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死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七十九章 死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五芒星陣一旁隨著一道金絲的閃過芸姑姑正帶著齊闊退走了回了諸葛天宇身旁。

看道這一幕的鳩穀隼鬥哈哈笑道:“你們倆個就憑這點本事還想要與我鬥真是癡人說夢!”

就在他話音未落的瞬間一柄藍色的長劍無聲無息的朝著鳩穀隼鬥的脖子斬去。

此刻還在張狂的鳩穀隼鬥被這忽然出現的偷襲搞的有些手忙腳亂,

隻見他猛然朝著地上一趴隨後便朝著旁邊一個地滾然後看向此刻的聶劍一。

這時候隻見一身劍氣的聶劍一雙手擺出劍指然後一點背後劍匣,瞬間數千把飛劍在劍匣裡魚貫而出,此等場麵讓看一次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隻有諸葛天宇笑嗬嗬的看著自己的大哥,隨後將手中的哪隻紅色的陣旗插入了自己的腳下。

旗陣一成隻見陣內的元氣忽然都朝著這一刻聶劍一飛出的飛劍凝聚而去。

而這數千把飛劍則是在經過大陣振幅之後居然也都冒出了微微熒光帶著勁風呼嘯的著斬向了鳩穀隼鬥。

而這一刻的鳩穀隼鬥在看到了數千飛劍朝著自己射來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身子忽然化成了一團黑霧向著一旁飄散而去。

聶劍一在看到黑霧的瞬間就已經知曉自己這劍是傷害不道之人了於是單手一晃劍指朝著地上一點。

隻聽的一聲聲輕響之聲後數千的飛劍居然齊齊的插在了鳩穀隼鬥的周身四周。

隨著飛劍入地馬上飛劍之上便響了嗡嗡嗡的鳴響之聲。

而此刻正化成黑霧的鳩穀隼鬥聽到這一聲聲鳴響之後黑色的霧氣就是一陣扭曲隨後更是飛散了開去。

顯化處了真身的鳩穀隼鬥緊緊的盯著眼前的諸葛天宇與聶劍一然後在牙縫裡擠出一句話道:“你們二人是鐵了心的一定要攪和道我們這場戰爭之中了嗎?”

諸葛天宇笑道;“你我各為其主,且任務不用,現在既然已經動手了那必然要殺個你死我活了!”

話音未落隻見一道手臂粗細的天雷赫然在旗陣之中幻化而出隨後更是直接劈向了鳩穀隼鬥的頭頂。

感知道了異樣的鳩穀隼鬥身子就是一震隨後一團灰色的氣團在其頭頂升起,天雷不偏不倚的劈在了灰氣之上。

這一幕看的對麵的四人下都是一動,但是隨著灰氣飄散後鳩穀隼鬥毫髮無傷的站在原地,這一刻他的手中已經出現了兩柄妖刀。

這妖刀一出聶劍一的眼神就是一寧然後對著齊闊跟芸姑姑二人說道:“你二位千萬彆去試圖近戰攻擊此人,我能感覺的道他手中的兩柄刀的恐怖。”

這話一出齊闊與芸姑姑臉色就是一變隨即芸姑姑說道:“對於剛纔的搭救我們十分感激的,但是我們都是陰神修士就算他在厲害我們也有自保的能力。”

說話間隻見二人已經朝著大陣內的鳩穀隼鬥攻去。

看到這一幕的聶劍一隻能輕輕搖了搖頭道:“哎!有些人就會死不聽勸啊!老二記住千萬完進到我的劍陣之中,你在外麵輔助我便可切記。”

諸葛天宇聽到了聶劍一的話後便對著點頭道:“大哥放心,還有大哥要小心他的灰氣那東西邪門的很。”

就在二人說話間齊闊與芸姑姑已經殺到了鳩穀隼鬥身邊。

就見一杆紅色的長槍挑起了一串紅色的槍影朝著鳩穀隼鬥的身前攻去,隨著他攻擊而知的便是芸姑姑的化成的金色絲線從鳩穀隼鬥的身後攻去,這樣一前以後以上一下的組合攻擊便已經將這鳩穀隼鬥的四周都封的死死的。

在看到了二人朝著自己攻殺而來鳩穀隼鬥的臉色冇有一絲的表情隻是淡淡的說道:“你們倆是過來給我祭奠刀的嗎?可惜了就是修為低了一些。”

話還在空中迴盪隻見鳩穀隼鬥的身子便已經動了起來,一黑一灰兩道殘影在空中化成一兩輪疊加在一起的圓月。

隨後便是一片鮮血飄出,然後隻聽到一聲女子的悶哼之聲。

這一瞬之後齊闊的身子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著後麵射去,而芸姑姑則是直接橫飛了出去,在其飛退的同時一隻手臂卻被留在了原地。

僅此一擊便將兩位陰神修士擊退還取了一人的一條手臂。

出完這一刀的鳩穀隼鬥睜開了雙眼看向了陣外的聶劍一道:“你還是出手了救下了二人,不然這婦人可不是丟掉一條手臂如此簡單了。”

這一刻穩住了身形的齊闊與退出了大陣的芸姑姑聽到這話後臉色都是一變。

芸姑姑馬上吞下一枚丹藥然後盤膝打坐,而齊闊則是不好意思的看了聶劍一一眼後歎氣道:“剛纔還要謝過道友出手,之前冇能聽您勸阻是我們二人自不量力了。”

聶劍一也並未多說什麼隻是輕笑了一聲道:“冇有大礙就行。”

說完之後隻見他忽然站起了身子然後邁著緩慢的步伐朝著鳩穀隼鬥走去。

而對麵的鳩穀隼鬥看到了近前了劍陣的聶劍一後臉上終於漏出了一絲笑容道:“很榮幸能與你一戰,這一戰我不會手下留情還希望你也不要手下留情。”

聶劍一雙手化成劍指朝著天一指頭隻見九柄飛劍忽然從天而降瞬間翔龍劍已成,天空之中一股蓬勃的氣勢瞬間降臨道了聶劍一的身上。

一股無形的翔龍之氣油然而生,這一瞬鳩穀隼鬥的眼神不自覺的就是一縮然後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在大笑的同時隻見他將自己的外套慢慢的脫下,漏出了那滿是刀疤的軀體,這些深淺不一的刀疤讓人一眼看去便會頭皮發麻,而在這些刀疤之中一張血色的符篆赫然貼在其胸口心臟的位置。

這一刻隻見他猛然將雙刀插入地上然後抬手輕輕的接下血色符篆,就在符篆離開身體的一瞬一股沖天的黑霧與灰氣馬上便從破了天際。

這一刻聶劍一也終於看到了符篆下麵的那顆晶瑩剔透的血色心臟在這一刻開始了跳動了起來。

而後隻見鳩穀隼鬥慢慢的站起了身子然後用一對血紅的眸子看了聶劍一一眼後笑道:“我們可以開始了!”說著他便抬手抓起了插在地上的兩柄武士刀。

而對麵的聶劍一也劍指一抬隻見一柄金色飛劍瞬間出現在其手中,手持金色飛劍的聶劍一體內的境界瞬間飆升道了陽神境界,而那柄金色飛劍更是發出一聲嗡鳴。一股劍意瞬間籠罩了周身。

但是這一瞬鳩穀隼鬥已經道了聶劍一的身前,兩把武士刀帶著攝人的威勢朝著此刻的聶劍一劈殺而去。

叮噹一聲輕響後二人互換了一個位置,這一擊居然打了個平分秋色,而就在這是隻見劍陣之中原本懸在空中的九柄各式飛劍全然動了起來。

隨著劍陣的運轉聶劍一的獵殺時刻在這一刻便全麵的展開了。

隻見就道陽神修為的劍氣從四麵八方朝著陣中的鳩穀隼鬥劈去。

這一刻的鳩穀隼鬥臉色依舊平靜他的身子雖然在不斷的躲避著九道劍氣的轟殺但是如果你仔細觀察依舊可以發現他並非無目的的亂走而是在不斷的尋找著劍陣的死角。

全力朝著劍陣的聶劍一也發現了這一點,於是他手中一點技術呢飛劍也殺入了其中。

他一殺入鳩穀隼鬥馬上便開始慢慢的處於了略勢,身子身上也開始出現了傷痕,但是這一切都為能讓鳩穀隼鬥的臉上漏出一絲表情,此刻的他就好像一個在不停躲閃的機器一般,每每在千鈞一髮之際他都可以選擇受最小的傷害來化解最大的危機。

這一點不得不讓聶劍一在心底慢慢的佩服起了這個對手。但是佩服歸佩服在打鬥之中自己隻能更加努力的去將其打到,不然倒下的便是自己。

然而就在他心下波動的瞬間,鳩穀隼鬥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紅色的光芒隨後便將他的身子左右一個虛晃居然在這一瞬抓住了聶劍一劍陣的一個微小的空檔。

棲身上前的鳩穀隼鬥心中位置的那顆晶瑩剔透的心臟忽然猛的一個收縮,一股超越了陽神的威能猛然覆蓋了其全身,在這一瞬鳩穀隼鬥手中雙刀忽然黑霧去灰氣猛的一縮,隨後兩柄太刀之上居然發出絲絲黑芒,黑芒出現的瞬間鳩穀隼鬥猛然一個雙刀上提,隻見這一對冒著黑光的妖刀帶著勁風從下至上猛然朝著聶劍一的下巴劈去。

這一幕可謂是在轉瞬隻見,這一刻聶劍一正好是前一招的收招雖然收招很快但是還是會有數吸的停頓,原本這份停頓會由其他的飛劍攻擊在填充這短暫的時間,但是現在一切卻都已經晚了,眨眼之間黑芒已經道了其身前。

聶劍一看到胸口處的黑芒後張嘴忽然大喝了一聲:“凝!”

隨著凝字出口刀鋒已經觸碰道了他的長袍,此刻隻見一縷鮮血在聶劍一胸前炸開,看到這一幕的諸葛天宇神色就是一變馬上掐訣打算控製著大陣去給其加強防護能力,但是一切都好像遲了一般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此時在二人交鋒處響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