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合作搭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合作搭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清晨十分齊家禁地之中,灰袍的齊炳坤正與齊星淵坐在一處雅緻的涼亭之中閒聊著什麼。

這時候齊煥在離亭子十米開外鞠躬道:“稟告老祖薑大丹師來了!”

聽到這話的二人馬上站起了身子朝著薑亦凡的方向看去,這時候薑亦凡也連忙鞠躬道:“小侄拜見大祖二祖。”

齊炳坤連忙抬手將其扶起然後笑道:“小友不用如此客氣來來來快到裡麵來我們坐下慢慢聊!”說完這話後隻見他身旁的齊星淵便對著齊煥擺了擺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三人小亭中落座,齊炳坤微笑的問道:“昨天晚上薑賢侄睡的如何啊?”

薑亦凡則是點頭說道:“昨天休息還不錯就是那間房間中的那股清香是真的讓我十分差異啊!”

聽到這話後齊星淵笑道:“哦薑賢侄原來也注意道了那股香氣啊,其實那間房間之前並不是客房,那裡是我們齊家之前一位老者的洞府,洞府內的那尊畫像便是老祖本人。”

薑亦凡回憶了一下然後恍然大悟道:“二祖說的是個站在山崖麵朝大海的紅衣女子嗎?”

齊星淵點頭道:“正是那位老祖!而且我們齊家能有如此成就也全是那位老祖所賜。”

齊炳坤歎氣道:“那都是一些陳年往事了!怎麼賢侄想聽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神色就是一愣然後笑道:“不瞞老祖那畫中的女子背影真的與我認識的一位女子十分想象,如果可以晚輩道是真的想聽聽這段故事。”

齊星淵看了齊炳坤一眼後笑道:“這也不是什麼保密的事情,隻不過是時間太久了知道的人便越來越少了而已,既然賢侄想聽那我們就當在談正事之前的閒聊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對著齊星淵抱拳道:“那還勞煩二祖了!”

齊星淵擺了擺手後開始說道:“我們齊家為什麼當時在東海城的時候冇有直接加入新東盟不全是因為我們的地裡位置,還有一個原因便是我們出身,也許你隻知道我們齊家是推翻了之前的家族才登上的十三盟這個舞台,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們齊家的祖先其實隻是一個出生在一座荒島之上的一個最低微的家族,當時的島上隻有數十口人天天裹著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日子。”

聽到這裡後薑亦凡的眼神就是一眯。

齊星淵也察覺到了薑亦凡的這一番異動然後繼續說道:“估計當時的族長做夢都不會想到萬年以後那個隻有幾十人的嫩芽能長成稱霸一方的一顆巨木。而這顆種子便是由畫上的這位老祖種下。”

這時候薑亦凡差異的問道:“這位老祖是當時的人?那她到底是活了多久?”

齊炳坤淡淡的笑道:“我們齊家這位老祖乃是當時那一代的天眾奇才,從她崛起道她登上巔峰隻都不足千年!她達到陽神境界後更是帶著我們齊家以勢如破竹的速度將一個存活了

無儘歲月的家族硬生生的打落了神壇,記得最後決戰隻是我們二人還都隻是養氣期的修士,可惜在那數千年的戰爭之中我們那一代經過當時的洗禮後也僅存十之一二而已。”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在其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一絲的敬畏,然後問道:“修煉道陽神隻用了千年這位前輩真的是天縱之資,再用了幾千年推翻一個家族讓自己家族取而代之,這位前輩是有著何等的魄力!”

齊星淵在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眼中也滿是回憶然後說道:“當年我們這位老祖一身紅衣衝殺在兩軍陣前,殺的當時那個家族的修士聞風喪膽,二齊家的鐵衛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在整個東海聲名赫赫的!但是在我們齊家推翻了當時的家族後東海十三盟因為懼怕了當時我們家的鐵衛想要聯合十二家之力滅掉我們這個禍患,這時候我們的老祖孤身一人單槍匹馬去了一趟東海城,半個月後東海十三盟便對外宣佈了我們齊家正式加入東海十三盟的資訊。而這半個月中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之後的老祖也再也未提起過這段曆史,可惜在東海城歸來的老祖便開始的閉關之後更是很少出麵。”

此刻認真聽著故事的薑亦凡忽然淡淡的歎氣道:“你們齊家這位蓋世的老祖正的是一代傳奇啊!可惜我冇有與其生在一個時代不然一定要看看她的風采,對了那天我看到掛畫的時候怎麼感覺紅珊群道的紅纓仙姬前輩好像跟這位齊家前輩的背影有那麼幾分相似。”

齊炳坤點頭笑道:“冇錯這紅纓仙姬便是這位前輩的後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那就難怪了我說二人背影如此想象!如果是他的後人那便是正常了!”

齊炳坤對著薑亦凡笑道:“我們現在前塵往事也說完了是不是該談談我們合作的事宜了。”

薑亦凡也想看了齊炳坤然後抱拳道:“這是自然你們老祖你有什麼要求就可以跟我提了,出來之前師傅給我放了很大的權限,隻要齊家可以配合話要求我便可以當場答應。”

齊炳坤聽到薑亦凡的話後臉色也終於漏出了一絲釋然的笑容道:“我們齊家雖然現在處境堪憂,但是當年老祖打下這般江山不易,我還是希望我們齊家可以在日後更好的發展的故而我這有有四個條件,隻要你們新東盟答應我們齊家便陪你們賭上這一招!”

此刻隻見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卷金色的卷軸。

這卷軸一處齊炳坤的眼神就是一眯,因為此卷軸他是認得的當年,這是天道古卷是一種十分霸道的誓言契約,這東西就算是在東海盟怕是也很難找到一兩卷。

薑亦凡將卷軸打開然後撲在小亭中心的石桌之上隨後便對著齊炳坤說道:“老祖說我便在這卷軸上記錄,最後老祖隻需要在這卷軸上留下印記我們的結盟就算是成了。”

齊炳坤點了點道;“第一個要求便是我們無論我們齊家在這場戰役中

傷亡多少都必須獲得新東盟的一個位置。”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馬上在卷軸之上一點,一行文字便出現在了其中。

齊炳坤看著薑亦凡原封不動的將話語寫上後點了點頭然後繼續道:“第二個要求是這次詐降後齊家的剩餘子弟除非本人自願否則必須讓其在後方休養數年方可迴歸戰場。”說完之後他看著薑亦凡再次一點這第二條也躍然與卷軸之中。

齊炳坤收了收臉上的喜悅之色後接著說道:“第三個要求獲勝之後齊家享有優先選擇領域的權利!”

聽到這話後他的手在空中停頓了一下然後開口道:“如果真的勝利了戰利品可分海域也隻有百鍊門魯國跟趙家,其他的各族的老本營是冇辦法選的!”

齊炳坤笑道:“這個是自然,人家都在當地經營了那麼久了我去了也是白搭。”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微微的點了點頭後還是將手落在了卷軸之上。

最後齊炳坤滿臉笑容的說道:“而這最後一個要求便是你需要與我齊家的一名女子通婚!”

這話一出薑亦凡的臉色就是微微一變,片刻之後他抬起了自己手指對著齊炳坤笑道:“老祖這個就有些強人所難了吧!在說了我已經有道侶了吧是嗎?”

齊炳坤聽這話後嘿嘿笑了一聲道:“放心了薑賢侄我可是將我們齊家的明珠教給了你啊!你小子這回可真是有福氣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一皺然後說道:“這最後的條件恕晚輩不能答應,這道不是晚輩不願娶齊家的明珠而是晚輩另有隱情,而且這隱情晚輩也不太好明說故而還請老祖換一個其他的要求。”

聽到這話的齊炳坤與齊星淵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這最後一條其實並不是他們二人想出來的,而是那個齊家的老嫗硬加上的,之前齊星淵還提出過反對但是卻扭不過齊家老嫗的一在堅持而且還將自己的嫡係寶貝齊夏柔作為了聯姻的對象。

看到了老太太將自家寶珠都貢獻出來了齊炳坤與齊星淵是徹底被這老太太乾冇了脾氣最後終於是答應了這個條件,可是冇想到卻在薑亦凡這裡碰了壁,這頓時讓齊炳坤有些犯了難。

這時候齊星淵忽然開口道:“雖然政治聯姻並非常見但是如此關頭目前也不具備聯姻的這個條件,而且薑大丹師確實有難言之隱的話我齊家也不好做那按頭的事情大哥我看著最後一個條件就先放在這。”

此話一出三人就聽到不遠處一個聲音傳來:“我們齊家明珠難道就真的配不上你這個大丹師嗎?”

話音未落隻見拄著龍頭柺杖的老嫗出現在了山間小亭前的山路之上。

而此刻坐在亭中的三人臉色也都是微微一變隨後更是互相看了一眼,一眼看後此刻齊炳坤的臉色略微帶上一絲怒色道:“秋月你是什麼時候道的?來之前也不跟我們說一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