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前往齊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六十五章 前往齊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東海城東城天空之中,薑亦凡聽完了聶劍一的話後一臉尷尬的回答道:“生活改變的太突然我還冇能掌握好這個變化見笑了!”

聶劍一也是輕歎一聲道:“你也是冇辦法一夜成名也不過如此,而且還不隻是丹師而是大丹師!這還不算你還是雲真大師的弟子!真的我感覺連繪本都不敢這麼寫。”

薑亦凡在聶劍一的語氣中多多少少的能聽出一絲的嫉妒與酸味便開口道:“其實聶老哥也是不錯的,昨天的翔龍劍陣讓我們提前離開的人在老遠都能感覺到他的威壓,想來聶老哥然後也定會是這東海之上的一條翔龍,到時會可彆忘記照顧點小老弟我啊!”

聶劍一雖然為人耿直但是這馬屁聽的還是十分的受用的!笑道:“劍陣隻是一個開端,在被那個赤鬼閻羅打敗的瞬間我的心裡便有了一條新的路。”

薑亦凡看著目光堅定的聶劍一笑嗬嗬的道:“都說著劍仙是修真中攻擊力最強的,而劍陣還是這劍仙中的頂級戰力!既然聶老哥有瞭如此決心那日後的路等會青雲直上!”

聶劍一看著此刻看上去要小上自己不少的薑亦凡眼中居然流露出了一股惺惺相惜的意識,因為他在早先便找人查了一下薑亦凡的底細,雖然他的底細十分的神秘而且前半生幾乎冇有單點他的成長的資料,但是就可查詢的資料來看薑亦凡也屬於那種全憑自己一路硬生生闖出來的類型,甚至直到丹師大典的最後都冇有人知道他的師傅居然就是雲真大師。

這跟自己的之前的經曆十分相似,而且在某些地方聶劍一甚至感覺薑亦凡比他還要苦上不少。

故而他便對這個未來的東海太子爺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雖然他主動請纓是有一些想要在這亂世之中為自己爭上一爭的意思,但是現在的他也確實認可了薑亦凡這個人。

就在二人閒聊中聶劍一帶著他降落到了一處彆院之中,隨著落下下麵馬上就有一位化丹期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鞠躬道:“哎呦聶長老怎麼又回來了?是不是還有東西忘記了現在小人的就去幫聶長老購買!”

這位中年男子話還未說完便看到了聶劍一身後的薑亦凡,這一看不要緊中年男子麵色就是一頓然後跪拜道:“小人東城雜役出執事吳霍見過薑大丹師!”

薑亦凡與聶劍一看到了這一幕後都是一皺眉頭,薑亦凡更是迅速的上前將其一把扶起道:“不用行如此大禮的!我呢這回是讓聶老哥帶我來采買一些草藥。”

被薑亦凡拎起來的吳霍聽到這話後臉色頓時堆起了笑容道:“這個好說,采買本就是我們雜役處分內的事情,而且這種小事你下回找人來便可那還需要您親自前來啊!”

薑亦凡臉上嘿嘿一笑道:“這不是因為昨晚的城中混亂嘛!一時間也冇找到人來索性便自己前來了。”

吳霍點頭道:“確實啊昨天這一夜的殺戮彆的地方不知道就我們東城至少就的減少三分之一的人,哎太慘了!”

聽到這話的聶劍一看著被吳費將事情撤的越來越遠了便對薑亦凡說道:“薑小兄弟你直接將你需要的材料的名單給他便可以,然後我帶你去後麵的小樓看看這裡風景還是不錯的。”

聽到了這話的薑亦是煥然明白了自己身為普通人的習慣又犯了,於是他反手拿出了一個玉簡道:“這裡的東西一樣一份就可以了,對了還有去幫我兌換五千元靈石。”說完話後便直接丟給了吳霍一個儲物袋道:“這裡的妖丹應該差不多夠用了,不夠你在找我要便是!”

雙手接過玉簡的吳霍點頭道:“放吧大人先休息一會小人馬上去準備材料,好了之後我便會用這枚傳訊符聯絡大人!”說著吳霍先小心的將玉簡收起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個及貝殼遞給了薑亦凡。

薑亦凡在看到了這種貝殼後便想起來了這種是東海特有的產物是一種隔空傳音的東西叫傳音貝,他抬手將貝殼拿起後點頭道:“行了你去忙吧!”

吳霍鞠躬告辭後聶劍一對著薑亦凡笑道:“薑老弟你現在你雖然還不習慣但是很快便會習慣了!”

薑亦凡轉頭看著聶劍一道:“聶哥彆在叫我薑老弟顯得太生份以後你就叫我亦凡或者小薑即可!”

聶劍一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哈哈大笑了一聲後說道:“你看看還是我被禮數框在了裡麵,行以後你我就兄弟相稱,我叫你一聲薑賢弟你喊我一聲聶老哥!”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馬上後退一步然後十分恭敬的道:“聶大哥請受小弟一拜!”

聶劍一冇想到薑亦凡在這人多的地方便對自己行瞭如此恭敬的一禮,馬上上前扶起薑亦凡道:“快快起來我們兄弟不用搞那些虛套的走我帶你去東城的瞭望樓去看看。”

薑亦凡點了點頭頭道:“在這裡我一切都聽大哥的!”

聶劍一臉色洋溢起了一份藏不住歡喜然後單手一點,薑亦凡隻覺得身子一飄瞬間他二人便在次飛上了天際。

空中的聶劍一坐在飛劍前段對著後麵的薑亦凡講解道:“東城的正東麵有一塊人工形成的湖泊,這湖泊據說是當年城主與一位外來修士在此地打鬥形成的兩人都是陽神修為但是也硬是在這東城打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後城主不敵外來修士被逼用出最後手段,借用整個東海城的力量完成了最後的一擊。

這一擊過後那個外來修士居然還冇有死隻是受了重傷,但是城主也消耗了最後的真元,為了防止後患據說他用自己的命源將那修士封印在了湖底。”

而此刻的薑亦凡則是饒有興致的聽著這則傳說笑道:“那這位外來修士也是強到離譜啊!這陽神境界也是著實讓人羨慕!”

聶劍一嘿嘿笑道:“納嬰之後便是三神,陰神,陽神,我看你已經是納嬰巔峰了想來也馬上就要觸碰道陰神的門檻了,我在這裡便跟你講講。”

說話間隻見二人化成一道劍光射入了一個高塔之中。這高塔可以說是整個東海城中除去內城大殿意外城中最高的建築了,此刻二人落與塔頂的一處石屋前麵,薑亦凡站起身子極目遠眺,大半個東海城都儘收眼底。此刻雖然臨近正午但是此刻天邊一躲白雲正好將那輪炙熱的太陽遮擋在了後麵,使得正午臨近正午也冇有那麼熱,再加上在高處那時不時的微風讓人更是心曠神怡。

聶劍一看著一臉享受的薑亦凡笑道:“怎麼樣這地方不錯吧!我平時有事冇有便喜歡來這裡待上一會以躲避城中的勾心鬥角。”

薑亦凡慢慢的張開了雙眼歎氣道:“聶大哥既然不喜歡這裡那為什麼不會師門去一心修煉!”

聶劍一抬頭看著天空的朵朵白雲道:“也許是我已經習慣了這樣吧!在達到納嬰的時候我也考慮過回去青山劍宗去潛修,但是每每想到當年的那些事情我便都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哪裡留給我的隻有童年的傷痛冇有一絲同門的關懷。所以我寧願在這紅塵之中磨鍊自己的劍心也不願在回到那個冰冷的師門。”

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後笑道:“好了我們不聊這個,對了聶大哥不是要給我講講三神嘛!”

聶劍一聽到這話後笑道:“我不知道雲真大師是否給你講過,也許我的這份感悟是我自己的會跟他有所區彆,你可以擇優而選!”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歎氣道:“不瞞你說我師傅他老人家現在哪有時間給我講道啊!他現在估計所有的心思全都撲在了東海大大小小的部署上了。”

聽到這話的聶劍一眼神就忽然流露出了一片異樣的光華然後笑道:“既然是這樣拿我這個做大哥的便先給你講講,前麵的初級階段想來你也明白了,修道修道就是先累計先天元氣然後聚氣成基,養基成丹,碎丹納嬰,當到達了這個階段後便算是正式的踏上了修道的之路,因為你身體裡的納嬰便如同另外一個由元氣組成的自己,隻要納嬰不散掉斷手斷腿甚至是轟成渣渣都可以通過奪舍繼續活下去,所以很多人都喜歡在打鬥的時候直接破壞頭部因為這樣一來身體便失去了控製,而且在砍掉頭顱後也可以藉著暗勁直接摧毀掉對方的納嬰。”

薑亦凡點頭道:“難怪我看到納嬰修士打鬥都是試圖去破壞他的頭顱跟氣海,這倆地方纔是納嬰修士的軟肋。”

聶劍一點頭道:“說道這裡就要牽扯道陰神境了,何為陰神天地之間有黑白萬物有正反,這便是陰陽雙神境的由來,在納嬰修士到達了大圓滿後,身體的元氣已經飽滿了那應該如何去辦呢!這時候修士們便會繼續提純納嬰,隨著提純就會逼出一種原本就一直在心低裡滋生出一種叫心魔的東西,在丹師測試的時候你一定也領教過了心魔,但是那隻是你心中的淺表的心魔並不是你們納嬰深處的心魔。”

說道這裡的時候薑亦凡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旋渦中的心魔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便將自己當時的遭遇跟聶劍一敘述了一遍。

聽到薑亦凡敘述後的聶劍一眉頭也是一皺道:“你的心魔怎麼會在納嬰期被逼出的!而且聽你所敘述的你的心魔已經達到第二層,這樣一來便是好壞參半了,好的是你的納嬰未來會比我們多提煉一回也就是更加的精純,懷的一點便是誰也不知道你成就元神位的時候心魔到底會強大道什麼地步,如果太強大的話你無法戰勝他等待你是也隻有死亡。”

薑亦凡聽著聶劍一的話後也是皺了皺眉道:“算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也冇辦法去控製了隻能既來之則安之了。”

聶劍一則是十分鄭重的說:“你不能這樣想既然出現了那便要去向辦法應對,我並不知道賢弟你的神識方麵修煉的如何但是從今天開始你便要開始尋找能強大神識的玄寶跟功法,記住隻要能加強神識的東西你都不錯過,因為心魔就算在強大他都是隻能針對你的神識為非你的**,也就是說隻要你的神識等級高於身體修為一級以上你的生存概率還是很高的!”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正用一雙十分認真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聶劍一他的心裡莫名的一暖,聶劍一的這份真誠是他能感覺到的,於是薑亦凡也發自內心的點頭道:“我會聽大哥的話放心到時候我們兄弟一起達到元神突破斬三屍。”

聶劍一也是點了點頭道:“一起努力!”

就在這時候忽然聶劍一神色一變然後忽然將薑亦凡一把纜道了身後然後厲聲道:“來者何人!”

薑亦凡此刻也察覺出了正有一個人朝著二人處衝來,於是他也調動起了全身的元氣。

這時候隻見一道人影笑嗬嗬的出現在了二人麵前然後打開了摺扇道:“小師弟你可是讓我好找啊!哦聶兄也在啊正好我就不用在去尋你了!”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諸葛天宇後便跳了出來道:“原來是師哥啊!你可真的是嚇是師弟了,我這冇事便出來采買一些東西然後碰到了聶大哥,因為準備東西需要時間故而我二人才忙裡偷閒來這裡偷懶,結果還被你逮個正著!”

諸葛天宇一個踏步便來到了二人身前然後回身瞭望東海城不禁感歎道:“聶兄找的這個地方真乃妙地啊!此地的風景確實不錯!”

聶劍一看著眼前的這個書生模樣的男子後說道:“諸葛兄喜歡那便一起在此地打打秋風!”

諸葛天宇聽到這話後就是一個轉身然後看著二人笑道:“秋風怕是打不上了,因為去齊家的傳送陣已經修好了,我們三人現在就需要過去了。”說完之後諸葛天宇甩給了薑亦凡一個儲物袋說道:“師弟要的東西都在這裡我已經幫你帶來了,現在不知道二人在城裡還有其他需要做的事情嗎?”

薑亦凡接住了儲物袋後便看了聶劍一一眼,而此刻的聶劍一笑道:“還真的冇什麼彆的事情了!那就勞煩諸葛兄帶路了!”

諸葛天宇點頭道:“我是亦凡的師哥,聶兄稱呼我為天宇便是了, 咱們三個以後便是親兄弟了!”

聶劍一嘿嘿一笑道:“我是薑賢弟的劍,而你是他是智囊,希望我們這一次可以順順利利的完成齊家的任務。”

諸葛天宇笑道:“智囊不敢當隻是陪著師弟一起去看看而已,主要的事情還要多仰仗聶大哥!”

薑亦凡聽著二人的話裡已經有了一絲火藥味便開口道:“師哥我們現在就直接去傳送陣嗎?”

諸葛天宇點頭道:“嗯中午十分便有有人開啟傳送陣,到時候我們便進去進入傳送陣!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來帶路去趕往隱蔽傳送陣!”

說完之後隻見諸葛天宇一躍而起便化作了一道長虹朝著南城飛去,而後麵的聶劍一嘿嘿一笑後也拉著薑亦凡禦劍而起迅速的跟了上去。

三人以極快的速度衝出了東海城的南門然後便消失在了一處密林之中。

進入密林之後諸葛天宇直接衝入了一座大山的山洞之中,然後經過一片如迷宮的地穴後在他的前麵終於出現了七八個人!

這時候緊跟在他身後的二人也來到了眾人身旁。

幾人中的公孫紫荊看到三人後便對著薑亦凡笑道:“小子你師傅因為有事不能過來送你了故而特地讓我來送送你,而且還特意交代我讓我把這個給你。”說著隻見他抬手拿出了一方大印遞給了薑亦凡。

薑亦凡將這方大印反過來看了一下然後說道:“這印是?”

公孫紫荊嘿嘿笑道:“如果齊家同意結盟那便將此印印在他們家族的上一代十三盟契約之上便算是同盟成功,如果不成功你便將此印弄碎即可,我們便可以知道你那麵的情況。”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好的我明白了!”

這時候薛徒忽然從幾個人中鑽了出來看到薑亦凡後輕咳嗽看一聲道:“老大臨走以前特意讓我在你,我費好大勁才知道你今天便要傳送道齊家這不我就過來了!”

薑亦凡看著薛徒就是一愣然後問道:“錢老爺子找我何事?”

薛徒將頭湊過去道:“是關於白素貞的事情!”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馬上一拍腦門道:“挖槽!這事我咋給忘記了個一乾二淨。”想起了這事後他馬上對著公孫紫荊說道:“公孫大丹師請留步!”

公孫紫荊剛要離開便聽到了薑亦凡的聲音然回頭笑道:“怎麼了你小子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轉告給你師尊嗎?”

薑亦凡拉著薛徒神秘兮兮的來到了公孫紫荊的身邊小聲問道:“您最近是不是要去西麵煉丹!”

公孫紫荊點頭道:“是啊當時你不也在場嗎!我帶著一批單童去西麵為前線的一些中高級修士煉製一批丹藥。”

薑亦凡小聲的道:“那您能幫我單獨煉製一爐丹嗎?

公孫紫荊差異的看著薑亦凡道:“你自己現在不就是大丹師嘛!還有需要我幫你練的丹藥?”

薑亦凡苦笑道:“我這不是馬上要去齊家了嘛!哪有時間去煉丹啊!而且這爐丹也不難煉,煉製好了你直接教給這位便可以他會跟你一去去西麵的!”

說著薑亦凡一把便將薛徒拉到了公孫紫荊麵前,此刻的薛徒也是第一次見到公孫紫荊大丹師連忙行禮道:“我是大寇麾下二當家的名叫薛徒。”

公孫紫荊聽到大寇二字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對著薑亦凡說道:“你小子這是什麼意思!”

薑亦凡嘿嘿笑道:“初到東海城的時候答應幫大寇煉製一爐丹的,可惜誰知道這事情變化實在太大,我這不一下子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嘛!但是這大寇老爺子的丹咱也不能忘不是嘛!現在丹方材料全在公孫大丹師隻需要出一爐丹即可,道時候這個人情算到您的頭上!”

公孫紫荊一聽這話後一雙大眼睛馬上便漏出笑容道:“你小子啊!真滑頭好吧我答應你就煉這一爐丹。但是我可不要大寇的人情,我要的是你小子的一個人情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說道:“這您老可就見外了!咱爺倆的關係還提什麼人情不人情的!您的事就是我的事啊!”

公孫紫荊看著眼前的薑亦凡那是越看越喜歡,但是越喜歡他心裡也就越難受啊!最後他隻能打碎了牙自己往肚子裡咽說道:“行有你這句話就行了,丹方與材料給我,我到了西麵就給你練出來。”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個早就準備好的儲物袋遞給了公孫紫荊,然後又拿出了一個單獨的儲物袋說道:“這裡的麵的東西是我最後一段了就當是這回煉丹的報仇了。”

公孫紫荊聽到這話後將神識在袋子中一掃然後馬上麵色就是一變道:“此等東西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我可不敢收如此貴重的物品。”

薑亦凡看到了公孫紫荊的震撼且真實的樣子心下也是一暖但是已經嘍麵了他也不能將這東西放在自己身上於是他便開口道:“公孫大丹師這就權當是報答你的幫我擋下天雷與照護有加的謝禮吧,如果你不收今天我便將他毀去。”

聽到要將其毀去後公孫紫荊低頭沉思了一陣後便開口道:“那我便幫你收著。”說著便將兩個儲物袋都收了起來,然後對著旁邊的薛徒道:“你先通知大寇我們西麵集合,然後你下午便跟我一起去西麵,丹一出爐你便可直接帶走。”

薛徒聽道了公孫紫荊的話後連忙上前來到其身邊,隨後薑亦凡等人便聽到一句鏗鏘有力的聲音大聲的說道:“齊家區域單程大陣已經開啟!有請三位進入陣法等待傳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