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零九章 儘力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零九章 儘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抬腳站在門口的薑亦凡此刻在感受到了紅纓仙姬的氣旋後,也隻能是心下輕歎一聲而後隻見他一步邁入大殿之中,然而就在他踏入大殿的的瞬間隻見他眼前的世界忽然發生了變化,原本的大殿此刻變成了一處神秘的祭壇,此刻的薑亦凡正站在祭壇的邊緣。

這時候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道:“冇想到啊你小子居然也能活著走到這裡真的是很讓我意外啊!不過也好既然來了便成為我的美味的養料吧!”

聽到這聲音的薑亦凡臉上馬上漏出了一絲驚訝然後開口道:“冇想到你居然還活著趙鬆,哦不對我現在不應該叫你趙鬆應該叫魔族準帝的殘軀纔對吧!”

這時候站起他對麵的趙鬆忽然嘿嘿一笑道:“小子你要比那個女人聰明的多啊!而且從你知道我的身份這一點來看,你定是在這封魔殿內看到了那個小傢夥留下的東西,可惜了這麼多年月了我雖然探查便了這座封魔大殿可惜仍然冇有能找到破解的中樞,想來你小子的出現便是打破這層禁錮的契機啊。”

薑亦凡看著此刻全身冒著赤紅色煙氣的趙鬆搖頭道:“這一回也許你要在此的失望了因為我也不知道如何破解這處封魔殿。故而你即便有能力斬了我也得不到出去的方法!”

聽到薑亦凡這話的趙鬆眼中紅芒就是一閃然後身上魔氣猛然升騰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要爆發魔氣的瞬間,薑亦凡的身後的太極圖早一步幻化而出隨後其身後的巽卦馬上發出精光。

這一瞬薑亦凡的身形瞬間便化成了一道虛無縹緲的風眨眼隻見已經出現在了此刻趙鬆的身前,隨後他的雙臂之上黑鳳化形成的一對臂鎧之上黑紅兩道太陰太陽元氣依然灌入其中。

這一刻冇有什麼太多的言語,隻見一擊直拳已經打在了趙鬆那瘦小的身體之上。

這一拳下去後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按照料想這一拳下去隻有化丹期的趙鬆即便再強大也的被打的倒飛出去,可是誰承想他這勢如破竹的一拳居然好似打在了一座大山上一般居然冇有蕩起一絲波瀾。

眼前的一幕讓此刻的薑亦凡的動作就是一頓,但是隨後他便感覺腹部處忽然傳出了一陣劇痛,隨後他的身子便朝著大殿內飛射而去。

片刻之後空曠的大殿內出來幾聲轟隆聲之後被踢飛的薑亦凡終於撞到了牆壁後滑落了下來,而這一路上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撞斷了多少跟柱子。

跌坐在地上的薑亦凡張嘴狂吐了兩口鮮血後手捂著腹部慢慢站起了身子,然而就在這時候他看到了此刻被吊在了一口鮮紅色的三足大鼎上的紅纓仙姬。

此刻的她雖然現在還是一身紅衣可是在衣服的破損程度來看,她一定是經曆一場殊死搏鬥。

隨著目光的繼續上移薑亦凡看清了紅纓仙姬那張麵色煞白的臉,那種慘白讓人一眼看去便有一種心驚之感。

然而還冇等薑亦凡從震驚返過神,隻見其身下的鮮紅色的三足大鼎之內忽然爆發出了一股詭異的波動,這股波動出現之後此刻懸掛在其上的紅纓仙姬的身子猛然顫抖了一下然後隻見其體內的大量元氣馬上從其身上被這鮮紅色的三足大鼎強行逼出然後朝著鼎中飛去。

看到這一場景後薑亦凡的心下就是咯噔一下,如果這魔族準帝跟文字描述的一樣的話那此刻被鼎吸收的紅纓仙姬的元氣都將成為他的養料。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強忍著身上的傷勢直接朝著不遠處的鮮紅色的三足大鼎衝去。

然而就在他馬上便要碰觸道這詭異的鮮紅色的三足大鼎的瞬間隻見一隻瘦小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臂鎧。

感覺到手腕被抓的薑亦凡身子猛然一抖然後黑鳳化成的臂鎧瞬間化成了一幅鐐銬朝著這小手扣去。

可是就在這一瞬那隻瘦小的手猛然一甩,隻聽到嗖的一聲還未來的急鎖上的黑鳳就被一下甩飛了出去。

感覺到了被甩飛的黑鳳薑亦凡的身子猛的一蹲然後手中忽然冒出了一團淡金色的火焰朝著身旁的身影直接拍去。

終於在金色火焰出現的瞬間全身紅色煙氣的趙鬆好似對著團火焰十分忌憚一般直接往後退了一步然後抬腳踢開了薑亦凡的手臂後抬起一腳在此將其踢開。

這一刻在此被踢中的薑亦凡身子嗖的一聲朝著最近的一個石柱朱撞去。這一回他撞到第一個柱子便穩住了身形然後抬眼看著此刻站在鮮紅色的三足大鼎前麵的趙鬆。

然而此刻的趙鬆在看到了看向自己的薑亦凡後笑道:“不錯啊你身上居然還有這等火焰,看來你真的是老天給我送來的最好的一份大禮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微皺然後緩緩的站起身子說道:“你說什麼屁話呢!老子纔不是你的大禮。”

而對麵的趙鬆則是完全無視了薑亦凡的話,然後居然漫步朝著他的位置走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瞳孔就是一縮,然後馬上其身後的太極圖在此幻化而出,隨後他的太極領域馬上擴散了開來。

隻見一抹黑白之意瞬間覆蓋了大半個宮殿,這一瞬就連對麵的全身冒著赤色煙氣的趙鬆都忽然停下了前進的步伐然後臉色忽然漏出了一絲微笑。

這時候站在其對麵的薑亦凡在看到這一抹微笑後身上的毛孔都好似被嚇的倒豎了起來。

而後對麵的趙鬆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哈哈!天道你當年在我要成功的最後一步將我擊落並跌道了這中域大海之上,但是那又如何雖然我在此承受了無儘的痛苦與孤寂但是你也冇有想到了今天你居然給我送了這麼好的一具容器讓我可以重塑自身哈哈哈!”

隨著眼前的趙鬆放聲大笑此刻的薑亦凡動了起來,在他的領域之中他 背後的乾與巽兩掛同時亮起,而後他的修為瞬間便突破了陰神直接達到了陽神境界。

磅礴的太陰太陽之氣從其體內爆發而出,隨即隻見他單手一抬被甩飛的黑鳳化作一道黑芒已經出現在了其手上,而這次在黑鳳化成的長劍之上此刻已經包裹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火焰。

這一瞬薑亦凡直接亮出了此刻自己的所有底牌,因為他明白這一下後如果還無法重創他的話也許這一次自己就真的要折在這裡。

心下已經下了決心的薑亦凡眼神之中忽然漏出了一股在他身上從未出現過的凶狠眼神。

手中的黑鳳也好似感覺到了這股其主人的意誌一般漆黑的劍身上發出了嗡嗡的響聲而後更是帶著薑亦凡化成了一道黑色的青絲朝著對麵的趙鬆斬去。

在領域與其自身的爆發下這一瞬對麵是全身紅色霧氣的趙鬆臉色居然漏出了一絲的驚訝之色,但是隨即那張消瘦猥瑣的臉上漏出了一絲不屑,麵對著薑亦凡全力的一擊他居然隻是輕輕的抬起了右手對著身前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後對著前方輕輕的一點。

這一點之下隻見在其身後忽然顯化處了一尊頭戴金冠一身金色鎧甲的男子虛影,這道虛影給人的感覺虛無縹緲但是之後一隻右手卻猶如實質,而此刻露著笑意的趙鬆此刻也是抬起的右手。

轉瞬之間在這大殿之中猛然爆出一股壓製性的威壓,這股威壓以趙鬆的手臂為半徑瞬間便籠罩了整個大殿,之後伴隨著一點之力下一股無形的推力在此爆發而出。

而此刻在伴隨著這股威壓一道黑影已經出現在了趙鬆的身後,而後一道黑金色的光芒帶著一股開天辟地之勢朝著身前的虛影與趙鬆怒斬了這一劍。

這一劍斬下並冇有發出驚天動地的氣勢也冇有霸道無比的聲勢,但是卻是實實在在的一劍。

穿透了趙鬆身子的薑亦凡慢慢站起了半跪的身子然後將手中已經失去了金光包圍的黑鳳輕輕垂向了地麵,這一刻大殿之中恢複道了一片寂靜。

二人也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片刻之後隻聽到一聲清脆的滴水之聲在薑亦凡的身上傳來。

隨後滴水的聲音開始漸漸加快,隻見此刻在黑鳳之上一滴一滴的鮮血從劍身上滴下。

這一瞬冇有人知道這劍上的血是薑亦凡自己的還是身後趙鬆的。

終於站定了片刻的薑亦凡猛的一個踉蹌然後整個人直直的朝著地麵上摔去,而在其手中的黑鳳長劍也隨著他的倒下摔倒了地麵之上。

而此刻站在他身後的趙鬆歎氣道:“就差一點,如果你真的是陽神修為的話也許剛纔哪一劍便真的將我這具身軀斬殺在當場了,可惜了你終究隻是陰神修士,所以你查上了這一絲。”

此話說完隻見趙鬆的頭顱忽然朝著一旁傾斜而去,然後更是直接耷拉道了一旁但是並未落到地上隻有些許皮肉還在脖頸上連接著。

雖然頭掉了下來但是此刻的趙鬆依舊還是一臉笑容然後冇有去理會頭顱而是直接朝著倒地的薑亦凡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