一般太煩人!”

聶劍一也不反駁而是將手中法決一變,隻見劍陣之中的飛劍在次被進行了數次的壓縮,隨著不斷的壓縮此刻劍陣之中隻剩十隻飛劍還在赤鬼閻羅身邊不斷的遊走著,而此刻的赤鬼閻羅臉色卻是微微一變。

而此刻的聶劍一輕吐了一口氣後單手一拍劍匣,隻見劍匣之中忽然彩光一閃隻見六道寶光在其中射出然後加入了劍陣之中。

這六柄劍纔是這劍匣壓箱底的東西,也是這劍陣的關鍵,此刻的聶劍一也已經用出自己所有的殺招。

赤鬼閻羅看到這六柄飛劍加入劍陣後心下第一次生出了退意,但是他本就是好戰嗜血之輩,很快這份退意便被其激發成了戰意。

隻見他也不示弱身後的厲鬼虛影再次出現然後隨虛影而出的四團黑色的影子。

這些影子出現後赤鬼閻羅身後的厲鬼慢慢淡化然後此刻他的四個影子的身後居然也分彆出現了四個厲鬼的身影,影子被厲鬼虛影附身之後原本的黑色也慢慢的變成了紫色。

完成了這一切後的赤鬼閻羅雙鐮在此出現在兩手中十字長槍更是被身後的手臂揮舞的呼呼聲生風。

看到了下麵的赤鬼閻羅展現出了最強的狀態,禦劍在空中的聶劍一反手拿出了一顆紅色的丹藥然後不加思索的投入了口中。

隨著紅色丹藥入口他的眼睛也便的赤紅了起來,二人的站起與領域此刻在這宮殿中不停的碰撞著隨後赤鬼閻羅率先動了起來,隻見四道影子分彆朝著劍陣的四個方向攻去,而在這劍陣之中的十六柄飛劍則是按部就班的攻守兼備完美的配合著,這時候站在劍陣中間的赤鬼閻羅對著天空中的聶劍一怒吼了一聲隨後隻見一對飛廉便已經道了他的身前。

聶劍一身為劍仙那顆劍心也是無比堅定的,隻見他腳下飛劍一晃之下便一頭紮入了自己的劍陣之中。

隨著聶劍一投入劍這一刻青山劍宗失傳依舊的翔龍斬仙劍陣在此出現在了這片東海之上。

隨著劍陣的成型,清晨的天空之中,在大殿的上方忽然裂開了一條數米長的裂縫,而在這裂縫之中一聲龍吟之聲響起,這聲龍吟陣的整個東海都是一陣。

此刻已經帶著公主走遠的雲真眼皮忽然一跳然後對著身後的北鬥仙子傳音了一句什麼後便抬頭看向了天空。

而聽到傳音的北鬥現在也是眉頭一皺隨後便化成一團桃花消失在原地。

這一刻身在劍陣中的聶劍一都冇想到,劍陣居然真的降下一條青龍降臨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此刻的聶劍一已經不關心這些。他的眼中此刻隻有無儘劍心與鬥魂。

此刻東海東部的一座大型島嶼之上,一座直插入雲的山峰之巔的道觀之中,就在天龍降下的瞬間,一位盤坐在殘破道觀內的老頭忽然掙來雙眼然後說道:“冇想到翔龍陣法居然在此有人練成,可惜了還是晚了幾年煞虎劍陣的那位終究是冇能等到你修成的一天。說著隻是歎息了一聲後便在次閉上了雙眼。”

而此刻北麵的一處隱秘空間之中幾個老頭正在一麵鏡子前麵觀看這東海城中發生的一切,當看到聶劍一完成劍陣後其中一位老頭笑道這青山劍宗註定著要在輝煌一世了。

身邊的另外倆個老頭也是笑道;“鏡虛真道人那老傢夥現在不知道這麼樣了,說老也有數千年冇過了呢!”

另個一個老頭笑道:“還能怎麼樣多少萬年了都冇有聖人劫誕下,現在東海剩下的這幾個老傢夥都在耗著呢!”

隨緣在遠處有著這些人的瞭望可是在東海城的內城大殿之中劍陣之內的二人此刻已經打道了白熱化的地步,聶劍一憑藉這劍陣的攻防演變雖然未落下風但是卻也是半分便宜也冇撈到,而此刻全身血跡斑斑的赤鬼閻羅雖然身上全是傷但是他卻可以藉助四個影子的力量在彆人的陣中與其打的平分秋色這一擊是是很霸道了,要知道他在之前與蕭自在打鬥中損失了全部的武器的惡魂鬼頭,不然在有武器加持的狀態下這場戰鬥還真的是很難說誰勝誰敗。

終於赤鬼閻羅在最後還是發狠用出了自己最後的底牌也是身為五鬼團團長的最大依仗,隻見他反手一擊十字長槍之後逼退了聶劍一後居然猛的將一張符文貼在自己的臉上,這符篆一上身赤鬼閻羅的身上瞬間便被一股黑氣籠罩,隨之而來的便是絲絲黑氣從符篆中不斷的衝入了赤鬼閻羅的體內。

不遠處的聶劍一在看到這一幕後殺紅了的雙眼中猛的就是一緊,因為他忽然發現對麵的赤鬼閻羅此刻的力量在不停的增長著一倍兩倍三倍,站在增加道三倍的時候赤鬼閻羅猛然抬頭看向了自己。

這一擊一股死亡的氣息迎麵撲來,隻見赤鬼閻羅身子一晃已經出現在了此刻蕭自在的身前,隨後便是一擊直拳朝著聶劍一的腹部打去。

這一瞬的聶劍一甚至都冇來得及防禦便被眼前的這尊殺生擊飛了出去,而在這一兩刻他還不忘記用劍陣去抵擋一下赤鬼閻羅。

但是他忽然發現此刻的赤鬼閻羅在實力上徹底的碾壓了自己,原本用來牽製與對方他本體的四五柄飛劍此刻居然一下一下的被其彈飛了出去。

真正的力量麵前一切外物都是虛妄,在這一瞬他終於明白了師傅在臨走前的一夜跟他說的話:“劍一啊記住不要太癡迷你祖師傳給你的劍陣,因為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一切的外物全是虛妄,隻有自身的強大纔是真。”

這一刻的聶劍一居然笑了,因為此刻的他忽然看到從小便疼愛自己的師尊此刻正踩前麵朝著他微笑,他累了這一刻的他隻想回到小時候每天下午練完功後可以躺在師尊的身旁聽著他給自己將故事。

想著想著聶劍一居然閉上了雙眼,而此刻的赤鬼閻羅也已經衝到了他的身前看著此刻忽然閉上眼睛的聶劍一他居然愣了一下,就連他知道都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在看到閉目而坐靜待赴死的聶劍一的麵前愣了一瞬。

也就是這一瞬之間之間一枝桃枝忽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隨著桃枝而來的是一隻如羊脂美玉的手臂跟一隻袖長的玉手。

桃枝出現之後赤鬼閻羅在次一愣因為此人何時出現在場中他居然完全不知道,就是因為這不知道才讓他瞬間愣了一下。

這這第二愣的時候準備赴死的聶劍一此刻已經被那雙玉手給拉走。

一愣的時候已過赤鬼閻羅這次的拳頭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剛纔聶劍一坐著的位置上。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後那顆支撐天棚的巨大支柱此刻已經被打成了一片齏粉,但是麵前的他要斬殺的人此刻已經不見了蹤影。

此刻看看到這一幕的赤鬼閻羅夢然後回頭朝著身後看去,隻見此刻一個身穿白袍的絕美女子一隻手拎著此刻已經昏迷的聶劍一對著赤鬼閻羅笑道;“還要跟我繼續嘛?”

隨著這聲的問出赤鬼閻羅冇有回答而是直接朝著此女重重的隔空揮舞出了一拳。

這一拳帶起了一陣狂風隨後便是隻見北鬥仙子身後的兩根巨型柱子居然被這一拳的氣勁給打成了碎滅,但是此刻站在他眼前的女子卻依舊麵帶笑容的看著他。

赤鬼閻羅輕歎了一口氣笑道:“不打了,我累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