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二十章 齊俊的複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二十章 齊俊的複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赤紅色的大門後麵的祭壇之內,這時候就在齊元亮伸手準備去觸碰元靈石的瞬間,忽然不知道在何處忽然出現了一隻大手慢悠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將其輕飄飄的提了起來。

直到被人提起齊元亮才忽然反應過來自己這是中了幻術,就在這時候他的眼前的一切事物忽然發生了變化,之前的那顆極品元靈石此刻居然便成了一位身穿紅袍的少年,而且這時候掐著他脖子的那隻手也正是這位少年的手臂。

這時候齊元亮忽然大叫道:“我乃是齊家的納嬰弟子,你不殺我不然你必定會被齊家追殺!”

聽到這話的紅袍薑亦凡那妖異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絲笑容然後隻是輕聲的說道:“嗬嗬!齊家?很厲害嗎?在老夫眼裡隻不過是一群血食而已。”

此話一出齊元亮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然後雙手奮力的朝著抓著自己脖子的那隻大手錘去。

可是下一秒他的整個人便傻在當場,因為他忽然發現憑藉自己納嬰的修為居然無法撼動眼前這人半分。

這時候一個荒誕的念頭忽然從其腦中一閃而過然後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你是陰神修士!”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嘿嘿笑道:“陰神算個屁老者隨手就能捏死的螻蟻!”

這時候脖子被掐的死死的齊元亮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馬上求饒道:“晚輩齊家的齊元亮不知道前輩在此,剛纔多有冒犯還請前輩放了晚輩一命晚輩願意為前輩當牛做馬,赴湯蹈火...。”

未等齊元亮將話說完已經有些不耐煩的赤袍薑亦凡直接一抬手將其一隻胳膊硬生生的掰了下來然後手中就是一震。

隻見齊元亮的那條手臂瞬間變成了一團齏粉,而這些齏粉並冇有散落而是瞬間在次聚集到了長袍薑亦凡的手中隨即凝結成了一團紅色的圓球。

隨著紅色圓球的出現齊元亮才意識到這顆紅色圓球是由自己的血肉凝聚而成的頓時就聽到他被掐的喉嚨中發出了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之聲。

而手握紅色圓球的長袍薑亦凡看著在不停的扭動著身體的齊元亮皺了皺眉頭然後隨手將其丟到了祭壇的邊緣。

重重摔落道地上的齊元亮馬上捂住了那條被硬生生撕扯掉的肩膀然後朝著赤袍薑亦凡看去。

剛纔那個角度他並不能完全看清赤袍薑亦凡的樣子可是如今他被丟到了地上從這個位置便可以看清他的樣貌。

可是當他看清了赤袍薑亦凡的樣貌後不由的叫道:“你居然是失蹤半月的大丹師薑亦凡!”

這時候抬手將那團紅色的圓球抬手吞入腹中的薑亦凡扭身朝著坐在地上的齊元亮看去然後饒有興致的開口道:“你認識我?”

聽到這話的齊元亮頓感頭皮就是一麻然後磕磕巴巴的說道:“大丹師這是戲耍我嗎?現在的東海還有人不認識您的修士嗎?而且你在離開了我齊家後便失去了蹤影我們齊家更是發出怕特級懸賞令尋找您的下落冇想到您居然在這裡。”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的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然後朝著齊元亮的地方走去。

癱坐在地上的齊元亮看到了朝著自己走來的赤袍薑亦凡馬上朝後挪了挪身子然後害怕的低下頭。

這回的赤袍薑亦凡在走到了他身前居然直接蹲下了身子然後抬手挑起了齊元亮的下巴笑嘻嘻的問道:“既然你們都認識我那還麻煩你給我講講我的身世你看如何?”

被挑起下巴的齊元亮在看到了此刻赤袍薑亦凡那雙赤紅的瞳孔之後居然下意識的打了個寒戰然後開口道:“您的身世小人哪裡知道,我隻知道您是東海新盟的準太子丹道大師雲真的唯一弟子,我隻是一位納嬰修士其他的核心我是真的不知道了,還請大師大人大量放過我,我願意從此脫離齊家在您的身前當牛做馬!”

就在齊元亮馬上要繼續乞求的時候赤袍薑亦凡勾著他下巴的手忽然搭在他的嘴上然後在將那根手中放到自己最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看到這個動作的齊元亮馬上閉上嘴巴然後眼巴巴的看著此刻站起了身子的長袍薑亦凡。

起身之後的長袍薑亦凡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自言自語道:“冇想到這具軀體居然還有這個背景不錯不錯,天道小兒這回也是該輪到老子走運了。”

聽到這話的齊元亮就算再傻此刻也明白眼前的這位已經不在是那個大丹師薑亦凡了,而是已經被一位恐怖的存在在此處祭壇奪舍了身體。

想到這裡後齊元亮的臉色已經黑道了極點,他的心下馬上開始盤算該如何去討好這個喜怒無常的存在然後苟活下去。

大笑了幾聲的赤袍薑亦凡在笑了幾聲後忽然感覺腳下有東西爬了過來然後低頭看去,隻見此刻在他的腳下失去了一臂的齊元亮此刻正在趴在其腳下乞求的看著自己,當看到低頭的自己後他居然馬上開口道:“前輩小人向道心發誓願意成為前輩的一隻狗任憑前輩去拆遷與驅使。”

赤袍薑亦凡不屑的笑道:“可惜了你晚了一步,如果你能早點來的話也許我還會考慮你的提議可是你來晚了成為我奴仆的機會已經被彆人搶先拿到了。”

聽聞赤袍薑亦凡的話後齊元亮的腦袋頓時嗡的一聲,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自己晚了一步難道還有彆人也一起走進這處密道嗎,進來的三人應該齊桐被自己轟殺在了密室之中,齊俊死在了十字路口除去這二人自己到底是輸給了誰。

此刻看著一臉不敢信的齊元亮薑亦凡輕輕的一抖身後的赤紅色披風隨後在陰影之中一位身穿黑衣的一頭白髮的齊俊板著一張臉走了出來,然後對著齊元亮冷聲道:“二叔冇想到居然是我吧!”

看著此刻站在長袍薑亦凡身後的黑衣齊俊後,齊元亮居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然後晃悠的站起了身子道:“前輩他一個化丹期的廢人,怎麼能跟我這個納嬰中期的族中管事相比,現在即便我失去一臂我也可以反手將其擊斃。”說著身上的氣勢瞬間便爆發了出來。

感受到了氣勢的赤袍薑亦凡隻是聳了聳肩膀然後對著身後的齊俊開口道:“齊俊他說你是個廢物根本冇有過跟他比的可能這話你怎麼看。”

這時候站在長袍薑亦凡身後的黑衣齊俊對著長袍薑亦凡恭敬的鞠躬道:“既然這位不知道死活的齊家管事這般說了,那便請主人允許我出手。”

冇有說話的赤袍薑亦凡隻是忽然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然後下一瞬他便回到了祭壇中心的位置然後對著黑衣齊俊揮了揮手。

在得到赤袍薑亦凡允許後黑衣齊俊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攝人的威壓,這讓站在他不遠處的齊元亮頓時就是一驚然後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怎麼可能短短的半個時辰你怎麼可能變的這麼強?”

話音未落黑衣齊俊已經道了齊元亮的身前然後輕輕抬手對著他的胸口就是一拳,這一拳的力道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一個化丹修士的極限甚至在納嬰修士裡麵也算是強力的一擊了。

錯不及防的齊元亮反應過來的時候拳頭已經道了胸前在加上他失去了一臂的原因他甚至都冇做出絲毫防禦的動作就被轟飛了出去然後更是被重重的轟到道了祭台外圍的平台之上。

片刻之後搖搖緩緩爬起的齊元亮伸出僅有的一隻手臂朝著胸口摸去,隻見在他的胸口正中的地方此時出現了一處明顯的凹痕,他的胸腔居然被黑衣齊俊一拳轟塌了下去。

張嘴吐出了一口帶著內臟的老血後齊元亮直接抬手拿出了一顆紅色的丹藥直接丟入了口中,然後眼中帶著一絲惡毒的看著此刻正臨空背手走來的黑衣齊俊。

而此刻的齊俊在看到了齊元亮吃下了丹藥後冰冷的臉上居然冇有流出一絲的擔憂反到微微翹起了嘴角。

而此刻吃下了紅色丹藥的齊元亮身子忽然就是一抖然後隻見一條嶄新的手臂居然在他的斷臂處生長了出來,還有那之前被黑衣齊俊擊碎的胸骨此刻也已經完好如初。

看到這一幕的黑衣齊俊好像早就知道眼前的事情一般身子緩緩的落到了此刻滿身是汗的齊元亮的身前然後冷冷的說道:“你這個齊家的敗類為偷生殺親族背信棄義,在此處我們就將之前的賬好好算算。”

聽到了這話的齊元亮忽然笑道;“你小子現在居然對我說這種話,你不覺得好笑嗎你不也是背叛了齊家跟這個怪物稱呼主人,而且在修道的世界裡隻弱肉強食本就是生存的第一法則,在生死麪前什麼親族骨肉全都是屁話,老子要的就隻有活下去!”

聽到齊元亮話後齊俊冷笑了一聲然後也不再廢話直接化成一道黑影朝著齊元亮的身前衝去然後說道:“既然幾的理念是這樣的那我便隨了你的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