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落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一十二章 落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趙家偏僻小島的地下此刻吞下紅色丹藥的紅纓仙姬卻根本冇有去聽此刻魁梧趙鬆說了什麼,隻見此刻已經全身變的殷紅的她手中發出了幾道奇怪的法決,隨著法決被打出紅纓仙姬的嘴裡更是緩緩的沉吟了什麼後其身後的那尊紅衣女子虛影漸漸的凝實了起來,然後隻見虛影的麵孔慢慢的變成了紅纓仙姬的模樣後,其手中的那紅從未出過鞘的仙劍此刻也已經被其拔出。

隨著仙劍被拔出這一瞬紅纓仙姬身上的氣勢猛然就是一個爆發,一團團豔紅色元氣從其體內蒸騰而出,而後此刻她的身上居然發出了一縷聖人之威。

聖威一出對麵的魁梧趙鬆眼神頓時就是一瞪然後罵道:“這丫頭強的是不是有些表態了!”

說話歸說話被聖威壓下的魁梧趙鬆居然噗通一聲硬生生的被這絲聖威壓的跪在了地麵之上。

誰承想在這個時候趙鬆居然放聲大笑了起來道:“打道這一刻大爺我終於找到了一些往日的打架的感覺,這樣纔對嘛小丫頭你這樣才配的上當老子我的魔使。”

然後這一刻的隨著紅纓仙姬手中的法決打完她的身後那尊虛影此刻居然與她的本體融合道了一起,就在二人完全重疊的一瞬,在她們的身後赫然多出了一片妖豔至極的黃泉彼岸花。

隨著黃泉彼岸花的出現大殿四周的溫度瞬間降低了下來,地麵上更是結出了片片冰霜。

此刻看到這一幕的魁梧趙鬆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然後大笑道:“你這是想在因果上將我徹底斬了嗎?真的是癡人說夢。”說話間隻見魁梧的趙鬆猛的將手臂插入了地麵,然後隻見在其四周忽然冒出了數十跟數米粗細的觸手,這些觸手在出現之後便直接將魁梧趙鬆身上緊緊的包圍而去。

而這時候的紅纓仙姬也動了,隻見一道絢爛的紅芒朝著眼前被觸手包裹在其中的趙鬆踏步而去。

此刻隨著每一步的踏出此刻的紅纓仙姬嘴中忽然開口輕聲說道:“繁華塵世,雲泥人海,兩望鵲橋渡。彈指生死,幾輪朝暮,三塗黃昏處。花開葉落,紅白兩色,癡情難留住。葉落做土,花開幾簇,渺渺淚無數。奈何橋頭,孟婆勸飲,幾生無回顧。哭笑滄桑,黃泉相隨,佛禪苦難度。阿鼻魄落,七情魂在,迷津怎醒悟。輪迴愁楚,幽冥難醉,獨步無歸路。”

隨著這段話在大殿之的不斷迴盪此刻的紅纓仙姬已經消失在了趙鬆身外的那些粗大的觸鬚跟前,隨後隻見此刻包裹著趙鬆的觸鬚之上竟然出現了一道一道的紅芒,隨著紅芒的不斷疊加粗大的觸手居然居然漸漸的枯萎了下去然後齊齊的縮回了地麵之下。

隨著觸鬚的退去裡麵的趙鬆此刻也顯露了出來。

但是這時候的趙鬆已經不在魁梧而是變回了之前的那個瘦小且猥瑣的模樣。

看到這一幕的紅纓仙姬古井無波的臉上漏出了一絲遲疑然後輕歎了一聲道:“你終究是冇敢自己親自麵對!魔族終究是自私自利之人,就這還妄想稱帝真的是癡心妄想。”隨著這段話的說出之前與其重疊的那道虛影此刻也漸漸的飄離出了她的肉身,而後那片黃泉彼岸花也漸漸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彼岸花消散後紅纓仙姬身後的領域虛影也慢慢的暗淡了下去片刻之後也化成了虛無。

封魔大殿之中在次恢複了平靜此刻被在她對麵那個哆哆嗦嗦的趙鬆忽然被這一幕嚇的噗通一聲便跌坐在了地上隨後便有一股腥臭之味從其身上飄散而出,這一刻的趙鬆居然已經被此前的一幕嚇的拉了褲子。

此刻的紅纓仙姬看著眼前的抖若篩糠的趙鬆便是輕輕抬起右手朝著他的頭顱就是一指點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了二人中間然後抬手將這一指接下後笑道:“他隻是個棋子而已你殺了他也改變不了現在的處境,你這又是何必呢!”

在看到來人後紅纓仙姬的眼神之中最後的一道光終於還是暗淡了下去,隨後更是苦笑了一聲後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這時候他對麵的那道人影皺眉看了看昏死過去的紅纓仙姬後慢慢的回頭對著趙鬆說道:“行了看看你這個冇出息的樣子,居然被嚇的拉了一褲子屎尿這要是出去了豈不是給我丟人現眼,快點起來換上一身新衣服,然後去將這丫頭給我抬到地下去。”

這時候的趙鬆看著眼前的一臉嫌棄的看著他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然後馬上反應過來了什麼一般,直接站起身子十分麻利將身上這套破爛換掉後便上前一把背起了昏死過去的紅纓仙姬。

雖然紅纓仙姬已經昏死過去但是趙鬆在觸碰道了她的晶瑩的肌膚與豐滿的身體後他的臉上仍然漏出了猥瑣的笑容。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隻覺得身子猛然一輕然後便被一股巨力擊飛了出去,隨後更是在地上咕嚕了好幾十個跟頭才停了下來。

這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道:“她是我的魔使你敢吃她的豆腐小心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地上爬起來的趙鬆連忙恭敬的說道:“小人不敢~!小人在也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還望老祖手下留情!”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撇了撇嘴角後身體一晃便遁入了地下消失不見。

而此刻的趙鬆則是繼續小跑道了紅纓仙姬的身旁輕手輕腳的將其背起然後看了一眼四周之後便朝著一個大門走去。

封魔殿地下的一處祭壇之中此刻身穿一身赤紅色的長袍身披金甲的薑亦凡正盤膝坐在一處法陣之中。

隨著法陣的運轉在薑亦凡的四周忽然冒出了濃重的魔氣而這些魔氣此刻正在與薑亦凡體內的道嬰進行著融合。

片刻之後隻見那個原本全身金光的道嬰此刻居然便成了全身赤紅之色。

做完了這一切後紅袍薑亦凡正開了雙眼,然後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具身體後笑道:“冇想到啊天道有輪迴這次你居然給我送來了這樣一個好皮囊,不僅體質不錯而且還能完美的融合我的功法不錯不錯。可惜就是這小子的神魂居然躲入了他的仙台深處,而且還被一尊重寶保護著,不然我直接滅其神魂便可以完美的取而代之,不過也冇事等我在尋到兩處殘軀之後便可以直接破這小子的仙台了,到哪時候我魔域的至尊天魔聖皇定要殺回上域將當年那幾個老頭的滿族全部吞掉!”想到這裡天魔聖王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此刻這份笑聲陣的封魔殿地下也跟著一陣顫抖。

此刻正隻見一枚翠綠色的手鐲正安靜的龜縮在薑亦凡是仙台深處的一處封閉的空間之中,這裡原本是薑姍最後一魂隱藏之處,而此處也因為被半聖魂魄滋養過故而形成了一處天然的屏障,在加上老龍手鐲的鎮壓此處怕是隻有聖人才能強行破去。

手鐲之中這時候老龍正皺眉的看著此刻平躺在綠油油的草坪上的薑亦凡,隨著外麵天魔聖皇侵襲了薑亦凡是道嬰之後薑亦凡的丹田處便多出了有團黑色的霧團。

玉冥也曾經嘗試過去觸碰霧團可是他赫然的發現這團黑色的霧團居然並非實質而是一團虛無縹緲的東西,他身為魂體居然也會給黑霧攤開。

輕歎了一口氣的玉冥喃喃自語道:“看來你小子這回隻能靠你自己了,我能幫你的就隻有讓你的神魂躲在此處。這東海之行這一劫你怕是躲不掉。”

就在老龍在不斷的感歎的時候此刻薑亦凡的意識卻處於一片混沌之中,他整個人就好似狂風暴雨中的一葉孤舟一般在混沌之中隨風搖曳著漂泊著。

封魔殿地下大陣之中大笑完之後的天魔聖皇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然後然後活動了一下四肢後,這時候揹著紅纓仙姬的趙鬆氣喘籲籲的從一處黑漆漆的洞口中走了出來,當看到此刻正盯著自己的紅袍薑亦凡後趙鬆的臉色馬上強行擠出了一絲微笑後殷勤的說道:“老祖這女人小人給你放在什麼地方?”

紅袍薑亦凡瞟了一眼紅纓仙姬後說道:“給我放在一旁便是,行了這裡冇你什麼事情了你下來的也夠久了回到上前給我好好看著小島有事情及時彙報明白了嗎?”

聽到這話的趙鬆連忙點頭道:“老祖所言甚是,算一下我回下來也足有半月了也不知道現在這小島之上怎麼樣了,那老祖冇有彆的事情的話小人這就回到小島之上去了!”

紅袍薑亦凡抬手對著趙鬆擺了擺後便邁步朝著紅纓仙姬的位置走了過去。

而此刻的趙鬆則是十分識相的轉身朝著黑漆漆的洞口中走去。

紅袍薑亦凡走到了紅纓仙姬身旁之後打量其一番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後紅袍薑亦凡的臉上忽然流出了一絲猥瑣的笑容,隨後隻見他單手一抓將其提起,然後轉身朝著祭壇中心的大陣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