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零一章 奇葩的趙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零一章 奇葩的趙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夜幕的降臨此刻的天空中掛滿了繁星,而在趙家邊陲小島之上的殿宇之中,此時的趙鬆正挨個儲物袋清點著白天島上商戶及其村莊的所交上的賦稅。

昏暗的燈光映照在趙鬆的臉色顯得的是那麼的猥瑣至極,此刻清點完了一遍的他撇了撇嘴罵道;“他嗎的在這破島耗了一年了才撈到了這麼點油水,還不夠老子去春香閣晚一個晚上,趙顯華你個老不是的等這彆讓爺爺我緩過來不讓老子一定扒你皮啃你骨頭。”說著隻見趙鬆抬腳便朝著一旁的凳子上提去。

轟隆一聲輕響之後那個實木的凳子瞬間便其踢的支離破碎,此刻的趙鬆看了看凳子然後做了個深呼吸的東西隨即就要反手將眼前的東西全部都揣入自己的儲物袋中。

就在這時候在這片寂靜的小島上空忽然一道紅光劃過,而這紅光的落點正是小島的城鎮之外。

紅光慢慢淡去隻見其中赫然走出了兩人,為首的一身紅衣的紅纓仙姬此刻直接盤膝打坐了起來,原本需要飛一天的路程居然被其硬生生的半天飛刀,這不由的讓站在她身後的薑亦凡對其豎起了大拇指。

大約一炷香後盤膝恢複的紅纓仙姬慢慢的睜凱了雙眼後輕輕吐了一口濁氣,然後對著薑亦凡說道:“為了不暴露身份現在起我們便姐弟相稱您看如何?”

紅纓仙姬皺眉看了看薑亦凡然後沉思了一陣後開口道:“你這是在占我的便宜嗎?”

薑亦凡擺手道:“可彆誤會,這隻是占時的而已等我們回到齊家的地方你依舊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紅纓仙姬,而我依舊是東海大丹師薑亦凡。”

紅纓仙姬聽到這話後輕歎了一聲。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臉色漏出了一抹笑容然後說道:“大姐小弟我認為咱們還是直接去島主的住處比較好,這樣能儘量少驚動一下凡人與低級修士!”

聽到了薑亦凡罕自己大姐的時候紅纓仙姬明顯眉毛就是一皺。

這一幕被薑亦凡看在眼裡臉上就是一笑然後說道:“剛纔你並冇有反駁故而晚輩就叫了。”

紅纓仙姬白了薑亦凡一眼後:“你小子都叫我大姐半天了我之前未與你計較,你可倒好現在居然將這名號坐實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撓頭笑道頭道:“是這樣嗎?我怎麼不記得了,彆太在意這些對了大姐一會是我隻見一人去會會這島主,還是咱倆一起過去?”

紅纓仙姬看了薑亦凡一眼後站起了身子道:“一起吧,你小子抬滑頭我怕你陰我!”

這話一出薑亦凡馬上攤開來手道:“大姐你這是帶著有色眼鏡看人,我其實真的是個良民!”

紅纓仙姬瞪了一眼貧嘴的薑亦凡後說道:“我說錯了嗎?能在東海城攪起你們大事件的人你說你是善類怕連狗都不信。”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無奈的搖了搖腦袋後指著前麵的小城道:“大姐就應該先走小弟我一定緊跟在你的身後!”

紅纓仙姬在此瞪了薑亦凡一眼後冷哼了一聲然後率先朝著小城飛去。

此刻正哼著小曲的趙鬆斜倚在自己的大床上閉著雙眼想著春香閣的頭牌小風月,想著想著他的嘴角就是一咧,然後哈喇子不由自主的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淌了其一身。

感覺到不對的趙鬆連忙起身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與衣服上的口水心下在次想起了那個公報私仇將其發配道此地的趙顯華。

想到這人他那顆在夜晚此起彼伏的春心都被弄的一下變了味。

就在這時候在他忽然通道了外麵響起了急促的敲門之聲。

本來就心裡不爽的趙鬆直接嚷嚷道:“誰啊大半夜的敲老子房門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隨著聲音的傳出隻聽到大門轟隆一聲被一股巨力彈飛隨後趙鬆便看到抖如篩糠的管家顫顫巍巍的邁步走了進來。

而在管家的身後一位一身紅衣的美豔女子出現在了趙鬆的視野之中。

這一瞬的趙鬆被看著眼前的紅纓仙姬居然看直了眼睛,這一刻他的心臟跳的飛快因為眼前的這個女子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子,在她麵前什麼小風月那最多就是個村婦,根本拿不上檯麵。

此刻邁步走入房中的紅纓仙姬也看到了眼前擺著一張花癡臉的趙鬆,一股發自內心的厭惡之感在紅纓仙姬的心底生出隨後她的眉頭不自覺的就是一皺。

而後麵隨著紅纓仙姬走進來的薑亦凡在看到了趙鬆後神情就是一愣,因為他冇想到居然有人趕在這位煞星的麵前肆無忌憚的表露出如此猥瑣貪婪表情。

看到這一幕後薑亦凡下意識的看了紅纓仙姬一眼後臉色居然漏出了微微的笑容然後開口道:“你就是這島的島主?”

隨著薑亦凡話語的問出,此刻的趙鬆終於在那種猥瑣的狀態之中恢複了過來然後直接朝著紅纓仙姬處走了過去並伸出手道:“敢為這位仙子到這小島有何貴乾!”

如此反應給在場對麵的三人都是乾的一愣,最前麵還在顫抖的管家對著薑亦凡說道:“回稟少俠這就是我們島的島主叫趙鬆。”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奇葩歎氣道:“大姐你看著傻子我們應該怎麼處理?”

紅纓仙姬看著此刻直勾勾朝著自己走來的趙鬆二話不說抬起就是一腳。

隻聽到屋子內傳出了轟隆一聲巨響,瘦小的趙鬆仿若一顆炮彈一般射道了屋內的衣櫃之中。

而此刻站在紅纓仙姬身後的薑亦凡咧著嘴道:“大姐你這一腳是不是有些重了!咱們還冇問出傳送陣的地點呢!你要是給這小子踢死了可咋辦!”

紅纓仙姬扭頭瞪了薑亦凡,嚇的薑亦凡馬上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為在那一眼中薑亦凡感覺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意。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半晌之後站在門口的三人忽然聽到衣櫃的地方忽然傳來一陣響動隨後隻見衣衫破爛的趙鬆居然踉踉蹌蹌的爬出了衣櫃。

這一瞬薑亦凡的的眼角就是一跳然後他忽然發現這個趙鬆的身上居然有一縷道韻在為其恢複著傷勢。這過程雖然緩慢但是卻十分有效,不然剛纔那一腳之下彆說化丹期就是納嬰期差不多都的被踢的隻有進氣冇有出氣而這小子此刻雖然嘴角還殘留這一絲鮮血但是看其身形體內的暗傷應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而且現在的樣子看上起根本就冇有受多重的傷一樣。

這時候佈置是薑亦凡他身邊的紅纓仙姬也發現了這一點神色也是一愣。

然而爬出後的趙鬆的居

然臉上還帶著一抹笑容,這股笑容配上他那張猥瑣至極的瘦臉,讓人看上去便有一種詭異之感。

這時候老龍忽然嘿嘿笑道:“你小子這都是什麼命啊怎麼老能遇到這種奇葩的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眉頭一皺道:“你知道他身上的詭異道韻是什麼東西?”

老龍屢了屢鬍鬚道:“雖然不敢肯定但是應該是**不離十,這小子得到過應該得到過一種秘法,這種秘法跟你的背後太極圖上的卦位有這相同的效果。”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然後說道:“什麼跟我背後八卦一樣?”

老龍肯定的點了點頭道:“是啊每一種秘術都會將一個領域發揮道極致,而這小子得到的應該是回之秘術,這秘術是可以將自己的回覆能力修煉道極致,這個目送的能力便是恢複,傳說當年以為人族大能得到這回字秘後被一群人圍殺,最後大能憑藉無上的恢複速度居然將其他幾人活活耗死,所以剛纔那魔女一腳下去這小子居然以肉身抗下而且在極短的時間能便恢複道了可以行走的狀態,你說他恐怖不恐怖,而且這隻是化丹期修為如果他達到納嬰期。”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的臉色已經漸漸的開始變化然後心下開始盤算了起來。

而此刻隻見恢複的差不多的趙鬆忽然上前一步對著紅纓仙姬輕笑了一聲然後開口說道:“姑娘身上氣味真的太好聞了,敢問姑娘高姓大名啊!”

此話一出就連對麵的紅纓仙姬都愣了一下,在其身旁的薑亦凡更是差點被這奇葩驚掉了下巴。

站在對麵的趙鬆等了半天後發現紅纓仙姬並冇有想接他話茬的一聲於是臉上在次堆起了笑容道:“姑娘彆怕我們初次見麵理應我先自我介紹的,我姓趙單字一個鬆字,是這座道的島主,至今單身我呢雖然修為並非很高那是因為我修煉的晚...”

這時候反應過神來的薑亦凡馬上上前一步打斷了此刻橫在滔滔不絕的趙鬆後開口問道:“趙鬆島主我跟我姐姐的船遇到風暴船與貨都被毀了隻有我姐弟二人逃出,正好來到了貴島我們想借用一下島上的傳送陣離開你看怎麼樣。”

還冇等薑亦凡說完趙鬆馬上拍著胸脯道:“冇問題!我的就是你姐的你姐的還是你姐的!要什麼隨便用!”說完之後趙鬆居然率先來到了破碎的門口對著二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