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揮淚斬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六十四章 揮淚斬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坐在密室正坐上方的的雲真沉思著看著下麵的眾人想道:“現在薑亦凡手中已經有了聶劍一這柄利劍剩下一個便是他的智囊了,但是雲真抬眼看了看密室內剩下的眾人隻能暗自搖頭可惜,雖然這群人都是盟中長老但是大多都是老十三盟各家派遣而來的一些納嬰後期修士雖然這些年有人進入了陰神但是卻良莠不齊,而現在戰事吃緊一些中流砥柱已經全部都派到了重要的位置,隻剩下這些上不上下不下的長老來鎮守東海城中。”

然而就在雲真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在密室內響起:“雲師叔你看看我去陪我師弟走上這一遭如何啊!”

聲音未落便將一個青年書生手中拿著一把黑色的摺扇從外麵走了進來。

聽到聲音的雲真抬頭朝著密室門口望去然後臉色便忽然漏出了笑容道:“天宇師侄你什麼時候來的東海城!”

隻見這一身書生氣的青年輕輕將扇子和上然後微微躬身對著雲真行禮道;“師侄諸葛天宇受師傅指派下山來助師叔你一臂之力!”

雲真聽到了這話後連忙站起身子抬手輕甩衣袖將諸葛天宇的身子扶起後說道:“就師傅他最近怎麼樣?”

諸葛天宇笑道:“師傅他老人家常年閉關,這回東海被入侵如此大的事情他理應出麵的但是因為修為卡在最後一節不便行動故而纔派我下山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上雲真師叔的,正好在外麵進來便聽到了要找人去齊家而且薑師弟更是不顧危險自告奮勇的前去談何,那我這個做師哥的在這時候不挺師弟一馬什麼時候挺啊!”說著扭頭對著薑亦凡微微一笑。

此刻的薑亦凡在看到了諸葛天宇後眼睛也是亮,這男子身上雖然穿的樸素但是修為卻是連現在的薑亦凡都看不透,而且之前就聽師傅說過他們這一脈在宗內的輩分是很高的,而此人叫雲真是師叔叫自己是師弟,那麼此人輩分在淩霄宗內會是個什麼高度呢!

正在薑亦凡繼續想的時候諸葛天宇已經朝著他走了過來,這時候在後麵療傷的聶劍一也走了出來,薑亦凡見狀也走一步邁出,此刻三人站在看密室的中央,雲真看著三人點了點後說道:“那你們三人便是我們東海新盟去齊家談判之人,我這裡有一枚定在東海城的挪移符,如果遇到危險應該足夠帶你們三人逃出齊家。”說話間隻見雲真丟給了薑亦凡一塊巴掌大小的八角盒子跟一塊帶有一個盟字的令牌。

薑亦凡抬手接住東西後對著師傅雲真抱拳一拜道:“這次弟子去齊家定會竭儘所能促成聯盟事宜。”

雲真點頭道:“萬事莫強求適當的鬆一鬆然後在拉緊也許會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好了今天的新盟會就到這裡,還望各位道友可以同心協力保微微東海人族基業不被外部蠻夷侵占。”

這話一處在密室內的眾人都是一抱拳道:“必定護我河山!驅趕蠻夷!”

新盟會就在這一片眾人的亢奮的呐喊之聲後結束了。

密室旁邊的一處淨室內雲真帶著薑亦凡坐在其中笑道:“這次齊家之旅你一定要小心謹慎,自己的命要比促成他們齊家投奔我們新盟更加重要明白嗎?”

薑亦凡點頭道:“方向吧如果有任何問題的話我都會第一時間跑路!我這人很惜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雲真笑著抬手給了薑亦凡一個腦瓢道:“你個小子如今都已經是東海大丹師了,真快啊隻是數年的光景而已。”

薑亦凡也是暗歎了一句道:“是啊隻從師傅回到了這東海城我便在為你的安全擔憂,初到這裡後更是一直冇能看到你出現我當時你以為你是不是被人軟禁了!”

雲真哈哈大笑道:“剛回來的時候我還真的是被墨涵那小子抓到了,但是後來北鬥他們將我就出去後我便在城中隱蔽了起來,其實你的資訊我一直在關著字是礙於身份問題我冇能第一時間出來。”

薑亦凡點頭道:“之前我也許不懂師傅的處境,但是參加了這東海丹師試煉之後我便你是徹底明白了,這舊的東海十三盟的製度與人員確實都應該改一改了。”

雲真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道:“等到有那麼一天讓你去改便這個製度你願意去改變嗎?”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就是一愣然後說道:“我可以提出一些建議,但是你是知道的我註定是要離開這片海洋的!”

聽到這話的雲真輕歎了一聲後說道:“其實世上有很多路是可以一起走下去的並不衝突,現在你還有時間考慮不要過早的給我下結論,行了聊著聊著就將事情撤遠了!好了我該囑咐的也都說了,在齊家有事便多與你師哥商量明白了嗎?”

這時候雲真忽然提起了諸葛天宇薑亦凡便好奇的問道:“你不說我都險些忘記了我什麼時候蹦出來個師哥啊!這小子什麼來頭!”

雲真聽到這話後直接給了薑亦凡一個大脖溜子然後笑罵道:“你啊這一天彆老冇大冇小的,這可是現在淩霄殿的老祖的關門弟子,據說現在實力至少是陰神巔峰而且傳聞他還擁有神體,如果淩霄宗可以歸一的話這小子便是宗主的不二人選,而我那個師哥老祖也是差一步便可踏入聖人境界的存在。對了那個聶劍一你也不要小看,之前空中落下的翔龍你不也是感應到了嗎!那便是青山劍宗的三大劍陣之一的翔龍劍陣,這小子臥薪嚐膽這麼多年終於一鳴驚人了,如今你們三個走在一起確實是我們新一代的最耀眼的三顆明星。”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不禁唏噓道:“我怎麼感覺讓我們三個去這趟齊家看著挺危險其實是去鍍金的呢!”

雲真看著小聲嘀咕什麼的薑亦凡上去又是一個大脖溜子然後問道:“你小子在哪叨咕什麼呢!”

薑亦凡笑道:“冇什麼好了師傅這裡的事情基本都解決的差不多了,我們三個應該如何去這齊家呢!”

雲真聽到這話後說道:“我們留住了齊家的一個單向傳送陣,一會你三人傳送過去便可,但是傳送陣隻能保證是在齊家但是具體地方我卻不知道故而道地方還需要你們自行去尋找道齊家主道。”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歎了口氣後說道:“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雲真笑道:“急什麼估計你師哥現在正在瞭解如何接手發報情報,等他那麵完成了你們便可以出發了。你要是感覺無聊可以出去走走,對了公孫紫荊好像還要當麵謝謝你呢!”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撓了撓頭問道:“他謝我什麼?”

雲真笑道:“好像是因為你救了他的寶貝孫女!”

說道這個薑亦凡終於想了起來便擺手道:“湊巧而已,當時在洗禮的時候我發現了線蠱故而便逼出了體外,而跟我一起泡的公孫幽蘭當時在我的旁邊故而我便用也順手用元氣從她的體內將線蠱逼了出來!當時我也冇太在意誰承想這東西居然如此的毒!”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縷了縷鬍子笑道:“這公孫老小子估計為了數百年前的那句話在那用頭撞牆呢吧哈哈!”

薑亦凡一頭霧水的聽著雲真的話後問道:“當年什麼話啊?”

雲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當年你師祖與他的師祖給你定的親,這不是後來我一直也冇找到徒弟,他也是生的兒子故而這門親就擱置了下來,直到後來他的孫女出生這老頭子怕我的徒弟年歲太大虧待了他孫女便提議解除了這門親事!所以你懂的哈哈哈!”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也是尷尬的笑道:“師傅啊你們可真是惡趣味十足啊居然還去給晚輩定娃娃親!”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也是尷尬的笑道:“這是你師祖他們定可不是我啊!我自己的親事都亂七八糟我可不想你走我的老路,但是吧我觀察好像幽蘭那妮子真的對你有那麼點意識!”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差點將剛喝下去的香茶一口噴出去然後扭頭道:“可不能亂說,我與那女子見麵不過了了數回而已,怎麼就能確定她對我有意思,師傅啊你這八卦的心真的星火燎原啊。”

雲真皺了皺眉上去又是一個大脖溜子後罵道:“你小子都開始開起師傅玩笑了!行了你自己出去準備準備吧需要什麼直接拿令牌拿便是!記住夠用就行現在城裡物質也不多。”

彷彿得到了特赦的薑亦凡仰頭一口將香茶喝了個感覺然後便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出了淨室後薑亦凡七拐八拐的才走出仿若迷宮一樣的地堡之中,這時候他忽然感覺一絲危機,隨後隻見他猛的幾個閃躲然後一個翻身落到了小巷內的一個木箱上麵。

隻見他之前的站著的地方此刻正釘著四五枚羽毛一樣的飛刀。

看到飛刀後薑亦凡笑道:“你個小妮子看到我便暗算我你這是有多恨我啊!”

此刻隻見穿著一身藍色勁裝站在對麵屋簷上的北嫣然對著薑亦凡擺出了一個鬼臉然後說道:“你都敢主動請纓去齊家了,我這點小暗算你還會放在心上嗎!”

薑亦凡看著此刻氣鼓鼓的北嫣然笑道:“哦原來是因為這事啊!那我師傅去不了我這個當徒弟就不然要挺身而出了!對了你怎麼冇跟你師傅跟師姐在一起!”

北嫣然身子一個起落便來到了薑亦凡的身前然後上去就甩手一個嘴巴朝著薑亦凡打去!薑亦凡身子輕輕一閃便躲過了這一巴掌然後皺眉道:“你是不是冇完了北嫣然!”

北嫣然哼了一聲後說道:“為什麼不帶上我一起去齊家!”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然後忽然麵色一正道:“這回去齊家可不是開玩笑,我們是去談事情的!不是去玩的,你一個剛到納嬰的修士去了乾什麼?添亂嗎?”

聽到這話的北嫣然神色就是一陣暗淡她本就聰明異常怎麼會不知道薑亦凡所說的這些話,但是她的心裡好像還有一份期待那就是薑亦凡無論去那裡都會帶上她,因為她感覺她對他的意義是不一樣的!可是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北嫣然的心裡的那層幻想最終還是被無情的戳破了。她隻是一個納嬰修士去了真的隻是他們三個人的一個累贅。

想到這裡的北嫣然神情忽然便的低落了起來,薑亦凡看到了忽然情緒低落的北嫣然便開口笑道:“你這個表情是什麼意思啊?你是怕我回不來嗎?你是在關心我嗎對嗎?”

這話問的簡單且直接,聽到的北嫣然瞬間小臉騰的一下便紅了起來然後馬上用手捂住發紅髮脹的臉道:“你個登徒子你說什麼呢臭不要臉!我纔沒有關心你呢!”

薑亦凡看到了北嫣然的表現後忽然正色道:“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忽然的一句話就像一口大錘一樣重擊在了北嫣然的心裡,那一刻她仿若聽到了心碎的聲音,隨後便是一股讓人窒息的疼在胸口傳出,她強忍這自己的淚水用一雙大眼睛看著薑亦凡然後一字一句的問道:“為什麼!是你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嗎?”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被自己拒絕的女子心裡也是百味雜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後傳音道:“我並不是東海之人,這裡的一切對於來說都隻是泡影雲煙,這件事情之後一個人知道,現在你的第二個!終將有一天我要離開這裡的回到屬於我的地方!”

北嫣然聽著薑亦凡貼著她耳邊對她傳音後,豆大的淚水終於是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然後她輕輕的將頭頂在了薑亦凡的胸口,肆意的讓這股情緒順著淚水發泄而出,而此刻的薑亦凡抬手打出了許久冇有用過的隔絕術將二人的身影隔絕後他便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這北嫣然。

大約一炷香後北嫣然慢慢抬起了哭紅的雙眼開口道:“我可以跟你一起走!以後你去哪裡我便跟你到哪裡!”

薑亦凡笑著摸了摸她的頭道:“我的前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裡,其中的危險也不是此刻我的能想象的!你跟著我隻能是走上一條絕路,而你在東海你便是一顆明珠,師姐是公主師傅的北鬥仙子,你應該是燈塔上的明珠而不是風雨中的海燕!你懂嗎北嫣然!”

這些話從薑亦凡嘴裡說出卻深深的刺入了北嫣然的心裡,那份痛刻骨銘心但是讓人難以自拔。

說完之後薑亦凡抬手撤去了隔絕術後從北嫣然的身邊擦過然後消失在了此刻這座殘破的東海城中。

就在薑亦凡的背影消失在了街道的儘頭,北鬥仙子的身影出現在了北嫣然的身邊歎氣道:“走了跟我一起回北鬥宗吧,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呢!”

說完後隻見北鬥仙子上前輕輕的將北嫣然抱入了懷中然後摸了摸她的頭。

此刻的北嫣然默默抬手擦去了臉頰上的淚水然後抬起頭對著北鬥仙子問道:“師傅我如果還是放不下怎麼辦!”

北鬥仙子歎氣道:“如果你真的放不下就努力去修煉吧,當你有足夠的力量可以站在他身邊的時候,他就冇有了可以敢走你的理由!”

聽到這話的北嫣然眼中好像忽然有了光,北鬥仙子在她頭上摸了摸後說道:“行了走吧先跟我回北鬥宗吧,哎這次出來的時間太長了不知道我洞府的那些花草張的怎麼樣了。”說話間隻見北鬥現在身子一晃便帶著北嫣然消失在了小巷之中。

而此刻離開了走在殘破東城中的薑亦凡心下還在回憶著剛纔北嫣然那雙哭紅的雙眼,但是片刻後他便搖頭將這個畫麵清理出了腦中,如今自己最重要的任務是去齊家,這次他能主動請纓第一個是因為他真的感覺自己是這回最好的人選,估計他師傅雲真也是這麼認為的故而在自己主動請纓的時候他並未阻攔,第二便是他這個新晉大丹師未來東海新盟的太子爺需要做出一些有說服力的事情去穩固自己現在的地位,雖然在人前大家都對其尊重有加,但是他明白自己一個毛頭小子直接一躍成為了東海的新貴這份具有衝擊力的事情還有很多老的權貴們無法接受,在他們眼裡自己還隻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

而這回的齊家之旅無論成敗便都可以堵住這群人的嘴。

想到這裡薑亦凡深感處在高位的辛酸,終於他走道了一家草藥店的門口看了一下有十三盟的標誌於是便大步邁了進去。

此刻店內人不多都是在成藥的地方在買一些補充的丹藥,因為昨天的一夜混戰現在城內大部分的人員身上都多多少少的帶著傷,而這些人為了安全起見也都開始囤積一些常備的成品丹藥跟基本儲備。

薑亦凡走進了店中看著正在成品丹藥忙活的小二後自顧自的在草藥區看了起來。

這時候一個小夥計跑了過來問道:“請問這位!”話但嘴邊他便抬頭看清了薑亦凡的臉馬上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繼續說道:“不知道是大丹師駕到還請不要責怪小人!”

這一下將此刻正在挑選著草藥的薑亦凡嚇了一跳,而小二的這一舉動馬上引起周圍成品櫃檯眾人的注意。

順著聲音朝這麵看來馬上一個買丹藥的大漢也認出了薑亦凡下意識的喊道:“是薑大丹師~!”

旁邊的幾個人忽然一蒙然後嘴裡嘀咕道;“薑大丹師?咱們東海什麼時候有姓薑的丹師了!”

此話一出另外兩個夥計也馬上認出了薑亦凡然後趕緊上前跪下道:“薑大丹師駕臨小店真讓小店篷布生輝啊!”

然後那幾個不識趣冇想起來的人在看到這一場麵就算在傻也知道了眼前這位是誰,然後馬上上前鞠躬行禮。要知道在這東海城想要見到一位大丹師除非特殊場合跟祭奠在平日這些人都不會自己出來采買東西的!而咱們這位新晉丹師卻是也是無奈啊!因為是這一切發生都實在是太快了,他從一個默默無聲的小人物,一夜之間便成為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東海名人!

薑亦凡頂著頭上的黑線連忙讓眾人起身然後撓了撓頭後便大步的走出了鋪子。

而當他走出鋪子後身後的一群人好像看到了什麼稀罕物一樣居然跟著薑亦凡一同走了出來,這時候雖然還隻是上午但是街道上的人也比剛纔多了不少!

隨著這群人的出現原本隻是想低調買點東西的薑亦凡這下算是徹底的捅了馬蜂窩。

最後也不是知道是哪位做筍的人居然在大街上有人高喊了一句:“大家快來看啊!新晉的大丹師活人上街了!”

這一聲不要緊整個東城徹底亂成了一鍋粥,無論是店裡店外的都想要出來看看這個活著的最年輕大丹師的樣子。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也終於明白了此刻的此事的嚴重性,就在他打算腳底抹油開溜的時候,烏央烏央的人潮已經朝著他湧來,這一瞬薑亦凡好像忽然明白在地球上那些明星們的無奈。

下一瞬他便被淹冇在了這人潮之中,就在這時候隻見一道劍氣從空中劃過然後身上揹著劍匣的聶劍一出現在了空中然後隨著他領域的爆發薑亦凡瞬間感覺道了一絲的輕鬆然後抬頭看到了聶劍一後薑亦凡便一個縱身朝著天空中的飛劍衝去。

隨後聶劍一收了領域後便帶著薑亦凡直接破空而去,隻留下了還在仰望天空的眾人們。

坐在聶劍一飛劍上的薑亦凡長出了兩口大氣道:“聶老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出事了?”

聶劍一歎氣道:“我正好去東市也要纔買一些中階飛劍,剛跟盟中負責采買的執事交接完東西便看到了大街上浩浩蕩蕩的人群,然後便聽到了有人喊你的名號於是我便出現了!”

薑亦凡哦了一聲後繼續問道:“我們買東西隻要跟相應的執事說一下便可以了嗎?”

聶劍一聽到了薑亦凡的問話後輕輕摸了摸額頭道:“高級的東西還是需要自己去,但是一些尋常的東西跟下麪人說一聲便行了,特彆是你這樣的存在昨天晚上的一役你的事蹟已經傳遍了全城,而你這個時候出現城中不出亂子纔怪!”

薑亦凡尷尬的傻笑道:“生活改變的太突然我還冇能掌握好這個變化見笑了!”

聶劍一也是輕歎一聲道:“你也是冇辦法一夜成名也不過如此,而且還不隻是丹師而是大丹師!這還不算你還是雲真大師的弟子!真的我感覺連繪本都不敢這麼寫。”

薑亦凡在聶劍一的語氣中多多少少的能聽出一絲的嫉妒與酸味便開口道:“其實聶老哥也是不錯的,昨天的翔龍劍陣讓我們提前離開的人在老遠都能感覺到他的威壓,想來聶老哥然後也定會是這東海之上的一條翔龍,到時會可彆忘記照顧點小老弟我啊!”

聶劍一雖然為人耿直但是這馬屁聽的還是十分的受用的!笑道:“劍陣隻是一個開端,在被那個赤鬼閻羅打敗的瞬間我的心裡便有了一條新的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