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零五章 打開石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零五章 打開石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島地下的某處封閉的墓室之中,此刻被封閉在此的薑亦凡聽完了老龍的話後雙手一撐在此跳下了石棺,然而此刻跳下石棺的薑亦凡忽然一動不動的站在了原地半晌後他緩緩的轉過身看向了背後的被他移動些許的石棺後笑道:“我怎麼忘記了這玩意!”

說著隻見他馬上抬手按住石棺的蓋子用力推去,這石頭坐的棺材足有將近兩米長短,此刻冇了元氣的薑亦凡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也纔將其推動了幾厘米而已。

而此刻已經累的全身是汗的薑亦凡喘著粗氣一屁股依著石棺坐在了地上。嘴裡還罵道:“TMD這是那個孫子蓋了個這麼厚的蓋子。”

說完這話後他忽然感覺到了喉嚨就是一乾,在死去了元氣的滋潤後的身體居然在這時候忽然的感覺到了一陣的口渴,這讓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但是生理上的需求他還是無法抗拒。

於是此刻的他習慣性的反手想要在手鐲之中拿出一代井水解決一便口渴的問題,可是下一瞬他整個人在此呆在了當場因為此刻的他忽然發現他雖然可以感覺到了手鐲內的東西但是他任憑他如何努力居然都無法拿出手鐲。

此刻老龍的聲音響起道:“看來冇有了元氣支援你現在與凡人無異,你的抓緊解決這困境了不然我感覺不出幾日你就的被困是在這裡。”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心下就是一沉然後努力的嚥了兩口口水,忽然墓室之內在次的響起了滴答滴答的響聲。

聽到這聲音的薑亦凡眼前就是一亮,隻見他迅速的爬起了身子然後快步的走到了墓室的東北角落看著從上麵裂縫滴下的水滴臉色頓時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此刻的他也顧不得彆的直接跪道了地板之上探頭去將滴下溝壑內剩餘的一些積水吸入了嘴中,雖然隻有一小汪但是當它劃過薑亦凡乾涉的喉嚨被其引入腹中的瞬間,一股清涼之意還是瞬間傳遍了薑亦凡的全身。

這種沁人心脾的感覺讓他忽然想起了幼年之時候,因為瘋舅舅忽然病了以至於他們爺倆好幾天都冇有吃東西,而當時年幼的薑亦凡更是差點被餓死,還好鄰居阿婆發現的早然然後給了他一個烤的焦黑的一個土豆,這才讓他以至於冇有餓死。

而那個焦黑的土豆也成了他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東西,現如今的這汪水就如同當年的那顆土豆一般讓他一下就想起了那段時光。

想到這裡後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後笑道:“看來這些年自己確實過的太過安逸了,早已經忘記了當年過的那些貧苦的日子,更加忘記了自己的那顆永不言敗的赤子之心。”

這時候在薑亦凡的眼中一股不屈之意慢慢升起,這股意誌讓他那雙本就是可以看穿一切虛妄的眸子中帶上了一絲堅毅之色,隨著他眼神的變化此刻在手鐲中的老龍的身子忽然就是一抖,因為在那一瞬它好像忽然感覺到了那個讓它可怕的了一輩的氣息,這股氣息雖然很弱但是他卻是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此刻薑亦凡的身上。

這讓抖了一下的老龍忽然呆立在了原地,半晌後他的嘴裡輕輕的嘀咕了兩句什麼後老龍居然頭也不回的朝著他放置龍屍的地方飛去。

追憶了一陣的薑亦凡再次慢慢的站起了身子然後回頭再次看向了那個已經被他移動了一些的石棺蓋子。

這一次他的眼中充滿了堅毅與決絕,隻見他大步走到了蓋子的前麵抬起了雙手輕輕的搭道了蓋子上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隻見腳下一個發力,嘴中更是發出了一聲低沉的怒吼,這一顆薑亦凡全身的肌肉都被其充滿的調動了起來,隨著他的額頭不斷爆出了青筋,隻聽到一聲聲咯咯的響聲後,這麵巨大棺蓋終於被其緩緩的推開了一道大裂縫。

當看到了裂縫的瞬間薑亦凡猛的撥出了一口氣,然後近乎虛脫的躺在了地上後大口的喘著粗氣,這一瞬他的全身都已經被汗水打透。

此刻的薑亦凡慶幸道:“幸虧老子這些年冇有將煉體之術擱置,不然今天說死也無法推來這石棺。”

此話一出癱坐在地上的薑亦凡居然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隨後隻見他抬手用衣袖擦去了臉上的汗水後站起身便透過裂縫朝著石棺內部看去。

透過裂縫薑亦凡看去,這巨大的石棺之中居然空空如也不僅冇有屍骸,就連個其他的物件都冇有一個。

這讓費了死勁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可是此刻他的知覺卻告訴他這處墓室之中的關鍵一定在這石棺之中,於是不信邪的薑亦凡慢慢的爬上石棺然後將探入了其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但是投入後薑亦凡的眉頭便皺了起來,這墓室之中雖然灰暗但是牆麵卻會發出微光不至於讓他看不清東西,但是這石棺之中卻是一片漆黑,除去敞開的那一角能看清一下外其他的內部他是一點都看不清。

這一刻的薑亦凡眉頭緊皺心下暗歎道:“看來真的需要將這石棺的蓋子全部都打開才能探個究竟了。”

於是他將頭從裂縫之中探出然後皺眉看向了剩下的這塊巨大的蓋子,然後用腳重重的踢了倆下。

這時候他的腦中忽然閃過了一道靈光,這讓他的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隨即輕歎了一聲道:“看來自己這些年真的是太依賴修煉得到的力量了以至於將一些很簡單事情都忘記了個感覺。”

感慨完了之後隻見薑亦凡用後背頂住棺蓋然後將雙腿踩在了棺材漏出的邊緣上隨即雙腿就是一個發力。

此刻隻見沉重的棺蓋在薑亦凡的腿部發力下居然慢慢的被撐開了更大的縫隙,隨後隻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石棺的蓋子在支出去三分之二後一個側翻自己滾落到了地上,頓時一陣塵土馬上填滿了整個密閉的空間。

而此刻隨著一聲巨響此刻還在發力的薑亦凡卻是一下子失去了後背的支撐力,頓時他隻覺得身子一空便重重的摔入了石頭棺之中。

隨著他的摔下外滿的煙塵頓時朝著他翻滾而來,這一瞬的薑亦凡連忙扭轉了身子將臉埋在了雙臂之下。

不在的過了多久隨著煙塵的散去這時候的薑亦凡終於慢慢的爬了起來,看著已經恢複如此的墓室薑亦輕輕的撣了撣身上跟頭上的塵土。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忽然發現了在這石棺的內壁上居然刻有字跡,雖然這字跡已經不知道在這石棺之中靜靜的待了多少歲月,可是卻還是如昨天在刻上的一般嶄新。

發現了字跡後薑亦凡馬上扭轉了身子朝著字跡上看去,但是隨即便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忽然發現這些字跡他居然一個也不認識。

薑亦凡抬手摸了摸字跡後忽然喊道:“死龍你跑那去了?”

而此刻被那股氣勢震驚道的老龍此刻正窩在黑龍屍體旁皺眉想著什麼,忽然聽到了薑亦凡的叫喊之後他下意識的不耐煩回答道:“找我啥事!”

薑亦凡聽到如此不耐煩的老龍後詫異了一下後便說道:“你最近怎麼了?感覺你有些古怪呢!告訴你啊你是我的器靈有事可彆瞞著我!快點過來看看我發現了什麼?”

聽到這話的老龍抖擻了一下精神後終於探出了龍頭說道:“你小子又發現了什麼好玩意啊!”

隨著話語老龍朝著薑亦凡指著的方向看了過去,這一眼看下它的身子就是一哆嗦然後失聲道:“挖槽!”

這一聲挖槽之後老龍馬上便反應了過來是自己失態,然後輕咳了幾聲後掩飾一下自己的尷尬到:“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失態了。”

這一刻看著老龍全部表情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馬上問道:“這上麵的文字你認識?”

此刻的老龍玉冥捋了捋鬍子道:“這是上古時期的妖獸之間的通用文字,老子是真龍自然是認得的!”

薑亦凡連忙踢了老龍一腳後問道;“看你如此驚訝的表情趕快告訴我上麵寫了什麼。”

而這時候的老龍則是繼續認真的看了一會後歎氣道:“這是遠古時候的一位前輩留下的一個故事。”

看著賣起關子的老龍薑亦凡的眉頭瞬間皺起,然後抬手就要給這老六一腦瓢的時候,玉冥連忙接著說道:“這個故事是說在無儘歲月之前東海之濱,有一天天空之中忽然被一道赤紅色的手臂給撕裂來了一道數千丈的口子,而在這口子之中一位渾身是血的魔族準帝跌落道了東海之上,而這位魔族的準帝降下之後二話冇說便開始肆無忌憚的殘殺當時東海之上的生靈然後吸收他們的精血恢複自身魔氣,這使得東海一下就變成了人間煉獄。

就這樣這位魔族準帝在東海折騰了幾天後,東海的各大妖族都是傷亡慘重,而且就算東海在大也經不起這位魔族準帝的這般折騰,於是而當時掌控東海的玄武與天吳兩位真君便出麵與這尊魔族準帝交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