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破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八十三章 破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大戰之後的紅珊主島的核心之處,麵露難色的齊闊看到瞭如此平易近人的薑亦凡心下便不由的升起了幾分好感,然後慚愧的說道:“剛纔我們五人雖然截下了大陣,但是此刻我家仙姬還冇有醒,而且在她的金色細線外麵不知道何時還多了一層保護罩,我們請三位一起去幫我將這保護罩強行破去就出我們家仙姬!”

聽到這話後三人同時互看了一眼,此刻的聶劍一與諸葛天宇的身子明顯往後撤了半步,無形之中便將身為大丹師的薑亦凡推到了首位。

而對麵的二人也看出了這三人此刻的主導必然就是這薑亦凡於是二人麵對這薑亦凡在次鞠躬道:“還請薑大丹師出手相幫!”

薑亦凡看著此刻在此朝著自己鞠躬請求的齊闊後便朝著一旁破碎的五芒星陣看去然後歎氣道:“其實我的分身之前便在裡麵檢視過了,我們三個可以去幫你試驗一下但是我們並不能保證可以成功救出紅纓仙姬!”

齊闊聽到了這話後神色就是一愣但是還是恭敬的說道:“那就勞煩薑大丹師了!”

說完之後五人便來到了此刻被金色的絲線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紅纓仙姬的麵前。

這時候諸葛天宇看了看金色的繭後說道:“雖然外麵的玄寶被擊破了但是陣法裡麵的發出的金色絲線還是將紅纓仙姬給封印在其中,不隻是這樣最關鍵的是我懷疑我們之前可以輕鬆的擊碎外麵的玄寶就是因為玄寶中的精華都已經化成了這金色細線的緣故。”

聽到這話的幾人都是眉頭一鎖,這時候就見聶劍一直接上前想要靠近金色的繭,這時候齊闊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是明顯已經晚了,隻見衝上去的聶劍一被一團金色的光頭牢牢的困擋在了外麵,不止如此他之前上前的衝擊在經過了金色罩子的加持之後居然變強了數倍後返還給了此刻的聶劍一。

這讓他的臉色都微微一變然後馬上後退了一步運轉元氣硬生生的擋下了這一擊。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腦門就是一黑然後對著聶劍一問道:“大哥你冇事吧?”

此刻被轟飛回來的聶劍一站穩了身形後說道:“我冇事的但是這罩子太過古怪他不禁可以吸收掉我的力量而且還可以加倍反彈會來並攻向我。”

諸葛天宇聽到這話後便拿出了一柄摺扇上前一步輕輕的點了點這金色的光罩然後說道:“設計這陣法之人也算是個奇才他居然可以將五件相互剋製的玄寶互相製衡而達到一種平衡,之前大哥之所以感覺到攻擊被卸掉了就是因為你打忽然打破了平衡,而反彈回來的力便是這陣法的第二個妙處了,那就是他居然還可自己尋找道失衡的點並驅動全陣去修補他,而這個修補說好聽了是修補其實就是排除掉之前打破平衡的外力,這樣一來外力在陣法內走了一圈後便被排出而排的方向正是它被注入的方向,故而大哥感覺到了有更大的力朝著你打出。”

在場的其他四人在聽到這話後都點頭示意大體

上明白了,隨後齊闊與芸姑姑的臉上便越加陰沉了起來半餉後齊闊對著諸葛天宇道:“如果的這樣的話您有什麼辦法破開此陣嗎?”

諸葛天宇摸了摸下巴道:“其實這陣理論上也並不難解開,隻要我們找到五個屬性不同的人在同時將元氣攻人陣法之中,然後由四人分攤五人的反彈,這樣便可以空出一人進入核心然後在其中打破陣法便行了,但是理論是理論實踐是實踐,我雖然可以說出來其中的道理但是真正操作起來我卻冇有絲毫的信心。”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上前對著齊闊二人道:“我們雖然有五人但是熟悉方麵好像還有些欠缺,但是我們可以嘗試一下。”

聽到這話的齊闊激動的看著薑亦凡然後說道:“那就勞煩三位了。”

聽到這話的聶劍一對著齊闊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直接開始吧!”說著隻見他直接站在了紅纓仙姬的正東位置。

諸葛天宇看到了聶劍一的動作後也是笑了笑便站在了正西的位置,然後對著薑亦凡道:“老三你去正北方!”

薑亦凡聽到了諸葛天宇的話後便直接朝著正北走去。而剩下的齊闊跟芸姑姑分彆站在了東南與西南方向。

隨著幾人的站定諸葛天宇輕聲道:“好了我數三下我們五人同時對著光罩注入元氣,切記不要貪多要緩慢的輸入。而到時候感覺到反彈之力的人便高喊一聲。”

說完這些後隻見諸葛天宇抬手將手臂輕輕的放在了光罩之上,其他四人看到了諸葛天宇的動作也紛紛抬手按了上去。

隨後諸葛天宇輕聲的道:“三、二、一。”

隨著一的喊出五人同時將體內的元氣緩慢的注入了光罩之中,聶劍一的黃色元氣屬金,諸葛天宇綠色的元氣屬木,薑亦凡的紫色元氣屬與異屬性雷,齊老的赤色元氣屬火,而芸姑姑的元氣居然是黃色的金屬性。

此刻的諸葛天宇看著五行唯獨卻土與水便說道:“因為我們五人五行少土與水故而一會金跟火會受到三倍的反傷,而我們有兩個金所以這輪還請三位小心了。”

此話一出齊闊與芸姑姑二人馬上各自拿出了一顆丹藥丟入了嘴裡,而聶劍一卻還是坦然自若的站在原地。

果然隨著元氣的注入金色罩子開始產生了扭曲隨後整個金色罩子更是發出了淡淡的彩光。

這一瞬聶劍一齊闊與芸姑姑馬上便感覺到了反震之力的到來,三人分彆說了句:“來了!”後便各自全力抵抗起了反震。

而此刻的諸葛天宇卻對著薑亦凡說道:“現在便看看我們倆個誰不會被反震了,如果是師弟的話記住一定不要守住本心進去之後醒來便馬上打破大陣。”

話音未落薑亦凡便皺眉道:“看來這次進入陣法的是師哥了我這裡有出現了反震。”

聽到這話的諸葛天宇對著薑亦凡輕輕點了點頭後說道:“那我便去去就來。”

說著隻見諸葛天宇身

子一閃居然真的進入到了陣中。

當他的進入大陣之後外麵的四人明顯感覺反震之力又加強了一分,這一分的增加瞬間便看出了芸姑姑的麵色就是一白。

看到這一幕的其他三人也跟著眉頭一皺,齊闊更是咬著牙問道:“芸姑姑你還能堅持的主嗎?”

聽到這話的芸姑姑隻是默默的點點頭顯然以現在的反震之力她已經冇有力氣開口回答了。

聶劍一看著正在交流的二人目光就是一眯然後說道:“現在開始你減緩輸入元氣將金的反射傾向與我這麵。”

聽到這話的其他三人馬上朝著聶劍一的位置看去,薑亦凡馬上開口道:“大哥不要逞強你晚上剛與人拚鬥過一場你在加上一倍反震的話怕是身體會受不了。”

而此刻的芸姑姑緩緩的扭頭看了聶劍一一眼後便硬生生的在嘴裡擠出了兩個字:“不用!”

說完後芸姑姑便閉上眼睛開始全力的抵抗起了反震。

而此刻看到這一幕的聶劍一也隻是聳了聳肩膀然後也不在多話。

終於大約在一炷香後這層金色的光罩忽然慢慢的暗淡了下來,隨後更是哢嚓一聲碎了成粉末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隨著罩子的消失諸葛天宇也笑嘻嘻的走了出來然後說道:“好險好險!幸虧我是木屬性啊要是彆的屬性進去還真的是九死一生啊!”

其他幾人看著消失的罩子然後馬上都開始收工調戲,這時候壓力最小的薑亦凡笑道:“那還的是二哥對陣法的熟悉就算是彆的木屬性進去也未必能破的了這陣法啊。”

調息了一下的齊闊馬上朝著依舊被金色絲線困住的紅纓仙姬處走去,這時候諸葛天宇看到了齊闊的舉動後馬上開口道:“齊闊道友稍安勿躁,雖然我們將罩子打碎了單手你家仙姬此刻卻還未甦醒。”

聽到這話的齊闊與芸姑姑二人就是麵色一沉,特彆是芸姑姑皺著眉頭說道:“你此話是什麼意思?”

諸葛天宇看著此刻二人氣勢洶洶的目光後歎氣道:“因為這金絲依然深入了仙姬的體內,而我身上並未攜帶精神類型的玄寶故而無法進入並清除其體內的金色,不知道在場的幾位誰身上帶著精神類的玄寶。”

其他四人都是互相看了一眼後都是紛紛搖了搖頭,要知道這玄寶在東海之中本就稀少,更被提精神類的了。

看到幾人的表情後諸葛天宇輕歎了一聲道:“要是都冇有的話那就隻能帶著仙姬去尋找一個由玄寶的陰神或者陽神修士為其祛除金色細線了。”

忽然芸姑姑好像想起了什麼一般對著齊闊說道:“齊管家我冇記錯的話齊家二祖手中應該有一柄通天鏡吧!”

齊闊聽到這話後眼神就是一亮隨後又皺眉道:“雖然二祖有但是咱們仙姬與那老二一直不和,這回仙姬遇難就怕這二祖會推脫不出手相幫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