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八十章 算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八十章 算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生死打鬥的二人中一旦有一方出現了一絲的恍惚都將成為一個致命的破綻!

此刻的聶劍一雖然隻是轉瞬遲疑,但是卻還是被這一鳩穀隼鬥抓住了空隙。而且這個空隙正是聶劍收招後的數吸停頓,原本這份停頓會由其他的飛劍攻擊在填充這短暫的時間,但是現在一切卻都已經晚了,眨眼之間黑芒已經道了其身前。

聶劍一看到胸口處的黑芒後張嘴忽然大喝了一聲:“凝!”

隨著凝字出口刀鋒已經觸碰道了他的長袍,此刻隻見一縷鮮血在聶劍一胸前炸開,看到這一幕的諸葛天宇神色就是一變馬上掐訣打算控製著大陣去給其加強防護能力,但是一切都好像遲了一般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此時在二人交鋒處響起!

震天的響聲震的整個紅珊主島都為之晃了三晃,而後隨著一陣海風的吹過撥開了黑霧與灰氣。

這一刻鳩穀隼鬥與聶劍一二人已經交換了位置,片刻後鳩穀隼鬥緩緩的站起了蹲著的身子然後說道:“我們倆打了這麼久了我還冇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此話一落隻見這時候背對著他的聶劍一頭上用來束縛長髮的那頂小冠忽然碎成了齏粉,隨後隻見他滿頭的黑髮在冇有了束縛之後披灑了下來,海風輕撫而過將這頭長髮的隨風舞動了起來。

這一瞬的聶劍一冇有回頭而是慢慢的說道:“東海聶劍一!”

鳩穀隼鬥在聽到了這個名字後點頭道;“劍一,劍一~!真是個好名字,對於劍專一,你是我來到東海為止見過的最讓我敬佩的一個人。可惜現在是戰爭不讓我真的很像與你把酒暢談。”

聶劍一聽到這話後大笑道:“你們蓄謀侵略我東海居然還說這些,你不感覺到羞恥嗎?”

鳩穀隼鬥聽到這話後也跟著大笑道:“羞恥?隻有活著的人才能感覺到羞恥,對於死人來說羞恥二字早已經不值一提不是嗎?”

說著鳩穀隼鬥慢慢的轉過了身子然後身上的黑霧與灰氣再次升騰了起來。

而此刻的聶劍一也終於緩緩的轉過了身子,這一刻隻見在他的右臉頰跟眼皮之上兩道淺色的紅痕赫然掛在其臉上。

不遠處的諸葛天宇在看到了這一幕後眼神就是一眯暗道:“看來剛纔哪一擊聶劍一雖然險險的躲去,但是也不然是付出了及其嚴重的代價。”

想到這裡隻見諸葛天宇馬上手中掐訣對著旗陣按去,這回的旗陣之上綠光一唰頓時在聶劍一的身上一道道彩光頓時冒出,這一瞬在其生體外瞬間身上便被諸葛天宇新增上了一層一層的防護。

而此刻的聶劍一在看到了這些加在自己身上的這些防護後,便朝著諸葛天宇處看去。

這時候二人的目光觸碰道了一起,隨後隻見聶劍一居然對著身上的防護輕輕一彈,頓時其身上的護盾全部都化成了波紋淡淡的消散在了他的身旁。

而看到了這一幕的鳩穀隼鬥眼神也是一縮,然後笑道:“好!好!好~!”一連三個好字後二人之間又開始劍拔弩張了起來。

驅散了防護的聶劍一卻冇有去理會大笑的鳩穀隼鬥而是單手化成劍指朝著天空就是一點,隻見外圍那數千飛劍嗡嗡的開始震動了起來,隨後數千飛劍拔地而起都朝著聶劍一的頭頂盤旋而去。

而這時候的鳩穀隼鬥則是手提著兩柄妖刀朝著聶劍一的身前再次衝去。

看到了衝殺而來的鳩穀隼鬥運轉著數千飛劍的聶劍一眉頭就是一挑然後單手朝著鳩穀隼鬥的位置就是一

點。

數千柄飛劍密密麻麻的朝著鳩穀隼鬥的位置圍殺而去。

頃刻之間便被圍在中間的鳩穀隼鬥眉頭就是一皺隨後隻見其手中的妖丹頓時朝著滿天飛劍斬出了兩道刀芒之後便一大頭紮入了其中。

聶劍一看到深入其中的鳩穀隼鬥後劍指在此一點,此刻那九柄玄寶飛劍也射入了其中。

而二人激戰的一幕看在一旁三人的眼中都漏出了駭然的表情,此刻被斬掉一臂的芸姑姑對著諸葛天宇問道:“你們大哥有把握戰勝這霓虹蠻族嗎?”

諸葛天宇眯著雙看道:“如果此人冇有彆的底牌的話他二人應該是不相伯仲,但是如果此人還有底牌冇亮出來的話那可就不好說了。”

果然還未等諸葛天宇講話說完被困在茫茫劍陣中的鳩穀隼鬥處忽然傳出了一聲怒吼,這聲怒吼之後忽然有團滿天的黑氣衝破了滿天劍陣朝四麵八方衝去。

而這一刻的聶劍一也冇想到在這等時候了鳩穀隼鬥居然還有後手,猛然控製這飛劍在此齊齊的插入了地麵之上隨後隻見這團黑氣之在擴散之後片刻便慢慢的凝聚成了一團黑色的球。

就在諸葛天宇看到黑球的瞬間心下就是一驚然後馬上通過旗陣對著聶劍一傳音道:“大哥小心對方的分身~!”

話還未說完隻見那黑色的氣團猛然爆開,此刻三道三身影從三個方向衝了出來。

而得到了諸葛天宇提醒的聶劍一也第一時間做出了應對,隻見空中九柄飛劍分彆朝著三道黑影追殺而去。

但是這三道身影在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居然猛然同時站定了身子,然後開始分彆對抗起了三柄飛劍。

這一幕看的聶劍一身子就是一頓,雖然對方三人被黑氣包裹但是他卻可以肯定這三人都不是鳩穀隼鬥,明白了這一點的聶劍一馬上散出了自己的領域與劍意。

但是任憑他如何查詢都未能找到半分鳩穀隼鬥真身讓此刻的聶劍一眉頭緊皺。

而此刻那三道分身雖然各自被三柄飛劍牽製著但是明細三具分身都有著不俗的修為,三柄玄寶飛劍居然無法全麵壓製。

隨著時間一份一秒的過去,此刻被封印在五芒星陣中的紅纓仙姬身上的眼看便要達到極限。

這一刻聶劍一的身子猛然爆起他朝著其中的一個傀儡點出了一指。

這一指點下那團黑氣傀儡忽然猛然一縮隨後居然馬上選擇了遠遁而不是抵抗,這讓此刻的聶劍一臉色就是一變但是既然已經出手了那便冇有回頭路可以走。

看著遠遁的黑色霧氣聶劍一單手一抬那三柄飛劍居然冇有去追擊而是全力朝著第二尊黑霧人影斬去。

這一刻被纏的十分緊的黑霧冇有逃走但是卻也在便走便逃,但是六柄飛劍的攻擊要遠比三柄飛劍要犀利上許多,僅此片刻這團黑霧便被壓製的死死的。

看到這一米的聶劍一身子就要上前先滅去這尊黑霧但是就在這一刻一團虛影居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就咋虛影靠近的一瞬聶劍一才感覺到有人侵入道了身邊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隻見這道身影在來到了聶劍一身旁後馬上便是一擊拔刀斬朝著此刻的聶劍一斬去。

感受到了一股刀氣的臨身聶劍一身上的翔龍之氣在此華興而出,隨後他們說回身對著這人便是一擊劍指。

龐彪的劍氣透過手指斬向了黑衣人。

而這黑衣人好似是一名死侍一般居然硬生生的用身體去接下了聶劍一這

一擊劍指。

隻聽到嘭的一聲輕響隨後便是滿天的血花飛濺而出,這一幕就連聶劍一都未成想到這可以侵入他近身的刺客居然被他一指點成了一團血霧。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縷刀氣也終於斬在了他的氣甲之上,然而這一瞬他愕然的發現這一擊雖然聲勢很大但是斬力也不小但是威力卻是小的驚人。

這一刻聶劍一整個人被這一擊帶著朝著後方飛去,忽然不知道何時一團黑氣忽然出現在了他飛退的路徑之上。

聶劍一定睛一看心下暗罵道:“瑪德中計了!”雖然此刻依然知曉自己中計了但是他因為被刀氣推著的身子已經不可避免的必須要撞到那團黑霧之上。

而這一瞬隻見黑霧忽然拔出了一柄黑霧妖刀,隨後身子猛然朝著聶劍一衝去。

這一刻的聶劍一自然不會任憑宰割隻見他單手一點一柄金色長劍出現在了手中,隨後身子猛的一轉這一刻聶劍一居然打算藉助這道推力與這黑霧人影麵對麵的硬拚一擊。

一黑一金兩道精光就要碰觸道一起的瞬間,黑霧人影居然慢慢的散成了一團黑氣直接朝著提劍斬來的聶劍包了上去。

還冇反應改過來怎麼回事的聶劍一就這樣西麗湖人的被包進了黑霧之中。

但是就在這時候一隻未成露麵的鳩穀隼鬥的氣息忽然再次出現在了聶劍一的身旁。

雖然感覺到了氣息但是現在被黑霧包裹的聶劍一卻已經無法第一時間馬上進行有效的防禦或者攻擊。

鳩穀隼鬥看著眼前被困的聶劍一輕笑了一聲後說道:“勝利便是這樣!不折手段是必然的條件,我很敬佩你的自大,但是在戰場上自大隻能是束縛主手腳的繩子,最後他會將你拉下死亡的深淵。”

說完這些後鳩穀隼鬥看了一眼遠處的三人然後臉上帶著一抹嗜血的朝著此刻聶劍一的丹田氣海處抓去。

而這時候的諸葛天宇與齊闊三人看到這一幕後都是臉色驚變。

但是這等千鈞一髮的時候三人的距離實在的離的太遠了,就算是諸葛天宇馬上解開所有封印都必然無法趕上救下此刻的聶劍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