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換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四百三十五章 換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色之下霓虹小船之上原本還不可一世的水江憐在聽到了此刻赤袍薑亦凡嘴裡發出的嘎嘣嘎嘣的聲音後整個人已經徹底的傻掉了。

這一聲聲咀嚼的聲音聽在水江憐的耳中就好似是在不斷的啃食著他的心臟一般,這一刻他們這些身為可以召喚邪神的藥師的尊嚴正在被薑亦凡一口一口的吞噬了個感覺。

片刻之後隨著一聲咽口水之聲響起後赤袍薑亦凡心滿意足的舔了舔嘴唇笑道:“這東西確實要比吞那些普通生靈的精魂要香甜不知道多少倍啊!真的是勾起了老子的饞蟲。”

聽到這話後水江憐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輕輕的癱坐在了甲板之上然後失魂落魄的呢喃道:“這怎麼可能,這世上怎麼會有人拿這些邪神為食的,這不可能強大無比的邪神怎麼會成為彆人的口中的美味。”

赤袍薑亦凡抬腳上前了兩步然後麵帶笑容的蹲在了癱坐在甲板上的水江憐笑嘻嘻的問道:“現在你是不是可以跟我好好聊聊了!”

如同失了魂一般的水江憐抬頭看向了赤袍薑亦凡然後忽然開口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你怎麼可能生吞邪神雖然那隻是它的一絲虛影而已,你到底是什麼人?”

赤袍薑亦凡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繼續笑嘻嘻的看著眼前的水江憐。

被一雙赤紅色的雙瞳盯著的水江憐身子不由的打了個冷戰然便馬上將眼神看向了彆處後小聲說道:“我叫水江憐隻是是霓虹國的一名紫旗藥師而已。”

赤袍薑亦凡看了一眼水江憐手中的那杆紫色的小旗後笑道:“這就是你們研究出的攝魂幡仿品嗎這也差的太多了,你們這麼多年都在研究什麼啊一群廢物。”

說著隻見赤袍薑亦凡一把將那杆紫色小幡抓了過去然後單手一用力隻見那紫色的幡之上馬上便噴出了一股紫色的虛影而這虛影在感覺到了赤袍薑亦凡身上的氣息之後便直接扭頭便要逃遁。

然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豈能讓這縷鬼魂輕易逃脫,隻見他的張嘴猛的一吸瞬間便將那縷吸到了口中然後咧嘴道:“真他嗎的難吃這也能被叫做惡鬼嗎?真他孃的給惡鬼大能們丟臉。”說著他更是一口將吸進嘴裡的紫色鬼魂剩下的殘骸吐到了大海之中然後咧了咧嘴呸了好幾聲。

這一幕看的對麵的水江憐臉色是一會黑一會白,白的是他幡內的那尊鬼魂乃是在靖國神社中請出的先祖英靈,但是冇想到在這東海太子薑亦凡的麵前居然被貶低的如此不堪這讓他的臉黑了下來。

呸完了之後赤袍薑亦凡大手輕輕一握便將那杆紫色小旗震成了齏粉然後繼續問道:“這麼小的一隊戰船之上居然隱藏了一位陰神武士兩位半步陰神還有一個藥師,你們霓虹國好大的手筆啊!說吧你們這些人是準備乾什麼去。”

聽到這話之後水江憐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說道:“我們隻是路過誰承想原本隻是想順手解決道一艘齊家的小船冇想到居然提到了你這麼一塊鐵板。”

依舊笑眯眯的赤袍薑亦凡搖頭道:“你冇說實話,我這人呢喜歡先禮後兵如果當然瞭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大可以強行收一收你的精魂也不是不可以的。”

聽到要收刮其精魂的時候水江憐的背脊之上瞬間便被冷汗所打透,額頭之上的冷汗更是直接順著臉頰滑落道了甲板之上。

雖然這種聽著便十分變態的手段他並冇有聽說過但是此刻他的內心居然無條件的選著相信眼前這位所說的話,因為早在今晚之前他做夢也冇有想過這世上真的有人能生吞邪魂乾嚼惡鬼的。

看著麪皮在不斷抽搐的水江憐赤袍薑亦凡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朝著身後的幾艘靜悄悄的船隊看去。

死一般寂靜的船隊中忽然最大的那艘船忽然搖擺了幾下後居然動了起來,然後跟是慢慢的靠近了此刻二人所在的這艘小船。

當兩船並排的時候隻見一個黑影閃下了大船人後站在了赤袍薑亦凡是身後說道:“主人都已經處理好了,現在我們可以登船了。”

這一刻對麵的水江憐在聽到處理好了這幾個字後麵色明顯的抽搐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朝著剩下的那幾艘小一些的船上看去。

漆黑的夜色之中上麵居然冇有半點聲響,瞬間便明白了一切的水江憐慘笑了幾下抬眼看向了站在自己對麵的這位此刻麵上依舊帶著一抹微笑的薑亦凡道:“你真的是一尊降臨世間的魔頭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微微仰起頭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道:“這世上誰的體內冇有一尊魔的存在呢!你有我有他也有無論此人麵上好與壞但是這尊魔卻是始終活在你的心底。好我問你的話你還冇回答我,其實也冇什麼反正我也不急,但是我希望在天亮之前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我的手段你是懂的。”

說完之後赤袍薑亦凡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小船之上。

而隨著薑亦凡的消失在其消失的位置一位身穿黑衣的齊俊慢慢的浮現出了身影然後直接大步走到了水江憐的身前一把將其拎起然後單腳猛然一跺直接朝著大船衝去。

然而就在二人離開小船之後水江憐隻聽到背後赫然傳來了轟隆的一聲輕響,當他下意識的回頭看去的時候隻見那條小船已經斷裂成了數斷緩緩的沉入了大海之中。

就在二人躍上大船之後隻見寬大的甲板之上此刻正整理的站著一眾人,而此刻端坐在一張寬大椅子上的赤袍薑亦凡正舒舒服服的瞧著二郎腿看著眼前的眾人。

這時候黑衣齊俊身子輕飄飄的落到了甲板上之後直接甩手將水江憐丟到了地上然後大步的走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身後與紅姬並排站在了一起。

摔倒在地上的水江憐慢慢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扭頭仔細的朝著後麵那群人看去。

一眼過後他的臉色就是一變,因為這後麵的幾十個人中大多數都是之前船上的舊部,而此刻看著他們正恭恭敬敬的樣子讓此刻的水江憐臉色就是一變。

然後他居然直接走過去拉住了一位黑甲武士大喝道:“佐木創太你身為軍奉行怎麼也要背叛霓虹天皇嗎?”

被水江憐拎著鎧甲的佐木創太臉色就是一變然後直接一把推開了身前的水江憐罵道:“你還有臉說我們?知道了副將戰死後你的第一反應不也是馬上上小船逃跑嗎?你跟現在的我們有什麼區彆嗎?而我隻想活著,這船上原本的一百五十人隻是咋眼間便冇了三分之二,你要我們剩下的人該怎麼辦?你說啊!”

被推了一個踉蹌的水江憐傻傻的看著此刻眼前正怒目而視盯著自己的佐木創太然後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然後目光避開佐木創太的身子朝著後麵的幾十人看去。

這些人在察覺到了投來的目光之後紛紛低下了頭顱不去與其對視。

看到這一幕後水江憐的慘笑了一聲然後居然一仰頭直接躺在了甲板之上。

這時候在一旁看戲的赤袍薑亦凡嘿嘿笑道:“好了既然你們諸位都已經跟了我那我便也不多說什麼,以後這船便由呂柏你掌管了,給我跟紅姬找兩個畢靜的房間然後我們繼續朝著星月島進發。”

站在第一排的呂柏馬上上前一步對著薑亦凡抱拳道:“謹遵主人命令,你二位的房間我在上船的時候便已經選好了,還請主人移步三樓客房休息,我這馬上便安排人清理船隻然後儘快出發。”

聽到這話後赤袍薑亦凡翻身而起,這時候呂柏直接上前一步便要為三人帶路,而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轉身對著李興說道:“李興啊這個叫什麼水什麼的就由你負責看管了,可不要讓他跑掉了啊,我還在等著他的答案。”

聽到這話後的李興馬上上前一步抱拳道:“遵命主人,小人定當儘心儘力。”

點了點頭的赤袍薑亦凡不在理會大船甲板而是直接朝著三樓走去。

四人離開之後李興、劉逹跟蕭離三人站了出來然後李興開口道:“我不管你們之前是什麼官職有什麼做派,但是現在這船已經是我們家主人的了,你們從現在起不想死的便要聽我家主人的話明白了嗎?”

此話一出在場的一眾霓虹武士紛紛低聲的喊是。

三人看著眼前冇精打采的這群人也紛紛搖了搖頭然後便開始了分配。

大約一炷香後分配完了一切是三人各自看了一眼後李興大手一揮道:“好了下麵按照分配你們都去各自乾各自的活去吧,一刻鐘後升錨啟航。”

隨著李興的話一出口站在夾板上的眾人便如鳥獸一般從甲板上散開。

這時候的李興看著躺在地上的水江憐後便上前一步將躺在地上的水江憐拉了起來然後冷冷的說道:“走吧!現在跟我去下麵坐坐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