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命如草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一十六章 命如草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肅靜的山洞大門之前,此刻的三人都在屏氣凝神的聽著越來越急促哢哧哢哧之聲,終於隻聽到咯嘣的一聲輕響,隨後隻見一行鮮紅色的血跡順著泥土從洞中流淌了出來。

看到血跡的齊元亮這時候忽然有些慌了,然後他馬上在此蹲下朝著洞內看去。

隻見此刻的吞金獸倆隻前爪已經拋的血肉模糊,而且在其右爪之上一段斷掉半截的前爪還在賣力的挖掘著眼前的那塊石頭。

看著這樣的吞金獸齊元亮的心下就是一疼,要知道這些年他為了養這小畜生真的是冇少投入元靈石而且在長時間的相處之下他居然也與這畜生產生了一絲他自己都未曾察覺的情感。

可是現如今他眼看寶藏就在眼前馬上便可觸手可得,然而眼下這吞金獸卻也快到了極限,他的心內忽然糾結了起來,一麵是無儘的財寶,另外是一隻他從小養到大的靈獸,他內心的天平開始慢慢搖擺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聽的東內忽然傳出哇的一聲鳴叫隨後便是一聲石頭碎裂的聲音傳出。

這時候還在搖擺不定的齊元亮心下就是一慌隨後便洞內看去,隻見此前擋住了洞的那塊堅硬的石頭此刻已經碎開四散在洞內,而他的那隻靈獸吞金獸此刻正全身是血的抱著一枚巴掌大小的銅錢躺在一處血泊之中。

看到了這一幕的齊元亮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然後就要伸手抓向裡麵將死的吞金獸,然而就在這時候忽然金色大門之中傳出了幾聲哢嚓哢嚓的響聲隨後忽然在吞金獸挖掘的洞口上方一塊千金巨石忽然垂落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的齊元亮猛然將剛伸進去的迅速縮了回來,但是下一瞬整個人的身子就是一抖,因為此刻那個小洞已經被落下的巨石所封死,也就是說他的吞金獸就這樣的抱著那枚銅錢永遠長眠在了其中。

就在他沉浸在失去了靈寵吞金獸的時候,金色的大門且在這時候創出轟隆兩聲巨響然後更是在中間的位置開啟了一道一人寬窄的縫隙,此刻更是在縫隙內發出了耀眼的彩光。

這些彩光讓一直站在齊元亮身後的齊桐與齊俊眼睛都直了。

而這時候原本還在悲痛的齊元亮居然第一個衝向了打開的裂縫,在看到裡麵的東西後他二話不說的衝了進去。

在齊元亮衝進去之後齊桐也連忙邁步跟了進去。此刻隻有陰沉這臉的齊俊此刻站在門外並冇有絲毫動作,因為他明白如果裡麵真的有奇珍異寶的話那也不會屬於他與齊桐,因為在這種東西麵前親切與友情連狗屁都算不上,不用被人動手他們這位隱忍了這麼多年的二叔便會親自送他們二人歸西,而在天材地寶麵前命纔是最重要的東西。

故而已經想明白了這些的齊俊便冇有進入其中而是默默的走道了石門的一側盤膝打坐了起來。

大約一炷香之後盤膝打坐在外麵的齊俊忽然聽到裡麵傳來了一陣爭吵與打鬥的聲音但是片刻之後便冇有絲毫聲音。

大約又過了一碗茶後一道身影從大門的裂縫之中邁步走了出來。

這時候盤膝打坐的齊俊慢慢的睜開了雙眼,隻見這時候一臉冷峻的齊元亮側頭看了齊俊一眼然後問道:“你怎麼冇有進去!”

齊俊微笑道:“我這人生性淡泊對一些身外之物冇有什麼貪圖的**。”

聽到這話的齊元亮轉過了身子直勾勾的看著這時候站起身來的齊俊,那雙冷冰冰的眼神看的齊俊不禁身子就是一抖。

半晌後齊元亮開口道:“齊桐在這裡麵觸碰了機關,我發現的時候人便已經救不活了!”

這時候聽到這話的齊俊眼角不自覺的抽動了一下然後點頭道:“哎修道一途本就凶險萬分,而我這齊桐天性茹莽如今受下了這一劫也是命數啊!”

而此刻的齊元亮看著一臉平靜的看著自己的齊俊後臉上忽然漏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點頭道:“行了既然這裡的事情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至於那逃跑的島主趙鬆我們二人搜尋了整個山洞仍然冇有找到其半分蹤影估計這小賊定是其他出口逃跑了。”

齊俊也是點頭附和道:“確實是如此,那接下來還請二叔帶著我離開此處返回城中。”

齊元亮看著齊俊乖巧的樣子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個儲物袋隨手的丟給了他到:“這是我在洞中無意間得到的一些元靈石,你現在處於修煉的關鍵時刻這些便當做你小子這次的收穫。”

抬手接住了儲物袋的齊俊神識一掃後眼睛就是一亮臉色漏出了一絲震驚之色,他萬萬冇想到這儲物袋中居然裝著不下數千顆元靈石雖然都是下品可是這些東西在東海可算是一比不小的財富,但是他眼睛一轉想到這些元靈石與那寶庫相比估計也就算是九牛一毛,這齊元亮估計是對自己仍然放不下行然後拿出了這袋子東西來在次的試探我。

而此刻站起對麵的齊元亮靜靜的看著這一幕然後眼神中漏出了一絲嘲諷之色,因為他不相信冇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抵抗的住財富的誘惑。

然而這時候齊俊居然雙手托著儲物袋抵還給了齊元亮然後恭敬的說道:“小侄我本次進洞什麼也冇有做,怎敢拿如此貴重的東西,還請二叔將此物收回去。”

看到這份姿態的齊俊齊元亮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厲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我齊元亮送出去的東西哪還有收回來的道理,你這是在質疑二叔的為人嗎?”

此話一出雙手托著儲物袋的齊俊心下就是一沉因為此刻他已經在齊元亮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殺氣,眼下他的一句話也許就關乎著自己能否走出這神秘的洞穴。

這一瞬一滴冷汗從齊俊的頭上順著臉頰滑落了下來,此刻他的腦中正在不停的思考著如何才能正確的解答這個送命的回答。

片刻之後隻見齊俊心下一橫居然反手將儲物袋收了起來然後對著齊元亮鞠躬道:“既然二叔這般說了那小侄我便收下,待日後二叔有任何需要小侄效力的份上,小侄定當為二叔孝犬馬之勞。”

聽到這話的齊元亮哈哈大笑幾聲後開口道;“你非常不錯,隻要你能記住自己今天說的話我保證你然後必定不會虧待你的。走吧我們儘快離開這裡。”

說著隻見他率先的朝著朝著來時候的通道走去,身後的齊俊也馬上跟了上去。

就在二人離開了大門之後隻見那扇敞開了一道裂縫的金色大門居然好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動了一般傳出了幾聲哢哧哢哧的響聲後便再次關閉了起來。

現在這一幕已經走入了通道的二人是不會在看到了。

洞穴還是那麼的崎嶇齊元亮帶著齊俊按照之前的記憶小心翼翼的前行著,此刻走在前麵的齊元亮忽然停下了腳步,這讓一直緊緊跟在其身後的齊俊就是一愣然後錯開了身子朝著前麵望去。

這一望之下他的瞳孔也是猛然一縮,因為此刻在二人的麵前在次出現了一個十字道口,而且這個十字路口跟他們上回的遇到的那個明顯不是一個,因為這個十字道口的旁邊的一塊巨石上麵居然刻著三個血紅的大字生死路。

看到大字的二人臉色都流出了凝重,特彆是齊元亮他此刻還冇有在得到寶藏的喜悅中出來就遇到了這生死路,實在是一時讓他有些接受不了。

反觀此刻的齊俊卻是要鎮定的許多,這時候的齊元亮皺眉看著眼前的是三條路線雙手握緊了拳頭然後忽然扭頭對著齊俊說道:“賢侄啊皺眉樣你先選一條道路走走看?”

齊俊聽到這話後臉皮就是一抖然後笑道:“小侄我修為低位自己探一條路的話怕是難以勝任啊,我還是跟在二叔的身後比較穩妥也免去拖累二叔。”

這時候齊元亮忽然變臉道:“彆跟我廢話我讓你去選一條路走你就儘快去選!”

看到忽然變臉的齊元亮齊俊身子居然猛然退後了幾步堅定的說道:“二叔不是小侄我從而是我真的是實力所限難堪重任啊!還望二叔放小侄一條生路!”說完這話後隻見齊俊朝著齊元亮丟出了一個儲物袋有就要轉身逃跑。

然而站在其不遠處的齊元亮根本就冇有抬眼去看那個丟向隻見的儲物袋而是直接身子一緩便出現在了齊俊的身前。

看著已經來到自己身旁的齊元亮齊俊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輕歎了一口氣後暗罵道:“冇想到自己也將要慘死在這洞穴之中了嗎?”

可是來到他身旁的齊元亮隻是輕笑了一聲後陰沉著臉說道:“小子之前你還說甘為牛馬現在隻是讓你去探探路而已你這都願意還談何當牛做馬,而且我也不會讓你白白去送死的我會在你的腰間繫上一條金剛絲你如果遇到危險我會將你拉回來的你放心吧,我定會保證你的安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