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六十六章 钜鹿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六十六章 钜鹿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隱蔽山洞之中隨著一陣刺眼的白光閃過古舊我傳送陣中薑亦凡、聶劍一與諸葛天宇便消失在了傳送陣中。

東海南部的一座無人小島之上,忽然天空之中凝聚出看一朵灰色的雲朵,隨著雲朵不斷的凝聚地麵之上一道耀眼的銀光直衝上了雲霄,這突如其來的異變使得小島上的鳥獸紛紛四處奔逃。

而攝者沖天銀光漸漸散去之後在一處小湖的底部三團光球衝出了水麵,光球淡去薑亦凡三人此刻漂浮在了小島上空。

諸葛天宇反手拿出了一張東海的地圖檢視一番後皺眉道:“我們現在是在趙家與齊家的邊緣位置,現在趙家已經完全投靠了霓虹帝國,估計齊家現在一定會在這兩遍否進行防禦姿態然後等待談判。這樣我們要趕往齊家就需要越過防禦屏障。”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是眉頭一皺然後說道:“齊家道是不足畏懼關鍵是這神秘的霓虹帝國不知道他們之前在冇在趙家佈置兵力!”

聶劍一則是說道:“不管他們佈置了多少兵力如果遇到了以我麼三人的戰力逃是不成為題的!而且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到達齊家去與齊家老祖進行合盟談判。”

諸葛天宇點頭道:“聶兄所言甚是但是我們距離這齊家的主城具體太過遙遠瞭如果我們三人不眠不休的輪流飛行的話至少也需要半個月。不如這樣吧從地圖上看從這裡往北大約一天的路程有一座中型島嶼估計他們島上定有通往其他島嶼甚至是主島的傳送陣,我們去那裡借用一下傳送陣二位看如何!”

薑亦凡看了聶劍一一眼後笑道:“師傅都說了師哥便是我的智囊這些事情我一律都聽師哥的便是!”說完還不忘對著聶劍一遞出一個眼神。

這聶劍一雖然耿直異常但是還是懂人情世故的不然也不能以自己的力量便當上了長老,隻見他也對著諸葛天宇抱拳道:“我是一介武夫這些東西就勞煩諸葛兄了!”

諸葛天宇聽到二人的話後臉色也是微微一笑道:“既然二位如此信任在下那咱們就去往北方的中型島嶼,為了不讓師弟跟聶兄做過多的消耗這一路上我帶著二位!”

薑亦凡看到諸葛天宇就要基礎玄寶馬上開口道:“師哥師弟這個有一飛行玄器,這一路上就由師弟帶著二位哥哥吧!”

話音未落隻見薑亦凡抬手丟出黑鳳,隻見一顆圓球在空中瞬間變成一條小船。

這一幕看的諸葛天宇與聶劍一二人都是眼神一亮,要知道在東海飛行法寶可是稀罕物,就算是東海城的長老中也冇有幾人有這種東西,據說朱家的一位小子有一艘法器飛舟還是在一古蹟中得到便羨煞了眾人,也成為了朱家那小子的招牌,但是現在這薑亦凡抬手便弄出來個玄器飛舟,這真是很難不讓二人吃驚!

丟出飛舟的薑亦凡率先一步踏上黑色的飛舟然後回頭對著二人說道:“二位哥哥還在想什麼呢?難道是怕弟弟這飛舟質量不行會摔道二位哥哥啊!”

聽到此刻站在飛舟上對著自己打趣的薑亦凡聶劍一率先一步踏上飛舟然後四下張望了一下後說道:“小子你這飛舟不錯啊!”

看到聶劍一已經上了飛舟的諸葛天宇也一步踏上然後說道:“師弟需要我給你弄個星標嗎?”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反手拿出了一個海圖然後看了一眼後說道:“師兄說的可是北麵的钜鹿群島!”

諸葛天宇下意識的抬眼看了一眼薑亦凡拿出的地圖然後麵色瞬間就是一變隨後又再次恢複了淡定說道:“嗯冇錯!師弟這海圖不錯啊!看著好像比師哥我的還要細緻不少!”

薑亦凡先是反手一點隻見這黑色飛舟猛一掉頭然後嗖的一聲朝著北麵激射而去,做完了定位的薑亦凡對著諸葛天宇撓頭笑道:“這其實我雲真師傅給我拷貝的!我真正去過東海的地方並不多。”

聽到這話後諸葛天宇羨慕的看著薑亦凡道:“師叔真的是疼你啊!我就冇這麼好命了我這海圖是我自己花了百年時間自己跑出來的!而且還是被逼的!”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與聶劍一都對著諸葛天宇投來了憐惜的目光。

隨後薑亦凡擺手道:“其實這也是一種曆練嘛!其實我也想用上百年走遍這東海無儘遼闊的諸多群島。可惜啊以後怕是冇這個機會了!好了我們三人不要站在這裡聊了,二位哥哥跟我去屋裡一麵品茶一麵閒聊。”

說和薑亦凡推開了飛舟的一扇黑色的雙開門,小門打開裡麵是一處幽靜的密室,這密室簡樸的讓人髮指隻有一個黑色石桌三個蒲團。

走進去後薑亦凡率先坐下然後開口道:“這裡是簡陋了一點還望二位哥哥不要介意!”

諸葛天宇點頭道:“其實已經不錯了,返璞歸真簡約而不簡單啊!”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個玉壺然後手中紫金火焰在手掌中燃起,數吸後便將玉壺中的水燒沸然後抬手拿出兩三個精緻的原石打磨的茶杯道:“冇什麼好茶二位哥哥將就著喝吧!”說完便將玉壺中誰分彆給二人倒滿!

聶劍一也不客套直接拿起茶杯泯了一口後讚道:“這茶不錯茶香濃鬱而不哭、苦喝下後居然還有能感覺到絲絲元氣在體內遊走舒服的很!”

聽到了聶劍一的評價後諸葛天宇先是問道:“剛纔的紫金色火焰我冇看錯的是話是師弟自己體內的火焰吧?”

早在丹師大典之上薑亦凡的火焰便已經暴露在了眾人麵前故而在此刻他也冇必要遮掩什麼便點頭道:“是的這是師弟早年將意外得到的一團火焰後來跟著我一起成長現在終於變成了這個樣子。”

諸葛天宇點頭道:“這火焰可不簡單,難怪師弟能在這個年紀便成為大丹師真的是天生的人傑!”

薑亦凡馬上傻笑道:“人傑不敢說!隻是比較幸運而已罷了!帶上師哥你聽說是師叔最小的關門弟子!而且是師叔最得意的弟子!”

諸葛天宇笑道:“不值一提我隻是有些慧根比較掏師尊歡心而已,真正輪實力的話我基本上還是墊底的!隻不過我師兄們都一心向道隻有我冇事愛出來亂跑而已!”

聶劍一聽到這裡後對著諸葛天宇問道:“諸葛兄我看你現在已經是陰神巔峰是不是隨時都可以破掉心魔挺近陽神!”

諸葛天宇點頭道:“聶兄好眼力小弟我確實卡在陰神一腳這一步,而且前幾天我在打坐的時候偶感我的陽神機緣既然在東海城中隨後便被師傅派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感歎的問道:“師哥到達了陰神境界後真的可以預感道自己身上即將發生的事情嗎?”

諸葛天宇眯著眼睛拿起酒杯道:“小子你想的道美啊!我之所以能偶感機緣是因為我的特殊體質,咱們都是自己人我不也不怕跟你說,其實我本是先天道體在出生的時候便引下了三九天劫,不僅我父母的城池被劈毀我的親生父母為護我周全也都殞命在了天劫之下,後來師尊算到了與我師徒之緣便出手救下我然後養在身邊收為弟子!”

聶劍一聽到這話後眼中漏出了不可思議道:“你居然就是那個傳中的先天道體!當年傳聞你不是已經死在了雷劫之中了嗎?”

諸葛天宇笑道:“這也是師傅為了保護我而對外散佈出的謠言而已,但是當年的雷劫確實差點要了我的小命。”

聶劍一感慨道:“那你修行道這個境界一共用了多久?”

諸葛天宇笑道:“師傅一直在壓製我的修行速度我從三歲開始修道,如今我已經馬上三百歲,其中還有百年的遊曆!”

此話一出聶劍一便輕歎了一聲道:“這就是天之驕子與普通人的區彆,我從修道至今已經將近六百年才修到了陰神大圓滿。而你卻隻用了二百載!”

此刻坐在一旁聽著二人說話的薑亦凡心下也在暗子盤算著自己修煉的時間,從得到手鐲開自己踏上修道隻路,一路走到今天自己居然還不足百年便達到了現在的納嬰大圓滿,這個速度居然比諸葛天宇師哥還要快上一分,雖然自己這一路走來九死一生也算是奇遇不斷了但是這速度足以駭人。

這時候聶劍一看著有些聽愣了的薑亦凡便笑道:“薑老弟是不是開始羨慕你師哥了!彆說你我都有一絲羨慕!”

諸葛天宇聽到這話後眼中漏出了一絲悲意道;“其實是我應該羨慕你們!我從小便在山上長大童年便是青磚大殿背經悟道!不像你們還有家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忽然也歎氣道:“其實我從出生以來也冇見過我的父母,我是我傻舅舅帶大的從小生活在深山中少有朋友!”

聶劍一看著此刻都忽然陷入背上的二人拿起茶杯道:“彆這樣唉聲歎氣的,雖然我們都是苦命人但是既然踏上了修道的路便是老天給我最大的厚禮,不要太在意過去我們需要看的是未來的路!既然我們三人個都是苦命人那在這裡我們便以茶代酒結義如何。”

薑亦凡與諸葛天宇聽到了聶劍一的話後互相看了一眼,薑亦凡道是無所謂因為早在塔頂他便與聶劍一兄弟相稱現在多個師哥他到是無所謂。

而此刻的諸葛天宇沉思了一下後便鄭重的抱拳道:“能在這無儘大地之上認識二位也算是我諸葛天宇的榮幸既然二位都有此意那今日我便高攀二位了!”

聶劍一聽到這話後率先站起然後舉起茶杯道:“在這裡我年長幾歲便舔臉叫你們一聲二弟三弟了!”說著隻見他抬頭一口將茶水一飲而儘。

隨後薑亦凡笑道:“這裡應該是我最小了那我便叫二位一聲大哥二哥了!”然後也是仰頭一飲而儘。

看到薑亦凡與聶劍一的豪放舉動後諸葛天宇麵帶笑容的說道:“大哥三弟希望我們三人然後都能踏入誌高境界然後在這普天之下逍遙快活!”說完之後也學著二人的樣子仰頭將茶水喝了下去。

這一刻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互相哈哈大笑了起來。

既然已經結拜三人之間原本存在的那一層薄如蟬翼的隔膜也被三人撕扯的稀碎,隨後三人便開始了暢所寓言的談股論道。

這裡雖然諸葛天宇修為最高但是在道的理解上也是最通透的,但是他因為隻下手曆練了百年在其他的方麵遠不及在東海城摸爬滾打數百年的聶劍一世故圓滑。而薑亦凡則是在一旁一隻聽著二人的話並默默的因為這些東西對於以後他步入陰神甚至是陽神境界都是不可估計的寶藏!

就這樣三人在飛舟的密室中一聊便是一天。

漆黑的夜幕之下一道黑色的流星悄無聲息的射入了一座小島的後山密林之中,隨後在密林中薑亦凡三人漫步而出。

聶劍一看了一下城池的位置然後說道:“這裡是齊家的地方我們是客客氣氣的過去還是強硬一些?”

薑亦凡皺眉想了想後說道:“既然我們是來談判的那就要給足齊家談判的誠意,當然還是要恩威並施的,聶大哥準備被一棒槌我打算給甜棗至於師哥那就見機行事吧!”

諸葛天宇點頭道:“這個辦法還是可行的,隻不過要注意一下度彆太過了因為我們的目標是勸和嘛!”

三人做好了分工後隻見聶劍一直接單手一揮馬上便有一柄金燦燦的飛劍在他背後的劍匣中射出,這柄仙劍居然是一柄頂級玄寶。

聶劍一祭出飛劍之後對著二人看了一眼道:“是不是有些太過招搖了?”

薑亦凡看著聶劍一拿玩味的笑容咳嗽了一聲後豎起大拇指道:“那是相當的可以了!這氣勢是簡直是牛逼轟轟的!大哥威武!”

諸葛天宇也是對著聶劍一豎起大拇指道:“大哥威武!”

聶劍一看到二人的表情後便大袖一捲裹起了二人朝著駕馭著金光朝著大城破空而去。

钜鹿群島因為形似一具巨大的鹿頭而得名,這裡雖然偏遠但是卻是齊家與趙家的的一處商業樞紐,此刻在钜鹿城的內堡的一處奢華的寢宮內,一位身體肥碩的男子正在一張巨大的軟船上與一位麵具姣好的女子行著魚水之歡。

肥碩的男子笨重的身子在上麵蛄蛹了幾下後便有些體力不支,此刻隻見那名女子居然一個翻身將男子壓道了身下然後一雙纖細的長腿伸到了男子的身側然後開始在男子身上肆意而為起來。

此刻的胖子男的臉上表情開始慢慢的飄飄欲仙,這時候這名女子忽然俯身道胖子的耳邊道:“啊!朱煥你同意不同意帶頭倒戈齊家嘛!”

此刻喘著粗氣的胖子顫抖的說道:“美人啊你說什麼是什麼我朱煥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死人!”

說完這話後朱煥忽然悶哼了一聲然後身子不自覺的一陣抽搐,而在其身上的女子則是十分享受的將手按在了朱煥的胸口,這一瞬如果有修士是在旁邊的話定會發覺此刻朱煥體內氣海處的金丹上此刻正有一絲丹氣被牽引著吸到了此女的體內!

然而就在這時候寢室的外麵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一個驚慌的聲音道:“稟報朱島主外麵來了三位大人您快去看看啊!”

此刻正在賢者時間的朱煥單手抱著身邊美人的細腰大聲喊道:“你慌什麼!大人什麼大人你冇看我都睡下了嗎,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讓他們等明天天亮的!”

此話一出外麵那人聲音更加顫抖道:“這三位大人是東海城來的!”

聽到這句話的朱煥瞬間眼神就是一亮然後馬上一把將身邊的女子推開翻身便開始時穿衣服然後對著外麵吼道:“好不快去外麵斥候著三位大人!”

此刻的美女看到了好似被嚇破了膽子的朱煥眉頭就是一皺道:“小豬豬你不是答應過了要在邊界帶頭反抗齊家的嘛~!”

朱煥聽到此話後忽然就是一愣然後眼珠一轉道:“就算是要帶頭倒戈的話現下這外麵的三個不速之客我是不是也應該先應付一下!行了你一會乖乖的帶在這啊等我忙完了回來在吃上一顆丹藥然後好好的在愛你一回!”

聽到這話的女子拉起被單輕輕的將自己身上一裹然後還特意的漏出一些隱晦之處對著朱煥道:“那你快去打發了這三人奴家在床上你呢!”

朱煥看著眼前的小妖精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線然後便衝出了寢室。

此刻駕馭著劍光來到了內堡上空的三人並未著急落下,而是將靜靜的懸在空中,特彆是聶劍一的威壓與這柄武器的威壓在共振之下震的下麵的眾多修士都隻能跪在地上。

而這一刻隻見身材臃腫的朱煥連滾帶爬的衝出了內堡然後便看到了飛劍之上的三人,為首的聶劍一身上的威壓瞬間便鎖定了此刻出現在內堡門口的朱煥,這威壓瞬臨身的感覺讓剛覆雨翻雲完的朱煥身子就是一抖這感覺讓這胖子一下便徹底的走出了賢者時間,然後上前跪拜道:“在下是钜鹿城的城主朱煥,在此見過三位大人,不知道三位大人到貴島有何事!”

薑亦凡看到了朱煥抖若篩糠的樣子看在了眼裡道:“其實也冇什麼事情隻是路過而已!”

此話一出朱煥忽然感覺這聲音好像有些二熟,然後瞬間他便認出了薑亦凡,隻見他連忙磕道:“小人見過薑大丹師,您的英雄事蹟在今天白天已經傳遍整個東海!小人對你的敬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又如黃河氾濫一發兒不可收拾!”

這一刻的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正在跪安的胖子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說道:“行了彆整這些虛頭的,這回我三人前來冇彆的意識隻是來你這裡用一下你的傳送陣去往齊家住島!”

朱煥聽到這話後便馬上抬起頭對著薑亦凡諂媚的笑道:“回稟大丹師,我們島上冇有直接去往齊家主島的傳送陣法,齊家為了安全隻在固定的幾個他們家族掌控的島上設立了去往他們主島的傳送陣,而我們的傳送陣隻能傳送道這些島嶼之上。”

聽到這話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後薑亦凡便笑道:“那這樣你們這的傳送陣是可以傳送到那個齊家的島嶼呢?”

朱煥連忙回答道:“我這裡的傳送陣隻能傳送道齊家在北部的大城紅珊群島。哪裡有齊家的一位老祖坐鎮。我們每三年便要用傳送陣去哪裡繳納稅款。”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胖子朱煥道:“那行了你現在便帶我們去傳送陣,然後送我們過去這裡就冇你什麼事情了!”

朱煥聽到這話後抬起頭說道:“不是小人不開,而是小人真都不會啊,每回到時間了我便隻需要在傳送陣外等著即可,他們的會傳送過來拿走物品!”

聽到這話的三人都是眉頭一皺,而此刻看到這一幕的朱煥馬上說道:“不信的話我便馬上帶三位大人區傳送看看!”

薑亦凡看了諸葛天宇一眼後便開口道:“走你前麵帶路。”話音一落聶劍一馬上收了身上的威壓,此刻的朱煥隻覺得身體一輕然後險些一頭戳道地上。

整理了一下尷尬的姿勢後朱煥便祭出法器朝著城外後三飛去。

而薑亦凡三人也緊緊的根本在他的後麵。

穿過了一片密林後朱煥便來到了一處瀑布前麵然後說道:“這傳送陣便在這瀑布的後麵。”說著隻見朱煥拿出了一顆玻璃球在上麵打出了一串法決後,魔力球居然亮了起來,而此刻的朱煥看到了亮起的玻璃球便率先衝入瀑布內部。

看到這一幕的聶劍一也不猶豫直接禦劍而上也衝了近去,穿過了一層薄膜後便來到了瀑布後麵,這裡是一處經過人工開鑿的洞穴,在洞穴中央一處古舊的傳送孤零零的修建在寬闊的洞穴之中。

朱煥做先落到傳送陣的旁邊小聲說道:“就是這裡一般快道日子了我便在城中等待,如若他們來了我這顆水晶球便會發熱變紅,我便帶上稅款直接來到此處,一般都不到半個時辰傳送陣中就會出現幾個人拿走稅款後在傳送回去。而我隻需要等他們走後離開即可!

說完這話後朱煥便側身讓出了位置讓三人優先檢視!

諸葛天宇看這朱煥讓開了肥大的身軀後便一步踏出上前對著傳送陣檢視了一番後說道:“這是各大家族獨有的傳送陣,每個家族都有著自己的開啟方法,而且從上麵的紋路來看這陣法大約有兩年多冇有使用過了吧!”

朱煥忽然暗歎道:“確實算時間確實是快到日子了,最近海盜橫行天災**啊!哎今年的稅還冇找落呢!”

諸葛天宇點頭道:“我們現在有倆個選擇第一就是等此地等上幾天,而第二個選擇就是用元氣硬生生的開啟陣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