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九十章 煉傀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九十章 煉傀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幕下的齊家主島之上燈火通明齊家的大多數嫡係子弟全都生活在這座美麗的小島之上,這裡是齊家的樞紐也是齊家的驕傲。

而此刻他們卻不知道在內門的一處高山之中的昏暗的宴會廳內齊家的最高層們在討論著齊家的未來。

齊星淵聽到這話後眼珠也是一轉然後說道:“我們要提出要求也不能太過分,要在新東盟的接受範圍之內,但是也要我們齊家得到最大的好處,但是就是不知道這個雲真的弟子有冇有做主的權利,如果還需要新東盟商議的話我看怕是時間有些來不及。”

齊炳坤嘿嘿笑道:“這就不是我們該考慮的問題了,雲真那老狐狸既然派了此子過來我相信他一定不會冇有後手,而我們的訴求很很簡單隻要他們答應我們的調節我們齊家也願意陪這老小子去拚上一回,齊家自從爭道了十三盟的位置後近來幾代人確實太安逸了,現在齊家有難是時候該讓這群一天天養尊處優的孩子們去麵對一下現實的殘酷了!”

老嫗輕歎了一聲後說道:“想當年我們奪權隻時數千人校場領命意氣風發,可現如今我們那要代就隻剩下我們四人,而我們的後一代更是隻剩下了祁紅纓一人,當真的無比慘烈,而這一回的大戰要比上一回更加慘烈不知道這兩代人能有幾人站到最後。”

聽到這話的其他四人都是默默的低下了頭,眼中滿是對當年的回憶。

這時候齊星淵開口道:“這條路是他們必須要經曆的,隻有在磨難中成長才能最後站在東海權利的頂峰,隻要這回隻要齊家嫡係能活下一人我齊家便算是勝利,故而我打算在開戰後運送一批齊家年幼的子弟去北麵朱家。”

齊炳坤聽到了老二的話後也是點頭道:“送可以但是要隱蔽一些,而且道了朱家也不能透露身份,這件事你就親自去做吧!”

齊星淵點了點頭道:“大哥放心我一定會小心謹慎的處理好這批火種。”

齊炳坤聽完了齊星淵的話後說道:“那這事就這般定下來了,如果冇有異議的話我便開始研究與新東盟的談的條件了。”

下麵三人聽到這話後紛紛起立抱拳道:“全聽大哥安排!”

而此刻的薑亦凡正跟著齊煥走下了這座山,在山底的位置有異常依山而建的小庭院,齊煥滿麵微笑的對著薑亦凡說道:“薑大丹師這裡便是您今晚的休息之所不知道您還有什麼要求?”

薑亦凡看了看這個僻靜的小院後點頭道:“我冇什麼要求隻要僻靜就可以。”

齊煥對著薑亦凡笑道:“這個還請您放心這裡是齊家的內門禁地,隻有幾位老祖跟兩個管事能進入,這裡也是平時接待一些貴客的地方!”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今天勞煩齊長老了,我這一天也伐了就先進去休息了。”

齊煥連忙躬身道:“那我便不影響大丹師休息了,有事情的話可以搖這個鈴鐺叫我。”說著隻見齊煥在懷中拿出了一個青銅的鈴鐺遞給了薑亦凡。

薑亦凡接過鈴鐺後便大步的走向了小院之中,而此刻的齊煥則是直接頭也不回的朝著天空破空而去。

邁步走進彆院薑亦凡看著簡約卻不簡單是小院眉頭就是一皺。

隨後他徑直的朝著鑲嵌在大山中的寢室走去,輕輕的推開了關著的木門後一股清香居然撲麵而來。

而此刻聞到了這股清香的薑亦凡下意識的轉成了內息。

但是他愕然的發現即便他轉成了內息依舊可以聞到這股淡淡的清香,這讓他不禁眉頭就是一皺。

猶豫了片刻後薑亦凡還是邁步走了屋子中。

這件在山中開辟出來的房間要比他想象的大上不上,進門之後便是一間寬敞的客廳,裡麵的陳設依舊是以簡約為主題。

薑亦凡在屋子裡簡單的逛遊了一圈後走到了客廳正北牆上的掛著的一幅圖畫麵前。

這圖上畫著的是一位身穿紅衣的女子正站在一處絕崖之上眺望大海的背影。

在看到了這個背景的時候薑亦凡的腦中忽然閃過了一個人,一個在心魔劫中險些要了他命的人。

於是他站在了這張畫的麵前站了好久好久!

最後石屋中傳來了一聲歎息之聲。而隨著歎息之聲薑亦凡的身子也慢慢的朝著石屋的裡麵走去。

穿過了客廳裡麵有一處寬大的臥室跟一處密室。

薑亦凡看了一眼密室內那根外麵不太匹配的奢華佈置後隻是遙遙了頭便邁步走進了密室之中。

密室之一片漆黑,但是這份漆黑對於修士來說根

本不是問題,這裡四下空無一物隻有一個破舊的蒲團被隨意的丟在了密室中央,這一刻的薑亦凡四處看了一眼後便抬腳朝著密室中間的一個蒲團走去。

盤膝坐在殘破的蒲團之上薑亦凡閉目打坐了起來,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然後笑道:“小子怎麼樣談判談的如何啊!”

薑亦凡搖了搖頭道:“齊家現在還是在搖擺與猶豫中,雖然我感覺以他們現在的要麵臨的局勢來說跟我們合作他們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老龍嘿嘿笑道:“個人纔講利益,家族卻還是要看得失,這次的外族入侵說白了就是東海的一次大規模性的洗牌過程,雖然我並不知道這齊家的心思但是你放心,我第一眼看到齊家老祖的時候便看出了此人心裡的那份野心,隻不過這老頭子太能偽裝自己了情緒了。”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沉吟了一陣後笑道:“如果按照你這樣說的那麼齊家明天早上便會找我過去談條件了!我還真的想看看他們能提出什麼要求!”老龍嘿嘿笑道:“要求嘛無非就是那麼幾種保全地位,保全人脈,利益最大化!你跟那個雲真小子你倆可真是壞啊居然能想出詐降這麼損的一招,你要知道這無疑是拿著整個齊家的人命在做賭博。要不是齊家確實被逼道了絕路他們都不可能答應。”

薑亦凡撇了老龍一眼然後說道:“你個死龍懂個屁,這叫置死地而後生,破釜沉舟的搞一下而且你看吧明天他們一定會提出轉移走一批齊家的嫡係孩童作為未來的星星之火。”

老龍玉冥忽然話鋒一轉道:“對了你小子那尊傀儡分身你打算如何處置!”

此刻的薑亦凡才忽然響起了這事於是問道:“咋了傀儡出什麼事了?”

老龍玉冥聽到這話後咧嘴道:“你忘記了我不是告訴過你嘛!之前的傀儡你隻是收服但是並未煉化,雖然此刻有你的一道神念牽製但是這也不是長遠之策,正好晚上你有時間還不快去徹底煉化然後打上奴印。”

聽到了這話後薑亦凡嘿嘿笑道:“真的這兩天實在是太忙了,你要是不說這事我早就望腦後去了,行吧那我現在便將這傀儡煉化。”

說完隻見薑亦凡依舊進入了手鐲之中,隨著他的到來忽然一團淡金色的火焰猛的朝著他撲了上來,這讓剛進來的薑亦凡嚇了一跳,而後被撲倒的薑亦凡終於看清了這團淡金色居然是自己的紫色麒麟,之前在丹師大典之上他便成了淡金色後便進入了沉睡,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醒了。

看著在自己身上不斷摩挲的巨大麒麟薑亦凡笑罵道:“你個曉不得都已經張這麼大了啊!快下去你想壓是我啊小紫!”

聽到這話的小紫用巨大的鼻子噴出了兩股熱氣在薑亦凡的臉上表達了一下不滿後還是乖乖的爬起了身子。

站起身子的薑亦凡看著此刻已經比他高出一頭的淡金色麒麟感慨道:“你啊在也不是之前那個小不點了!”

聽到這話的小紫探出打頭在薑亦凡的頭上摩擦了幾下。

這時候一旁的也化成了人形的老龍嘿嘿的笑道:“現在小紫隻不過是進化的三回而已,龍需九變,鳳滅九災。這都是天道定下的規則,雖然你的這頭麒麟是由火而生但是依舊無法改變他是麒麟的事實而麒麟是也上古神獸之一雖然不及龍鳳但是也需要經八次蛻變。”

薑亦凡聽完了老龍的講解之後又看了看此刻的依舊在他身上蹭來蹭去的淡金色麒麟後歎氣道:“你說是隻是第三回蛻變,那下一回蛻變是什麼時候?”

老龍唏噓道:“我是龍又不是麒麟我上哪知道去啊!這就要你以後自己慢慢的觀察與體悟了!行了彆墨跡了我們先去看看傀儡。”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輕輕拍了拍身邊的麒麟然後說道:“行了小紫我這還有正事要辦你現在一旁等我一會等我忙完了在來陪你。”

聽到這話的麒麟麵露委屈的在次蹭了蹭了薑亦凡的身子然後依依不捨的退到了一旁。

這時候隻見老龍抬手一抓一具硬邦邦的傀儡出現在了二人身前。

薑亦凡看著這句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傀儡後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然後便在傀儡身前盤膝坐下。

隨著他的坐下隻見剛纔還直勾勾的躺在地上的傀儡忽然坐了起來,隨後睜開了雙眼朝著四周看去。

就在這時候盤坐他身前的薑亦凡忽然抬手在傀儡的眉心處點了一下。

隨著這一下的點出傀儡那本來有些木訥的眼神中忽然閃過了一絲神采。

而此刻隨著神采出現傀儡也跟麵前的薑亦凡一樣在其對麵盤膝打坐了起來然後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這時候的薑亦凡已經進入了這句傀儡的身體之中。

此刻傀儡的體內隻有一片混沌,當薑亦凡仔細觀察後卻發現支撐起這片混沌的居然就是那副骨架,而此刻一聲一聲噗通的聲音穿入了其耳中,薑亦凡四下尋找了一番後終於在骨架心臟的位置看到了一顆猩紅色時而跳動時而停止的紫紅色心臟。

在看到心臟的瞬間薑亦凡便感覺到了其上那驚人的魔王氣息,想來這便是之前在其手鐲之中那位搭理菜地的遠古魔王之魂幻化而出的。

而在這心臟之上他還看到了一條金色的絲線,而這屢金色的絲線則是與薑亦凡的那縷神識搭建在一起。

這時候老龍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傀儡之中然後說道:“因為之前充滿你隻假設了一個簡單的控製通道也就是那根金色的細線與你的那縷神識,現在你要做的便是將這具傀儡全身的每一處經絡都用金色絲線描繪出來然後牽引道你的神念與那顆魔心連接。”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點了點頭道:“看來今天晚上將是一個大工程啊。”說完之後隻見薑亦凡一個終身來到了骨架頭顱大腦的位置然後隻見他盤膝坐在了其中。

隨著他的坐下太極圖自然而然的出現在身後,隨後隻見一紅一藍兩道絲線從其左右手掌之中探出,兩條絲線交替錯落慢慢的便順著骨骼開始交織起了一張細緻的經脈網絡。

朝陽初升,一輪耀眼的紅日慢慢的出了東麵的海平麵,隨著朝陽的升起齊家主島之上也開始慢慢的飄起了陣陣炊煙。

星落群島之上齊家的一些家仆早已經開始為齊家嫡係子弟準備一天的用度。

這時候一位麵容清秀的少年正在由數名漂亮的女仆斥候著梳洗穿衣,這時候一位美婦走了進來道:“羽兒你祖爺爺要召開齊家大會,記得千萬不要在會上頑皮,要莊重乾練一些明白了嗎?”

正穿著衣服的少年扭頭對著美婦說道:“知道了二孃,對了這回大會我哥哥他們都會參加嗎?”

美婦想了想後說道:“冇在島上的應該不會,隻要在島上的齊家嫡係應該都會參加。”

齊羽聽到了這話後臉色漏出了一抹笑容然後好像又想起了什麼樣一般在此問道:“那夏柔姐姐也一定會一起參加了嘍!”

美婦聽到這個名字後身子就是輕輕一頓然後忽然厲聲的說道:“我告訴你多少回了你最好離齊夏柔遠一點,她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人物,就連你哥哥看到她都不敢有絲毫不敬。”

聽到這裡的齊羽輕聲的哦了一下後便耷拉下了眉頭。

此刻在薑亦凡的洞府外麵齊煥慢慢落下了身子然後對著屋內喊道:“薑大丹師起來了嗎!我奉我家老祖之命來請薑大丹師去詳談一下具體事宜。”

半晌之後隻聽到嘎吱一聲輕響後,隻見此刻一身白袍的薑亦凡輕輕的推開了房門,然後笑道:“這麼早好勞煩你親自來一趟,我也就隨你去見你家老祖。”

齊煥看著此刻的薑亦凡就是一皺眉因為他忽然感覺此人身上的氣息好像跟昨天不太一樣,但是具體哪裡有了變化他還真的一時間說不上來。

就在齊煥發呆的一瞬,薑亦凡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笑道:“還請煥兄帶路!”

這一刻的齊煥才感應過來然後馬上笑道:“這麵請,說著便率先朝著大山的後麵走去。”

這齊家後山的原始密林被保護的十分好,清晨的陽光透過樹梢射下泛起層層光暈,二人在這林間走了大約十幾分鐘的樣子薑亦凡便看到了此刻一聲灰袍的齊炳坤正與齊星淵坐在一處雅緻的涼亭之中閒聊著什麼。

這時候齊煥在離亭子十米開外鞠躬道:“稟告老祖薑大丹師來了!”

聽到這話的二人馬上站起了身子朝著薑亦凡的方向看去,這時候薑亦凡也連忙鞠躬道:“小侄拜見大祖二祖。”

齊炳坤連忙抬手將其扶起然後笑道:“小友不用如此客氣來來來快到裡麵來我們坐下慢慢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